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81501夏日的天氣就像娃娃的臉

夏日的天氣就像娃娃的臉,說變就變。前一秒還是晴空萬里無雲,後一秒已是雷聲轟鳴,狂風大作,暴雨傾瀉而下,仿佛要把這浮躁喧囂的世界沖刷的乾乾淨淨,不留一絲痕跡。這不,一行人無一人有傘,全都滯留在了一個還算寬敞的屋簷下以求避雨。不消一會兒,雨勢漸小,一行人又笑語盈盈往回去。回到家,無事,隨意翻書,莫名的我想起了自己與書為伍的日子。

一談起書,人們便說書是人類的朋友。它的確是人類特殊的朋友,得到過很多名人的讚譽。比如高爾基說“書是人類進步的階梯”,羅曼羅蘭又說“和書籍一起生活,永遠不活歎息”,直接把書提升到家人的位置。事實也是如此,有書相伴的人生是充實,完整的,也是精彩的。當你回首往昔的時候,你會發現人生是如此奇妙,奇妙到你都不敢相信,在你成長的過程中,原來從來不孤單不寂寞,有那麼多的的書籍陪伴著你走過了一春又一冬。

與書的交流就好比人與人之間一樣,有的時候只是泛泛之交,有的時候可以似君子之交,平淡如水,還有的時候是相見恨晚的惺惺相惜。都說書海無涯,而浩瀚的書海實在是讓人難以企及,若能夠從中挑之一二靜心賞讀已是相當感念了Dr. Reborn呃人

(二)

從小就喜愛閱讀,閱讀的好處甚多,多的讓我說不出它的好。或許這就似我們平常說的好些事好多話,我們只可意會而不可言傳。關於童年,記憶的人和物雖不多,但是與書相關的片段倒是還蠻清晰的。三歲多的時候,就開啟了我上學生涯,也開始了讀書識字的旅程。記得那個時候,父親總是讓我在每天傍晚放學回家時向老師要一兩支粉筆回家,然後親自上陣教我識字。那時候太小,總是學不會握筆,字也寫不好,沒少被父親用荊條打手心。父親雖嚴厲,但很愛給我講故事,念詩詞。或許就在這潛移默化中漸漸地我喜歡上了讀書,背詩詞。父親常對我講他小時候看過很多很多的書,多到能用農村裏的大籮筐裝好幾籮筐。也正是因為看書成狂,上學的時候語言文字科目都還學得不錯,但是數理化除數學外,其他一塌糊塗。基於他這個前車之鑒在,故而在我上小學後,他是不允許我看課外書籍的,這都是後話,在此暫且不表。

說起來,父親才是我真正的啟蒙老師,不管是識字還是念書。那個時候,在幼稚園裏面就是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再則老師教一些簡單的規矩。時至今日,我仍清楚地記得我學的第一首唐詩便是父親教予我的《清明》。從此,我便喜歡上了詩歌的韻味。這也是為什麼我始終鍾愛詩詞歌賦的原因。一直都認為詩詞的已經最是奇妙,而且是妙不可言。單單就是一個字或者幾十個字就能描繪自然萬物,人間百態,不得不感歎造物者的神奇,竟能創造出如此神奇,變化多端的語言和文字Dr. Reborn呃人

在人生成長的過程中,不同的年齡階段看的書籍難易程度和層次是不同的。自然我也是遵循了這千萬年來不變的規律。當我還是個四五歲的孩童時,由於小孩子天性使然,特喜歡花花草草,小動物一類的事物,包括圖畫。90年代初期的農村,像這類的圖畫書是不多見的。正是因為這種書難得,父親就會把每次抽過的煙盒收集起來,把上面的一張張圖畫剪下來,然後教我畫畫。不得不說,父親雖在理化方面不怎麼樣,但是繪畫功底也是相當不錯的,據說是經常在小書攤旁邊描摹練出來的Dr. Reborn呃人

(三)

前面說過在我上小學後,父親是不允許我看課本以外的書籍的。他覺得他之所以在讀書求學這條路上沒走多遠,一是因為家裏窮,二是因為他自己偏科太過嚴重。在他看來,小孩子看課外書會影響學習成績,尤其是小說,那更是玩物喪志。不過勵志的書是可以看的,比如《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再則歷史刊物也是可以看的。小時候,家裏的書雖不多,但還是有好些歷史小說,歷史雜誌。受父親影響,小時候聽了很多歷史小故事,也看了不少與歷史相關的連環畫。後來上學歷史科目從未不及格就得益於此,就連後來上大學,鬼使神差的又選了歷史專業就讀。

不過,父親雖說不許我看課外書,但是他從不會隨意翻看我的書包和抽屜。可能是我比較主動,每回的作業試卷我都是主動交予他檢查,簽字,所以他沒必要再來檢查我的書包。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有機會把向同學借的書帶回家悄悄地看。當然這個階段都看的是兒童看的懂得書籍,如《中國神話故事》、《中國寓言故事》、《三百六十五夜》、《一千零一夜》、《安徒生童話》、《格林童話》、《小鹿斑比的故事》、《一片白羽毛》……這些書很多都是向同學借的,其他的是向學校圖書室借的。那個時候學校圖書很小,但裏面的書籍足夠我們看了。我很幸運,小學時的班主任是我的語文老師且又掌管著學校圖書室的鑰匙。她是主張學生就應該多看書,所以她從來都是鼓勵我們向她借書看。受她影響,我對書籍是越來越喜愛了。

在小學上到五六年級後,我看的書就不再總是神話、寓言、童話一類的了。小學五年級開始看《水滸傳》(拼音版的),六年級看《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這兩部書都是向同學借來看的。當然我也有自己的書,我有一套連環畫版的《中國通史》,是白壽彝老先生主持編撰的。內容從先秦到明清,可以說是百看不厭。那時,年齡尚小,不識幾個字只覺得上面的圖畫好玩。識得不少字以後開始把圖片和下麵的解說結合起來看。憑藉這套書,初中時沒少給同學講裏面的故事,講的最多的還是一代女皇武則天。這套書總共六冊,可惜在傳借的過程中遺失了三本,如今還剩下已經被翻到殘破不堪的三本。當時家裏還有一些像《年羹堯大將》,二月河的《康熙王朝》、《雍正王朝》一類。這些書太厚,滿篇都是密密麻麻的文字,鑒於當時識字有限,只是隨意的翻了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