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31011三月芬芳--充滿理想陽光的季節

三月,春暖花開的季節,百花盛開的季節。放眼望去田野間都是綻放著百花爭豔花花綠綠的顏色,給大地帶來了一絲絲的溫暖。
三月,是夢想播種的季節。給人們帶來了充滿陽光的希望。正是人們一年之中最忙裏的季節。溫暖灑像大地處處有愛。
下雨了!亂花撲盡行人臉,一滴,兩滴……皆把春來報!來早,來早,都說它旖旎迷人眼!
覆蓋的花開,卻是濕漉漉一滴接著一滴,轉眼間,一雙眼卻看盡心之濕潤。
絲絲風吹,瀟瀟酥酥,渺渺漫漫延開來,於是絲絲溫暖……
拂落還滿,卻讓它飄落手心,滲透了——蒼涼!
清風濕潤,舞碎這一場空白,我已不是我,那個已轉身一走的別離空間裏,再也找不到曾經留下的足跡。
世事無常,山河無疆,也許曾經年少時那最初的面龐,是被我自己碾碎成殤的。
也許,也許,一切的一切,只怪我不舍得斷那三月情思癡纏。
傷感纏綿的音樂!這是一抹古典的憂傷,它把我的心魂弄丟了,丟在歲月中長長歎息……
我活的虛幻,不切實際。
我的真實,現實中沒有,就去夢裏尋,那是一種別人不了解的沉寂。
此時,我耳聽到的仿佛已不是音樂,而是我的一個知心的知己或姐妹在輕言細語的與我互述衷曲。
每一個音符在我的心中都像是一段心情,一個故事,那裏面有詩,有畫,有情,也有我有夢想!是我心的家園。
“誰說有不散的宴席?誰說生死不變?這份愛被流水一一沖染......”
癡迷中有一種錯覺。一個江南水鄉的白衣女子,置身於碧波粼粼之中,在縹緲的樂聲中蓮步輕移,衣玦飄搖,低吟淺唱。
珠玉碎,已成冰,只教心願與身違。
雪醉弦殤它共誰?殘卷舊時夢怎憶?笙歌繁花還!奈,奈,奈!無法兌現,化作雲煙一抹來。
多少事,說不盡,理還亂!
“此刻共對也無言,流落我心中淒婉,看著你我感懷滿臉,淚水猶如灑在面前......”
這情真這意切,心旌搖動我柔腸百轉......
癡念輕觸弦,如雪花飄飄之細細,為誰斷?繞指眷戀,卻到深處,孤寂難掩,拂落耳畔的呢喃似一聲蒼白輕歎!
誰人憐,朦朧中四下裏無聲蔓延。
“我的心怎忍說離別,凝望你輕忽走遠。一別去,是已別去,讓時光洗去悲怨......”
在這如泣如訴的樂聲中,在這個屬於我自己的時間空間裏。我靜靜的整理著我的思緒,讓一份連綿不盡的愁思和音魂一起在心底裏擁抱。
這一刻,我只是個過客,曾經為誰心醉?曾經為誰心碎?人海茫茫,為停留誰?為誰守候?
淚雨紛紛,直覺冬衣不暖錦衾它還薄。
回眸尋找中,我遺失了自己。
深情未了,寸寸如傷,心與心疲憊的夾縫中,丈量出一種叫距離的殤。苦我人,煞我憶。
旋律劃過靈魂的憂傷,只想找到一份共鳴,和一種依靠而得已稍許的慰寄。
將我的所有心事先暫時重新歸檔,掩埋.覆蓋.....
只是用我心中最柔弱的部位去感受,去觸摸,那每一個流轉的音符。
不言悲喜不言殤……
光影此時,遠去了記憶,遠去了芳菲……
相識是偶然的一次無情的邂逅
無奈愛心頃刻變化多端
你在我又或是我在你
內心曾許下諾言
誰說有不散筵席
誰說生死不變
這份愛。讓這份愛被流水一一沖染
此刻共對也無言
流落我心中淒怨
看著你我愁懷滿臉
淚水又如灑在面前
我的心怎忍說離別
凝望你輕忽走遠
以別去
是以別去讓時光洗去悲怨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