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9111239格言寶藏論    薩迦班智達 貢嘎堅參(慶喜幢) 造頌  索達吉 堪布 譯

頂禮本師釋迦牟尼佛!
梵語︰思布克達 拉呢德納瑪西章 藏語︰拉巴夏巴仁波切 爹意夏為敦覺 漢語︰格言寶藏論
頂禮聖者文殊師利童子
勝天龍王成就持明主,廣成蟻穴足目仙人等,
皆以歡喜頂寶禮佛足,諸眾主尊遍知吾頂禮。
以理觀察不違法,亦能善成世間法,如何行持正士行,此說格言寶藏論。
          
第一品  觀察學人
智者即是學問庫,彼等收集格言寶,如海即是江河庫,是故百川流大海。
無論有或無學問,能知取捨為智者,猶如鐵屑混灰塵,磁石方能吸出彼。
智者以慧知格言,然而愚者非如是,猶如陽光普照時,鴟鴞皆成盲眼也。
智者能除諸過患,然而愚者非如是,大鵬能啄有毒蛇,烏鴉不能如是行。
智者即使受挫折,彼智更加成頑強,猶如獸王飢餓時,速能撕裂大象腦。
不詢不辯於學人,不知學識之深淺,猶如槌子不擂鼓,彼與餘物有何異?
即使明早要死亡,亦應學習諸知識,今生雖不成智者,來世如自取儲存。
設若具有真知識,眾人自然會集聚,猶如香花雖遠方,蜜蜂環繞如雲集。
智者學習諸知識,究竟一門通世間,愚者雖是見識廣,不能照明如星光。
智者知識雖淵博,亦取他人之微德,長期如是行持者,速成一切智智位。
智者以慧護自己,怨敵雖多亦無奈,如吾仗那婆羅門,彼子一人摧敵眾。
愚者爭吵哄鬧時,智者設法使之靜,如水混濁不清時,澄清寶珠能清之。
智者無論再計窮,絕不邁步愚者道,猶如燕子雖口渴,絕不吸飲落地水。
智者雖然被人騙,亦不入迷諸事業,含生螞蟻雖無眼,較與有眼者更快。
若二智者共商議,則將生出善智慧,姜黃硼砂配一起,便會變出餘色彩。
具備智慧造福者,一人亦能勝一切,猶如獅子轉輪王,彼等不需友相助。
若有善巧方便法,役使大者亦不難,如同大鵬高本領,亦成毗紐天之騎。
求得今生來世樂,皆為依靠智慧力,達瓦王子用智慧,拯救暫桑今來世。
即使英勇又頑強,若非智者難得盛,即使獲得諸財富,若無福份豈能常?
誰能了知過與德,智者方能辨彼二,從牛擠奶皆能會,由水分奶唯天鵝。
即使囑咐又催促,雖是旁生亦能知,他人未說亦未催,自覺領會方智者。
若具智慧雖不說,表情亦能知所想,未嘗尼泊爾之榴,看色亦能知滋味。
智者離開自處境,至於餘處更受敬,猶如外地寶暢銷,島上豈有彼銷售?
智者學時即困苦,貪樂安住不成名,貪圖微小逸樂者,彼將不會得大樂。
若具智慧雖弱小,有勢怨敵亦無奈,獸王雖有強勢力,具智兔兒謀殺之。
若知所作同他人,和睦相處即智者,即便傍生同類眾,豈非類聚住一群?
必定發生之事前,對此研究則釐清,智者愚者之差別,事後觀察即愚者。
智者若以善觀察,精通知識是學人,鑑別犛牛之大小,愚者亦能非學問。
大海不厭河水多,國庫不厭珠寶多,欲者不厭受用多,學人不厭格言多。
即使由從孩童前,智者亦要聞格言,氣味芬芳之麝香,雖在獸臍亦取之。
          第二品  觀察正士
正士特意常宣揚,所有高士之功德,馬拉雅山檀香味,被風傳送於十方。
若立正士為高官,既能成事又得樂,如寶供於幢頂上,智者稱頌境吉祥。
若被暴君殘害時,則彼更為念法王,猶如眾生受疫時,心裡總是念雪水。
遭受暴君迫害時,人主法王特護之,如當惡魔纏身時,密咒上師會攝收。
正士斷除微小罪,劣者大罪亦不斷,猶如起司清除塵,酒中特為放酒曲。
正士雖然遭衰失,行為顯得更如法,猶如火把向下垂,火焰一直向上燃。
正士雖然住遠方,亦會守護自眷屬,天空密布濃雲時,地上莊稼更增長。
名聲今生歡喜因,福份來世歡喜因,此外惟有憑財富,智者絕不生歡欣。
往後應有遠目光,忍苦耐勞不放逸,勤學穩重機靈者,即使奴僕亦為官。
恆時歡喜發施者,名聲如風傳諸方,如同乞丐聚施處,願意贈者將更多。
若已施捨不收回,能容劣者之侮辱,受恩雖小亦不忘,此等即是聖者相。
正士學問雖隱藏,聲望傳揚諸世界,猶如密藏豆蔻花,芬香遍於諸四方。
國王僅在本國大,智者處處受人敬,花朵僅是一天飾,頂寶永時受供奉。
彎彎樹木果實多,雅馴孔雀尾屏美,馴良駿馬行道快,誠摯溫和智者相。
正士常人同做事,彼二報恩卻不同,於田撒下同種子,長出莊稼不相同。
若於聖者作賢事,無論再小亦有果,猶如施一油柑果,法王待彼若王子。
行為護持高門閥,若失行為則無義,諸人喜愛檀香味,燒盡成炭誰需之。
大者暫雖受衰失,不必為彼生憂傷,月亮暫被羅睺食,立即將會得解脫。
大者仁慈諸怨敵,則能製服怨敵眾,眾人敬王護他眾,故彼推選為國王。
正士無論再困苦,不吃雜罪之食物,獅子無論再飢餓,不會食用嘔吐物。
正士即使遇命難,亦不捨棄善本性,真金無論再燒砍,彼色總是不會變。
卑者雖嗔高尚士,正士不會復發怒,胡狐發出大嚎聲,獸王於彼起可憐。
眾人尋察智者過,常人不會有如是,如於珠寶尋瑕疵,誰管燼薪有裂痕。
不因讚稱而高興,不因辱罵而憂傷,善持自之功德者,此乃正士之法相。
依罪武力所得財,怎能算為真財富,猶如貓狗雖充腹,皆是無恥之經歷。
眷屬若得諸圓滿,此乃長官之光彩,為馬嚴飾纓絡者,豈非主人之莊嚴?
長官如何以大恩,愛護一切諸眷屬,如是所有眷民眾,亦對長官敬服待。
聖者居住之住所,誰有尊敬餘學人,太陽照射天空時,星星雖多亦不見。
          第三品  觀察愚者
惡人儘管得財富,行為變得更惡劣,瀑布無論再阻擋,然彼一直往下流。
劣者有時變善良,此為即是偽裝相,玻璃塗上珠寶色,遇見水即露本相。
愚者雖然完成事,亦是運氣非本事,如蠶會吐絲抽線,並非彼之巧本事。
大者精勤成協議,惡人一瞬便摧之,農夫累時種莊稼,冰雹一瞬即毀盡。
劣者自己之過失,總是染推於他人,烏鴉自食不淨嘴,使勁擦於乾淨處。
若讓愚者辦事情,既是毀事又毀己,如獸狐狸立為王,眾獸受苦自亦亡。
愚者欲求為安樂,所作皆成為痛苦,如同有些遭魔者,為除痛苦而自殺。
愚蠢又是憨直人,有者毀己有傷他,林中直樹被人砍,筆直利箭會傷他。
平日不為利他想,此人行為如牲畜,唯尋自己之吃喝,豈非牲畜亦能行?
不察有益和無益,不求智慧不聞法,惟有尋求充腹者,真實一頭無毛豬。
愚者之中歡欣游,學人之前怯而躲,頸無垂肉頂無峰,具有上牙黃牯牛。
若有飲食至彼處,委托辦事時逃避,雖能說話亦能笑,仍是無尾之老狗。
蹄窩易被水灌滿,小庫易被財裝滿,小田容易播種子,淺學之人易自滿。
愚者傲慢輕諾者,勢力再大亦失敗,非天施給一步地,遍入天得三界也。
小人心藏懷恨時,害他之前露表情,惡狗已見怨敵時,咬人之前狂亂吠。
愚者唯受積財苦,始終不得積財樂,又復尋求看守財,慳吝積財如老鼠。
學人處於愚者前,不如耍猴之高貴,耍猴之人得食財,學人空手而行也。
無有學問之士眾,特別嫉恨有學人,冬天雪域長莊稼,諸人視為不祥兆。
有些學習邪道者,經常輕譭好學士,如同某些島嶼上,無癭當為殘肢者。
有些儀軌不全者,欺凌圓滿儀軌士,猶如至於仔達地,凡長雙足不算人。
有些邪行儀軌者,辱罵正行儀軌士,如同自長狗頭者,美男譏譭為女人。
有些邪命養活者,特別蔑視窮學人,猶如老猴抓住人,嘲笑說他無尾巴。
若遭業力之逼迫,智者亦入愚人中,猶如芬香茉莉花,被風刮進糞中踏。
精勤持執諸過患,不存毫許之功德,劣者即同濾水器,唯留渣滓漏精華。
無有辨別善惡者,學人之前受驅逐,整天談論錢財食,此即雙足之畜牲。
小人即使再多聚,不能成辦大事件,猶如芨草捆再多,不能作為大廈柱。
未經觀察雖成事,誰會當彼為智者,如蟲咬出花紋時,雖成文字非書家。
愚者所說之誑語,未經馴服之良馬,掉落戰場寶劍等,對誰有利尚不定。
無智愚者再眾多,亦會被敵所製服,成群具勢大象眾,亦被一兔皆驅逐。
無智光有財富者,多半對自無益處,猶如奶牛之乳汁,牛犢能喝極罕見。
學人處於愚者前,亦不一定會尊敬,猶如陽光雖明燦,豈非魔鬼皆逃避?
愚者唯顧積財富,此人怎有親友念?苦罪積財如老鼠,終於人死財留世。
惡劣愚者聚會中,有學之士怎受敬?猶如居住毒蛇處,燈火再亮不發光。
惡業深重慳吝者,有財亦無享受時,猶如葡萄成熟時,烏鴉經常生嘴瘡。
常依他人扶持者,一旦此人會遭殃,猶如天鵝攜烏龜,終於摔死於地上。
不辨善惡忘恩惠,稀有談論不生奇,現量所見亦詢問,膽怯盲從愚者相。
懦夫僅嘴說滅敵,遠見怨敵恐叫號,戰場遇敵敬合掌,返回家中說大話。
懦夫商議時勇敢,一旦派差即算財,出征之時復生病,遠見戰場亦懼喊。
懦夫稍勝便自詡,一旦失敗恨親友,集會討論引爭論,祕密商議亦洩漏。
沙場之上擦拭衣,遇見恨敵即躲避,親近彼較敵生懼,武器送於怨敵前。
列隊上陣在排尾,凱旋歸回在排頭,若見吃喝拼命擠,遇見難事設法躲。
如此凡是惡人相,雖有不可思議數,然誰願掏髒水坑,智者誰嘗嘔吐味。
為人指示撅嘴唇,說話之時僅眨眼,聽聞傳記出呻吟,此人亦具庸俗相。
          
第四品  觀察多士
劣者儘管具受用,被貧智者亦勝伏,如飢老虎一聲吼,樹頂猢猻皆落地。
愚者學問掛嘴上,智者學問藏心底,麥秸漂於水面上,寶石沈沒於水底。
淺學之人極驕傲,學人謙遜又溫和,溪水經常嘩嘩響,大海從來不喧囂。
劣者輕蔑高尚士,高士不會如是行,獅子善護諸狐狸,狐狸之間互爭斗。
正士發怒敬而息,劣者發怒敬更嗔,金銀雖硬可熔化,狗糞熔化生臭氣。
智者具足諸功德,愚者具有諸過失,寶貝能賜如意財,毒蛇唯能生過患。
惡人住林亦粗暴,正士住城亦溫柔,林中猛獸常發怒,市裡良馬亦馴順。
聖士觀察自過失,劣者觀察他過失,孔雀觀察自身體,鴟鸮給人起惡兆。
溫柔正士護自他,固執愚者害自他,猶如果樹利自他,枯樹燒人又焚自。
有財之時皆為友,一旦窮困皆成敵,寶島雖遠皆來聚,海水乾涸誰肯游?
愚者得財心安樂,正士施財心安樂,癩者搔痒覺痛快,智者見癩心生懼。
智者遇難成助緣,愚者遇難成損害,如風助燃森林火,然彼吹滅小燈火。
狹慧之人常辨別,此是朋友彼是敵,智者仁慈一切眾,因誰有利不定故。
有學之士愛學問,無學之士非如是,猶如蜜蜂喜鮮花,蒼蠅從不喜愛花。
智者總知學人貴,愚者誰知學人高,旃檀雖比黃金貴,愚者使彼燒成炭。
智者自己能觀察,愚者總是隨聲行,如同老狗狂亂吠,群狗亦是隨聲奔。
智者極為艱難時,亦以格言令人喜,愚者已成富裕時,唯以爭吵毀自他。
有些說後復辦事,有些不說而幹事,惡犬見敵即狂吠,魚鷹貓兒潛伏擊。
高士責難亦有利,劣者親近亦有害,聖神發怒亦護眾,閻王發笑害他命。
高尚之士如珍寶,何時亦無稍變質,卑劣之人如小秤,稍有不平成高低。
同心雖遠亦得益,異心雖近將遠離,如同蓮花泥不染,太陽時常撫育彼。
乃至具有羞恥時,爾時彼有勝德飾,設若罔顧羞恥時,則離功德增惡言。
未托聖者亦善示,詢問賤者反邪說,蔑視佛子亦仁慈,敬奉閻王反遭害。
一方有利之事情,餘方或許會有害,猶如升出月亮時,盛開睡蓮閉荷花。
有些造罪雖成事,智者對此怎羨慕,若造善事成錯過,智者對此不恥笑。
有些收益正收益,有些收益成仇怨,騍馬懷駒增財富,騍騾懷胎則死亡。
正士難分而易合,劣者易分而難合,樹木難砍易生長,木炭易解難相合。
雖是弱者若謹慎,強者亦難以消滅,雖是大者若放逸,亦被弱者所摧毀。
多財勢力亦增大,耗財勢力亦減弱,西瓦意單寶被盜,偷盜之力亦失掉。
造有福德施捨者,財富如雨而涌來,若無福澤唯積財,當思誰人會享受。
高士暫時雖受衰,複盛猶如上弦月,劣者若遇一次衰,則滅猶如熄燈火。
智者寬待敵人故,最後怨敵被制服,愚者報復敵人故,遭受苦難無間斷。
學人避開險惡境,此乃英勇之本志,獅子弒殺水牛時,躲開牛角豈膽怯?
畢竟一切不觀察,盲沖敵眾即愚蠢,飛蛾撲打油燈光,彼者豈能成英雄?
劣者摧毀自所依,正士保護自所依,如蟲吃盡自所處,獅子保護自居地。
劣者隱瞞不密事,該密之事處處說,高士不隱非密事,寧死亦隱應密事。
劣者有財起慢因,高士有財和好因,狐狸充腹便嚎叫,獅子充腹安靜睡。
高士劣者之行為,此二皆依串習力,如蜂尋花鴨喜水,此等不學亦自知。
惡王若遇怨敵時,反而懲治自眷屬,有些愚者未成事,亦以自殺而送命。
法王若遇怨敵時,對自眷屬更慈愛,如於生病之孩子,母親更會起憐惜。
高士相合與劣者,則受惡習之熏染,恆河水味特甘美,若進大海成鹵水。
劣者若依高尚士,則生高尚之行為,猶如塗抹麝香者,散發麝香之芬香。
聖者巍然極穩固,猶如山王不動搖,劣者行為變化多,如同柳絮隨風飄。
          
第五品  觀察惡行
奸詐者雖說愛語,是為私利非真敬,親近鴟鴞雖發笑,此乃凶兆非真喜。
劣者先用言所哄,安心之後再欺騙,漁翁先放香餌後,誘殺極多魚類也。
劣者乃至弱小時,本性尚是善良者,有毒荊棘未成時,爾時不能刺傷人。
心裡思惟一件事,口上言說另一事,此乃名為狡猾者,亦是愚人裝學人。
若是極為狡猾者,暫時雖成終摧毀,驢披豹皮偷食禾,最後被人殺掉已。
若是奸猾詐巧者,公開謊言能騙人,盜者山羊說為狗,婆羅門便捨山羊。
狡者親自行罪惡,反以誑言欺哄人,大天口出傷嘆聲,騙人而說苦諦聲。
狡者偽裝語甜蜜,未經觀察勿輕信,孔雀身美聲悅耳,然彼所食皆為毒。
狡者偽裝老實人,一旦他會引誘人,無恥之人賣驢肉,先用獸尾讓人看。
有些寡廉鮮恥者,以他財物裝門面,如同友衣當座墊,以表對客之尊敬。
本來稍無羞恥者,醜事亦是當光榮,甘存地方諸王族,擂鼓慶賀殺父者。
愚者雖作有利事,有些亦成大禍根,如同雛鵲拔母羽,尚自以為報母恩。
有些薄情寡義者,他恩所得裝門面,龍王勤降之雨水,農夫以為自福德。
愚者以業享福時,以為自己精勤果,啃骨刺破上顎血,老狗當作骨髓精。
有些愚者奪親人,僅為養活無關人,如於砍首嚴飾尾,除非瘋人誰肯為?
愚者不至所需處,反而常詣無用處,無用泉水夏天流,春天需水時乾涸。
對於善良之正士,劣者特別會欺凌,如同火舌會焚燒,含油燈芯非餘爾。
粗者方能調粗暴,溫者對此怎調伏?拔除癰疽須炙割,和緩治療將毒化。
國王依法當護國,否則彼將會衰敗,太陽若不除黑暗,則定彼受羅睺食。
若在惡人當管下,或速坍塌樓房下,或將崩潰山峰下,則會時時心生懼。
即使具有高智慧,性情惡劣亦被捨,毒蛇頂上雖飾寶,智者誰肯抱懷裡?
有些國王如烈火,親近彼難滿其願,疏遠亦懼不攝收,不親不疏亦畏懼。
劣妻惡友及暴君,此三誰人肯親近,猛獸橫行之林中,智者誰人常安住?
傲慢令人變無知,貪欲令人變無恥,若常輕視自眷僕,則此長官定衰敗。
有利之語說者少,聽受彼言更為少,高明醫師極難得,遵醫囑行者更少。
過越狂妄自大者,不斷遭受諸痛苦,獅子極為傲慢故,狐狸讓它背象體。
烏鴉埋藏之食物,或為惡人謀福利,或於瘠田撒種子,此等望多受益少。
若無詳細觀察前,對誰亦不應信任,放逸之中出過錯,親友往往成怨仇。
世上劣物雖眾多,然無劣人更可惡,其餘劣物可改造,改造劣人除非滅。
雖用百種知識來,助利劣者亦不喜,凡諸親近人成敵,此乃劣者之特徵。
劣者無論再改造,性情不會變賢善,煤炭無論再改造,其色無法變雪白。
遭受惡人所欺處,遇見賢人亦會捨,如被毒蛇所害處,雖見金鏈亦逃避。
恭敬之境即聖者,恭敬劣者即禍根,乳汁對人是甘露,若餵毒蛇則增毒。
縱使設法依劣者,然而不會成齊心,如同麻雀再餵養,彼亦不會安心住。
時常精勤分裂者,甚至好友亦離開,如同河水常沖刷,岩石亦會出裂縫。
自己騙人或害他,或談上師友等過,彼等若假不必信,或若真實令人驚。
本來不應所說事,他人之前誰講說?無論虛假或是真,智者對此當小心。
貪欲財富之劣者,雖是親友勿信賴,大人面前受賄賂,多被親友毀滅之。
口說害人之語者,此等怨敵易制服,心恨口說利人者,此等怨敵難制服。
巧治餘痕能愈合,惡語創傷難復癒,如同烏鴉謗鴟鴞,累劫彼此成仇恨。
心裡總是掛仇恨,嘴上盡說善妙語,此乃惡劣仙人教,即違聖者之法則。
王規論中雖宣說,一切怨敵全消滅,應如拔出毒樹根,然愛如子待如父。
專為厲求私利者,誰肯與彼交為友,農夫勤耕田地中,難以成長餘雜草。
何人不知報恩惠,誰肯與彼交為友,勤勞亦無熟果地,農夫誰肯去耕耘?
蠻橫又是魯莽者,此人速將遭失敗,濃顏野象極橫暴,豈非急受被閹割?
如何布施惡劣者,自需之時不回報,鉗子雖常夾鐵球,鐵球怎能夾鉗子。
劣者藉口為利他,反而行持罪惡事,是為假裝利眾生,智者誰肯毀自己?
債務尾數餘恨敵,惡劣刑法惡語論,賤種以及劣行為,彼等自然會滋長。
          第六品  觀察性情
設若何人當長官,難以了知自過失,如眼能見諸餘法,觀察自體需鏡子。
僅有一方智慧者,亦難精通一切事,極為敏銳之眼睛,亦是不能見聲音。
有時實話成過失,歪曲之語成功德,筆直道中亦遭難,右旋海螺成吉祥。
若無福分光有學,學問即將毀自己,猶如蚌殼有珍珠,因此彼者送性命。
過分親近有學人,多半亦會生厭煩,如同甘蔗極甜美,若常食用則厭棄。
性情儘管善良者,若常折磨亦生嗔,猶如檀香本清涼,若常磨擦亦燃燒。
天下國王雖眾多,依法護國極少數,天上神仙雖眾多,無如光明日月輪。
何人能作害人事,彼者亦有利人力,如能折砍人頭王,彼王亦能施國政。
具慧正直之大臣,能成君民諸事業,如同巧者射直箭,瞄準何處皆中鵠。
若王何人不理睬,全知亦無人尊敬,如同離開命根時,屍體再妙有誰取?
倘若眾人一齊心,弱者亦能成大事,如螞蟻曾聚成群,最後弒殺幼獅也。
膽怯不肯勤奮者,雖有強力亦衰敗,猶如大象力雖大,牧童役彼使作僕。
充滿自信精進者,強者亦能被勝伏,海螺軀體雖渺小,而能啖食摩羯魚。
大者無需自傲慢,劣者傲慢有何用?真寶不用語誇讚,假寶再誇亦誰買?
聖者財富能長久,劣者發財速衰失,太陽時常放光芒,月過望日便薄蝕。
國王過越讚地位,則彼最後將毀滅,如同雞蛋扔高空,最後必定摔粉碎。
世上多半士夫眾,常受同類所損害,如同陽光普照時,星宿皆成無蹤影。
若利敵人亦接近,若害親人亦遠離,海寶雖遠亦購買,腹疼雖近亦治療。
內有稍微財富時,便外露出傲慢相,如同飽含雨水時,濃雲飄動雷聲響。
具足諸德者極少,無有微德者亦少,德過混為一起時,智者依止多德者。
最初尚未了解時,無法肯定敵或友,食不消化變為毒,認清毒亦變良藥。
何處有緣彼興盛,若無業緣彼衰退,野鴨屋中不肯住,從湖驅彼亦返回。
智者花錢求學問,愚者雖學亦捨棄,眾人生病即服藥,有人亦會自殺也。
諸有自由即安樂,諸無自由即痛苦,共同即是爭論根,誓願即是束縛因。
即使內具諸學問,裝束襤褸受人欺,如同蝙蝠有本事,無羽之故被鳥棄。
非應之處若正直,往往毀他亦毀己,如同直箭毀他人,或者毀壞自己也。
雨水江河入大海,智者方有智慧心,國王能集財眷民,溫濕之處長叢林。
夏天泉水燃草火,雲間太陽十五月,愚者學問惡劣友,需時不定能用上。
愚者少說極為佳,國王深居極為妙,魔術偶而觀為奇,珍寶罕見亦為貴。
倘若過分慈愛者,亦會變成仇恨因,世人眾多之糾紛,亦從相屬而產生。
即使激烈之爭論,亦會變成友愛因,常見爭論之結局,多以和解而告終。
慳吝富人之財物,嫉妒心重之友伴,卑劣惡人之理智,彼等不會令人喜。
貪者得財即歡喜,慢者誇獎即歡喜,愚者同行即歡喜,正士講實即歡喜。
卑劣惡人之學問,膽怯士夫之理智,橫暴長官之恩惠,彼等難以利他人。
有財人語皆入耳,無財講實亦不聞,如同產自瑪拉雅,即使朽木亦貴重。
多語即是過患因,少語即是除過根,解語鸚鵡進籠中,喑啞飛禽均自由。
何人若於怨敵前,經常無欺而饒益,則敵亦會如是敬,此乃諸法之規律。
弱者發怒有何用?強者為何起嗔恚?是故為辦事務時,若生嗔恨即自焚。
有施敵人亦自聚,無施親人亦遠離,猶如母牛盡乳時,雖持牛犢亦離開。
即使精通某些事,不定了知餘一切,如鵝雖能辨水乳,仍自身影為食物。
主人經常愛護人,則彼易得自眷僕,如於蓮花盛開湖,水鴨亦會自然聚。
富人廣施自享受,學人溫雅又善良,大者愛護卑劣眾,此三利他亦益己。
若依福德成諸事,如同陽光不依餘,若依精勤成事業,如同燈光仍依餘。
倘若依止高尚士,劣者亦會得高位,如同藤蔓依大樹,一直盤繞於樹頂。
有學之士雖有過,愛學之人尚依止,如同雨水雖害屋,世間之人令生喜。
若無學問憑裝束,智者不能生歡喜,如同駿馬不奔馳,雖美亦為無價值。
愚者當中富翁多,猛獸群中有英雄,世上學人正士中,能出格言極罕見。
何人具有何本領,彼人亦聞彼聲譽,學人能聞智者名,英雄能聞英勇名。
諸大能人行供時,劣者對此會輕蔑,如同自在天頂飾,卻被非天所食也。
書卷當中之學問,尚未修成之密咒,健忘者之學處等,需用之時常誘人。
縱有智慧具財富,懶漢難以得高位,如耳雖是先長出,豈能高超角頂矣?
豬狗香味有何用?盲人燈火有何用?停食者食有何用?愚者正法有何用?
深慧學人純黃金,沙場英雄勝駿馬,善巧醫師妙飾品,赴於何處受歡迎。
若有智慧精進者,則彼怎不成諸事?如班圖子曾消滅,十二兵隊俱盧族。
所有兒孫之行為,皆為跟隨前祖輩,如小杜鵑隨鷂子,此乃即是少見也。
山岳河水大象馬,樹木光耀珍寶石,男漢以及婦女等,雖是同類異勝劣。
有福之人說一句,弱者對此亦難當,如同果札王一言,加措國王被束縛。
雖勤承辦一切事,真得成功靠福份,猶如商人入海中,未得之寶在王庫。
愚者愛憎易推知,智者愛憎卻相反,老狗微笑知彼欣,閻王微笑即殺眾。
最勝財物即施捨,最勝安樂心舒暢,最勝裝飾聞正法,最勝之友誠實者。
誰人不為財所苦?誰人永時住安閑?一切安樂及痛苦,如同冬夏而循環。
弱者僅提強者名,他人亦會守護彼,如人唯說指鬘名,眾多邪魔保護之。
眾生誰與誰相屬,皆由前世業所感,猶如鷹鷲背旱獺,水獺供養鴟鴞矣。
若欲累積受用者,增時發施最殊勝,若欲河水引進塘,放水養池是良方。
          
第七品  觀察非理
奴僕之人自傲慢,苦行之士講究衣,國王不依教法行,此三即是不合理。
承辦力所不及事,結仇眾人爭強士,信賴女人交惡友,五者為速毀自因。
無財而欲著妙衣,於人乞討又自慢,不懂經論想辯論,此三眾人所笑處。
雖有美麗富饒境,惡人尚貪偏僻鄉,如郁金花當成肉,除彼豺狼誰作想?
大者所受之迫害,出於自眷較敵多,如同獅子自身虱,此外含生誰敢咬?
倘若主人害自己,則此餘人誰拯救?設使顯現遮色法,則見彼色有何法?
若害如法靜行者,此人極為卑鄙也,若殺托庇自己人,誰人會說彼英雄?
儘管自己無稍利,惡人亦要害他眾,猶如毒蛇雖食氣,遇見他眾尚咬死。
愚者貪欲以為樂,實則行貪即苦因,如同飲酒以為樂,實則瘋狂當安樂。
若有學問世人敬,學問亦從精進來,若不勤學諸知識,怨恨他人有何益?
諸人羨慕得長壽,又復恐懼成衰老,畏懼衰老望長壽,此乃愚者之邪念。
何人學人身旁時,若不向他學知識,則定此人遭受魔,或是業力所逼也。
若人具備受用時,既不享受也不施,則定此人受疾病,或是現前餓鬼也。
了知教法未修行,則彼教法有何用?莊稼長得雖壯盛,猛獸對此何生喜?
業力所逼之眾生,有財亦不會享用,如同烏鴉飢埋食,豈能復得自享用?
既不享受又不施,彼財若當成富裕,則可將山視黃金,此為富裕垂手有。
能講種種法非法,如此學人雖極多,然能知法修行者,於此世人真稀少。
貴種體端韶年者,若無學問不為美,如同孔雀羽雖美,豈為偉人之裝飾?
偽裝鼻子購得子,借人之飾盜得財,無有師承之智等,雖得世眾亦不齒。
何人不知報恩惠,此人先已害自己,如同學煉害人術,損人之前先害己。
儘管明知得受用,非理之處誰肯取?野羊相鬥頂淌血,狐狸求之頭撞破。
不應依照某關係,即將隨意捨他人,即使帝釋天王者,彼眷亦皆會逃避。
情深老友不應捨,亦勿信任諸新友,鴟鴞王依烏鴉臣,最終摧毀自己也。
竭力親近惡劣者,亦不能成自己人,如同將水再煎熬,亦不會在火中燃。
若知事因而生嗔,則稍有理亦知除,若無事因而生嗔,誰知除嗔之良法?
若無觀察怨敵力,雖是弱小不應辱,如同欺負達支巴,大鵬勝伏大海也。
盡福之時生惡念,盡族之時生劣種,盡財之時生慳吝,盡壽之時生死兆。
自己不為違法事,帝釋詆譭亦無道,泉眼自己不乾涸,泥土怎能堵塞彼?
同時啟做百樣事,一件事亦未究竟,狡黠之人如老狗,常於村間亂竄游。
若受業力感召時,智者亦會行邪道,外道勝師大自在,行持瘋狂之禁戒。
倘若何人違法規,暫時得勝終失敗,如同曲甲違法規,雖得悉地終遭殺。
過越聰明多事者,最後即將毀自己,國王廣思多念者,終將摧毀自國政。
積集財物過多者,彼財即為索命鬼,富翁往往遭禍害,乞丐豈非常安閒。
威力過於高強者,此乃送命之前行,沙場之上死亡者,多半皆為強力士。
財富智慧勢力等,有福之人即助緣,倘若無有福澤者,彼等亦成毀己因。
智者無論為何事,觀察自福而行之,諍時圓滿福澤者,百人之中亦難得。
若於劣塘灌滿水,定有一處會崩潰,何人具有財富時,其之種族極難旺。
有子之時無財富,有財之時受敵害,若此一切圓滿時,往往眾人速死亡。
是故智者積福德,造福即是安樂因,何人一切諸圓滿,此乃積福之本相。
若思謊言誘他人,實為此人騙自己,若說一次妄語後,彼言實語亦生疑。
不細觀察賢劣時,一嗔不應害他眾,如同鴿子殺自妻,後生失伴之憂愁。
未來眾事不應管,到來之時竭力做,遇見河水方脫鞋,不見河水何必矣?
將來不能成之事,即使再妙亦勿為,腹中不能消化食,即使再香誰肯食?
若無精進貪樂者,今生來世無成就,若無精勤耕耘者,肥田中亦不得收。
非處過越柔弱者,則彼眾人會使喚,如同棉花常作墊,誰人樹枝當為墊?
劣事或永不成事,讓做即做為愚者,猶如誰信買毒藥,誰人能說一切施。
積財而不享用者,此乃積攢自焚薪,蜜蜂釀蜜自不食,他人取之自喪命。
          第八品  觀察事業
智者雖辦極小事,亦經協議方為之,其事成功何堪言,若遭失敗亦為妙。
眾生種種意樂故,諸眾滿意極難為,設使自己具學問,諸眾歡喜並親近。
即使十分衰老時,也要廣學而博聞,聞慧有益於來世,布施亦無如是益。
當依功德圓滿士,或者結交平凡人,如同攜帶滿水瓶,或者易攜無水瓶。
一知半解學問者,誰人肯去依止彼,如裝一半水之瓶,誰肯攜帶於頭頂?
何人了知能辨別,智者愚者之差別,並能承辦諸事業,此乃一切圓滿根。
若經智者善培育,愚者亦會變高尚,猶如有師教言辭,鸚鵡亦會誦論典。
即使無力虛弱者,若依強者亦成事,如同水滴雖渺小,匯入大海永不涸。
倘若自己無理智,應當詢問餘智者,如手不能殺敵時,此人豈非取武器。
縱使害己之怨敵,若巧方便亦成友,劇毒對身雖有害,若知搭配成良藥。
可取應得之食財,當除貪圖不應財,如同採摘樹上果,若超樹梢則墮地。
設若智者不謹慎,此時彼生諸過患,設若智者極謹慎,則難發生諸過患。
其餘論典中宣說,乃至勢力未充足,爾時應當敬敵眾,何時充力隨意行。
怨敵說得再悅耳,智者亦不應輕信,魚鷹貓兒雖溫柔,時常竭力殺餘生。
地主雖為嗔恚者,亦應悅意而親近,如於地上雖滑倒,尚需依靠此地也。
若人過越貪欲妙,則彼將會速毀己,如同魚眾貪鉤餌,立即彼等遭殺也。
對於應供或眷眾,時常布施方能聚,如同施放供品者,神鬼皆樂而護之。
大者當除遊戲樂,亦斷貪圖食樂等,由貪所引之果報,楞伽羅剎王遭殺。
高士方可慈與諍,劣者絕不應如此,如同珍寶有銷贖,毒藥誰肯如是為。
國王為稅勿廣收,微財漸能積滿倉,蟻垤蜂蜜上弦月,皆是由微而圓滿。
國王不害諸眷民,並以合理收賦稅,芸香樹中之香脂,若過流淌則枯乾。
國王應當極溫和,不因小事而發怒,如同毒蛇雖有寶,智者誰肯近身旁?
縱使貪圖財富者,亦應守護法為重,若壞法規雖得財,則此今世怎恆久?
對戚亦勿過越親,對敵亦勿過越恨,慾望親友結怨因,對怨報復皆易行。
柔和既能勝柔和,柔和又能勝粗暴,柔和能成一切故,智者皆雲柔最利。
不論誰為吾之敵,不說誰人不慈吾,雖不仁慈亦不言,一言即將成裂痕。
罔顧慚愧與羞恥,不知敬蔑之差別,惟有貪圖財食者,不應住於彼等處。
若未觀察新境前,則彼不應棄舊境,一足尚未立穩時,若舉雙足定跌倒。
竭力隱藏自諸行,公之於眾會遭殃,猴子設若不演戲,何必其頸系繩索。
即使現量見過患,若非合境不應說,世間眾說見惡兆,最終見者自遭殃。
他人說笑之財食,彼等雖有亦何用?猶如豬狗食糞便,學人誰人有想望?
傷害他人之惡語,即使怨敵亦勿說,否則如同谷回聲,立即自受報復也。
若欲損害諸怨敵,首先自應具功德,如是則能毀彼心,自己亦能增福分。
發心仁慈暴行為,方能制服野蠻眾,如同欲利自身者,以粗療法而除疾。
能害之事雖微小,亦應速治而和解,常見巨大之壕溝,起因即為小渠水。
凡不合理之諸事,智者雖會亦不為,如同大象摧敵眾,時常遭受王之縛。
親友雖恨亦莫棄,敵眾雖慈亦莫喜,烏鴉互相雖受害,若依鴟鴞即遭殃。
事情無論大或小,智者恆為謹慎做,獅子撲殺象兔時,相同對待無鬆緊。
若不尊重學人處,學人誰願住此境?水晶若當火石處,則此誰願賣水晶?
智者或為人講經,或者靜處自修行,如同寶石或頂飾,或者住留海島中。
設若依止高尚士,則對自己有大益,住於山王之鳥群,彼等顯成金色也。
若依嫉妒心重者,則將自己不成名,如同靠近太陽故,月亮由盈變薄蝕。
何人友愛不堅定,誰願與彼交為友,空中彩虹雖美妙,望其裝飾即愚昧。
自己不喜之諸事,切莫強行讓人作,當思他人對自己,損害之時有何感?
何事自己所喜愛,彼事讓人亦可為,因此自己所喜事,他人亦會來承侍。
智者對於蠻橫眾,既不交親亦不爭,如同粗暴之老虎,不應結怨及交友。
依止一切高尚士,學人之前常詢問,交結義重情長者,誰具此等則常樂。
誰說不合應時語,則彼眾人會欺凌,語無倫次喋喋者,豈非推知瘋人矣?
弱者以為自所說,一切皆會出差錯,了知此義不多言,彼者會受人尊敬。
若遇應時合境時,當以謹慎說少語,雖有善說若過多,如同剩貨無人用。
雖是廣聞博學士,亦難認識自過失,眾人若指自過失,則能推知自有過。
雖知過失而不改,此人定是遭魔纏,若尚不依對治者,自己切莫視為人。
稍有辨別智慧眾,當知過失並除之,如是常依對治者,此人日日會上進。
聰明之人仁慈者,隨和之人勇敢者,彼等不知其餘事,亦應各行而護之。
雖久交往蠻橫者,然彼遠離則安樂,翁云動牙雖為美,然彼拔掉得安樂。
時常怨爭之眷屬,為彼稍施當驅逐,毒蛇所咬之傷口,不能切除則離命。
設使已成高者時,不必吝嗇瑣碎物,若能制服諸眷民,不必慳吝珠寶也。
智者若欲積財富,稍微施捨方護財,若欲井水常充盈,舀水便是勝竅訣。
何者若欲皆圓滿,彼當忙碌種種事,若見瑣事痛苦因,則應斷盡彼妄想。
無論需做任何事,當思功德與過患,功過等亦不應為,過多功少何堪言。
敬依正直之學人,謹慎狡詐之學人,慈護誠實之愚者,速棄狡詐之愚者。
雖無財富眷僕等,若有具慧之善友,傍生亦能成辦事,何況說為人眾矣?
委托應予所知事,不知之事莫強迫,馬車不能水上行,舳艫不能陸上行。
結下深怨之恨敵,雖成和好莫密切,如同高溫滾沸水,若遇火焰亦熄滅。
若知羞恥忠厚者,雖是怨敵可信任,非天投靠忠厚敵,彼亦拼命護非天。
雖說自己無劣心,亦勿輕信所有眾,野獸恆時心雖善,彼等猛獸當為食。
倘若愚者入邪道,了知愚者即可足,倘若智者入邪道,則應觀察其原因。
學人善於用財物,即使不賜亦不奪,耗財之境雖不奪,亦以借貸等毀財。
自己雖知一切事,亦尚需與人協商,誰者不願人協議,此人自引自悔恨。
設使協商險怖事,再親亦莫過三者,如修起屍有惡伴,首先食掉修者也。
了知取捨平等施,溫和可親尊重人,無所畏懼不唐捐,誰人具此得諸地。
設使敵人來投靠,亦應供養並讚美,傳說烏鴉依老鼠,次後獲得安樂也。
交結劣友聞劣論,持執邪見作劣事,此等智者不應行,若行即是愚者也。
若善觀察而行動,此事怎能成失敗?智者睜眼行大道,怎能墮入深淵中?
既能利己又利他,學習知識智者相,有些知識如射者,一旦精通家族毀。
自己若欲得高位,則當惟有利他眾,如同修飾容貌者,首先豈非擦鏡子。
若欲降伏諸對方,則自竭力學本領,猶如欲殺怨敵者,先自竭力造兵器。
狡者之語有攙假,誠者對此需觀察,誘後自稱真誠者,如是自誇有何益?
昔日褒文中宣說︰狡者之前需狡詐,直者之前需真誠,動者之前需堅固。
智者恆時對怨敵,亦應和藹如親友,雖然不能得和解,定是息怨之良藥。
若說惡言劣語者,此世不會成自願,心中雖想為私利,言說亦應合世眾。
若對自他有利事,無論粗暴或溫和,皆行善巧方便故,佛陀未說是諂誑。
最終有利之協議,智者暫苦亦履行。學人衰老又遭苦,亦將知識傳後人。
設使受用過增者,則彼速會遭衰失,如同池塘過滿水,或是沖堤或越水。
於某些人有利事,餘人不定有利益,蒜頭治風雖有效,而對膽病卻成毒。
若恆親近脆弱者,大者亦恐將衰敗,酥油若置劣器中,老鼠豈不啃壞彼﹗
倘若依靠惡劣眾,惡習熏染害自己,倚賴渠水之魚眾,田地之上遭撒棄。
寡情之人來投靠,於彼稍施當驅逐,如同家中起惡兆,當需耗財而消災。
正士即使赴他處,亦應尊敬及承侍,若常敬奉如意寶,則增吉祥成所願。
若人過越贊劣者,次後自己受毀謗,如向空中擲糞便,其落擲者之頂上。
若人侮辱有學士,則彼自己會遭殃,猶如燈火向下垂,此人自手會燒傷。
無論何法何相應,彼法應當如是用,首飾不能戴足上,足鐲不能用頂飾。
成辦巨大事業時,竭力依靠善妙友,猶如火燒茂林時,務必依靠大風助。
仁慈者說溫和語,他人歡喜易成事。誰能耗財令人喜,捨棄身壽亦難足。
不因窮困極憂傷,不因富有喜而慢,業力所牽遙遠故,種種苦樂隨後現。
          第九品  觀察佛法
眾生怙主在世時,若人禮拜外道師,則如具八支河岸,又復欲掘鹽水井。
無論一切任何事,若人習慣無微難,如同學習工巧明,修學佛法亦不難。
何人稍財能知足,彼者財富用不盡,若無知足求財者,恆臨痛苦如雨水。
佛說何者施捨財,彼人需時可收取,所積之財如蜂蜜,終將被他人享用。
此世雖然放債務,亦不一定償清債,若與乞丐布施者,無勤定得百倍物。
慳者不會成富裕,施者不會成貧困,似成嗇者不喜財,施者似為貪圖財。
若施恐怕變窮故,慳者不願放布施,若嗇必定變窮故,智者有財即布施。
屯集之物不增上,商者處處設貨攤,如是積財不成富,智者十方放施財。
廣聞博學之士云︰雖具千百萬寶藏,誰亦不願布施者,此乃世間之貧者。
愚者顧慮失後代,所得微財亦累積,智者為興自後代,如同賄賂而發施。
思為後代得福貴,拋售己身遺予子,劣子反而抗父母,耗盡諸財游如犬。
父母極為慈愛子,子女並非如是待,父母竭力養子女,一旦衰老受子辱。
積財慳吝之富者,積財樂施之富者,此二自己及後代,來世將有明差別。
漂泊輪廻諸眾生,晝夜拼命求財富,知足之士雖得財,亦如菩薩施他眾。
施捨一切圓施度,若起嗔恚增安忍,人足亦可隨喜故,布施修法之根本。
此身雖為苦海器,是故如同怨恨敵,智者若知役使法,則成一切福德因。
雖身剎那即消失,善業亦能傳百世,如同風揚檀香味,傳送雖遠令人喜。
今世長期共享樂,一旦辭別極痛苦,終無自由而死亡,若執恆常真毀己。
親友皆圍自身旁,低聲吐語失目光,不知死後歸何處,此時無善者可憐。
三種惡趣之諸病,未到之際當治之,否則如同遭霹靂,驟落自頂無可奈。
明知離別諸親友,亦知必定會死亡,仍舊安然入眠者,究竟吾心有何魔。
何者雖不能精進,亦不應該墮惡趣,勇者雖不能殺敵,怎會殺害自方矣?
學人為得恆久樂,暫苦亦應求學問,如同刺灸法療治,此乃巧醫之論典。
若他一切圓滿時,自心生起不忍耐,則摧自己之福根,實為嫉自又毀己。
若欲滅除諸害敵,則汝應除自嗔恨,是因無始輪廻中,嗔恚害吾無窮盡。
若欲滅盡一切敵,彼等怎能會殺盡,若能滅除自嗔敵,則能同時滅諸敵。
若嗔高強魯莽者,則將自己遭禍害。對於正士和藹者,有何必要起嗔恚?
同根所生之禾草,被風吹送於十方,如是俱生之眾生,以業所牽各自分。
昔不相識今互愛,次後彼又各自行,此人與吾密切故,死後亦生巨痛苦。
若欲專為私利者,彼者先應利他人,專以私利為重者,彼人不會成自利。
何人利他為重者,倒如狡者為私利,一切利己為重者,倒如利他真誠者。
智者雖為利今生,亦應修法方得樂,當視正士與盜賊,彼二圓滿有大異。
諸人壽短其一半,夜間入眠如死亡,又遭病老等眾苦,餘半亦無享樂際。
眾人若能真現見,跟隨自身之死主,則為餘事何堪言,甚至食念亦無有。
無論汝事圓滿否,死主絕不讓汝停,設若尚有應作事,則應今起精進行。
吾今諸事尚未滿,懇請暫時等一日,如是涕泣復哀求,死主怎能改其時。
捨棄散亂即為妙,不能捨此依善友,餵養毒蛇不應理,若養便需勤誦咒。
設若自心散亂者,彼無修法之良機,若人寂靜而安住,彼心即可得堪能。
精通一切所緣義,並以禪定調自心,勤學聖者之教言,此乃一切功德基。
愚者學習執為恥,智者不學執為恥,是故智者再衰老,亦為來世學知識。
愚者因無智慧故,彼等不願求學問,若善觀察無智故,愚者更應勤求學。
是因前世未求學,今見終身成愚者,因恐後世成愚昧,今生再難亦勤聞。
淺學寡聞愚者云︰修習不需廣聞法,若無聞法僅修習,再勤亦成傍生因。
無欺因果循環律,此乃遍知之特徵,若無求學亦成佛,則彼因果何能真?
若無聞受僅修習,暫時修成亦速盡,猶如金銀雖煉熔,一旦離火即變硬。
純依智力細觀察,能斷過根即修習,否則久修反照舊,如滌身垢複沾身。
殊勝因緣未具時,雖証無我難成佛,未修殊勝方便者,雖見諦亦非羅漢。
是故証悟諸法已,自心安住三摩定,斷除過失習氣俱,彼者方成正等覺。
何人若無勝智慧,論典雖妙亦不學?鑲寶金飾雖美妙,犛牛對此何理睬?
智者如若已精通,一切格言之真理,然而彼義不奉行,則知論文亦何用?
自己所需諸論典,每日之中記一句,如同蜂蜜及蟻窩,不久即將成智者。
若願行持諸善事,務必敬聞佛教言,一切諸時能忍耐,縱遇命難亦行法。
若能依據經教義,精進修行依對治,智者從不說妄語,彼德此後會明知。
過去行此亦興盛,如今行此亦復然,若學殊勝此格言,未來亦會得圓滿。
智者自己雖了知,亦會恭學智者論,如同珍寶雖貴重,未銷之前價極微。
樹木縱使極眾多,生長檀香林極少,如是學人雖眾多,能說格言學人少。
駿馬行道知勝劣,金銀冶煉知純濁,大象戰場知勇懦,學人著論知學問。
若欲一切世間眾,皆為自己當正量,則當推究此善論,對症下藥勤修行。
若知一切世間事,彼能修成諸正法,是故行持正法者,乃是菩薩之善規。
耆婆良醫以巧法,以藥為食治重疾,吾以隨順世間理,宣說殊勝此正法。
生自廣闊海島上,智慧龍王所攝持,具德格言珍寶藏,為滿學人之慧庫,
為足智者之渴望,釋迦比丘吉祥賢,貢嘎堅參善觀察,為明諸世著此論。
此中所生無垢善,猶如極明皎月光,遣除諸眾之意暗,願盛智者之慧蓮。
學習一切諸所知,為得一切智智位,是故吾造此論典,亦是為得圓佛果。(終)
  此《格言寶藏論》是由中印度菩提伽耶(金剛座)向南一百由旬之雪域聖境,
本住後藏拉多卓巴薩迦寺,曾受文殊菩薩之加持慧光,頓開智慧之花蕊故,
廣聞多學並現証精通聲明、因明、修辭、辭藻、飾詞及如來之眾多經典教義,
是故真實獲得通達聖教理証與竅訣之要,並對講辯著等具有崇高之辯才者,
說理論師釋迦比丘 慶喜幢 ( 貢嘎堅參Kun-gGa' rGyal-mTshan 1182-1251 )吉祥賢學尊,
善造於具德薩迦寺。皆此圓滿也!
  一九九六年元月一日 譯於 國際大都會香港花園
願增上吉祥﹗﹗﹗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