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30000從密室逃脫

張惠菁/作家

大選結束了,但是台灣的無限之路才剛開始。因為我們是個小國家,不會有什麼「大國崛起」的驚人地標變化和統計數字,也不必去追求那些。台灣的無限之路是一條相對安靜、色彩沉著的道路,反而更有利於看到一些長遠的、人性的價值。別讓它失去吧!對於我們所選擇的、值得執守的價值,時時看清,把它當作正在走的路上,一種內在的地標。那些標示,比高樓大廈、霓虹招牌、驚人的外在成長數字更美而清醒,更靠近人性,因而可以更長遠地走下去。

最近中國武漢爆發了新型肺炎病毒。中國官方公告的數字是二一八個確診病例。但外媒如BBC評估是至少有一千七百名。中國仍然是個資訊不透明的地方,對他們的官方而言,控制訊息的重要性仍然是大於人民知的權利。媒體是宣傳單位,而不是中立的平台。自然,其訊息控制背後的理由往往是公共安全,這邏輯的背後則是國家官方對普通人的智慧無法信任,一切只能政由上出,民間社會沒有被給予發展的機會。

2008年中國發生汶川大地震,曾經被視為中國NGO發展的元年,有無數志工團體進入災區援助,當時的互聯網發揮了重要的連結作用,讓災區之外的人也動員了起來,參與在一個大於個人生命的共同目標之中,去支援比自己更弱勢的人。但在那之後,中國在經濟上更富裕,政治上卻更緊縮了。如果讀寇延丁的《敵人是怎麼煉成的:沒有權利沉默的中國人》,會發現這個「變化」背後最可怕的,是有一種「國家機器」還保留著文革以來的「不變」在繼續運作。一直從事社運的寇延丁在2014年被以顛覆國家罪名逮捕。她在監禁處遇到三個審訊者,是三個沒有隨時代改變,仍然操著文革語言的人。寇延丁在獄中的挑戰,是絕不能掉進他們那訓練有素,層層入人於罪的語言中,要突破那三人想要假國家之名編派給她的罪名,闡明自己的敘事。

那三個審訊者,屬於一個擅長把「人」製造成「國家敵人」的機器。這個機器掩埋在繁榮發展的表面之下,繼續作為新中國背後政治控制的骨幹結構而運轉。台灣也曾經有那樣的機器。然而在90年代初,由於民主體制的建立,使我們可以在那機器身上鑿洞,讓光透進去。我們要珍惜藉由民主從密室逃脫的歷史,珍惜內外價值的一致,而不是那些建造在壓抑控制的密室之上的表面光鮮。

回應

喜歡大自然與旅遊,藉由相片記錄生活的點點滴滴。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