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0101657台灣總督府敕令官肩章(敘高等官一、二等)


日據時代的台灣總督府所屬文官,任官時都會依據官等配發制服、肩章及文官刀等物,這組非常罕見的台灣總督府敕令官肩章,專屬敘高等官1-2等敕令官配件品像非常完整並且保留完整的收藏盒。

日據時代可以佩戴敕令官肩章的文官,都必須已經敘高等官最高等級之一等或二等方可佩戴,當時台灣能夠具備這樣資格的文官非常少,大部分都是日本人台灣人則是少之又少。就資料所知日據時代台灣人任文官最高階高等官一等者,僅杜聰明一人而已,而任高等官二等者則尚待考不過也是屈指可數。

 

第七任 台灣總督府民政長官 下村 宏 從三位勳一等  即屬於高等官一等 照片中所配掛的肩章上有三個台字的敕令官肩章

 

上表是日據時代官吏職等表,高等官包含親任官、敕令官及奏任官,親任官是由日本天皇親自任令,日據時代只有總督一人而已,而高等官則區分為9等,一至二等為敕令官、三等至九等為奏任官。台灣總務督府最高民政長官--總務長官即為高等官一等起敘,而其他一級局處長則為高等官二等起敘,比較特殊的是直隸日本文部省所管的台灣帝國大學,該校總長也是高等官一級起敘,而該校教授亦可依資歷升至高等官一等,台灣第一個醫學博士杜聰明就是於1942年陞敘高等官一等。

 

敕令官肩章放置於黑色鐵皮收藏盒內,上下均有托座及保護墊片固定


 

打開第一層保護墊片後,可以看見兩塊肩章左右疊放中間綁有固定帶。


 

取出肩章後可以看到收藏箱內的肩章拖座

 

這是台灣總督府敕令官肩章的收藏盒,外表與奏任官的收藏盒類似,不過細看之下還是有差別,就是箱子的提把、扣環及箱蓋的紋路不同(可檢視部落格另篇奏任官肩章介紹文章),不過比起判任官簡單的四方鐵盒比,高等官的收藏箱硬是比低階的判任官高級許多。

 

銅鎏金絲編織的台灣總督府肩章非常漂亮,上面可以看到敕令官專屬的三個台字標章,奏任官則是兩個台字標章,至於低階判任官依序類推只有一個台字標章

 

翻開肩章背後的掛勾卡夾,印有東京越前屋製作字樣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