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070143烏秋添丁、東吳有喜 Baby Black Drongo on Soochow Campus

六月底的一天下班前經過東吳大學綜合大樓前,頭頂傳來吱吱喳喳的鳥叫聲,這裡有一排三
四層樓高的喬木, 抬頭一看,好幾隻烏秋在枝頭上跳躍歡呼,本以為沒啥特別,不就是身子
全黑的普鳥烏秋,沒想到仔細看,原來在樹梢上築起一個細緻的鳥巢,莫不是烏秋們在慶祝
一對新婚的烏秋新屋落成。

這個鳥巢的高度有三樓高,恰好在體育館的高度,從此後密集在綜合大樓三樓的迴廊觀察這
個鳥巢的動態。這個烏秋的鳥巢是用纖細的材料築成,有些像是細麻線,不知道烏秋打哪裡
叼來這些材料。

鳥巢建在樹椏上,周邊有些枝條會礙著視線,視野比較好的角度,距離最遠。


看烏秋媽媽經常窩在巢裡孵蛋。神情充滿喜悅與驕傲?離開鳥巢覓食,沒一會兒就會飛回。

倒是沒有看到烏秋爸爸在左右,這跟藍鵲很不相同,藍鵲爸爸經常照料孵蛋的母鳥。





七月十六日,終於看到軟趴趴的幼鳥的一張黃嘴巴擱在鳥巢邊上。破蛋後一定經過了多天
的成長,才可能可以伸著腦袋到巢外。這一窩很容易看到兩隻幼鳥。



七月十九日,又過了三天,小鳥更挺了,常伸著腦袋,眼睛骨碌骨碌地看看四周的花
花世界。烏秋媽媽滿是母愛,老愛伏在小鳥身上,就如同母雞保護小雞一般。



鳥巢不大,這一隻幼鳥在媽媽屁股後伸出腦袋來。



這個畫面才知道這一窩原來養著三隻小烏秋。



當媽媽飛來後,小烏秋常常趴著睡覺,當親鳥回巢,或聽到甚麼樣類似親鳥的聲音,這三
隻幼鳥都有志一同地伸著腦袋,張著黃口大嘴,似用盡全身的力氣。



這一天可以辨識到這一窩小烏秋中,誰是老大、老二,身型較大些,老愛站的高高的便是
老大,稍矮一點的便是老二,老三常常被擠到角落,看不到。



這一隻親鳥可能是烏秋爸爸,只會站在鳥巢邊,照顧著小鳥,看他好像在訴說著「怎樣當
一隻乖乖小烏秋」



小烏秋羽毛還疏疏落落,就已經愛昂著首,撐著翅膀。



親鳥用爪子抓癢。



小烏秋學著伸展翅膀。



小烏秋老愛賴著親鳥索取食物。



親鳥煩了,就站遠些,還是密切地注視著幼鳥。烏秋爸爸媽媽輪流去找食物,不找食物時
就會在巢邊照料,交接順利快速。



這時候小烏秋不是吃就是睡。幼鳥累了,軟趴趴地趴在巢邊睡覺。



親鳥常叼回來各種昆蟲,例如:蟬、蚱蜢、蜻蜓等。餵食時好像不顧小烏秋體型小,常常整
隻昆蟲塞入小鳥的喉嚨。





看小烏秋吞不下時,再叼起來,昂著頭,用嘴巴甩一甩,好像想要弄小些,然後再塞到另
外一隻幼鳥的嘴裡。這一回,一隻昆蟲反覆塞入三隻小鳥的嘴裡,有時候小烏秋咬不住,
掉入巢裡,親鳥立刻叼起。又有一回,小幼鳥把食物甩到巢外了,親鳥立時拔起,俯衝而
下,落地的半途中便把食物銜回了。







無論是燕子、藍鵲、烏秋,親鳥都會留意小幼鳥的排便,這隻親鳥叼起白色的糞囊,銜到遠
處丟掉。



七月二十一日,小烏秋又長大了一些,羽毛更細更密了。鳥巢顯得太小了,三隻小烏秋各
具一方,練習拍打翅膀時,一定會打著旁邊的幼鳥。



體育館門口的樓梯間最接近鳥巢了,打開百葉窗,在百葉之間可以就近觀察。只可惜百葉
窗縫隙小,我的長鏡頭口徑太大不方便,內人的小相機反而比較便利。這是老大和老二的
特寫。





老大很有大哥的模樣,站的最高,最早伸展翅膀。





這是連續在親鳥前伸展翅膀,梳理羽毛。









七月二十二日,在體育館樓梯間觀察到親鳥餵食的過程,親鳥分別叼來蚱蜢




兩種顏色的蟬。





很公平地塞到每一隻幼鳥的喉嚨裡。



親鳥有時候還帶起幼鳥的唾液。

親鳥看著小烏秋的成長,一定是得意極了。



小烏秋常愛用翅膀撐在鳥巢邊,把申請撐起來。



七月二十三日,親鳥注視著幼鳥排便,白色的糞囊清晰可見。




三隻小烏秋親密地擠在一起。





一起張著嘴巴,等著親鳥送來食物。




七月二十四日,幼鳥又大了一些。老大的地位更高了。



老三總是被擠到一角。



老二還要欺負老三。



老大與老二都站到鳥巢邊上,顯的身型更高大些。



這時候,老大和老三一起伸展羽毛、梳理羽毛。



老二拍著翅膀,準備飛行了。





這段時間,親鳥除了在鳥巢旁的樹枝上監護外,也常飛到馬路對面的南洋杉的樹枝
上、樹頂上,視野更佳,密切注意周邊的動靜。把靠近鳥巢的其他小鳥趕跑,如麻
雀、綠鏽眼。就連同是烏秋,這對親鳥護兒都不放鬆。

七月二十五日,老大和老二已經不在巢裡,跑到巢邊的樹枝上,或站著拍拍翅膀,
或在樹枝上練習遊走。



老三還待在巢裡呼喊,似乎膽子最小,不趕踏離一步。



不過,老三一定覺得鳥巢從來沒有如此寬敞,看他東挪西挪,忽而頭向東,忽而頭向
西,享受著不受壓迫的空間。



烏秋媽媽是不會忘記么兒的,看她飛回呵護著。



把翅膀展開,覆蓋著老么,讓么兒感受到無比的母愛。

不過,畢竟么兒也不小了,太熱啦!好不容易掙出來透透氣。





看在樹枝上的老大和老二不時還鬥鬥嘴,練習拍打翅膀。



親鳥不時飛來餵食。



老大對於巢外的世界很好奇,咬咬看樹枝是甚麼味道。



七月二十六日,才過了一天,老三在巢裡也待不住了,全數的幼鳥都站到巢邊的樹
枝上。老大還是喜歡站在高處。





看小烏秋好像抓不住樹枝,快要摔下來了,看他趕緊拍著翅膀,把身子扶正,似是測
試翅膀的力量。



老大和老三吵嘴,進而互毆,用嘴巴彼此相咬。



還得勞動親鳥來排難解紛。



小烏秋雖然已經可以站在樹枝上,可以上下移動,還不敢飛翔,親鳥餵食更不容易了。
上上下下,分別餵食站在不同樹枝上的幼鳥。











七月二十七日,站到體育館前樓梯間透過百葉窗,三隻小烏秋還是站在巢邊的樹枝上。
親鳥在巢邊穿插飛翔,似乎是要飛給幼鳥看。看百葉礙著視線,還是回到迴廊上觀察。



沒想到一轉眼,巢邊的樹枝上只剩下一隻幼鳥,看來那一定是老三了。四處找老大和
老二,先看看樹底,是否掉到地面上。沒多久找到了,原來都站到對街南洋杉的樹枝
上,不知道他們怎樣飛過去。



雖然老三獨自遺落在舊巢邊的樹枝上,親鳥照顧更周到了,更頻繁地回來餵食。有一
回連續把蟬塞到老三的嘴裡,這隻蟬可能太大了,老三就是咬不住,親鳥迅速地叼回
再餵,好像小鳥周邊滿是蟬。



老大和老二飛到對面的南洋杉枝頭,在樹枝上跳躍,也在樹枝之間作短程的飛行。看到
親鳥回來,喜悅地拍打翅膀,好像兒童歡天喜地似的。



這一天整群原來在操場上覓食的八哥,不知道甚麼樣的緣故,七八隻八哥飛到老三所
在的樹枝上,站在對面南洋杉監視著的親鳥,火箭似的飛過來,衝著八哥鳥,把他們
嚇跑了。為了小烏秋,親鳥拼了。



七月二十八日,老三已經不在樹枝上,南洋杉上也沒有找著老大和老二,想必是飛到
別處了。連續觀察了一個月,真捨不得小烏秋的離去,過了兩天回到迴廊上,小烏秋
又出現在南洋杉的樹枝上,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到他們的身影了。


請參考:

《烏秋育雛》相簿

《小鬥士--烏秋》

《離巢藍鵲母猶憐》

《小藍鵲生在東吳校園》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