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12101554

200801071150A.001 今晚有月 / 張明仁

  

    今晚不用開燈,因為有月。
    妻在客廳編織。
    月光的指尖從窗口伸進來,挑破一室輕靄。
    我凝視那一道銀線織成的光影,它正好投射在壁上那一面反光的鏡框上。一位長髮披肩的少女,隔著一層玻璃,正對著我微笑,我輕輕叫她一聲:「小 筱!」時光便倒退了十幾年。

          *        *        *

    小筱小我一歲,青梅竹馬的玩伴,玩家家酒時,是我的妻子。
    她的皮膚白哲細嫩,白的像沒晒過太陽,嫩的像可以掐出水來。因為臉很白,所以眼珠兒就顯得特別的黑 ,像一雙剪水的燕子,飛來飛去。
    眼如兩池春水,周圍植著濃密且長的睫毛。在池水的正下方,逐漸隆起一脈挺秀的鼻子,鼻下兩片薄唇,好像很軟,笑起來的時候,唇齒相襯,紅的就更紅,白的就更白。
    她的個子本來就高高的,一肩長髮更使她亭亭玉立了。她的長髮好像從來沒有剪過,但梳洗得乾乾淨淨的,有時用銀絲束著。每天她母親給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所以在女孩堆裡,只要一有她,所有的女孩,都會相形失色。
    她母親常常帶她到我家,聽媽說,她母親私下喜歡我爸爸,總希望攀個親,把女孩嫁給我。
    一日,我在書房臨帖,她坐在一旁替我磨墨,她母親走進來看這光景,出去就對媽說:
    「 小筱長大了嫁給小明,我可不是說著玩的喔!妳不覺得他們頂要好麼?」
    「嗯!我看得出來!」是媽的聲音。
    雖然隔著一道牆,我們都聽得清清楚楚。我就故意逗她一下:
    「喂!妳聽見沒?妳媽說要把妳嫁給我!」
    「我才不要!」她的臉起了一陣紅霞。
    平常的時候我們在一起,互牽互攜的,也不會感到甚麼,可是現在,不知怎的,我們都突然感到侷促起來。

    童年,啊!童年。
    我以為童年會天天陪著我們,沒想到它會那麼快就駛離了人生的港口。
    有人說:我喜歡長大以前的夢,因它幼稚的可愛;我也喜歡長大以前的夢,因它缺陷的可哀,可愛而又可哀............ 。
    當我考進了高中時,小筱就沒有繼續升學,因她母親在她國中畢業那年被癆病攖走了。她是獨生女,她父親指望我入贅,問我肯不肯?我一想到她母親死時,還把她和我叫到跟前,把手牽在一起,斷斷續續的說著:「你.....你們 .....不.....不要......分....分開......你們是......牽.....牽......」之後就斷了氣。
    我也想到她穿著黑麻衣,叫幾聲:「媽 呀!媽 呀 !為甚麼丟下女兒不管了呀!..........」那種楚楚可憐的情景,縱然我是一塊頑石,也會點頭答應的。但我作不了主,我父親直截地說道:「你們且聽著,入贅的話不用再提!」
    父親的話就是一刀,切斷了已經牽起來的紅線。
    二年後,她結婚了,我收到她的一張照片,用手帕包著,裡面還有一封信:「 .......... 如今,我已是不自由的身軀, 總是過去的事 要放給水流............你將來踏進何等地步,不要為我這卑微的女子傷心...............。」
    她不忍心丟下孤苦伶仃的父親,就招贅了一位比她矮一些的青年,我只知道他叫阿成,大我兩歲。我沒有參加她的婚禮,因我正在外地求學。
    婚後,她搬走了,搬到那裡?我也不知道,像斷了線的風箏。
    歲月如逝水常流,不捨晝夜。世事倥傯,一幌就是十年。每天置身在忙碌的辦公室裡,小筱的影像就逐漸地被事業的塵埃所掩翳。
    端節的上午,我正開車赴友人的新廈開幕盛典,當車停在十字路口,等候綠燈通過,突然我眼前一亮,視線被一位長髮披肩似曾相識的女人凝住,宛如當年的小筱,剛開始以為只是一個幻影,及至叫她一聲:
    「小筱!」見她驀然回頭時,才趕緊推開車門。
    「果然是妳!」
    「你是?........」她走過來仔細向我辨認。
    「我是小明呀!小時候我們是鄰居,快!綠燈亮了,上車再談!」
    她坐上車,一臉的興奮。
    「真想不到啊!」她屈著指頭,數了一數,又偏著頭看看我,說:
    「都已經十年了,十年的時光不算短呀!我們都長大了,那時你還是小蘿蔔頭呢!」
    「我變得很多是不是?」
    「可不是!至少你已經是有地位有妻室的人了!」
    「小筱!如果當年妳嫁給我該有多好!」
    「不要說了,我當年不是對你說過嗎?過去的事要放給水流,這是命!」
    我們突然沉默下來。

    「前面右轉或是左轉?」我問。
    「右轉的第二個巷口,離巷口幾步路就到了!」
    車子很快的停在巷口。
    「不進來坐一會兒嗎?」她儘瞧著我。
    「好呀!」
    我走進了屋裡,環顧了一下,這是一間公寓,客廳不大,中間放著一個茶几,一組藤椅,隔著一座屏風,後面可能就是臥房了。
    「請用茶!」她斟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
    「謝謝!」
    我看屋裡沒有人,就問她:
    「妳一個人住?」
    「是的!」
    「他們到那裡去了?」
    「誰?」
    「妳爸爸,妳丈夫,還有妳的孩子?」
    「我爸爸三年前就去世了,阿成去跑船。唉!一出海就是兩年!」
    「孩子呢?」
    頓時,她像被捱了罵的小媳婦一樣,垂下了頭,默然不語。
    「為甚麼不說話?.......妳哭了?告訴我,為甚麼?」我追問她。
    她只是搖頭,兩行淚掛在腮邊。
    驀然,我發覺,我的雙手不知何時竟按在她的肩上,便立刻縮了回來。心裡一陣慌亂,想逃。
    下意識,我走到門口,把門拉開。
    「走了嗎?」背後傳來她微弱的聲音。
    「是的,我走了,再見!」我不敢回頭看她。
    走到巷口,坐上車,我又遲疑了一下,但又猛睬油門,倒車,然後向前駛去,握住方向盤的手,驟然感到無力。我只用心靈去反芻:「為甚麼她不會生孩子?」我又不停的從照後鏡向後望去,那公寓,那巷口漸漸地在車後隱去、隱去........。

          *         *         *

    今晚的月色像銀鍊一樣,把一瞬瞬的記憶串成長長的....。
    妻走進來,亮起了檯燈。
    「怎還不開燈?」
    「今夜,我邀請月光進來,但被妳趕走了!」
    燈簷下,我瞿然醒覺,我整個身子,已深深地陷在沙發裡。
    「穿穿看合不合身?剛做好的!」妻把織好的背襯往我身上一套。
    「妳真好!」我心裡激起一陣感激而又愧疚的潮水。
|   「我必須學習遺忘!」我心裡堅定的說著。
    窗外,月光澹極了,也淡極了。 

201512040833西羅亞的緩流〈靈修筆記〉


請掃瞄上圖qrcode進入新版讀取「西羅亞的緩流〈靈修筆記〉」

201410220950就在今夜〈吟在古稀生日〉

        

    2014.03.01
攜妻環島旅行夜宿宜蘭頭城吟就 

            匆匆上路
            忘了為何出發
            山重水複
            強作一路瀟灑
            迢迢步履
            浪跡海角天涯 

            歲月如注
            沖走多少曾經
            得失更迭
            無非煙雲過境
            萬般事物
            猶如爐渣灰燼           

            向晚斜陽
            沉落遠方的地平線
            絢麗餘暉
            向著大地做了最後的一瞥
            我捨不得送別天邊的落霞
            一襲夜的袈裟
            已悄悄在我身後垂下           

            就在今夜
            我又回到了當年
            第一次的生日 
            過了花甲便是古稀
            每逢生日
            母親總是篇章的主題
            夜不成眠
            就把自己落成詩篇
            與自己對韻
            唱給天家的母親 

            母親懷胎十月
            臨產痛苦
            小生命在她腹中調皮
            手舞腳踢
            終於掙脫子宮的包圍
            呱呱墜地
            被剪掉了臍帶
            吸進人間的第一口空氣 

            從小母親把我拉扯長大
            把屎把尿 
            諄諄教誨
            先是牙牙學語
            後是加減乘除
            ㄅㄆㄇ
            ABC
            教我夾筷子
            繫鞋帶
            溜滑梯
            無微不至
            點點滴滴
            至今我不能忘記 

            午夜的鐘擺滴答滴
            伴奏我的一曲回憶
            錄放著年輪的唱盤
            轉轉轉轉轉
            母親母親
            妳是否在聽
            午夜12
            是終點也是起點
            今天明天只隔了一線

201410220927 一宿雖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寫給妻〉

                           
     
            
一宿雖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寫給妻〉

                  張明仁寫於 2012.10.18 

  昨夜妳為我傷心哭泣,
   想著那段讓妳過意不去的往昔,
  就像一個無法癒合的傷口,
  只一碰,妳就痛心疾首,
  有淌不完的淚水,
  讓我倆身心交瘁。

  妳的心就像眼睛實在容不下一顆沙粒,
  就像考古學家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一遍又一遍的向我追根究底,
  我究竟不知如何回答妳?
  因我已憂傷痛悔,禁錮了那段記憶。
  許多過犯,總在傻過了才懂得悔恨,
  一如感情,痛過了才懂得珍惜,
  淚,落下了才知道心痛。

  抉擇之間使我豁然醒覺,
  之前當作的事沒有作,不當作的事卻作了,
  我真是苦阿!誰能救我這取死的身體?
  我頓感窒息猶如吸不到空氣,
  只運用手臂的力量緊緊抱妳,
  任天地蒼茫、紅塵散盡,惟妳是依! 

  神願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
  在創世以前就為我預備了救贖,
  當我陷入罪的泥沼中不能自拔,
  是神的恩手從禍坑中把我提攜,

  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因為在基督裡,
  基督用祂的寶血將我贖回,洗淨我重罪!
  主耶穌說:當愛你的仇敵,饒恕七十個七次,
  因為愛能遮掩一切的罪,

  當把妳的愁苦交託給主,
  妳的心便得釋放,從此不再有苦毒;
  不給撒旦留地步,咒詛便消除,
  從此我倆都被更新,黑暗轉為光明。
  甚願在那無止盡的明日,
  給妳我愛的全部,
  儘管人生七十才開始。 

  向陽的夜宿很冷,
  整夜我追溯我倆刻骨銘心的初戀,|
  我倆相識是幾億人中一次的緣分,
  我倆曾牽手過、甜蜜過、夢想過、幸福過…
  妳竟疲倦的睡著了,
  對妳有多疼惜,
  便悄悄的吻妳,
  聽妳的呼吸
  撫著妳的胸膛,
  像是觸到了妳深沉的傷悲;
  吻去妳的淚滴,
  像是嘗到了蜂房下滴的蜜!
  有什麽東西能留住這份甜蜜?
  即便它在群蜂穿梭的蜂房中,
   我也顧不得蜂螫願意去擷取。

  我在暗夜裡祈禱懺悔,
  一宿雖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黑夜的盡頭就是黎明。
  晨起我們披著晨曦,
  驅車在小野柳的旅途,
  離向陽民宿還有一段距離,
   經
森林公園停車進去,
  看到一大片的草原,
  雖然碧草如茵的季節已過,
  草地仍然翠綠,好想席地而坐,
  帶著青草味的晨風迎面拂來,
  放眼望去,很多鳥類九官、麻雀…
  在草原上飛來飛去,還不時傳來鳥鳴。

  我倆攜手漫步蜿蜒交錯的林間,
  猶如置身於空調房身心舒暢,
  從青青的草原走到花架形成的隧道,
  穿過隧道走到翠綠的琵琵琶湖邊,
  花架隧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花架上九重葛的花還是開著,
  晨光沿著花架的空隙灑下溫馨。
  雖有公路橫貫,將公園分為兩半,
  但花架隧道銜接公路兩旁的空間,
  南園植有數十種植物景觀,
  北園則有琵琶湖及一大片的木麻黃防風林。
  由潮汐調節形成的琵琶湖,四周林蔭環繞,
  清澈見底,魚兒悠遊水草間,
  遊人在岸邊駐足觀看,
  湖水藍得真想用筆沾來寫詩!

  經過「樹屋」,
  原來樹屋只是圍著一棵樹搭起的平臺。
  渴望這一片清新的空間,標出我倆的位置,
   讓旭日的晴輝照進,喚醒我倆的情愛,
  心坎裡沒有一處黑暗的角落,
  此時,妳叫我唱一首歌,頌讚上帝創造宇宙萬物:
  也寫一首詩給妳,紀念今天我倆心靈的節日。 

  順著衛星導航瀏覽臨界於山海之間,
  綿延的東海岸以及秀麗的山巒,
  一邊是海天一色,綿綿無盡;
  一邊是海岸山脈,疊嶂雄奇。
  蔚藍的海水捲起飄霧的浪花,
  不斷敲擊岸邊的岩礁。
  從小野柳遊客中心的椰林步道走到海邊,
  欣賞沿途遍生的白水木、林投、黃槿、海棗…
  並有岩上海榕生長的景觀;
  風化海蝕的珊瑚礁群,殊異的岩面紋路,
  宛如天然的雕刻公園;
  伽路蘭那一大片寬敞的草坪,
  有不少由漂流木所組成的藝術造型,
  觀景臺上,遠眺湛藍的太平洋,
  海風送爽,聽聽浪濤拍打海泙的音籟,
  向東望去,遠在三十公里外的綠島歷歷在目,
  由富岡漁港出航的交通船進進出出…。 

  這趟旅行乘載妳,十指相扣,心心相攜,
  我倆互相會意沒人聽懂的言語,
  從前山翻到後山,又從後山回到前山;
  從西岸駛向東岸,又從東岸駛向西岸。
  旅途不管有多長,總有回程,
  回程還是來時路,幾經轉折,高低起伏,
  蜿蜒穿越了中央山脈,
  過了壽卡,楓港溪便一路伴行,
  而家,是我倆旅途的起點也是終點。

  在這段旅途上我倆相知、相惜、相扶、相伴…
  悲傷時給妳一個肩膀,
  但願把這份真愛放在心裡,
  但願看到妳快樂幸福的過著每一天,
  快樂不代表妳自己沒有傷過,
  幸福不代表妳自己沒有痛過,
  但我卻永不忘記對妳的誓言! 

  人生就是一個旅程,
  有坦途、有坎坷;
  有風、有雨;有來、有往;
  有聚、有散;有獨、有伴;…
  儘管面臨很多岔路,
  每一路口都有神的指引,
  過不去的鴻溝,有神扛起越過;
  勞苦擔不起重擔的,有祂可以擔當;
  徬徨想哭的時候,有祂可以傾訴;
  寂寞孤單的時候,有祂一起陪伴;
  遭遇挫折的時候,有祂可以共渡難關;…
  人生悠悠,縱活百年也不過是須臾之間,
  但神的信實廣大,神的慈愛永不改變!

201208051452斷續聲聲,漫道不如歸去~父親節追思父親~

              

  
父親節是兒女們感恩的日子,昨天女兒傳來簡訊,告知已在餐廳訂桌,今天晚上全家人將聚首慶賀,照例還會送我禮物。但我父親英年早逝,父親節也成了我追憶的日子,翻閱昔日父親的揮毫手稿、遒勁的草書,睹物思親,音容宛在,彷彿逝去的歲月又回來了。
   父親受過高等教育,我看過父親圖文並茂的醫學筆記,因為日據時代父親曾在衛生處所服務,所以我是吃配給米長大的,猶記得童年時我常常盛著一大碗的白米飯,跟鄰居換來蕃薯飯吃得津津有味。台灣光復後,父親解職歸田,頂著烈日,冒著嚴寒,躬耕務農,櫛風沐雨,劬勞不輟,每天早出晚歸,宵衣旰食,無怨無悔,經年累月,汗水在他的臉上築渠,但他的愛卻不曾在流轉的歲月中消失,只因他是我的父親。
   他那隻粗壯的大手,曾經握著我的小手習字,也曾被邀在故鄉媽祖廟的壁幅上揮毫題詩。大小風暴與坎坷他都一一撐過,不料只一場病竟然輕易地將他擊倒。從父親住院纏綿病榻,被送回台南故鄉的老家時,我才驀然驚覺死亡離他是那麼的近,一切似已無可挽回。
   父親享年半百,那年,我才就讀高一,一大早趕著上學,離家前先探視父親,他以乾澀的眼神望著我,相顧無言,當下我突然有一種生離死別的預感,淚水不禁奪眶而出。那天學校的課程有我喜好的音樂課〈我曾被音樂老師,從全校的學生中挑出來參加電台的獨唱錄音廣播〉可是父親清癯的臉龐,不時浮現我的腦海,歷歷在目,更堪那首「杜宇」,一聲聲的「歸去!」如杜鵑啼血,令人聞之斷腸: 
 

     歸去!歸去!夜深聞杜宇;
     歸去!歸去!遊子牽離緒;
     歸去!歸去!連宵雨浥塵;
     歸去!歸去!心事沾泥絮。 
 

     聽!啼過小樓西,寒淒苦,
     斷續聲聲,漫道不如歸去!
 

     算春心化作斷腸句;
     託芳魂唯有花解語;
     三徑途煙水半微茫;
     空賸一簾紅雨。
 

     歸去!歸去!歸去! 
 

   父親竟在「歸去」聲裡撒手人寰。放學後匆忙返抵家門,只見父親睡容依稀,卻少了呼吸,咫尺天涯,不禁悲從中來,涕泗縱橫,家人也哭得聲嘶力竭。
   當年我目不轉睛的看著父親的靈柩放入墓穴,一群築墓的工人,一磚一磚和著水泥將墳墓砌起,再覆蓋上一坏黃土。墳前獻花,淚眼婆娑,叫幾聲阿爸!輕影映黃沙。
   「羊有跪乳之恩,鴉有返哺之情」,總以為自己還年輕,來日方長,可以等到學成就業再從容盡孝,那知「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
   年年八八,無處話淒涼,唯返鄉掃墓,渾然不知身是客,卻道何處是歸程?鬱鬱陵墓,悠悠千古,泥濘獨步,風雨無阻,究竟是淚是雨?分不清楚!
   在我經歷生離死別之後,對生命的脆弱與不可捉摸,似已一知半解。黃泉之路是一條不能迴轉的單行道,古今中外,無論貧富貴賤、男女老少,遲早都會走上這一條。逝者也許不覺痛苦,生者反而不勝欷歔!             〈水西樓文學網 http://www.webl.org/

 

201207150125寫在詩一般的日子─記「水西樓文學網」12週年 / 張明仁



「水西樓走筆」這條路

如今從12年的時光隧道穿出

前路似乎遙遠

沒有盡頭

成長的路上

誰都只是過客

儘管時光荏苒

 

今夏我們迎來第12週年

12年的歲月是築夢的搖籃

搖著我們長大

一路看著我們成長

走過六年「童年」的小學

穿越六年「青少年」的中學

如今踏入大學的門檻算是「成年」了吧

 

成長肯定付出了代價

一棵小樹的挺立茁壯

忘不了根的努力

它汲取著水分和營養

輸送到枝葉的頂端

枝葉才會不斷地繁茂

 

從隧道裡穿出

迎面是一片蔚藍的陽光

在這詩一般的日子

汗水灌溉的日子

情與愛交織的日子

詩、散文、小說、一篇篇

如鳳凰花恣意地綻放

光豔奪目,訴說一季的嚮往

我們沒有理由不為那火紅的激情歌唱.

 

春去夏來、歲月如歌的行板

走在過去和未來的交會點上

夢想為我們插上了飛翔的翅膀

如大鵬展翅

俯瞰輝煌的大地

錦繡河山一覽無遺

猶如近在咫尺

卻又遙不可及

 

「水西樓」沒有華麗的舞臺

沒有簇擁的獻花

只是一方文人墨客

默默耕耘的地方

把真摯的靈感

寫入每一張方寸

把生命的笑與淚

灑向每一顆日子

 

文字是最真實的東西

值得一生相許

是情人亮麗的眼眸

閃爍著動人的睛光

是迷航的夜空中

指引的北斗

是混沌的黑霧中

照亮智慧的軒窗

 

衷心地祈禱吧!

為自己所愛的、所堅守的、所關注的

都能長久地、美好地發展

縱然歲月漂白了青絲

壓彎了的腰身

依然英姿勃勃

與鮮嫩的生命相伴

 

當歷史輪迴過千百次

一代又一代

幾千年、幾萬年、幾億年

春蠶的絲

蠟炬的淚

園丁的夢

俱都掩埋在冰封的泥土底下

就讓億萬年後的人來發掘我們的化石吧!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最後頁 

作者小傳〈楊美欣專訪於高雄〉張明仁194131出生,原籍台灣台南,曾獲選為台南市優秀青年;現居高雄,曾獲選為高雄縣好人好事代表。妻蔡伊保子,育六女,皆曾獲選為模範母親及模範生「一門模範」傳為佳話。48年在自由青年半月刊加入轟動一時的新詩大論戰。早年詩作曾發表在「文星雜誌」覃子豪選輯的「地平線詩選」,亦被收錄在5410月「文壇社」出版的「本省籍作家作品選集」。又與數位詩人作家集資創辦「太陽文藝月刊」並擔任主編,發表紀弦、白萩、端木方、大荒等多位詩人作家之作品,名詩人白萩也為它設計封面,並組織「太陽詩派」,後因自感不必自立門戶,而宣佈解散。6576經由藍燈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出版「茅屋之夜」;8979創辦「水西樓文學網」http://www.webl.org發行電子報「水西樓走筆」,出版「孤獨的存在」列為「水西樓文學網」叢書。

水西樓與我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