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61700【育兒雜寫】有勇氣面對自己的脆弱

孩子媽的手足們和我相處都融洽,自覺也和岳父母的互動甚佳,岳父母的年紀也大了,回娘家常常都是我主動提議「這週沒事可回桃園」。這次載孩子媽二姐回娘家,我們家兩隻孩子分明沒留下給我留了面子,一路上耍嘴皮開我玩笑。
 
「你會打小孩嗎?」,坐在後座的二姐問。想必他們覺得孩子們的玩笑,已經逾越「當孩子」的界線。
 
我回頭說,「不常,但我會打小孩」,沒錯,說這話時的前一天,我才打了佑佑。
 
「你也會打小孩啊?!」,二姐的語氣顯然和預期答案相左。
 
「昨日才打佑佑而已」,我說。
 
「什麼原因?」,二姐問。
 
「在車裡佑佑因故耍脾氣,我請他拿了一個紙袋給我,他用丟的,當下我就不爽」
 
「爸在你旁邊,手也示意要拿了,你直接丟過來,你尊重人一下吧」,我當下告訴佑佑。
 
我當下拿了這紙袋,還給佑佑,重新叫他拿袋子給我,again。
 
「紙袋,拿給我」,我的口氣一點也沒開玩笑,小孩知道,但他下一個動作還是「用丟的」,不是大力丟到我身上,力道不大,但力道不是問題,我情緒整個火起來。
 
我很少打小孩,對於小兒子彥彥,從小到現在用手打他的次數,大概一隻手指都數不到。
 
什麼教養書上的情緒控管鐵律,在實務操作上根本就是不堪一擊,生氣就是生氣了,教養上很難沒有情緒,當然這和本身修養有關,我能忍受孩子學業成績的分數匱乏,但對於「尊重」這字眼實在很難折扣,孩子直接採了紅線,而且還採了兩次。
 
是的,孩子就是孩子,他們的耍脾氣常在幾分鐘內就慢慢平靜,甚至遺忘,回到家後孩子根本就像沒發生過,繼續嘻嘻哈哈。但他不知道我開車的路上我還是一直掛念這件事,這件事我肯定要給孩子「教訓」,我在心理滴咕著。
 
當然,事後反省,我知道同樣的事情若再發生,我會同樣生氣,但我的處罰方式也許會不同。當下會有情緒,我不否認情緒的流竄,情緒本來就不屬於理性,但面對孩子的方式我會在反省後調整。
 
因我也瞭解孩子會進入青春期,我們不以為意的面對方式,在他們的世界裡可能立即狂風暴雨,用什麼方式制止風暴,也許雨過天晴,也許站在颱風眼,當下如何選擇,都是親子教養和修養的課題。

工作同仁下午處理某些親子衝突的案類,某國中生少年與父親的衝突甚大,因此在國中時期,少年因學校地域之理由和外婆住在一起,但明天就是學校的畢業典禮,少年的媽媽焦慮的詢問,「怎麼辦,孩子畢業後要回家了?」。
 
母親擔心的是日後父子衝突的場面接二連三,而且據她描述,每每衝突的火爆程度都屬「劍拔孥張」的程度,因此她很畏懼未來的日子。

畢業,是類似成年禮的歡喜日子,但對某些家庭而言卻有外人不能道的痛。

父子的距離反而成就母親的心安,但難道他們不用當父子嗎?

有時候在網路心情記錄教養情事時,我不必塑造我是好人,而是做真實的人,我大概很有勇氣面對自己的脆弱。
 
教養的路上都有脆弱,工作中看到不少關係緊繃的親子衝突,我能面對自己的脆弱,也期望自己能在親子關係中靠近彼此的脆弱,瞭解彼此的不足,而不是用老一派的「威權」去拒絕、否定和管控孩子。

不過我還是留個伏筆,很多事情也許可睜眼閉眼的過,我知道親子關係的拉扯會常發生,但面對孩子人格的養成(絕不訕笑比自己弱小者或「尊重」別人),不只很難妥協,還要很義正言詞的捍衛這「最基本」的人性紅線。

回應
BloggerAds
【新朋友必讀】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歡迎發生關係
歡迎輸入您的郵件:
請回您的信箱並回覆確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