201210171815【雜寫】強者

全家從淡水坐捷運回家,一上車兩個孩子都趴在腿上睡著了。隔沒幾站,我看到一對年邁的阿公、阿嬤走進尚不擁擠的車廂,一進捷運車廂後略看了車廂內是否有位子可坐,旁邊的人也幫忙看了一下。

捷運車廂內的人還不算太多,但車位已滿沒座位。

捷運漸駛,倆老站在車廂門口處拉著鐵杆。

阿公和阿嬤穿著像鄉下年邁的老農民,至少也有六十幾歲。

縱使捷運行駛算平穩,但阿公、阿嬤還是有那麼一點不穩。道德感告訴我,該起身讓位。

我不是高調做作的偽善,但車廂內年邁的阿公阿嬤就是一看「就算坐在一般座位(博愛座)的你,也會如坐針氈、良心不安」的那種感覺。

我用手語跟正在找不到位子坐的阿公示意:這裡有個位子。

阿公揮揮手說不用,大概是看有小孩正趴睡在腿上。

我邊示意邊起身,請阿嬤過來坐,也順把佑佑原本趴在我腿上的頭「扶正」靠在椅子上。

列車搖動,旁邊好心人牽著阿嬤走過來坐。

原本覺得孩子還小,而且這也不是博愛坐,想讓佑佑繼續睡覺。但突然又想到:還有一個年邁的阿公。

我看著佑佑有點清醒卻還迷濛的雙眼,問佑佑:「爸爸起來了,還有個阿公,你要不要也讓阿公坐」?

「好啊」,佑佑也很順勢起身。

阿嬤說:「ti Tâi-pak(在台北)很少看見囡仔(小孩子)kóng(說)台語」。

「伊細漢e時存(他小時候),瓏kóng(說)台語,現在伊國台語都混著kóng(說)了」,我摸著佑佑的臉頰說。

「要教他們kóng(說)台語,否則以後就更不會說了」,阿嬤說。

「對啊,伊e弟弟chá-chêng(以前)也說台語,現在瓏說國語啊」,我說。

「wán-e(我們的)a-sun(阿孫、孫子)也不會kóng(說)台語」

「聽到臺北囡仔說台語,謅好謅好e」,阿嬤說。

我們只是客套的聊了幾句話,沒聊太多。

 

我常看到、聽到、感受到很多老一代的人不只一次告訴我們:「你們這樣就對啦,台語要教啦」。

我們也不只一次看到、聽到、感受到很多老一代的人不只一次告訴我們上一句話後,又補了一句話:「我們的孫子都說國語」之類的話。

你知道,「說A對,但自己反而沒做A」的這感覺有點怪,但也說不上來怎麼怪,但別人對我們的回應,好幾次都是「A好,但我沒做A」。


說真的,如果要說台語的精髓,我只能算是門外漢,臺灣父執輩老一代的台語唸法我並不熟捻,說台語很多都國、台語夾雜。

但我會永遠記得,我讓我的下一代保有我爸媽曾有的語言,這是一種文化與母土認知的傳承,我不敢忘記,也不願孩子在我這代就斷了語言根。

不會說台語對某些人或許不重要,但我一直提醒自己別忘記台語。

我不想唬爛我對台語文化有深入瞭解,我也正面臨兩個孩子「習慣語言」的轉變。

所謂的「習慣語言轉變」是指有人要孩子上「全美語」的幼稚園;佑佑和彥彥上幼稚園前,兩個孩子都「全台語」。

上幼稚園後,佑佑依然全台語,彥彥上幼稚園後就八、九成國語當道。

然佑佑上小二後,在家裡大概六、七成是以台語和我們溝通,彥彥大概是要我們提醒才會用台語回答的這款,我不想說出犀利人妻電視劇的經典台詞:「回不去了」之類的話。

你可以說國語,但你不要100%說國語,因為如果連在家裡你都不說台語,在台北城更難有說台語的機會。

如果「說台語」是一種家人情感的語言連結,只要是這種家庭情感連結方式是我們的「價值」,不管孩子在全然國語的環境中,我自覺我有能力慢慢逆轉,至少別立刻潰隄。

提防潰隄?

我就是提防,潰隄前至少會抵擋不少巨浪。

文中是10月10日當天我們坐捷運去淡水發生的事情,本來不是寫孩子說台語的現況,這文的重點是:

佑佑沒哀怨的站到我們家最近的捷運出站,雖然「讓位」只是一件別人看似不起眼的小事,但我跟佑佑說:

「你今天做了一件好事,超棒的,超愛你的!」。

罷凌比你弱小的,只顯示你的懦弱和沒自信,不管用什麼方式尊重老者,哪管只是扶老人一把,這才是強者的表現。

回應
BloggerAds
【新朋友必讀】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歡迎發生關係
歡迎輸入您的郵件:
請回您的信箱並回覆確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