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020紅葉情

這些年來,我對紅葉好像有了許多感情,究其原因?可能是人過半百,自然會對這秋日裡飽經風霜的艷紅生出許多感慨,從而留戀其中。每當秋天都會想起她,打開電腦時,情不自禁就會去搜尋紅葉圖片,去尋找那一片片紅透半山的安瀾,在那裡還會感受到一絲絲深沉凝重的惆悵。惆悵是一種心境,雖然並不在快樂的範疇,有時卻很希望去感受它。我總認為那遍山的紅葉正襯托了這種心情,在瑟瑟秋風中,遙望那一抹飽蘸生命的鮮紅色彩,感悟地老天荒的滄桑雄渾。在這搖曳的紅葉中,滿足心靈的釋然與震撼。前幾日,有機會隨同事去享受了一處山裡的溫泉,那是一片有紅葉的山莊,一片片楓樹林又撩起我藏匿心中的紅葉情,激起我想與紅葉親密釋懷的心思。於是,在下午時分,我獨自去了附近的山坡。連綿起伏的山嶺鬱鬱蔥蔥,紅綠黃色彩斑斕,紅的是這色彩中最濃重的主色調,在綠黃中跳出眼簾,一片片,一簇簇,其中尤以那佔了半山的艷紅,一直紅到山的盡頭,好像紅霞染紅了半邊天際,與藍天白雲接壤,極為壯觀。此刻想起“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這美妙的詩句。一陣秋風驟起,紅葉波浪般湧動,颯颯響起,如驚濤轟鳴,驟然震盪在山谷中,此起彼伏,氣勢磅礡,震撼了心靈。風停,楓林又歸於平靜,一切都好像來自遠古的景象,不隱晦;不做作,紅就紅得波瀾壯闊,紅得聲勢浩蕩,不得不感歎造物主的神能。山下一條清清的小河,穿過林邊形成一片水池,池邊簇擁著幾棵楓樹,葉子也紅在綠黃間,秋紅的色彩映在水中,清澈如鏡。置身在清靜如夢的秋色中,遠離塵世的喧囂,安撫無雜的心情。此刻,身心已經融化在千般妖嬈,萬般旖旎的紅葉叢中,如夢幻般的安然。我拾起兩片紅葉,一片通體光亮,飽滿無暇。另一片的葉緣有一小塊灰斑,除此以外卻更加鮮紅。我說不上哪片更好,直覺中,萬物都不會是完美的,那片飽滿無暇的葉子,色彩比不上那片的艷麗,因此也覺得是美中不足,就好像人生,人人都希望追求完美,可誰能真正的完美無暇。紅葉在風中搖曳,一切都順其自然,沒有刻意的張揚和掩飾,該綠時綠了,該黃時黃了,該紅時她也盡情的紅了。那一片片紅葉融合在群山之中,展現出她迷人的風姿,展現了她飽經秋霜後那成熟的魅力。那一抹血紅的生命色彩,讓我感覺到這一切的不完美也盡在完美之中了。我們這裡的山林不缺少紅葉,小時候經常到山裡去,看那遍山紅濤,知道她的壯美,也讚歎她染紅天際的神奇。心裡喜歡那一片片紅彤彤的畫境,曾拾得無瑕的

(繼續閱讀)

201508040308朗香教堂構思與設計過程

勒氏生前曾說了不少和寫了不少關於朗香教堂的事情,都是很重要的材料,可是還不夠。應該承認,有時候創作者本人也不一定能把自己的創作過程講得十分清楚。有一次,那是朗香建成好幾年以後的事,勒柯布西耶自己又去到那裡,他還很感歎地問自己:「可是,我是從哪兒想出這一切來的呢?」勒氏大概不是故弄虛玄,也不是賣關子。藝術創作至今仍是難以說清的問題。需要深入細緻的科學研究。勒氏死後,留下大量的筆記本、速寫本、草圖、隨意勾畫和注寫的紙片,他平素收集的剪報、來往信函,等等。這些東西由幾個學術機構保管起來,勒柯布西耶基金會收藏最集中。一些學者在那些地方進行多年的整理、發掘和細緻的研究,陸續提出了很有價值的報告。一些曾經為勒氏工作的人也寫了不少回憶文章。各種材料加在一起,使我們今天對於朗香教堂的構思過程有了稍為清楚一點的瞭解。  勒·柯布西耶關於自己的一般創作方法有下面一段敘述:「一項任務定下來,我的習慣是把它存在腦子裡,幾個月一筆也不畫。 人的大腦有獨立性,那是一個匣子,盡可往裡面大量存入同問題有關的資料資訊,讓其在裡面遊動,煨煮、發酵。然後,到某一天,喀噠一下,內在的自然創造過程完成。你抓過一隻鉛筆,一根炭條,一些色筆(顏色很關鍵),在紙上畫來畫去,想法出來了。」 這段話講的是動筆之前,要作許多準備工作,要在腦子中醞釀。   【創作思想和立意的形成】  在創作朗香時,在動筆之前勒氏同教會人員談過話,深入瞭解天主教的儀式和活動,瞭解信徒到該地朝山進香的歷史傳統,探討關於宗教藝術的方方面面。勒氏專門找來介紹朗香地方的書籍,仔細閱讀,並且作了摘記。大量的資訊輸進腦海。  過了一段時間,勒氏第一次去到布勒芒山(Hill of Bourlemont)現場時,他已經形成某種想法了。勒氏說他要把朗香教堂搞成一個「視覺領域的聽覺器件」(acoustic component in the domain of form),它應該像(人的)聽覺器官一樣的柔軟、微妙、精確和不容改變」(《勒柯布西耶全集1946—52》P.88)第一次到現場時,勒氏也在山頭上畫了些極簡單的速寫,記下他對那個場所的認識。他寫下了這樣的詞句:「朗香與場所連成一氣,置身於場所之中。對場所的修辭,對場所說話。」  在另一場合,他解釋說:「在小山頭上,我仔細畫下四個方向的天際線,……

(繼續閱讀)

201204231624哈尼梯田

雖說是雲南人,和哈尼梯田近在咫尺,卻一直從未去看過梯田。終於有一天,站在蜿蜒起伏的梯田前,舉目遠眺:山山相連的山坡,數不勝數的梯田鋪天蓋地,層層疊疊數百級乃至上千級,彷彿一道道天梯從山頂垂掛下來,直到山腳;一層層映著天光泛著細碎精巧的漣漪,一疊疊隨著雲霧飄動變幻著鱗鱗的波紋,當陽光透過雲層撒在層層疊疊水波之上,滿山就綴滿金色的碎片,滿眼之內流光溢彩,精緻,恢弘,絕美,真不愧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大地雕塑。梯田位於雲南省哀牢山南部元陽,是哈尼族人世世代代留下的傑作。哈尼梯田,分佈之廣,規模之大,建造之奇,在中國極少,在全世界也屬罕見。2500年前,哈尼族的祖先從青藏高原來到雲南哀牢山,發現這裡根本不適宜種植,為了生存,勇敢聰明的哈尼族人就開墾梯田。梯田隨山勢地形的變化而變化,坡緩地大則開墾大田,坡陡地小則開墾小田,甚至溝邊坎下石隙也開成田;因此梯田大者有數畝大,小者有簸箕小,之後用石塊砌起田埂,引來山泉灌溉,往往一山坡就有成千上萬畝。在上千年的歷史長河中,數以十萬哈尼人投入了全部的生命,用盡了整個民族的心力,通過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經過一代又一代哈尼人永不中斷永不鬆懈地努力,把哀牢山的千山萬壑都開墾成片片梯田。一年四季,梯田都有它的特點:夏天,一片青蔥秧苗;秋天,一片金黃稻浪。但梯田最美的時候卻是冬天,因為灌滿水的梯田時時閃現出銀白色的光芒,從而凸顯出梯田的婀娜曲折的輪廓,在陽光和雲霧的滋養下,銀屏玉翠,雲蒸霞蔚,如一幅浩瀚蒼茫、氣象萬千的水墨畫,讓人在陶醉中生起一種身在仙境的幻覺。哈尼族朋友講:哈尼人的一生都和梯田緊密相連。哈尼人出生時,全家要舉行梯田勞動儀式。在院子的地上畫出象徵梯田的方格,如果生男孩,就由一個七八歲的男孩用小鋤頭在方格內做挖梯田的動作;如果生女孩,就由一個七八歲的女孩在方格裡做拿螺螄捉黃鱔的動作,這樣才能成為真正的哈尼人,擁有自己的名字。哈尼人去世後仍然要埋在梯田旁邊的山坡上,在另外一個世界裡守望著梯田。哈尼梯田它既不像北京故宮、長城等已失去功能的古跡;也不像安徽黃山、四川九寨溝等自然景觀;更不像曲阜孔廟、拉薩布達拉宮等人文景點。從古至今,哈尼梯田是哈尼族人民物質和精神生活的基礎,據統計,十六萬畝的梯田養育著十萬個農業人口,永遠都充滿著生命的活力,這就是元陽哈尼族梯田的突出特點。它是哈尼族人民與哀牢山大自然相融相諧互促互補的的人類奇跡,是文化與自然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