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0902281737尾巴毛

?
新弄出來的拼貼詩(好久沒寫了...)

(繼續閱讀)

200902022027寒假作業(寫完好累)

       埔心隔宿露營-幸福的滋味 期待已久的隔宿露營來了。 「期待已久」。 從七上開始,童軍老師就非常嚴苛,所以老師在要出發前的前幾堂課落下狠話:「哈!你們放心!我一定會找個最兇的輔導員給你們班的!」我們的命運,就被下了定論。 經過長長的車程,我們都沒有休息充足,因為一路上輔導員紅茶一直在訓練我們,做一些手舉高之類的動作,在這段嚴重暈車的過程中,我還被狠狠的瞪了一眼。事情的經過是這樣子的:紅茶:『再叫大聲一點,手再舉高一點,如果喊到司機先生都抗議的話,我就請你們吃麥當勞的卡啦雞腿堡!』回應很熱烈,這時我就大聲對他說:『卡啦雞腿堡在肯德基啦!』拯救了單純善良的同胞們。 陽光透過了厚厚的積雲,整隊,踏步走;微風吹過修剪整齊的小草,看見師長,問好。到了營本部後,身為帳篷小隊長的我提著八人份的睡袋和帳篷,拖拖拉拉步履蹣跚地向營地移動。 在帳篷和個人物品都定位後,我們進行了漆彈射擊和植物介紹。 「對方有17人,正向這裡移動,over」答答答答,答答答,子彈在空氣的細縫中尖叫,啪!冷不防被掃中一發後勁很強的子彈,衝鋒槍脫手而出,「我的手中彈了,請支援,over」兩位兄弟急忙幫我掩護,兩梭烈火暫時擋住對方猛烈的攻勢。忽然看到一隻瘋狗正衝向牠的主人,是專門傳訊號的那種,我馬上再度舉槍瞄向牠的小腿,「呦嗚!」這記子彈讓牠一拐一拐的爬進掩護區。 又是一陣掃射。三十顆子彈已經用盡,我不禁感嘆,人類為何要做出戰爭這種自相殘殺的愚蠢行為呢?沒辦法了,我舉槍走出彈孔斑斑的汽油桶,引出敵人最後幾顆子彈,好讓我方有生存的希望。「噗」的一聲,左腰下方綻開了一朵血花,又有數顆子彈從身旁擦過,接著又是同樣結實的聲音,大腿也中彈了。我慢慢,慢慢的跪倒在一片黃沙上,你們說,這些血花是不是… …很美啊? 倒在地上的我蒼白又滲血的嘴角,輕輕的揚起了,因為我聽到敵陣一直在放空槍。衝吧!同胞!衝出掩護吧!用你們僅剩的子彈,殲滅喪失攻擊能力的敵人吧!我意識模糊卻不忘大喊:中華民國萬歲! 晚上炒菜炒魚都很順利地通過了,可是卻剩下了一盒豆干和一些辣椒。我不想浪費食物,於是倒了一些油,再丟蒜頭辣椒爆香,炒了一下,就把切好的豆干倒下去了,大把大把的白煙直衝雲霄,香氣漸漸散出,最後灑上了鹽巴,悶三分鐘,世紀大菜就上桌了。紅辣椒的嗆辣透過棕色的豆干釋放,微微的鹹味恰到好處,實在是水準極高的好菜。不是我老王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卡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