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231059屬於邊城的風景

1

思念是一種無以言說的心痛,也是一種無法根治的心病,聚會就是可以緩解病痛的良藥。

9月中旬的一天,在“吉大87中文群英會”微信群裏,我看到了即將在國慶和中秋“雙節”假期舉行吉首大學中文系87級同學邊城聚會的資訊。我喜出望外,一種喜悅、快樂和幸福的感覺在心中開始潛滋暗長起來,對十月,對邊城,對聚會,充滿了無限的期待。這是我們的第四次聚會,由頭是走進吉首大學相識30周年,因為此前我們已經舉行了三次聚會。

金秋十月,註定是一個美好的季節。剛過完國慶、中秋“雙節”,我與幾位張家界的同學又啟程前往邊城奔赴一次友誼的聚會。剛好兩小時後,我們就抵達了邊城。

我們最初知道邊城這個名字,是在大學老師講授沈從文小說代表作《邊城》的時候。湘西是沈從文的故鄉,《邊城》可謂寫盡了沈從文的鄉愁。《邊城》以湘川黔三省交界的茶峒為背景,把湘西自然山水和民俗風情描繪得惟妙惟肖,美如桃源,令人神往。可是,現實中的邊城究竟是怎樣一副真容呢?這無疑是我們許多同學心中的一個懸念。

我們在入住的三不管島酒店放好行李後,就迫不及待地下樓,一是想看看即將報到的同學,二是想看看邊城的風景。

 

2

我邀了幾位同學一起去洪安鎮溜達。酒店外有一座風雨橋,走過橋就來到了洪安鎮的街道上。這裏的街道全是青石板鋪就的,表面並未打磨,平整而粗糙,走在上面不擔心摔跤。街道兩旁大都是兩三層的樓房,有的是磚瓦房,有的是吊腳樓,雖然都很陳舊,但是一種濃郁的古樸之美撲面而來。街道兩旁的店鋪鱗次櫛比,有的是客棧,有的是飯館,有的買葉葉粑粑,有的買手工藝品,有的買旅遊紀念品,等等。一步一景,我們目不暇接。

花了大約一個小時,我們走馬觀花,跑完了洪安鎮的幾條街。接著,我們又來到拉拉渡,準備到對岸茶峒看看。

碼頭邊一位熱情的小夥子,主動當起了導遊,義務為我們介紹邊城的基本情況。

經過拉拉渡的這條河以前也叫白水河,而民間則稱之為清水江。它是酉水的一條支流,在從文先生的《邊城》裏叫作“白水”。酉水又是沅江的支流,注入沅江後便一路奔湧到八百里洞庭湖,再匯入浩浩蕩蕩的長江。

拉拉渡下游便有自西而來的洪安河匯入清水江。洪安河有三個入口,因此與清水江共同圍成兩個小島,一個叫三不管島,也就是我們入住的三不管島酒店所在的地方,隸屬於重慶秀山縣洪安鎮;另一個叫翠翠島,隸屬於湖南花垣縣茶洞鎮。

茶洞鎮於2005年經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正式改名為花垣縣邊城鎮,地處渝湘黔交界處,西與洪安鎮隔河相望,南與貴州省松桃縣迓駕鎮相連,素稱“一腳踏三省”。

剛才聽了小夥子的介紹,我們對洪安和茶峒的地理和歷史概況有了大致瞭解。

對於拉拉渡,沈從文在《邊城》中有詳細描寫,我們能夠得以親見,更覺別致而親切。一般常見的渡船都是用木槳或者竹篙來驅動木船前行,而拉拉渡卻是另一種原始而獨特的渡河方式。我們排著隊上了拉拉渡,每人次收費3元。渡船是一條大木船,每次可載20人左右。木船修建有一人多高的遮陽棚,船艙兩頭的中央各有一個碗口粗的木柱,離船艙約1米高處各固定了兩個鐵環,一大一小,一根小指粗的鋼繩從兩個較大的鐵環中穿過。鋼繩兩端固定在河的兩岸,船工在船上用一個特製的有凹槽的木棒往身後拉拽一下鋼繩,木船就往前移動一下,拉第二下時就往前移動一下手中的木棒。船工不停地移動木棒和拉拽鋼繩,木船就緩緩前行了。有幾位好奇的遊客,也幫忙用手拉拽鋼繩,木船就前行得更快了。將近一百米寬的河面,木船只花了幾分鐘就把我們送到了對岸。

一上岸,我們就從重慶的洪安鎮一腳踏上了湖南地界。從碼頭邊攀登幾步石階,我們就進入了邊城小鎮。沿著清水江河岸修建的青石板街,似乎比對岸的洪安鎮更繁華。青石板整潔典雅,吊腳樓古色古香。街上商鋪林立,遊人如織。這裏出售的商品以土特產居多,比如各類乾菜、小吃和各種手工藝品。河邊泊著許多小木船,遊人可乘小木船去對面的翠翠島和上游的洪安鎮;河邊還有人洗在衣服,洗菜,洗餐具;河邊還有一條狗在主人身邊悠閒地來回走動。石板街盡頭不遠處的清水江邊,建造有兩架高大的水車,水車旁邊的山腰上聳立著一座白塔。這一切充滿鄉土生活氣息,仿佛是沈從文筆下湘西生活的情景再現。

有詩雲:“邊城勝景令人醉,疑是身在畫中游。”我們一邊欣賞著石板街的自然風景,一邊感受著石板街的民俗風情,一邊用鏡頭定格一個個精彩的畫面。我們能在這具有詩情畫意的地方舉行同學聚會,無疑是吉首片區同學的一個美妙安排。

下午五點左右,我們開始返回。回到拉拉渡碼頭,我環顧清水江兩岸,山城雄峙,河水悠悠,感受到沈從文筆下的“邊城”原型的確是一方絕佳山水。四面群山逶迤秀麗,圍繞一個袖珍盆地,像極了一塊大蛋糕。清水江和洪安河就是大自然揮舞的兩把長劍,將這塊大蛋糕切割成幾個小塊,盛給湘渝黔人民世代分享。這裏的人民在這片安寧祥和、美麗富饒的土地上世世代代生息繁衍,和睦相處,與世無爭,守望者著土家族和苗族文化傳統,仿佛千百年的時光在此停下了腳步。

現在,洪安和茶峒人民都在發展旅遊事業,以旅遊來帶動各行各業發展,以旅遊來脫貧致富,共同奔向小康。他們在打造一個共同的旅遊名片——邊城。茶峒鎮已經更名為邊城鎮,先前我也發現洪安鎮的名稱前冠有“邊城”二字。沈從文在《邊城》中描繪的詩意生活,正在“邊城”人民手中變成燦爛的現實。

乘坐拉拉渡,我們又回到了洪安鎮。回望清水江,看到剛才乘坐的木船正沿著一根鋼繩返回對岸,我竟然發現拉拉渡對於我們同學聚會是一個很好的隱喻。

三十年前,我們吉首大學中文系87級50多名男女同學,擁有同樣的興趣愛好,懷著同樣的理想信念,從四面八方彙聚到一個班級,一起寒窗苦讀四個春夏秋冬,一起眺望更加遙遠的未來。四年之後,我們又各奔東西,各奔前程,各有所成,中途又不時地相會在一起,回首同窗初心,分享人生甘苦。我們一起同窗,我們一起聚會,不正是一起乘坐拉拉渡麼?共同的興趣愛好,共同的理想信念,共同的同學情誼,不正是拉拉渡上的那條鋼繩麼?正是因為能夠同坐一條木船,又有同一條可以牽引的鋼繩,於是我們就一次又一次地橫渡時間的河流,從此岸到達彼岸,又從彼岸回到此岸。

俗話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可見,同學情緣,何其珍貴,值得我們且行且珍惜。

回到三不管島酒店,我們在大堂裏見到了好多相繼而來的同學。雖然多年不見,但是一旦再次握手,我們就如久別重逢的兄弟姐妹,沒有任何陌生感和距離感。

 

3

10月6日,吃過早餐後,我們先是在酒店門口的風雨橋邊拍合影。合影分了好多種,如男女同學合影、男同學合影、女同學合影、各寢室同學合影、各市州同學合影。總之,大家以各種不同方式合影,盡情表達歡聚的喜悅之情。然後,我們又來到拉拉渡合影。在拉拉渡碼頭的石階上,有一塊異型石碑,上面刻有“拉拉渡”三個字,並塗上了紅漆,非常醒目。石碑前擺了一條長凳,專供遊人拍照用的。我們以石碑為背景合影,除了剛才幾種合影方式之外,還增加了同學夫妻合影,因為我們班有兩對同學夫妻,此次聚會的活動經費正是由這兩個家庭提供贊助,充分體現了深厚的同學情誼。以拉拉渡為背景合影,似乎正好契合了同學或者夫妻在人生旅途中“同船過渡”的寓意。

合影完畢後,我們便乘坐一輛大巴車去重慶酉陽桃花源參觀。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在大家的歡聲笑語中結束了,我們於10點半左右到達酉陽桃花源門票站。

景區入口竟然是一個人造山洞,名叫太古洞。我們進入洞中,只見燈光燦爛,還不時看到洞壁上刻有秦代文字,原以為這裏沒有自然山洞而為了營造陶淵明筆下桃花源“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初極狹,才通人”的意境才建造了這個山洞。哪知道,這個幾百米的人造山洞與一個自然溶洞緊緊相連,融為一體。我們走完人造山洞之後,便直接進入一個大溶洞。我們又以為這個溶洞不會太長,否則前面不會有一個人造山洞。結果又出乎我們意料,洞中提示牌告訴我們,太古洞全長約2500米,洞寬10-25米,洞頂最高達60米。洞中游道沿著地勢蜿蜒前行,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沿途有很多石筍、石柱、石幔、石花、大廳、陰河等岩溶景觀,但景觀品質遠遜於武陵源黃龍洞。不過,洞內有幾處免費拍照的地方,出洞時即可領取,因此有許多同學還在洞內拍照留影。

花了一個多小時,我們才走出太古洞。走出山洞時,我們略顯遺憾,因為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氣力卻並沒有看到多少令人流連的自然美景。

然而,從太古洞出口沿著一個棧道往下走,我們突然看見了小橋流水,茂密的竹林和桃林,山間的茅草屋,小船在湖中漫遊,開闊的田野,還有許多遊人穿著秦代古裝,裝扮成秦人行走其間。我們還聽到了古樂聲聲,不斷在山間繚繞。這不正是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麼?——“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發垂髫,並怡然自樂。”

我們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空穿越,竟然回到了兩千年前的秦代,走進了陶淵明的“桃花源”。

在桃花源中,我們流連了約一個小時,然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酉陽桃花源的出口也是一個大溶洞,名叫大酉洞,長約一百米左右。走出大酉洞,外面就是酉陽城,我們從兩千年前的秦代一下又回到了二十一世紀的現代。

大酉洞外有一個石牌坊,上面刻有“桃花源”三個字。站在牌坊前,我久久回望大酉洞內那一方“別有洞天”。大山的圍繞中,留出一個不大不小且相對封閉的山水田園,又有兩個自然山洞與外界相連,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天造地設的“桃花源”。我們只能感歎大自然的神奇,感歎酉陽桃花源比大名鼎鼎的常德桃花源更像“桃花源”。

 

4

10月7日,我們吃完早餐後就去參觀翠翠島。

再次經過拉拉渡,我們又來到了邊城的石板街。同學們邊走邊看,遇到好看的風景都要合影留念。石板街的盡頭也有一個拉拉渡,專為上翠翠島的遊人而設,我們乘船直接上了翠翠島。

翠翠島比三不管島大兩倍還不止。島上就像一個大花園,種滿了花草樹木,還點綴了許多景觀石。島上只有一個建築物,那就是翠翠雕塑。翠翠雕像用漢白玉製作而成,高達9米,由著名畫家黃永玉設計。翠翠面目美麗,身段婀娜,神情憂鬱,手中捧著一束山花搭在右肩頭。翠翠的腦袋右側且依偎著那束山花,陪伴她的就是那條黃狗。翠翠背靠洪安鎮,面朝邊城鎮,站在青山綠水間向遠方眺望。她是盼望著爺爺回來,還是盼望著大佬、二佬出現在眼前呢?這無疑讓我們充滿了遐想。翠翠是苗族兒女善良、堅貞、樸實、勤勞、平和、正直的化身,更是邊城的靈魂。

我們在翠翠雕像前佇立良久,當年在吉首大學聽老師講授《邊城》的情景便在腦海中不斷播放。當年,我們既為翠翠的哀婉愛情而動情,也為邊城的自然風景和民俗風情而著迷。二十多年後,我們來到邊城,面對翠翠雕像,不禁感慨良多。世易時移,現在的邊城比我們想像中的更美麗,這裏土家苗家兒女過上了更加美好的生活,他們的愛情更浪漫,更甜蜜。

我們站在翠翠雕像前合影留戀,希望留住我們對翠翠的美好懷念。

下了翠翠島,我們返回拉拉渡。我們站在木船上,仿佛擺渡老人就是翠翠的爺爺,男同學們都成了大佬、二佬,女同學們都成了翠翠。

走過石板街,乘坐邊城與洪安之間的拉拉渡,我們又從湖南邊城回到了重慶洪安。三不管島酒店外,鮮紅的三角梅開得正豔,八月桂花散發著撲鼻的芬芳。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兩天前,它們歡迎我們的到來;此時此刻,它們又要歡送我們離開。回到賓館,我們整理好行李後,互道一聲問候,就各自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在回家的路上,同學們還在“吉大87中文群英會”微信群裏發微信,上傳記錄我們聚會情景的圖片。“吉大87中文群英會”微信群就是我們共同的家,我們雖然離別,但是無時無刻又不在一起,永遠沒有分開。我們先後回到了家裏,先回家的還在微信群裏時時關注著仍在路途中的同學們。晚上10點多了,最遠的一位同學在微信群裏說已經回家了。之後,微信群終於安靜下來了。

聚會時間雖短,但留給我們的回味是漫長的。按照大家的約定,四年後,我們將相聚在張家界。1

思念是一種無以言說的心痛,也是一種無法根治的心病,聚會就是可以緩解病痛的良藥。

9月中旬的一天,在“吉大87中文群英會”微信群裏,我看到了即將在國慶和中秋“雙節”假期舉行吉首大學中文系87級同學邊城聚會的資訊。我喜出望外,一種喜悅、快樂和幸福的感覺在心中開始潛滋暗長起來,對十月,對邊城,對聚會,充滿了無限的期待。這是我們的第四次聚會,由頭是走進吉首大學相識30周年,因為此前我們已經舉行了三次聚會。

金秋十月,註定是一個美好的季節。剛過完國慶、中秋“雙節”,我與幾位張家界的同學又啟程前往邊城奔赴一次友誼的聚會。剛好兩小時後,我們就抵達了邊城。

我們最初知道邊城這個名字,是在大學老師講授沈從文小說代表作《邊城》的時候。湘西是沈從文的故鄉,《邊城》可謂寫盡了沈從文的鄉愁。《邊城》以湘川黔三省交界的茶峒為背景,把湘西自然山水和民俗風情描繪得惟妙惟肖,美如桃源,令人神往。可是,現實中的邊城究竟是怎樣一副真容呢?這無疑是我們許多同學心中的一個懸念。

我們在入住的三不管島酒店放好行李後,就迫不及待地下樓,一是想看看即將報到的同學,二是想看看邊城的風景。

 

2

我邀了幾位同學一起去洪安鎮溜達。酒店外有一座風雨橋,走過橋就來到了洪安鎮的街道上。這裏的街道全是青石板鋪就的,表面並未打磨,平整而粗糙,走在上面不擔心摔跤。街道兩旁大都是兩三層的樓房,有的是磚瓦房,有的是吊腳樓,雖然都很陳舊,但是一種濃郁的古樸之美撲面而來。街道兩旁的店鋪鱗次櫛比,有的是客棧,有的是飯館,有的買葉葉粑粑,有的買手工藝品,有的買旅遊紀念品,等等。一步一景,我們目不暇接。

花了大約一個小時,我們走馬觀花,跑完了洪安鎮的幾條街。接著,我們又來到拉拉渡,準備到對岸茶峒看看。

碼頭邊一位熱情的小夥子,主動當起了導遊,義務為我們介紹邊城的基本情況。

經過拉拉渡的這條河以前也叫白水河,而民間則稱之為清水江。它是酉水的一條支流,在從文先生的《邊城》裏叫作“白水”。酉水又是沅江的支流,注入沅江後便一路奔湧到八百里洞庭湖,再匯入浩浩蕩蕩的長江。

拉拉渡下游便有自西而來的洪安河匯入清水江。洪安河有三個入口,因此與清水江共同圍成兩個小島,一個叫三不管島,也就是我們入住的三不管島酒店所在的地方,隸屬於重慶秀山縣洪安鎮;另一個叫翠翠島,隸屬於湖南花垣縣茶洞鎮。

茶洞鎮於2005年經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正式改名為花垣縣邊城鎮,地處渝湘黔交界處,西與洪安鎮隔河相望,南與貴州省松桃縣迓駕鎮相連,素稱“一腳踏三省”。

剛才聽了小夥子的介紹,我們對洪安和茶峒的地理和歷史概況有了大致瞭解。

對於拉拉渡,沈從文在《邊城》中有詳細描寫,我們能夠得以親見,更覺別致而親切。一般常見的渡船都是用木槳或者竹篙來驅動木船前行,而拉拉渡卻是另一種原始而獨特的渡河方式。我們排著隊上了拉拉渡,每人次收費3元。渡船是一條大木船,每次可載20人左右。木船修建有一人多高的遮陽棚,船艙兩頭的中央各有一個碗口粗的木柱,離船艙約1米高處各固定了兩個鐵環,一大一小,一根小指粗的鋼繩從兩個較大的鐵環中穿過。鋼繩兩端固定在河的兩岸,船工在船上用一個特製的有凹槽的木棒往身後拉拽一下鋼繩,木船就往前移動一下,拉第二下時就往前移動一下手中的木棒。船工不停地移動木棒和拉拽鋼繩,木船就緩緩前行了。有幾位好奇的遊客,也幫忙用手拉拽鋼繩,木船就前行得更快了。將近一百米寬的河面,木船只花了幾分鐘就把我們送到了對岸。

一上岸,我們就從重慶的洪安鎮一腳踏上了湖南地界。從碼頭邊攀登幾步石階,我們就進入了邊城小鎮。沿著清水江河岸修建的青石板街,似乎比對岸的洪安鎮更繁華。青石板整潔典雅,吊腳樓古色古香。街上商鋪林立,遊人如織。這裏出售的商品以土特產居多,比如各類乾菜、小吃和各種手工藝品。河邊泊著許多小木船,遊人可乘小木船去對面的翠翠島和上游的洪安鎮;河邊還有人洗在衣服,洗菜,洗餐具;河邊還有一條狗在主人身邊悠閒地來回走動。石板街盡頭不遠處的清水江邊,建造有兩架高大的水車,水車旁邊的山腰上聳立著一座白塔。這一切充滿鄉土生活氣息,仿佛是沈從文筆下湘西生活的情景再現。

有詩雲:“邊城勝景令人醉,疑是身在畫中游。”我們一邊欣賞著石板街的自然風景,一邊感受著石板街的民俗風情,一邊用鏡頭定格一個個精彩的畫面。我們能在這具有詩情畫意的地方舉行同學聚會,無疑是吉首片區同學的一個美妙安排。

下午五點左右,我們開始返回。回到拉拉渡碼頭,我環顧清水江兩岸,山城雄峙,河水悠悠,感受到沈從文筆下的“邊城”原型的確是一方絕佳山水。四面群山逶迤秀麗,圍繞一個袖珍盆地,像極了一塊大蛋糕。清水江和洪安河就是大自然揮舞的兩把長劍,將這塊大蛋糕切割成幾個小塊,盛給湘渝黔人民世代分享。這裏的人民在這片安寧祥和、美麗富饒的土地上世世代代生息繁衍,和睦相處,與世無爭,守望者著土家族和苗族文化傳統,仿佛千百年的時光在此停下了腳步。

現在,洪安和茶峒人民都在發展旅遊事業,以旅遊來帶動各行各業發展,以旅遊來脫貧致富,共同奔向小康。他們在打造一個共同的旅遊名片——邊城。茶峒鎮已經更名為邊城鎮,先前我也發現洪安鎮的名稱前冠有“邊城”二字。沈從文在《邊城》中描繪的詩意生活,正在“邊城”人民手中變成燦爛的現實。

乘坐拉拉渡,我們又回到了洪安鎮。回望清水江,看到剛才乘坐的木船正沿著一根鋼繩返回對岸,我竟然發現拉拉渡對於我們同學聚會是一個很好的隱喻。

三十年前,我們吉首大學中文系87級50多名男女同學,擁有同樣的興趣愛好,懷著同樣的理想信念,從四面八方彙聚到一個班級,一起寒窗苦讀四個春夏秋冬,一起眺望更加遙遠的未來。四年之後,我們又各奔東西,各奔前程,各有所成,中途又不時地相會在一起,回首同窗初心,分享人生甘苦。我們一起同窗,我們一起聚會,不正是一起乘坐拉拉渡麼?共同的興趣愛好,共同的理想信念,共同的同學情誼,不正是拉拉渡上的那條鋼繩麼?正是因為能夠同坐一條木船,又有同一條可以牽引的鋼繩,於是我們就一次又一次地橫渡時間的河流,從此岸到達彼岸,又從彼岸回到此岸。

俗話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可見,同學情緣,何其珍貴,值得我們且行且珍惜。

回到三不管島酒店,我們在大堂裏見到了好多相繼而來的同學。雖然多年不見,但是一旦再次握手,我們就如久別重逢的兄弟姐妹,沒有任何陌生感和距離感。

 

3

10月6日,吃過早餐後,我們先是在酒店門口的風雨橋邊拍合影。合影分了好多種,如男女同學合影、男同學合影、女同學合影、各寢室同學合影、各市州同學合影。總之,大家以各種不同方式合影,盡情表達歡聚的喜悅之情。然後,我們又來到拉拉渡合影。在拉拉渡碼頭的石階上,有一塊異型石碑,上面刻有“拉拉渡”三個字,並塗上了紅漆,非常醒目。石碑前擺了一條長凳,專供遊人拍照用的。我們以石碑為背景合影,除了剛才幾種合影方式之外,還增加了同學夫妻合影,因為我們班有兩對同學夫妻,此次聚會的活動經費正是由這兩個家庭提供贊助,充分體現了深厚的同學情誼。以拉拉渡為背景合影,似乎正好契合了同學或者夫妻在人生旅途中“同船過渡”的寓意。

合影完畢後,我們便乘坐一輛大巴車去重慶酉陽桃花源參觀。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在大家的歡聲笑語中結束了,我們於10點半左右到達酉陽桃花源門票站。

景區入口竟然是一個人造山洞,名叫太古洞。我們進入洞中,只見燈光燦爛,還不時看到洞壁上刻有秦代文字,原以為這裏沒有自然山洞而為了營造陶淵明筆下桃花源“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初極狹,才通人”的意境才建造了這個山洞。哪知道,這個幾百米的人造山洞與一個自然溶洞緊緊相連,融為一體。我們走完人造山洞之後,便直接進入一個大溶洞。我們又以為這個溶洞不會太長,否則前面不會有一個人造山洞。結果又出乎我們意料,洞中提示牌告訴我們,太古洞全長約2500米,洞寬10-25米,洞頂最高達60米。洞中游道沿著地勢蜿蜒前行,忽上忽下,忽左忽右。沿途有很多石筍、石柱、石幔、石花、大廳、陰河等岩溶景觀,但景觀品質遠遜於武陵源黃龍洞。不過,洞內有幾處免費拍照的地方,出洞時即可領取,因此有許多同學還在洞內拍照留影。

花了一個多小時,我們才走出太古洞。走出山洞時,我們略顯遺憾,因為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氣力卻並沒有看到多少令人流連的自然美景。

然而,從太古洞出口沿著一個棧道往下走,我們突然看見了小橋流水,茂密的竹林和桃林,山間的茅草屋,小船在湖中漫遊,開闊的田野,還有許多遊人穿著秦代古裝,裝扮成秦人行走其間。我們還聽到了古樂聲聲,不斷在山間繚繞。這不正是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麼?——“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發垂髫,並怡然自樂。”

我們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空穿越,竟然回到了兩千年前的秦代,走進了陶淵明的“桃花源”。

在桃花源中,我們流連了約一個小時,然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酉陽桃花源的出口也是一個大溶洞,名叫大酉洞,長約一百米左右。走出大酉洞,外面就是酉陽城,我們從兩千年前的秦代一下又回到了二十一世紀的現代。

大酉洞外有一個石牌坊,上面刻有“桃花源”三個字。站在牌坊前,我久久回望大酉洞內那一方“別有洞天”。大山的圍繞中,留出一個不大不小且相對封閉的山水田園,又有兩個自然山洞與外界相連,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天造地設的“桃花源”。我們只能感歎大自然的神奇,感歎酉陽桃花源比大名鼎鼎的常德桃花源更像“桃花源”。

 

4

10月7日,我們吃完早餐後就去參觀翠翠島。

再次經過拉拉渡,我們又來到了邊城的石板街。同學們邊走邊看,遇到好看的風景都要合影留念。石板街的盡頭也有一個拉拉渡,專為上翠翠島的遊人而設,我們乘船直接上了翠翠島。

翠翠島比三不管島大兩倍還不止。島上就像一個大花園,種滿了花草樹木,還點綴了許多景觀石。島上只有一個建築物,那就是翠翠雕塑。翠翠雕像用漢白玉製作而成,高達9米,由著名畫家黃永玉設計。翠翠面目美麗,身段婀娜,神情憂鬱,手中捧著一束山花搭在右肩頭。翠翠的腦袋右側且依偎著那束山花,陪伴她的就是那條黃狗。翠翠背靠洪安鎮,面朝邊城鎮,站在青山綠水間向遠方眺望。她是盼望著爺爺回來,還是盼望著大佬、二佬出現在眼前呢?這無疑讓我們充滿了遐想。翠翠是苗族兒女善良、堅貞、樸實、勤勞、平和、正直的化身,更是邊城的靈魂。

我們在翠翠雕像前佇立良久,當年在吉首大學聽老師講授《邊城》的情景便在腦海中不斷播放。當年,我們既為翠翠的哀婉愛情而動情,也為邊城的自然風景和民俗風情而著迷。二十多年後,我們來到邊城,面對翠翠雕像,不禁感慨良多。世易時移,現在的邊城比我們想像中的更美麗,這裏土家苗家兒女過上了更加美好的生活,他們的愛情更浪漫,更甜蜜。

我們站在翠翠雕像前合影留戀,希望留住我們對翠翠的美好懷念。

下了翠翠島,我們返回拉拉渡。我們站在木船上,仿佛擺渡老人就是翠翠的爺爺,男同學們都成了大佬、二佬,女同學們都成了翠翠。

走過石板街,乘坐邊城與洪安之間的拉拉渡,我們又從湖南邊城回到了重慶洪安。三不管島酒店外,鮮紅的三角梅開得正豔,八月桂花散發著撲鼻的芬芳。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兩天前,它們歡迎我們的到來;此時此刻,它們又要歡送我們離開。回到賓館,我們整理好行李後,互道一聲問候,就各自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在回家的路上,同學們還在“吉大87中文群英會”微信群裏發微信,上傳記錄我們聚會情景的圖片。“吉大87中文群英會”微信群就是我們共同的家,我們雖然離別,但是無時無刻又不在一起,永遠沒有分開。我們先後回到了家裏,先回家的還在微信群裏時時關注著仍在路途中的同學們。晚上10點多了,最遠的一位同學在微信群裏說已經回家了。之後,微信群終於安靜下來了。

聚會時間雖短,但留給我們的回味是漫長的。按照大家的約定,四年後,我們將相聚在張家界。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