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301301從監聽的政治利益問AIT

◎ 雲程

近日,特偵組因為監聽反對黨立院黨鞭的司法關說疑案,從而非法地擴大監聽範圍,到承辦檢察官、高檢署檢察長、法務部長,甚至立法院長。最後,索性監聽了整個國會。一連串的擴權爆料與拙劣掩蓋,已經讓特偵組的漫天謊言暴露於世,公信力完全破產。

我們人民要仔細去想:就動機而言,曾在二○一○年短暫代理法務部長的黃世銘,監聽其直屬上司法務部長與高檢署檢察長,尚可理解為疑有內部爭權、假公濟私之貪。但,黃世銘有什麼動機、或是有何利益驅使他監聽立法院長,甚至於整個國會?

環視台灣政壇,能從監聽獲得龐大政治利益者,唯有馬總統一人

換言之,這次特偵組違法監聽所暴露的,已經足以讓台灣公民合理懷疑:特偵組監聽恐非僅針對《法院組織法》第六十三條之一規定的三類對象,還包括對馬總統「政敵」的政治偵防。

先看幾個數字。馬總統在二○○八年就職典禮上宣示,不會再有政治監聽;但實際上,從馬總統上台起,監聽數量即不斷攀升,從二○○八年的六萬件,急速攀升到二○一三年的十萬件以上(今年還剩一季,全年可能會超過十二萬件)。馬英九治國為何需要這麼依賴「見不得陽光」的監聽行動?

再回想幾則重大事件:二○一一年底總統大選活動期間,蔡英文與王金平、彭淮南兩次的私人會面,被「路人」精準且恰巧地掌握,並公佈影帶於網路上;以及競選總部傳出被駭與監聽,幹部緊急更換手機。台灣社會該問:當時身為現任總統與連任候選人的馬英九,到底透過監聽取得多少政治優勢?馬英九順利贏得連任,有多少優勢是靠監聽而來?

不只「政敵」,再往前,二○一○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連勝文遭槍擊事件,連的行蹤如何暴露,而使凶手有機可乘?連戰對此事至今仍耿耿於懷,對馬的不滿更溢於言表,這又代表什麼?

最後要說的是,美國在馬英九競選連任活動期間,有很多毫不避諱的支持馬的外交行動。請AIT思考:你們大力支持的馬英九竟敢破壞民主原則,長期監聽國會,那麼你們做為馬英九政治利益之主要來源,確定沒有被監聽/竊聽?

(作者著有《放眼國際:領土地位變遷與台灣》,相關評論請見http://hoonting.blogspot.tw/

回應

喜歡大自然與旅遊,藉由相片記錄生活的點點滴滴。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