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220456密宗大意

            密宗略說
  依密乘而修,原名密宗。流入東土,分兩大派:
┌一曰唐密,大唐所習之專宗也;
└二曰藏密,西藏所習之專宗也。
唐密特言真言宗,乃真言陀羅尼宗之略稱;是佛自立之名(見聖位經),與他宗隨意命名者異。
西藏現為中國屬地,約中國密教,本宜唐、藏合論,但藏密典籍譯成漢文者甚少,未能確定其深淺;
唐密為中原固有之宗,大義早經發明,更因東瀛返哺,教理益精,漢文大藏記載豐富,足資學者探討,
故本節惟標真言宗之名。
  密教之入中國,遠在六朝之時。東吳支謙以來,密咒屢有侈譯,然無實行之者,有之,自東晉帛尸梨密多羅始。
其後北涼曇無讖、元魏菩提留支等,皆以擅咒見稱,但屬咒術一類,尚非密乘正宗。
唐武德間,中印婆羅門僧瞿多提婆初貢(曼荼羅)法至京,高祖不納。
貞觀間,北印僧人譯傳千眼千臂陀羅尼經,沙門智通因感瑞應,奏聞於朝,法秘內廷,莫和其道。
嗣有慧琳法師,發願學密,向梵僧蘇伽陀求得此千眼法流傳於世,然尚未聞開壇灌頂事(見千眼千臂經序)。
  此千眼法為密乘蓮花部之一種,具名千眼千臂觀世音菩薩陀羅尼,與伽梵達摩所譯:千手千眼大悲心陀羅尼不同
。達摩譯本未標年代,其陀羅尼較唐密全文固未及半,句語復多出入。
  密乘正宗,唐開元間始有之,直求菩提大道,不重世間小驗。善無畏傳大日宗,金剛智傳金剛頂宗,
不空合一爐而冶之,真言宗遂告完成。要理有四:
┌─其一;六大緣起:緣起之義,隨種種緣力引起種種法相也。學者對此問題,各就見地加以解說;
│┌或曰:業感緣起。於法之來源茫無所知,只憑意識經驗,因果必相感應,謂法之起但由業力感召而然。
││此最粗淺之說也。
│├或曰:賴耶緣起。觀察業力不隨身死而消滅,非依阿賴耶識不可,謂萬法之興,由於賴耶所藏業種之現行,
││藉六塵表為初相耳。頃較精深之說也。
│└或曰:真如緣起。以為一切法相皆屬幻影,斂影歸本體,一無所有只存真如妙理,具備無邊德性,
│ 德性隨機開顯幻影,應諸外跡而已。此更探本源之說也。
│ 然由無相之萬德,何以能開出有相之萬法?真如學者則未嘗細究,立說猶嫌渾略。必欲洞明所以然,
│ 不可不知六大緣起妙義。攝相歸性,亦甚殊勝,因名曰大。分六門詳之:
│┌(一)地大:如實不空之體大,本來絕無徵兆而托起為法界。若有妙質(實則無質,惟具理性)寓焉,
││  依各別妙質一一開為法相,則成為種種原質。印度古代學說,一切原質皆攝於地,從而名其妙質曰地大。
││  然地大之發展一切妙質,究由何種力用致之?則堅性之力也。任何種子,皆處涅槃寂境之中,托以堅性,
││  而後顯露妙質於法界。無堅性內托,任何種子俱不能建立。
││  是故堅性為地大之所依,輾轉成為緣起萬法之第一根本。
│├(二)水大:法界無數分位中之一切種性,本來互相融攝,任取一性為主體,餘者皆成輔屬。學者若只會得渾略
││  之實相,不過知其如實不空而已,不明任一種性之如何結構。也欲親證其結構,不能徒依地大之襯托力,
││  須開敷其種性之條理而細認之。此猶水灌物種令漸發芽,乃至開花結果,物種之特性庶一一呈露。
││  從曰名其開敷之能力為水大。然水大何以有開敷力用?則潤性致之。
││  是故潤性為水大之所依,輾轉成為緣起萬法之第二根本。
│├(三)火大:多法界雖千差萬別,初惟無形中默契其理趣,開為外跡,並無色相可見。欲見之者,不可不入
││  「寶部三昧」以支持之;此種三昧乃藉地大為體,水大為用,而能揮發色相者端在火大;藉火為名,
││  以世間之火具光、熱兩種能力,關係物相甚大也。然火大何以能具光熱力用?則炎性致之。
││  將此性施諸法界妙質起摩擦之功,故光熱作焉。是故炎性為火大之所依,輾轉成為緣起萬法之第三根本。
│├(四)風大:任何種子之心,欲以所具特性(不論主性、客性)啟發他心同樣法性,須先入「特性」三摩地;
││  次推動此性遍滿十方,打入一一他心之中,他心能接受者,即起此性與之相應,得開出共業法相,
││  是為風大作用。借風為名,以世間之風有運送能力,令所送物由彼達此也。然風大何以有此力用?
││  則動性致之。法界所謂推動,非真由此送彼,乃自心發動一種法性,波動一切他心,皆起其蘊藏未發之性(
││  如水波紋)也,開為外跡,遂顯現種種變化狀態。是故動性為風大之所依,輾轉成為緣起萬法之第四根本。
│├(五)空大:萬法本體不惟無質,且亦無性,似若有性者,原屬地大作用,所謂一真法界指此。
││  此能開出多法界,則水大條理之,火大揮發之,風大變化之。泯四大之力用,便一無所有,即歸絕對空體。
││  然空之中隱含萬德,現諸法界;雖四大依以起用,仍然當體即空,因名空大。其力用無可比況,
││  只稱無礙性而已。一有所礙,則四大便不能任意緣起萬法。是故無礙性之空大,又為緣起根本中之根本。
│└(六)識大:仗五大力用,開出一切法界特性;心之所感,惟覺光明理致,初無形相可觀。擴為外跡,
│   詳分六根,認識之,而後標成種種假相。攝相歸性,在法界中猶有辨相之靈知性,在是名識大。
│   五大依真如而分,識大依本覺而生。無五大固不能緣起萬法,無識大亦無從辨別萬法。
│   辨別精熟轉,能以識大操縱四大。是故萬法之緣起,復以靈知性之識大為主要故。
│  究竟真理,原依六大緣起萬法,未達此理者,各就見地抒論之。真如緣起說失之渾略,其中猶有高下,
│ 能會二空真如,萬法固從本性直現,只會生空真如,萬法則從異熟流出耳。
│ 賴耶緣起說,乍觀之,似在真如緣起之下:俱生我執未斷故。然賴耶實通三位:
│ 初位見地固低,
│ 中位同生空真如,
│ 後位同二空真如,且無渾略之弊也。業感緣起說,二乘及不了義空宗俱有之。
│  六大之義,極為精微,地水火風諸名,只循俗諦借用之,直須會其本性乃得。若執六塵上之地、水、火、風,
│ 作為萬法緣起之原,即落外道見解,反不若科學家分析之詳矣。有志參究者尚留意焉。
├─其二;四曼荼羅:
│  曼荼羅深義為輪圓具足,將一切法界性加以周備之排列,圓具無缺也。表諸色塵,或偶像、或圖畫,
│ 作諸佛菩薩、諸天等大集會形式,乃淺義之一耳。今就四智所證之曼荼羅分論如下:
│┌(一)大曼荼羅:法界本體,恒在無住涅槃之中,無所表示。見性之人,能感得多法界者,五大襯起之力也。
││  能感之性,即本覺之靈知,各各建立自性身。初本無相,只各具一段超妙精神而已。以無量無邊之自性身,
││  互相聯絡而排比之名,曰大曼荼羅,實即精神界排列法也。稱之曰大,五大襯托所成故。
││  與餘三曼荼羅融合,則諸自性身各有莊嚴妙相。建立此曼荼羅,以大圓鏡智為主,金剛堅固身境界也。
│├(二)三昧耶曼荼羅:以靈知之心,具攝一切法界理性;
││  加強地大能力,得入「寶性三昧」,為物質之源。
││  更增火大能力,得入「寶光三昧」,則光明彰焉。
││  復增水大能力,得入「寶幢三昧」,則形器現焉。
││  以無量無邊之器相,各為標幟而排比之,名曰三昧耶曼荼羅,實即物質界排列法也。
││  稱之曰三昧耶,讚三昧中所顯福德故。建立此曼荼羅,以平等性智為主,福德莊嚴身境界也。
│├(三)法曼荼羅:法法相關之條理,妙義無窮無盡,無形相可見,惟以名句代表意趣而已。
││  加強水大能力,意趣濃厚;以風大推動之,則從口部發出琅然言音;即法性之顯示。
││  一音本來頓顯無量妙義,為曼荼羅全部種子真言。而分位行之,則一一法性,又各呈性特殊之音,
││  成為無量諸尊種子真言。集合一切種子真言,不落空間,隱加條理,名曰法曼荼羅(若以形式表之,
││  一一種子皆代以文字作空間排列)。建立此曼荼羅,以妙觀察智為主,受用智慧身境界也。
│└(四)羯磨曼荼羅:眾生曰住大曼荼羅中,內心隱受諸佛加持,迷不自覺;為救度故,諸佛加強風大能力,
│   由外跡推動之,俾眾生從六塵接受教法,所謂羯磨事業也。眾生根機差別無量,應推動何種法性以感其心,
│   自然隨機而異;或現佛身,或現諸天身乃至人非人身,皆當機之自感,佛惟於涅槃妙心中作無形運用而已。
│   廣運用種種狀況隱加條理,名曰羯磨曼荼羅(若以形式表之,則代之諸佛威儀作空間排列)。
│   建立此曼荼羅,以成所作智為主,千萬億化身境界也。
│  四種曼荼羅皆依空大而建立,恒與法界體性並顯。專論法界體性,本可建立總相曼荼羅;
│ 然離四曼別無特相可見。於廣顯四曼之際,證明清淨法身妙趣,則稱法界體性智。
│  以上諸理,深奧之至,非得見性不能心領神會。徒憑意識討論,殊乏興味,不可不真實修證之。
├─其三;三密加持:上文所論,果欲真修實證,自須尋求正法。其要為何?則在三密加持。
│ 即如來密用身、口、意三業,加持行者,令起相當法性也。原理如左:
│┌(一)身密:羯磨曼荼羅中之特殊符號也。諸佛之作羯磨事業,以利眾生,恒隨機宜,提起相當法性以加持之。
││  法性湧現之際,波動色身,示相當威儀,以手印為主,眼、口、臂、足等姿勢輔之,是為印契。
││  行者傳其印契,須由灌頂壇中如法得之。爾時十方諸佛法流加持其身,法性種子即于自心開發其端,
││  日日依法作之,漸漸堅固,終成金剛種性,不被搖動。
│├(二)口密:法曼荼羅中之特殊符號也。一一印契既各提起相當法性,若加強水大以開敷之,作為波動色身,
││  示相當言音,是為真言。行者傳其真言,亦從灌頂壇中如法得之。此是諸佛自然法音,眾生本來具有而不能
││  啟發,須假諸佛加持力而提起之。每念真言一次,即法水滋潤一次。法性種子次第開敷,如蓮苞漸放,
││  終成千葉莊嚴之花。
│└(三)意密:三昧耶曼荼羅中之特殊符號也。行者依身口二密加持力,受持不斷,終能如量開發,於無相中受用
│   清淨法樂矣。若欲彰為莊嚴淨相,則須依「寶部三昧耶」法,提起妙質以發皇之。如來不落意識,惟隨意樂
│   密提(見大),自能現出淨相以莊嚴二報。行者得其加持力,初藉意識以資觀想,及其堅定,則捨去意識
│   引入內心,即可受用有相之莊嚴法樂焉。
│  三密之中,自以身密為本;無身密,則特種法性不能提起故。滋潤法性使漸濃厚,全恃口密真言。
│ 須念誦幾何而後成就?則視根機而定。上品根機念誦無多,便達濃厚之度,與本尊法身相應。
│ 中品非多念不可。下品有終身念誦不見法身,勤苦功效,可獲諸天勝境耳。
│ 法性較普通者,印契但用普通合掌,重在虔誦真言以收法驗。真言所表法輪,本來一念頓具,凡夫無此妙智,須
│ 析為若干句,一一以言音發之,遂落時間格式。通達者能將多音所含要理,縮為單獨種子,頓然念之泯卻時間。
│ 而法理具足,斯得智慧身之受用。若依清淨心開發莊嚴二報,則屬意密大用,不妨藉空間格式而觀之。
│ 其成熟也,能不落時間,任舉一物,同時頓顯三世事相,即有即空,互不相礙,是為福德身之受用。
│  三密之傳必重師承者,仗壇上作法功夫,引起諸佛加持力入行者之身,為金剛種子也。有宿生曾經灌頂者,
│ 現世雖不遇明師,但依法念誦,未嘗無功,金剛法種永不消滅故。
│  古今自習準提等真言,能生效驗者,執此之由。
└─其四;六種無畏:無畏者,度過障礙,其心泰然無所畏懼也。障礙有粗有細,略分六重。
  經六種破除之力,即有六種無畏心相,此常途解釋也。
  在真言宗則就行者修證淺深,建立六種無畏:
 ┌(一)善無畏:行者如法受得一尊真言,勤修供養善行,雖不識真言妙旨,而法性隱自發展,勢力漸厚時,
 │  能起一段無畏精神,遇險惡之事可化平善。此為初重無畏境界。準常途,勵行十善亦可得之。
 ├(二)身無畏:凡夫重視其身,事事顧慮,執著分別二見耳。真言行者熏修之,本尊威光湧現,自心被攝,趨向
 │  性海,分別之見漸薄,能起一段無畏精神,不受肉身牽累,如身遇痛苦難堪等事,輒能夷然度過。
 │  此為第二重無畏境界。準常途,位齊須陀洹者亦能之。
 ├(三)無我無畏:分別二執雖斷,阿賴耶識猶存,恒為末那所滯,幻成一種闍景,所謂我相是也。
 │  真言行者能精進不懈,仗三密加持之力,直趣解脫道,末那執著潛消,雜染賴耶淨盡;爾時一段無畏精神,
 │  恒同湛寂之心相應。此為第三重無畏境界。準常途,二乘極果及證無生之菩薩皆能得之。
 ├(四)法無畏:大乘菩薩於湛寂心中,雖能親證生空真如;然一涉世,萬象森羅,不免為相所惑。
 │  真言行者進修益力,於本尊三昧眾相現前之際,知如鏡花水月,備極莊嚴,無非虛影。
 │  推諸世事,何獨不然?遂起一段無畏精神,不被世間從緣幻出之法相所惑。此為第四重無畏境界。
 │  準常途,實證第一義諦者,足以當之。
 ├(五)法無我無畏:實證第一義諦,知一切如幻,不過從緣而起,入俗度生,自然無所謂矣。
 │  但緣之出興,尚受異熟識支配,萬法根蒂仍在,是謂「法我」細相。
 │  真言行者受三密加持之力將達極盛之階得見法界底,源異熟不能留礙。
 │  遂起一段無畏精神,操縱萬法,心恒自在。此為第五重無畏境界。準常途,實證法空真如者乃克當之。
 └(六)一切法自性平等無畏:上舉五種無畏,為等覺以前境界,屬因地攝。
   真言行者修成上上品悉地時,無相智慧身,有相福德身,皆能自在受用,即達到一切法自性平等之階。
   一片無畏精神,直從金剛心流出,三身具足,法化無邊。此為第六重無畏境界。準常途,即菩提座上成佛矣。
  以六種無畏準諸四種密境,
 ┌初無畏當「作密」,
 ├二三兩無畏當「修密」,
 ├四五兩無畏當「瑜伽密」,
 └第六無畏當「無上瑜伽密」,
行者根機有宜曆級上進者,有宜超級頓入者。
各級進修軌範,依密宗原則,須鑒機面授,茲不具述。
  禪密兩宗皆直顯佛性法門,一超直入為上機;迂迴漸進為中機;滯於半途為下機。
既與佛性相應者,從而上開佛境,密宗本旨也;從而下化眾生,禪宗本旨也;然各有通融之處。
  真言宗流行中國,雖自善無畏、金剛智兩大士始,圓成之者,厥惟不空大士,上溯毗盧遮那如來,
位列第六代祖師也。不空弟子甚眾,有名者十二人,最著者為惠朗、惠果兩阿闍黎,皆稱第七世。
惠朗只傳天竺一人,竺傳德美、惠謹及居士趙政,再傳之後,則無聞焉。
惠果傳義操、空海及居士吳殷等凡十九人;義操之下法全最有名,中日弟子頗盛。
而經武宗毀佛,遂與諸宗同蒙法難,真言一脈斷續若何?不得而詳矣。幸空海一支光於東瀛。
二十年前雷斧阿闍黎特傳吾粵王弘原居士為重興中國真言宗之阿闍黎,當弟子四十九代祖位也。
  禪密兩宗直傳佛性,貴乎法脈不斷,非若他宗得從經教研求,不必傳授也。
間有示跡大士,不待傳授,能彰禪密大用,則屬別出,不入支派之數。
◎◎◎◎◎◎◎◎◎◎◎◎◎◎◎◎◎◎◎◎◎◎◎◎◎◎◎◎◎◎◎◎◎◎◎◎◎◎◎◎
            密宗大意             持松阿闍黎在宜昌居士林講  張志恒  記
 
  佛法在中國分成實、俱舍、禪、律、天臺、華嚴、法相、性、淨土、真言十宗。
在印度發源之地,大要只分兩宗:曰顯、曰密;顯者淺顯也,密者深密也。
顯宗教顯義著,學者但善觀經典,即可如法修行。
密宗教義潛藏法海,非經師傳不可。
中國密教自唐失傳,越千餘年於今,始由東瀛傳來,一線曙光,宛如鐵塔初開,還我二部大法,求道者生逢其時,
當聞法起修,不可說食不飽。
  密宗分兩大部:曰金剛部,曰胎藏部;
密有三義:曰眾生自密,曰佛密,曰言說密。
┌─佛性本眾生所同,為累劫無明所掩,眾生遂不復自覺,如富家藏寶地中,久竟自無其處所,是謂眾生密。
├─如來大悲,以普度眾生為宏願,本無密不傳人之法,惟此天曰自證之法,則非機不傳,不器不傳,非時不傳。
│譬如長者富有資財,諸子年少,貪於遊戲,諸所寶物,皆任給予,惟干將莫邪,心不輕授,蓋恐其自傷傷人也,
│是謂佛密。
└─學者承受阿闍黎所傳之法,非同入曼荼羅、同時灌頂之人,不可相與語,恐罹盜法之驗血愆也,是謂言說密。
  密宗教義,有最切要之二語,曰當相即道;即事而真。
修真言行者,其初微小印證,可以喚雨呼風,咒藥癒病;及其至也,可以即身成佛。
修真言行者,必須三密相應:
┌手結印相曰身密,
├口誦真言曰口密,
└心作觀想曰意密。
  吾人禮拜佛像,亦為入實相之一端。或謂佛像泥塑木雕,焉能有感應。不知其中感應,有極顯明易曉之理。
譬之無線電報,因電氣充滿宇宙,無處無之,故一處置發電機,一處置收電機,彼此呼吸相應,不爽毫絲;
佛之心量,滿虛空,遍法界,眾生心量,亦與佛同。今以佛比電氣,塑像比收電氣機,禮佛眾生比發電機,
其能感應之故,不顯明易曉乎。
  如來一切智智,菩提心為因,大悲為根本,方便為究竟。
┌─何謂一切智智?一切謂名色等無量法門,此無量法門中,一一相,一一性,一一體,一一力,一一因緣果報得失,
│同相異相等,皆能以智慧力而遍了知,故名一切智。今云一切智智者,乃智中之智也。非但遍知一切法,而亦
│┌知是法究竟真實之際,
│├知是法是常不壞相,
│└知是法是不增不減,猶如金剛。此一切智智自證之境,視之不見,聽之不聞,說者無言,要須觀得乃能知之耳。
├─何謂菩提心為因?菩提心者,所謂自淨信心,即自信己心,猶如虛空,本來清淨,無諸戲論分別。若此信心堅固
│不動,時時以此信心觀察心之實相,則能離一切罪業,不到三界受生,一切功德,以此增長。譬如有人忘失寶藏,
│經人指示其處,即深信其言,勤求得之。然此寶藏遺而復得者,皆由信心之力,故曰菩提心為因也。
├─大悲為根本者,根本是堅固不可傾動之心,若有人雖信得己身是佛,設非以大悲萬行為緣,使之堅固,
│使之增長,則菩提大果,何由成熟?譬如種子為因,地水火風空五者為緣,缺一即不生長。故菩提心種子,
│亦須以大悲為地、為水、為火、為風、為空,而執持之、滋潤之、溫育之、開發生起之、舒服之,則無量功德,
│任運開發,由芽而莖而枝葉,次第莊嚴,故曰大悲為根本也。
└─方便為究竟者,即是利他之善巧。謂曰淨菩提心,大悲萬行,果報圓成,今復以此教化眾生,使皆能識自本心,
 見自本性。譬如舊種子生出新種子,今新種子又生種子,故名方便。又
┌菩提心猶如真金,本性明潔,
├大悲猶如學習金師之藝,
└方便猶如藝術成就,隨心所作,習成大器。
然此心領神會之處,不能出以授人。諸一切智智方便成佛之果,亦復如是。
雖自在變現種種像貌,然不同掌中一物,可以轉授他人,故曰究竟。
  別宗解三大阿僧祇劫成佛,乃就時分久遠而言。密宗乃就三妄執而言。何謂三妄執?
眾生以一念不覺之無明,而生貪、瞋、癡、慢、疑五種根本煩惱;
就眾生二邊之執,將此五種煩惱,一一各分為二,則成十種;
將此十種,一一又分為二,則成二十種;如是迭次分為二,以至第五次分為一百六十種,是為一百六十心。
此一百六十心,皆是世界妄想執著,眾生漂流六道,造無量無邊業,受無量無邊生死,皆此種妄想執著驅之也。
此種妄想執著,有粗者,有細者,有極細者,故稱世界本妄執,亦名三大阿僧祇劫。若能依法修行,
┌超越此一百六十心之第一重粗妄執,即名第一阿僧祇劫,
├又超過第二重細妄執,即名第二阿僧祇劫,
└更超過第三種極細妄執,是名第三阿僧祇劫。
若人能於一剎那間,超過此三種妄執,即一剎那成佛;
一生超過,即一生成佛,乃至三大阿僧祇劫。
不能超過此三種妄執,即三大阿僧祇劫不能成佛也。
  依顯教修行,經無量阿僧祇劫,或有能到菩提,或有不能到者。
密結尾簡單直截,即以真言為所乘之法,頓超直入而歸於清淨菩提心門。
  修真言道,有六種得無畏處。但在路途之中,無論得到若何境界,當一心清淨,不生執著,不生疑怪,
不起驕慢,不計超勝,方可自在達到彼岸。否則未到謂到,或稽留於化城,甚則著魔,其害不可勝言。
故如來叮嚀修真言門菩薩,當修十緣生觀也。
┌─世間之人,以十種惡業為因,漂流六道,無有歸趣,後以發心皈依三寶,或更受五戒,以此修十種善業之道,
│即在人間天上受生,免除地獄三塗重大劇苦,名為最初得蘇息處,是謂善無畏。
├─真言行者初入三昧耶結緣灌頂之壇,投花所得本尊,即以此一尊真言供養修行,依音聲念誦,觀種子字形,
│其位元與此善無畏齊。一切眾生,以不知我之自性故,執有我身及身外之物。
│今以受三皈五戒,即依佛法,循身修觀:
│┌初觀此身之始,是父母精血合成,種子不淨。
│├次觀住母胎中住處不淨。
│├次觀此身本體,是髮、毛、齒、眵、淚、涕、唾、屎、尿、垢汙、皮膚、血、肉、筋、脈、髓、肪膏、腦膜、
││腸胃、脾、腎、心、肺、生髒、熟髒、赤痰、白痰三十六種不清淨物之所合成,本體不淨。
│├次觀九孔常流露不淨之相,自相不淨。
│└次觀一氣不來,腫脹爛臭,究竟不淨。
│由觀此身有此五種最不清淨之相,故於此身不生貪愛,不被此身之所繫縛,是為身無畏。
├─真言行者,得本尊三昧眾相現前時與此位齊。一切眾生,於五蘊中執著有我,由此我執顛倒,生起貪、瞋、癡
│三種妄執。今修行者,瞭解此心為我執顛倒之所蓋覆,觀察五蘊自體,尚藉緣生,無有自性;
│則此五蘊所集聚之中,何能更有我在。譬如因樹而有樹影,若無樹者,影以何生,因作觀故,拔無明之種子,
│生十二因緣,不被我之所繫縛,是謂無我無畏。
├─真言行者,於本尊所現形像,能不生愛著,不生驕慢,其位與此同。行者雖知蘊中無我,然此心尚埋沒於五蘊之
│中,今欲打破此蘊,不起執著,當觀五蘊之自性,如幻、如陽焰、如影、如響、如旋火輪、如乾闥婆城:
│非有而有,有而非有;而知五蘊、六入、十八界等本來空寂,證到寂然之界,不被五蘊之所繫縛,是謂法無畏。
├─真言行者於本尊所現影像,能作無性無生觀者,與此位相齊。一切空法、有法皆不可得,經所謂空法;不緣空,
│不緣有,心主自在,覺自心本不生。經所謂住無緣,由離此有、空二邊之境,不被法之所繫縛,是謂法無我無畏。
└─真言行者之心,於瑜伽道中得自在之用時,即與此位相同。由法無我無畏更進一步,得極無自性大空之智,
 則一切業煩惱,都無所繫縛,並無所解脫。繫縛與解脫,自性平等;世間與涅槃,自性亦平等,乃至蘊界處能執、
 所執,我壽命等,其自性亦皆平等,無毫釐之差。不被有為無為界之所繫縛,是謂一切法自性平等無畏;
 得此無畏時,即是真言行者虛空無垢之菩提心也。
  以上所說六無畏種種心相,皆是說其外跡,以明修證之淺深。
實則此心在纏出纏,皆無相貌可見,亦無淺深部位可見。
若頓超之人,能於一念之中,以自己三業同於本尊,即是第六無畏,不必更要經過善無畏、身無畏等位次也。
  所謂十緣生者,
┌一曰幻,
├二曰陽焰,
├三曰夢,
├四曰影,
├五曰乾闥婆城,
├六曰響,
├七曰水月,
├八曰浮泡,
├九曰虛空花,
└十曰旋火輪。
此十種緣生,為修真言者最宜注意之點。
若不明此十種緣生,則於行法供養時,不能除去心中虛垢也。
┌─云何為幻。謂幻術師以咒力或以藥力,能飛空隱形,履水蹈火,又能變作地水火風,及地水火風所造種種色像,
│或長或短,或青或黃,或奇聲,或奇香,或變大地為黃金,或使水變為火,使旁觀者眼目昏惑,
│見種種不可思議之事,從一至多,從小至大,輾轉互相生起,而又上下四方,此往彼來。此種色像,
│非論理學可以判斷其因由,唯此幻術者自證自知耳。
│持真言人,亦如幻師,依三密修行,得持誦成就時,能現一切奇特不可思議之事,自在神變,宛然不謬。
│此種境界,亦非世界智者所能測度,唯成就之人,自證自知耳。
│故持真言人,證到本性清淨時,無論遇何境界,俱當作幻觀。
├─日光著微塵,風吹之野草轉,名之曰陽焰(本龍樹大士說)。而愚癡人見之以為是水,但陽焰本非是水,
│且自性亦空。以世人妄想,互相談議,謂是水耳。一切眾生在無明陽焰之中,取著此是男相,此是女相,
│是善相,此是惡相。然此蘊界諸法,本非男女善惡,且自性亦空,但以眾生妄想,強立假名,互相談議耳。
│真言人於成就時,見種種稀奇境界,乃至見諸佛海會,無盡莊嚴,應了知唯是假名,作陽焰觀。
├─夢者,人在睡夢之中,經過盡夜歲時,見種種異類形像,或異類聲音,或受地獄之苦,或受天上之樂。
│當其在夢中時,以為實事,不生疑惑。及乎醒覺以後,都歸烏有,而還自笑。眾生在煩惱睡夢之中,執著四季寒暑
│,瞋喜憂怖。若覺悟時,都無所有。持真言人於須臾間,見無異加持境界,或延一剎那為無量劫,
│或促無量劫為一剎那,或不動本處而遍遊諸佛國土,供養聞法,此種事業,若於眾因緣推求,都無起處,
│皆不出一念清淨之心。行者得此境界,當作夢觀。
├─影者,如人以面臨鏡,則鏡中現像,此像為鏡作耶?
│何以鏡來時而無像,而為執鏡者作耶?
│何以無鏡無面又無像,為自然作耶?
│何以待鏡待面後有像,為無因而作耶?何以此像不常有,亦不常無;且除鏡與面,像不自出?
│是此像非鏡作,非面作,非執鏡者作,又非自然作,亦非無因緣而作也。
│真言行者以如來之三密為鏡,自身三密為鏡中像;由此因緣有悉地發生,能起五種神通,住壽長遠,遊諸佛國。
│得此神通時,當作鏡像觀。
├─乾闥婆城,即蜃樓也。以日光初出,照海中之氣,而幻現莊嚴之樓閣,日光轉高,即無所見。
│持真言人,有三品悉地宮:
│┌上品者是密嚴淨土,超過三界之上。
│├中品者是十萬嚴淨佛土,如西方極樂世界等。
│└下品者謂諸天宮及修羅宮。
│行者真言相應,成此三品悉地宮時,當作乾闥婆城觀。
├─響者如深山峽谷中,或大房屋中,能出種種聲響;無智之人,以為彼穀中、屋中,有實在音聲,
│殆未解得此響非生非滅,非有非無也。
│持真言人若於觀想相應時,有諸佛菩薩,用種種聲音,為我說法。
│又自身得舌根清淨,能以一種音聲,遍滿十方世界。遇此境界時,當作響觀。
├─水月者,如月出時,照於一切江河池塘之中,凡水清者,皆有月影,現於其中。
│此月影不以水生,不以月生;又水亦不去,月亦不來。
│真言行者,以三密方便,能澄清自己心性之水,故諸佛密嚴海會之月,悉皆現於自己心中。
│若得此像時,應當作水月觀。
├─浮泡者,如天降雨生泡,泡雖大小無量,水性惟一味也。
│真言行者,以自心作佛,還蒙自己心中之佛開示悟入種種方便,輾轉入無量法門;而又以自心為曼荼羅,
│以此境與心二種為緣,能作種種不可思議變化之事。得此相時,當了知一切皆不離於自心,作浮泡觀。
├─虛空花者,虛空非是可見之法,中無眾生、壽命等相,亦無造作者。而小兒仰視青天,謂有實在之色。
│一切諸法,亦如虛空,而無所有。但愚癡眾生,以心迷亂故,棄捨諸法實相,而謂有眾生、壽命、人我、男女、
│房屋、城郭等種種雜物,豈知皆虛空花乎。
│真言行者,在修觀行之時,若遇有種種魔事,及種種業煩惱之境,當作虛空花觀。
└─旋火輪者,有人手持火燼,旋轉空中,手持方,此火燼在空中則成方相;手成圓,亦成圓相;
 大小長短,無不如意。然此一火,成種種相,本非實有,而愚人見之以為實。
 真言行者於觀想相應時隨心所轉,無不成就,乃至以一阿字門,旋轉無疑,成無量法門。
 當此之時,應知皆由淨菩提心善巧妙用使然,作旋火輪觀。
  右所講演密宗教義,粗具大要,若欲進觀其詳,經典俱在,可覆按也。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