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00905勿謗僧

僧乃學佛修法行者之人天導師,謗僧如同自斷慧命。

 

或云:其僧乃魔種,非真僧也。

答曰:未成佛前,誰非魔種?焉知其非示現金剛怒目之相?

 

或云:不待成佛,亦知該僧無德,其相甚明。

答曰:非真無德,豈有對治之功?又豈知該無德僧非佛菩薩善巧安排之渡化因緣?

 

或云:又豈知為佛菩薩之安排也!?

答曰:有佛無佛,在己用心,不在外境;執外實有實無者,自性見也。

 

或云:無德之僧,豈有可教於我者?

答曰:既云無德,反之即有德,合而超越之。現身說法,處處可學,豈無可教者?

 

或云:吾謗僧亦現怒目金剛相也。

答曰:汝之過有二,一者未證曰證,二者處處向外攀緣,言師過患,總不肯消歸自心,於己何益哉?

 

或云:若不可謗僧,豈反顛倒是非,讚其無德乎?

答曰:汝總不肯死心息念,起心動念即是罪業!非於是非顛倒處讚其無德,而在明辨因緣處感念其助道之功。無此因緣,智慧何生?僧有德無德,干卿底事?謗僧,即心生輕慢,自言:無有可教於我者。然一切法皆佛法,此不能教,何者可教?汝心用於輕慢,不用於學法,咎在汝處,不在僧也。

 

或云:明辨是非中,一一皆謗僧也,奈何?

答曰:為自修道乎?為謗他僧乎?存心自知,其相甚明。善自用心,善自覺也。

 

或云:無德之僧太多,有道之士太少,惡緣太多,善緣太少,尚無轉念之能,奈何?

答曰:時值末法,業障重故,此乃夙世謗僧招感所致,多念佛拜懺布施供養迴向,隨即心淨則國土淨矣。

 

或云:僧之互謗又如何?

答曰:各取法門渡世,不得不然爾。未究竟僧,於未究竟界,渡未究竟人,解未究竟義,得未究竟果。若可究竟,何人不願?若得究竟,何非究竟?若為法來,法無自性,何以成謗?若為謗來,即為謗法,咎在汝謗,不在僧也。

 

或云: 互謗之激烈,有瞠目結舌者,當持何態度,庶免於謗僧或鄉愿之嫌?

答曰:把任何批評,都當作是針對自己來領受其意義。如果認定某邊有理,某邊無理,而靠到一邊去,就謗僧了。
任何說法都是緣起,即使互有矛盾亦然。認為有矛盾此一面向亦是緣起。
念念緣起皆導向於修行,改變自己(內),而不導向於對錯,評價別人(外)。導向對錯是自性見,我們的目的不是爭誰對誰錯,而是利用緣起修行。
任何緣起都可以對某些人有益,而讓另一些人看不下去。如果你義憤填膺的反擊攻擊你恩師的人,萬一他們自始把酒言歡,你當如何自處?萬一他們是在導一部大戲,安立某種因緣,你這樣的表現好嗎?
甲僧沒錯,乙僧沒錯,反擊甲或乙僧者也沒錯,一切都是你的錯!
別當甲方,別當乙方,別當和事佬,別當判官,不是求圓融,也不摀住耳朵;而是當學生,全部學。
如果沒有證果,一開口便會謗僧,慎之!慎之!

 

或云:這也學,那也學,不會亂掉嗎?

答曰:不會,因為學的是出離這些,有多少離多少。認定某種說法為真,才會存在矛盾的問題。

 

或云:若然,一切僧皆善矣!

答曰:非善不善。若一切僧皆善而汝可成佛,汝早成佛矣;若一切僧皆惡而汝可成佛,汝早成佛矣。善巧安排得渡因緣,現身說法,是渡世僧也;善巧用心得渡因緣,身受心法,是修行僧也。

 

總結:一切法皆佛法。善巧者吾之師,正法也;不善巧者吾宿業,末法也。正法當學,末法當懺,心勿旁言,念念菩提。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