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62351每個人都說要反省,為何卻沒人敢檢討韓國瑜?

奇巾/藍二代、自由撰稿人
 
國民黨在2020年大選中的慘敗,徹底打破了那「當地方選舉大勝,隔年的總統立委大選也會獲勝」的台灣政治規律。這樣的結果,在去年時藍媒曾經作出「韓vs.蔡」的支持度曾經達到54%對25%的懸殊,以及國民黨曾發下國會要拿「86席」的豪語對比下,更顯諷刺。
 
黨內如今的「青壯派」與當權的中常委們,在選舉結果揭曉的第一時間便紛紛跳出來,不約而同將矛頭對準了黨主席吳敦義,更連帶將黨中央的一級主管與競選團隊們都當成是「首批戰犯」。有人大聲宣布了要辭去任期不到一個月的中常委一職,有人高喊著要吳斯懷、葉毓蘭與吳敦義都通通退出不分區名單,更有人已經宣布要代表「青壯派」競選黨主席──在那關於承擔與改革的慷慨激昂之中,吳敦義彷彿成為了罪該天誅的「最大禍首」,每個人想切下去的「改革第一刀」都往他身上招呼去。
 
對一個家庭長期支持國民黨陣營的旁觀者來說,這樣的偏差與醜態實在讓人看不下去。國民黨怎麼會輸到如今的地步,居然還不知道是誰把自己害得這麼慘?又怎麼會每個人都在拼命撻伐著吳敦義,竟然卻對那理當是「頭號禍首」的韓國瑜,吭都不敢吭一聲?
 
國民黨在1月15日中常會上公布的「敗選檢討報告」,臚列了七大點關於敗選的因素洋洋灑灑,但卻連這份敗選報告都始終不敢直述問題的真正核心──或許這也正是國民黨會陷入危機與衰敗的主因:即使已經自家的國王已經被敵人瞄準心臟了,卻還是沒有人有勇氣與責任感去指出,國王其實沒有穿著盔甲,甚至根本就一絲不掛──國民黨會走到今天,真正的問題正是出在「韓國瑜」身上,這個最大的業障如果國民黨無法面對與處理,那其餘的什麼「七大因素」之類都是枝微末節的其他。
 
很多藍營的朋友在去年就不斷指出:韓國瑜在國民黨內的坐大,將會帶來無法想像的災難。他那喜歡信口胡謅的慣性說謊、缺乏內涵的宛若草包、充滿歧視的不當觀念、毫無經驗的治理能力,也許在立委或縣市長層級的選戰中,還能夠被一時的激情所隱藏;但放在總統大選裡,就絕對沒有再有任何迴避與閃躲的空間,且會毫不留情地暴露出他是個根本不夠格的候選人。
 
可惜,那時有多少沉痛的呼籲,國民黨卻像著了魔般根本聽不進去,只會放任著韓粉去霸凌那些批評韓國瑜的藍營媒體人與從政同志,甚至是動用黨紀直接開鍘那些苦口婆心者。「韓流」之於國民黨,就像吸食了某種迷幻劑一般──在短時間裡可以因廣大的熱情韓粉,以及韓國瑜本人在媒體鏡頭上的超高頻率曝光,而得到彷彿體內奔騰著千軍萬馬之力的亢奮與瘋狂,甚至「征服宇宙」都不再只是夢想,那是一種堅信著國民黨將所向披靡的集體幻象。
 
但,就像所有的癮君子一樣,如果你賴以從中汲取力量的來源,本就極度的不穩定與不健康,那再多的吸食,也只會帶來一時的快感與興奮,不僅無法長久,更可能反而看到許多只存在於你腦海裡的幻覺。國民黨過去的一年來就是這樣:明知道韓國瑜有多不配,卻貪婪地渴望能從他鋼鐵般的「韓粉」裡吸取著選票與力量。
 
韓國瑜參加黨內初選與總統競選以來的一路言行,也許在韓粉們的眼裡仍不亞於任何心中偶像,但對於更大多數既未吸食迷幻藥、更未陷入集體瘋狂與幻象裡的選民來說,卻是越來越遠離一個「正常」與「能夠接受」的國家領導人形象。對韓本人來說當然沒差,他輸得再怎麼慘都是賺──但對於被他連帶地賠上了幾十個國會席次,甚至被一整個年輕世代與絕大多數中間選民給唾棄的國民黨來說,難道還輸得不夠慘痛、不夠慘嗎?
 
當今日國民黨的青壯派與中常委們還在大聲檢討吳敦義的時候,請不要忘了:當初對韓粉的不理性與社會霸凌選擇默不作聲,更只忙著從韓流裡獲取選票外溢支持的,你們中的許多人都有一份;而眼看坐視著韓國瑜在幾乎「一人毀全黨」地累積個人政治資本,並讓國民黨跟著漸漸邁向「國瑜黨」化的,你們更是幾乎每人都有一份。
 
如今,還在避重就輕著什麼要檢討吳敦義、甚至拱韓國瑜擔任主席的,都應該要好好地先自我懺悔與反省,並勇敢與負責任地面對國民黨真正、也是最大的心魔:那就是韓國瑜。最該被檢討與問責的,也更是不顧社會觀感落跑參選、並又完全不受黨中央控制,更肆意在為個人累積實力而不顧黨內同志死活的韓國瑜,以及其表現荒謬到根本不像是正常的總統級競選團隊的韓陣營。
 
如果國民黨經過了此次慘痛教訓,仍然不敢面對與處理自己目前最大的問題:韓國瑜,更要繼續吸食著有害身心的迷幻劑的話;不僅走向「國瑜黨化」會是繼續來臨的惡夢,更只怕「泡沫化」的命運亦不會是太遙遠的結局。

回應

喜歡大自然與旅遊,藉由相片記錄生活的點點滴滴。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