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032你的行蹤是我的生命線

你不加說明就關掉電話,關上我聲音流淌的閥門,關閉了我與你一起早餐的邀請,我只好敞開飢餓的胃,去飽飲冰冷的晨風。我站在街的拐彎處,站在失去方向的時間裡,就像昨晚你手指天空的那一瞬,那一瞬你對我說:有顆流星去了很遠的地方。順著你的手,我看到的卻是一些混濁不堪的流雲。我對你說;流雲不是我棲身的被窩,因此,我不知道家在哪兒。你抓住我的手,輕輕放在你的心口。你對我說這裡適合你居住。我由此知道了你的承諾。一個生命對於另一個生命,承諾也是重托。我這樣想。從此我覺得再沒有什麼比你的承諾更珍貴了——請寬恕我用“珍貴”這樣世俗的字眼來表達。夢境中的你以黛色為底,在百合花的簇擁下,一步步向我走來。在我飛舞著雙臂迎向你的瞬間,陽光竟然如孔雀之舞,所到之處都五彩繽紛啊。然而,現實中的你卻關閉我聲音流淌的閥門。你也許並不知道,你的行蹤是我的生命線呀,你這樣的做法,怎不讓我黯然神傷!

(繼續閱讀)

201204290142香香艷艷貪吃芙蓉花

水芙蓉和木芙蓉,都是我所喜歡的。對水芙蓉的親近與熟悉,自然更勝一籌。她的花,她的葉,她蕩漾的季節,她與池水的不能割捨,都成了我們倒背如流的經典,也成了我們每年一段時間裡神魂顛倒的膜拜。對木芙蓉的瞭解,卻慚愧得多。印象中,她所依附的枝幹總會低調地靜候在河邊。秋天裡,木芙蓉會穿起她清爽粉嫩的衣裙,綻放她青春豐滿的美麗。木芙蓉花朝開暮謝,青春短暫,“曉妝如玉暮如霞”,令人心生幾分憐惜。木芙蓉的靚麗,注入了許多時尚的元素。木芙蓉花的瓣多皺而超薄,那種富有立體感的濃濃的女人味,令人不由得聯想起當下流行的層層疊疊的半透明雪紡衫。木芙蓉花的顏色在一天之內魔術般地演變,聽說早晨初開花時為白色,至中午為粉紅色,下午又逐漸呈紅色,至深紅色則閉合凋謝,就像醉酒後的楊貴妃一般,性感妖嬈,也就得了一個“醉木芙蓉”的別名。後來才知道,芙蓉花帶著這種酒醉後的妝容,可以蛻變為吃客們桌上的佳餚美味。那是一個秋高氣爽的日子,一幫銀城騷客來到美人窩裡。君子好逑,自然不可能俗不可耐。他們提出,擂茶喝膩了,土雞吃煩了,美女也嘗夠了,是否可以換點新花樣。東道主早就料到了這一招。我們踏進竹林深處的農家餐館,餐桌上擺著一盆粉嫩欲滴的芙蓉花。芙蓉花旁是煮得直冒熱氣的火鍋。一群人驚艷了。這麼一盆性感妖嬈的芙蓉,為作餐桌上的擺設嗎?不像,擺設是可以留著綠枝插在花瓶裡的,不會摘掉她的依托,讓她這樣地裸露玉體。正訥悶中,一夥中有一清白人充起了理手,這芙蓉花是下到火鍋裡吃的呢。大家於是歡呼,於是爭相拍照。也有人戲謔我起來:盛世芙蓉,今天的主攻目標就是吃你呢。一陣短暫的心理不適。畢竟我的筆名與芙蓉渾然一體;畢竟我的靈魂沾染了芙蓉花的氣息;畢竟這樣的青春美色會瞬間通過口腔進入腸胃,變成營養或垃圾。芙蓉花的命運,不會也是盛世芙蓉的歸屬吧?芙蓉花於是被數雙筷子抬上花轎一般,夾入燒開的肉湯裡。她的粉嫩嬌貴,經過沸騰,又具備了另一種脆脆爽爽的滋味,帶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後來才知道,芙蓉花的藥用價值也了不得呢,是清熱,涼血,消腫,解毒,治癰腫,疔瘡,燙傷,肺熱咳嗽的上好藥物。吃了她,還可診治女人身上的諸多頑疾呢。這個時候,竟不合時宜地想起陶淵明“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的佳句來。芙蓉花的天生麗質是一種原生態,原生態的東西,吃起來安全痛快。何況芙蓉花還有如此華麗的色,

(繼續閱讀)

201204231905我眼中的黃昏

一段時間,黃昏的時候,有事沒事,我總喜歡站在陽台,靜靜賞玩夕陽西下的自然之景。看紅臉的太陽如何褪去那層誘人的紅暈,在晚霞的映襯下,輝煌卻無奈的退場,莊嚴掩蓋了淒涼,燦爛粉飾了憂傷,這正如人的晚景,我想或許我也有那一天,韶華盡逝,白髮蒼蒼,我能冷靜的面對嗎?我曾經為自己的淺薄辯解,是人誰不惜青春?想用紅的胭脂、白的香粉、紫的眼影留住短暫的青春歲月、留住夢想、留住不滅的渴望……晚霞的顏色越來越凝重,天邊已不見了清晰的分界線,灰黛色的遠山漸漸溶入了濛濛暮色。近處,叢生的野草、零星的雜樹拂上淺淺的暗光,晚風中長臂輕招、細肢曼舞,讓你感悟將要來臨的生動。這時候,離人遊子,最是難過,那屋簷上的淡淡炊煙、那木窗後的隱隱紅妝,還有遠處飄來喚歸的風聲,就永遠鐫刻在落寞的心上。一杯酒,不勝酒力的,就用水代,就著這黃昏,就著這風聲,就著這落寞,把自己朦朧在異鄉的客夢裡。啊是,人生說短亦短,說長亦長,歡聚的短暫,分離的漫長,柔弱如我般的女子,怎能擔當?於是,碧雲天,黃葉地,哀歌連天唱,天涯人斷腸!“為賦新詞強說愁”,那是年少的驕傲;“而今識得愁滋味”,卻是歲月的寫照!燈光亮起來了,星星點點,點點星星,桔黃色的,清白色的,柔柔的,濛濛的,像愛人的眼睛,就那麼遠遠的,默默的,帶點憂傷的注視你。月兒守不住寂寞了!提前來到這幽靜深邃的夜空,是你的伴兒,你有了自己的影子,斜斜的,長長的,轉瞬你就發覺這伴實在是不那麼厚道,她叫你更想念他了。“月色入高樓,有人樓上愁”,你陷入了更深、更深的相思中。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