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22318碩德無存堂塌了 Smash Down of an Old House



走訪外雙溪,深嘆這裡已經很難尋覓古樸的農舍了,起而代之是風格各異,雜亂無章的
現代建築。在報導外雙溪的農舍後,讀者提醒外雙溪士林承德路近雙溪橋處有一大片廢
墟,原來的傳統建築幾乎被摧毀了,邀我趕快去看看。第二天傍晚立即驅車從文林北路
左轉進入承德路,在轉彎不遠處的中油加油站問工作人員:何處是同心加油站?工作人
員很熱心地打電話問公司,很快就告訴我在前面左邊的加油站便是同心加油站了。過了
雙溪橋後迴轉,不遠處就在路邊看到一大片瓦礫,有一幢半毀的屋子還矗立著。



知道地點後,就等待一個適合照相的天候,剛好不久蓮花颱風從巴士海峽往金門方向吹,
天空密佈著烏雲,傍晚時,夕陽依稀從雲的背後透入,使得站在瓦礫中的半毀房舍更顯
得徬徨。



第二天,颱風不到台北,天色依然黯淡,我又回到這裡補拍,一個鐘頭後,天空居然開
始開朗,有時候還透著幾分藍天白雲,好處是有些陽光下,景物更清晰了。



最靠近承德路的半毀房舍是最早看到的,三分一房舍毀了,連鑲在前門上的堂號也不見
了,據說這幢房舍原稱「葛竹堂」。



從這面看,屋脊之下的牆壁有兩排洞,顯然是用來插橫樑木的,從牆面看,顯然這裡是
連著另外一幢房子。



跨上瓦礫堆,來到正面,可以清楚地看到用紅磚砌成的閩南式建築,左邊的房間全毀,
中間正廳的部分半毀,屋頂無存了。



右邊的瓦礫堆用塑膠布蓋著。





從左邊看損毀的情形。



屋子中間前面有騎樓,連著正廳,正廳有兩面窗。



左邊已經拆剩下一些牆柱,騎樓屋頂還在,正廳中的屋頂大部分不在了。





右邊的房間比較完整。



牆頭下的裝飾。



屋脊上所貼的彩色磁片幾乎已經脫落了。



不用敲門就可以進入正廳,夕陽斜照入廳堂,內室的牆面還是原來的紅磚。



往屋頂看,半截屋頂尚存。



從騎樓往內看,一眼可以看到原來屋子後還有幾幢屋子。



正廳不見接待訪客的八仙椅子,只擺著兩大根橫樑木。



進入正廳後,後方的房舍更清楚了。



從側面看,可以看到這廢墟中尚存三幢未拆完的農舍。



繞過瓦礫,到中間的屋子前,兩次前來都看到屋前擺著一大台怪手,很氣人的是怪手居
然堵在正門前。猙獰的五齒怪手,應該就是毀屋的劊子手了。



這怪手似壓著整個屋子,屋前尚有腳踏車。



還有一盆翠綠的植物,「碩德堂」的匾額下,不是木質大門,而是不相稱的鋼門。



這屋子正面很完整,右邊的牆頭下,窗子上,鑲嵌著「登科」兩字,不知道是這屋子在
建造時是慶祝小登科洞房花燭夜,還是慶祝大登科金榜題名時。



在怪手旁邊繞道屋子側,這裡原有的房舍只拆剩下矮牆了。



屋子後,瓦礫、泥土、雜物堆成山似的,雜物中有日用品、小孩上學的用具,更多的是
修車行的物料,想必這裡一定有屋子做修車生意的。



拆屋也就罷了,連樹根都拔起。在樹頭的背後,便是此處第三幢未全毀的屋子。



從前述「碩德堂」屋子側邊看第三幢房子,中間顯然有些屋子已經被拆了。



這第三幢屋子似乎很完整,不過右半邊紅磚牆面敷著水泥。



從旁邊未倒的樹陰中看第三幢屋子。



颱風天有一男一女兩位人士前來,我還以為和我一樣前來憑弔的,卻是前來撿拾有餘用
的物料的。這位先生告訴我這裡被政府拆了蓋道路,我不知道真假,網路的資訊又說這
裡要蓋兒童樂園,不知何者為真?也不見任何說明工地目的的告示牌。



從右側看,這一邊牆面上似乎以前有連著其他房舍。



那位先生先到屋子後,然後到屋子中,然後繞到旁邊瓦礫堆中檢視。屋子的匾額上也是
寫著「碩德堂」三個大字,想必第二幢與第三幢或者連棟屋子都稱為「碩德堂」吧?!
從Google的地圖上尋找這個定點,看到的是幾年前的影像,這裡曾經緊密地蓋著擁擠的
房子。



到了左邊觀察,可以看到屋子的地基抬高許多,可能是因為此處地勢低窪,過去容易淹
水之故。遠處的建築便是台灣科學教育館。





屋子的「春」聯猶在,但是上無瓦頂了,當然也找不著原住居民。



這是此間唯一的告示牌,並沒有告訴我們是誰立的。



都市確實需要更新,不建高樓無法容納倍增的人口,但是如果不留下一些記憶的建築,
後世無法體會先人如何在這裡求生,如何和這片土地互動。





請參考:

《外雙溪殘存的傳統農舍》

http://inhelix.blogspot.com/2009/05/20090516.html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