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71054孫立人立功古寧頭與「兵變案」沒有關聯

 

孫立人立功古寧頭與「兵變案」沒有關聯

楊建成/台北

2019年10月15日至11月17日間,位於台灣新北市的台灣圖書館舉辦「紀念古寧頭大捷70周年影像展」,其中展出孫立人領導第38師參與此戰役照片,而軍史中沒有記載。有人因此大作文章,指稱1955年「孫立人兵變案」是百分之百的寃案。依個人蒐集的資料,孫立人部隊參與古寧頭戰役是一回事,但此「兵變案」也非空穴來風,是當年蔣介石政府內部「親日派與親美派鬥爭」一次「戰役」,也找到不完整憑證指向「孫立人可能兵變倒蔣」。試說如下:

⋯⋯

監察院 在2001年1月九日公布了塵封近半世紀的「孫立人將軍與南部陰謀事件關係」案調查報告的完整版,為孫立人及其下屬郭廷亮等人平反。監院將進一步送請人權保障委員會,研議後續相關的補償事宜。 己經時過八年仍未定案。這和政黨輪替有一定關係,聞王建煊先生將主掌監察院 ,本案重提正是時候。

 姑不論監察院 在此時此地為孫將軍「平反」有何政治和社會意義,但對從事近代史觀察和研究的人士而言;孫立人案定位為---國民政府遷台初期,政府內部親美派和黃埔親日派路線鬥爭的關鍵性事件。當年老蔣「國軍」蔣領中,有七十六位畢業日本軍校。而美國德國軍校畢業生稀少。

孫立人在南台灣鳯山練新軍同時, 蔣介石在北部成立由日本職業軍人為教官的「白團」, 主執訓練軍事幹部, 由彭孟緝主持. 孫是留美軍校生, 彭係留日軍校生。孫案之後則由黃埔親日派成為「國軍」主流勢力。

根據林博文先生撰:「美「倒蔣」計畫變卦 孫立人成犧牲品」之中描述:「1950年5月30日,魯斯克和一群國務院高層主管研商對台政策,會中決定魯斯克在和艾奇遜討論由杜勒斯前往台北,當面向蔣介石建議他下野,台灣交由聯合國託管的計畫,在聯合國未正式接管台灣時,美海軍將保護台灣。1950年6月19日,國務院又召開對台政策會議,並制定一項「極機密」計畫,這項計畫比5月30日所討論的更加具體,其重點是: (一)如美國要防衛台灣,則蔣介石及其黨羽必須離開台灣,為民事與軍事交由美國所指定的中國人(即大陸人)與台灣人領袖;(二)上述步驟完成後,美國海軍將駐防台海以防中共攻台或台灣反攻大陸;(三)如蔣介石抵制上述計畫,則美應派遣密使以最嚴密的方式知會孫立人,如他願發動政變以軍事控制全島,則美國將擔任必要的軍事援助和建議。據解密檔案和相關文獻,這個密使乃是一向最同情國府的前第七艦隊司令柯克海軍上將(Adm. Charles M. Cooke, Jr.)。(按「新軍畫報」有柯克與孫立人海一起游泳照片)林博文先生是根據近日公開之機密資料而論述的,有其可信度。

曾在1949年出任副國務卿魯斯克(David Dean Rusk),1950年為遠東事務助理國務卿。1990年代初,在記者問答中指出:「孫立人將軍曾經給國務院來電報事」。其後知孫將軍仍在世,就不再說了。有此插曲,我們可間接旁證,林博文先生的舉證是有根據的。孫將軍看到此報導,非常生氣。不久以90歲高齡辭世。

從一些未經證實的傳聞,謂在美國教育長大的蔣宋美齡女士,與國民政府親美派官員;如省長吳國楨(江南要寫「吳國楨回憶錄」是其死因之一)、孫立人等人私交甚篤,也是親美派潛在的領導人。在此畫報之似乎可以感覺到,這種說法並非空穴來風。此時蔣經國先生是「中國青年反共抗俄聯合會」創會者及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他的俄式教育背景和軍中政工制度推行與孫將軍格格不入,在取捨之間,蔣介石還是寵兒子棄夫人。這也是孫案興起心理因素之一,值得玩味。

此兵變案,依據不全面資料,合理說法是:老蔣認為孫立人有實力及可能性發動「兵變」,先發制人,搞假兵變,奪兵權。

本文特選擇了孫立人與柯克「密使」,與蔣介石、蔣夫人,以及親自在操練新軍的珍貴的歷史照片。該畫刊發表的「陸軍總司令孫立人將軍」專文,請讀者在這些照片和文章之中,來回顧這個歷史事件吧。

 74226536_10221375200912487_1248471740825206784_n.jpg - 寺廟
74226545_10221375203032540_7880950587963998208_n.jpg - 寺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日治時期台灣人士紳圖文鑑[稿本]本網頁始於2008/5/17』,歡迎大家參觀指教~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