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92308是總統選舉,還是信仰戰爭?

王浩威/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兼執行長

生活在同一個世界裡,為什麼裡面的人們各自看到的事情,卻是完全不相同的呢?

隨著總統選舉投票時間逼近,諸多的外在情勢,讓民調上反映出來的選情,形成了韓國瑜節節敗退的困境。然而,一開始有一部分韓粉堅持這些民調是造假的,包括過去被認為親國民黨的民調機構也是被懷疑的;慢慢地,隨著蔡英文和韓國瑜的距離拉大,越來越多人相信這種講法。甚至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在11月29日,選前的44天,號召支持者接到民調電話回答「唯一支持蔡英文」,也就是媒體所謂的民調「蓋牌」:不再做任何的民意調查,也就是牌局當中不再叫牌。

在支持韓國瑜的國民黨陣營裡,顯然是有兩種反應:一種認為這在落後的時候是上上策,像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就表示,這是韓國瑜自己所發想,「腦筋真的是蠻機靈的」,恐怕就是這樣的意思;然而更多的是鐵桿韓粉,他們是前面所提的相信韓國瑜最後還是會勝利了,甚至有一個「真正誠實」的民意調查的話也可以看出韓國瑜是遙遙領先的。

在台灣的選舉裡,各種的民意調查都是一直受到懷疑的,特別是對選舉結果企圖造成影響的各種可能性。也因為如此,台灣的選舉規定在選前10天就要停止做任何的民意調查。儘管有這麼多的懷疑,但從來沒有一次是像韓粉所反應出來的如此堅持相信而否認的狀態。

早在1924年弗洛伊德就提出了在意識層面完全沒辦法接受,甚至在知覺上是完全不存在的心理現象。也就是這個否認態度或完全的沒有感覺,是存在於無意識層面的深處,而我們自己的意識並不知道有這樣的否認或拒絕感受。弗洛伊德形容這個現象的德文是Verleugnung,英文的譯者翻譯成deny 或 disavowal,但感覺都是在個人察覺的層面,也就是自己是堅持不承認但同時又知道自己就是不想承認的否認,是和弗洛伊德描述Verleugnung,一層屬於無意識的現象,當事人自己不知道自己欺瞞了自己,是不相同的。

這樣的例子在生活裡面是經常可以看到的,甚至在歷史上也可以發現。譬如二次大戰日本帝國戰敗的時候,在不同地區的日本人,無論是海外或本島,不論是軍人或老百姓,很多人從收音機裡聽到他們的天皇親口宣布失敗的「玉音」時,還是相信這可能是造假的、天皇被挾持的或是其他的因素;總之,日本並沒有失敗,而且在戰爭的局勢上是更領先了,已經威脅到美國等聯盟國,日本的敵國才會採取這樣的賤招。

當然,也還是有可能是鐵桿韓粉對了,因為某一些因素而讓所有的這一切民意調查都呈現了錯亂的現象。

無論如何,不管是韓粉對了,還是另外一邊對了,都代表著有一群人果真是能夠睜眼說瞎話的,也就是人們要自己欺騙自己並不是那麼的困難,特別是在集體行動當中的個人心智。這一件就發生在我們生活裡、而且還繼續進行中的事,實在是十分的經典。最後的結果不管是怎麼樣,都可以讓我們了解原來人是可以如此愚昧。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目前如火如荼的香港反送中運動裡。在民主派這邊,群眾是被警察無差別的方式加以暴力對待;在建制派或官方這邊,這是警察不斷地遭到黑衣人殘酷的襲擊。兩種說話,天差地別,但都是在同一個空間發生的。

如果再加上中國大陸內部的言論,有機會看到他們對香港問題的論述,更是有一種兩個不同世界的感覺。

不管哪一種講法才是對,總之人們是永遠只選擇去看到他們相信的那一部分。相信才是重要的,眼前的事實反而是可以像夢幻一般,由人們以自己的需要或相信來進行改變。

所謂理性的溝通,也許在人類的歷史上從來都沒有發生過,至少在台灣還是一個很遙遠的一件事。

因為如此,所謂的總統選舉,其實是信仰的戰爭!

回應

喜歡大自然與旅遊,藉由相片記錄生活的點點滴滴。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