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191025【學校二事】不管如何,都值得高興與鼓勵

之一:老哥

新北的國小這學期初,每個班級選2名小朋友參加「字音字型」比賽,基本上這個是不怎有意義的比賽,讀音有一堆很不通俗,我和孩子的媽來寫大概只會對六成剛好及格,小三而已幹嘛背這麼多念法怪異的詞句。

不過既然老師選了,我們退一步想,這是讓佑佑練習「寫字」的機會,他的字體寫的實在很不OK。

佑佑的自發性我們不用操心,參加字音字型比賽後原本早起的他,會更主動早起看字音字型的書。

我們是覺得孩子嘛,睡飽比較重要,不過是因為他自己主動而不是被逼迫,我們也沒太限制他,總之全家都是我們家最早起床就開了盞電燈看書的人。

全校20個班級,因此參加者有40位。佑佑星期二比賽完後,晚上洗澡時我們閒聊......

「爸B,今天比賽我有些不會寫,不知道會不會得名?」

「名次錄取幾個?」,我問。

「前五名」

「喔,如果沒有得名,你就是第六名」

「為什麼」

「我就是知道」

「且佑佑,爸媽都發現你的字寫的比以前工整」

「你本來就非常棒,不管有沒有得名,不只是第六名,都是爸媽心中的第一名,永遠」

佑佑昨告知,他得到第一名。

「我今早就知道了啊!」

「你怎知道?」

「媽早上帶弟弟去學校,弟弟的老師告訴媽,媽就傳line告訴爸了。」

這部份我不廢話也不客套,一個不用我們操心的孩子,我向來是偏過程主義者,而非結果主義者,他的過程和結果,是他應得的。

這比賽的本質並不重要,讓我們比較欣慰的是,老師在比賽前聯絡不上寫的:

「教學二十多年,沒見過如此自動自發的孩子」

 

之二:老弟

星期二,哥哥參加字音字型比賽,弟弟彥彥參加說故事比賽。

比賽前幾天佑佑就說,「弟弟怎都沒專心練習」,一旁的弟弟繼續玩他的積木。

「我昨天練習過了啦」

「練太少了吧,這樣比賽不會忘記嗎」

「沒關係啦」,我示意佑佑不要一直在旁邊說這些。

星期二,佑佑說:「字音字型的比賽成績要後天才知道,但弟弟的說故事比賽明天就會公布在中廊」。

「如果弟弟沒得名,你千萬不要說什麼之前沒練習所以沒得名之類的話」

「弟弟也很努力練習,只是你沒看到」,我說。

「我明天要跑去中廊看弟弟的成績」

「嗯,但弟弟如果沒去看,而你看到弟弟得名,你等爸爸回來再說這件事」,因佑佑、彥彥星期三只上半天,我擔心中午放學後看完下午回家亂說,雖不至於「嘲笑」他老弟,但怕他口語表達因不成熟,讓弟弟不舒服。

星期三回家後佑佑小聲告訴我,「弟弟沒得名」。

「OK啦,佑佑,你應該知道爸爸會對什麼很生氣,非常生氣?」

「知道啦,我不會故意說弟弟不認真,所以沒得名的事情」

有個學業、音樂等表現都算尚優的哥哥,弟弟會相對壓力較大,這常是我們家要處理的問題。

「兩個都是寶」,在我們心中沒什麼分。

昨天上班,我收到孩子媽的line:「佑佑第一名」,不太容易,因此我當下也頗高興,但接著也想如何處理哥哥得名、弟弟沒得名這事。

我傳訊告訴孩子的媽:「我去準備一個『最佳勇氣獎』頒給弟弟好嗎?」

「好啊」

我利用中午買了一個一百元以下的小禮物,原打算能不能請學校老師在班上頒給彥彥,但因為部分顧慮,決定晚上在我們家自己頒獎給彥彥。

回家頒獎前,我告訴大兒子:「佑佑,你知道爸媽為什麼買小禮物給弟弟,但沒買給你,你知道原因嗎?」

「我聽阿嬤說,下午的時後彥彥談到沒得名的事情,有哭對吧?」,我接著說。

「我們給弟弟更多鼓勵,給他一個小禮物,你會介意嗎?」

佑佑搖搖頭,「我知道,不會啦」。

因此晚上我們利用吃完晚飯,頒一個「最佳勇氣獎」給彥彥,告訴他:

「寶貝,永遠最愛的寶貝,沒得獎沒關係,我、媽媽、阿嬤、哥哥、還有天上的阿公都非常非常愛你,知道嗎?」

「阿公死了怎愛我?」

「阿公在天上有魔法可以愛你,也絕對保佑你,不然你怎麼這麼可愛聰明啊?」

屬於我們家「說故事比賽」的「生活故事」,在昨夜有了溫馨的結局。


回應
BloggerAds
【新朋友必讀】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歡迎發生關係
歡迎輸入您的郵件:
請回您的信箱並回覆確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