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1858韓國瑜兩次選舉 第一次是悲劇 第二次是鬧劇

 

張宇韶

 

作者為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馬克思說過,歷史重大事件會發生過兩次,第一次是悲劇,第二次則是鬧劇。這句話用來形容韓國瑜在台灣兩次大選的結果,再貼切也不過。

2018年韓國瑜的崛起及其所創造的韓流效應,一夕之間摧毀了民進黨的執政基礎與政治板塊,並且讓太陽花學運以來所建立的公民社會典範付諸流水。以台灣政治發展的歷史來看,執政黨只要在地方縣市首長的大敗,將直接影響下次的總統大選,鐘擺效應短時間難以發酵或者只會作用於長期執政後民意的逆襲,這可從1997/2000、2005/2008、2014/2016幾次選戰的相關性中找到解釋。按照歷史規律,民進黨顯然應該在本次總統大選居於下風,然而有甚多偶然與必然的因素撞擊後,造成了本次國民黨大敗的結果。

就外部因素來看,美中經貿大戰改變了後冷戰國際體系與區域權力的性質,在中國崛起且意圖改變現狀的意圖下,不僅強化了台美雙邊關係,同時也讓中國政經秩序遇到巨大的挑戰。在此背景下,習近平為了鞏固自身權力基礎,遂在對台政策與治港方針中採取強硬作為,這種透過輸出危機轉移內部矛盾的戰爭邊緣策略,一直是威權體制的慣性。這可從去年習五點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一系列對台攻勢作為,以及香港反送中運動的維權思維得到驗證。

就在劇烈變動的國際與兩岸關係中,國民黨卻選擇親中路線,抱殘守缺死守九二共識外,同時提出簽署兩岸和平協議的主張,顯然嚴重錯估自由世界的輿論走向與台灣民心的變化,低估了自由民主的理念與台灣主體性的價值。與之同時,韓國瑜的訪問港澳之行進入中聯辦的言行,在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以及兩岸情勢升高之際成了無可辯解的口實,發大財除了口號空洞外,以讓外界質疑將台灣經濟鎖入中國的企圖,與當下全球生產分工鏈的重組形成鮮明的對比。更遑讓藍營政治人物對於中共以銳實力介入台灣政局無動於衷,這種心態在國民黨面對王立強事件與反滲透法中一覽無遺。

此外,國民黨顯然沒有搞清楚2018年勝選的性質與意義,韓國瑜的崛起與外溢效應全然掩蓋自身論述蒼白、遠離進步價值、世代斷裂的內部問題,藍營高層與支持者並沒有意識到國民黨體質不佳的本質問題,高估情勢同時低估公民社會的反噬力量與民進黨重建能力,已經埋下了敗選的隱憂。此外,吳敦義在總統初選中球員兼裁判的私心、韓國瑜帶職參選正當性不足及其在高雄市政的荒腔走板的表現,黨內內鬥內行整合不足的慣例,早已將勝選累積的人氣與政治資本消耗殆盡。直白說,羅馬雖然不是一日造成,龐貝的毀滅確有脈絡可尋。

當台灣的社會氛圍微妙轉變時,韓國瑜以為可以再度複製昔日高雄勝選模式,試圖透過仇恨恐懼動員的民粹操作,以及包括只有無的放矢的批判、似是而非的抹黑、不談政策只有口號的議題操作、莫名將民調蓋牌、主動攻擊媒體監督角色等違反選舉理性,更讓韓國瑜無法擴大鋼鐵韓粉同溫層外的群眾基礎,其失控的言行更難以獲得中間選民與青年世代的認同。平心而論,選戰最後階段的失控操作,也是壓倒韓國瑜選情的最後一根稻草。

韓國瑜未來的政治之路充滿許多變數,蔡英文在高雄贏得109萬票、兩者之間竟有50萬的差距、韓在高雄得票數遠低於全國、國民黨八席立委全軍覆沒,這些殘酷的客觀事實,都使得罷韓的可能性大增,讓韓國瑜陷入三殺的絕境。此外,面對慘敗的結果,國民黨與藍營支持者倘若無法深刻反省內外的結構因素,並且推動務實的黨務改革與政黨轉型,重建自身的核心價值、兩岸論述、政策主張與世代交替,國民黨短期內恐難從谷底中翻身。

回應

喜歡大自然與旅遊,藉由相片記錄生活的點點滴滴。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