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071136身邊總是有一雙纖嫩溫柔的手




回首經年,一如似火的彼岸花妖豔,卻已是彼岸般的遙遠;你還不來,我敢老去,兀自踏過的黃泉,淌過忘川,喝下孟婆湯。

那驚鴻般背影,在我心裡瘋長滿浮生,曾經游離於前世,你溫熱唇齒間的的諾言,像夢般的唯美,像霧般的恍惚,仿佛美白一場雨都能淋的杳無蹤跡,一切被刷新似的。我怕一醒來,那熟悉的味道香氣氤氳煙消雲散。紅塵深處,我該如何認清你的模樣?

我在紅塵中等你,浮華若夢,經年匆匆;我在大明宮湖畔等你,雕欄玉砌朱顏改,太液池不知枯竭多少個輪回,蓬萊仙島不知道是第幾任主人;我在荼蘼花開的四月等你,櫻花花吐盡芳華,荼蘼開敗傾情大地;我在淺夏魅惑喧囂,歌舞昇平的晚夜等你,人潮繁華散盡,燈火通明,夜未央,我怎敢離去。

總是聽到隱約的跫音在雲端深處漸進而來,內心迫切而又惶恐;,一次次輕叩,午夜虛掩的心扉。總是有一段段溫馨莞爾的蜜意話劇在腦海中反復重播;原來你化作了一瀉如屏的月光,碎落在我床上。

我等你,你還不來,是因為你怕黑嗎?

我願意,以心做盞,相思為撚,燃燒徹夜,千山萬水燈火闌珊,直通隔著夢,隔著岸的前世。

我在相約的老地方,等你;你不來,我敢離去。

我知道,你一定回來的,只是遲早的問題,因為你答應我,你不會缺席;你不來,我怎敢老去。

沉淪前世夜夜相歡,日日歌起,素手書箋,截發同心,侵染的體香蘇韻,繾綣纏綿的悱惻縈繞柔軟的心房,心扉緊閉,心牆高壘;只為等一人,怎可隨意敞開。

噠噠的馬蹄聲過,一屢清風捎來你的氣息,扶我香港離島遊衣袂襟裙,縱是,白了青絲,瘦了風骨;你沒來,我怎敢老去。

等一人,等了前世,等到今生;你不來,我怎敢老去。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