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61404公益團體的買房與責信

紀惠容/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最近兒童福利聯盟買了一棟3.7億元台幣房子,引起網路一片撻伐,捐款人也紛紛退捐。網民說,「捐錢給你是做服務,不是為買房。」、「這房好重啊!」、「錢多,就搞怪。」、「果真是金包銀公益團體。」但也有人跳出來指責退捐說,「暴累的社工不值得好一點的辦公室嗎?」、「大家可以捐給宗教團體蓋輝煌大廟,難道就不能捐給公益團體做服務嗎?」

兒盟購屋事件值得公開討論,我相信這是好的公共議題,良性的討論可以帶領台灣邁向更好的公民社會,更何況公益團體的責信議題,應是今日民主社會重要的課題,需要有深入的討論。

首先談,公益團體可以買房嗎?捐款可以拿來買房嗎?答案是當然可以,但重點在責信,還要有詳盡的購屋財務計畫與效益說明,讓捐款人覺得合理才行。這是現代公益團體需要具備的能力,尤其要動用鉅款一定要說清楚、講明白。

此次兒盟適時召開記者會做了說明,程序上,兒盟買房完全合法,但似乎並未平息眾議,因為已經「發酵」的酸言酸語,再加上現代社會未擁有自有房舍的眾多平民捐款人,更需要在購屋效益上有精準的數字或計算公式,否則難以說服眾議。

畢竟,今日的公益團體仍比不上宗教團體,台灣的捐款人可以省吃儉用,捐助蓋美麗輝煌的教堂或廟宇,心甘情願、毫無怨言,卻無法忍受公益團體拿捐款買房做服務。

在現實的社會,我們必須嚴格自我檢視。兒盟召開記者會說明,北部6個據點每年租金600多萬元,內湖新辦公室將整併北區的6個服務據點,180位員工、超過一半以上的員工進駐。預計35%當辦公區,其他空間當作會談室、輔導室與兒童治療室等用途。

聽起來有省到錢,但整併全基金會一半以上的員工,到一個新據點辦公室做服務,仍充滿爭議,對於案主、員工是否過度集中化?在助人工作上,服務據點不是更應考慮普遍性與案主地緣性?再說省下1年600多萬元租金,若扣除租金漲價與老是搬遷的費用,再除以欲購屋的3.7億資金,至少可以靈活租用5、6個地方5、60年,所以,3.7億元只換成一個屋子使用,是否合理?恐怕見仁見智了。

公益團體常常在租房子與買房間拉扯,因為租房子很不穩定,被迫搬遷是許多公益團體共同的痛,我非常贊成公益團體應該有穩定的服務據點,但現代社會談購屋何其容易?若非像歷史悠久的機構,如家扶早期已買屋,新興的民間組織大都只能採取租屋模式。
即便勵馨創設31年,全國共有60個服務據點,也才8個據點是自有房舍(大多還在繳交貸款或利息中),其他53據點都是租用或公設民營(可免付租金)。但平均每個月仍須依約繳付房租83萬元,1年將近千萬元。在此大聲疾呼,政府更應有魄力的整頓閒置空間,給予公益團體使用,讓公益團體盡量省下租金,募集的資源、閒置空間,也都可發揮更大的社會效益。

接著要談的是台灣的捐款行為與分配。台灣每年約有500億元以上的捐款,60%-80%都捐給了宗教團體與救災組織,剩下的100、200億元,才是捐給台灣上萬個服務或倡議的公益團體,然而它並不是平均分配,大部分款項被大型的公益組織給吸走了。

家扶去年勸募達50億元、展望會超過35億元、伊甸23億元、兒盟8.4億元;比較令人驚訝的是,兒盟去年盈餘2億元。當一個公益團體募款超乎所求,其年度結餘款,扣除下1年調度的零用金,都還比一個中小型組織的年度預算,要多很多時,想必很多人會睜大眼睛想知道剩餘款怎麼運用?兒盟必須更多說明與徵信。

最後,我想談的是,台灣社會對於助人工作的想像,從此次兒盟購屋事件,網路的回應或一些臉書的發文,即可窺知一、二,如「捐錢給你是做服務,不是為買房。」、「暴累的社工不值得好一點的辦公室嗎?」等,大多的討論停留在慈善救濟應否犧牲奉獻,卻沒有人討論專業助人事業的責信與否。

我認為,專業社工不能暴累,它需要有合理的工時與待遇,同時,助人工作者也應自我提升,自我要求效益,專業助人事業不需要打悲情牌,討社會的同情,現代社工是一份有尊嚴、有專業的工作。

另外,要成為現代專業、責信的助人事業,必須認知所有服務資源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學會設計更精準、創意的服務方案,好好遊說捐款人,都是必學的功課。並須把募款資金來源與運用盡量公開,透明與責信是今日專業助人事業必備法則。

回應

喜歡大自然與旅遊,藉由相片記錄生活的點點滴滴。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