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60956我需要一只神棒來指點迷津,引領航程

1988年我師範學校畢業,回到家鄉小學後,才意識到我是如此的渴望讀書,如此強烈的想念大學。兩年後,學校要選拔兩名青年教師到市教育學院脫產學習,遺憾的是我落選了,我心裏佈滿了濃濃的惆悵。我無法圓我的大學夢。
我羡慕這兩個同事能夠繼續深造,而我只能環繞四十多個嘰嘰喳喳的一年級小孩子。無休無止,漫漫無期。一有機會我就會絮絮叨叨地問去學習的同事,你們學什麼?有什麼課程?學校的作息呀!活動啦!同事告訴我,學習教育學,無聊的織毛衣啦等等 皇室纖形 電話。我心裏的嚮往越燃越濃。大連市教育學院對於我不僅玄秘而且神聖。
那時候自學考試和成人高考十分盛行,我不甘示弱和別的同事一起參加自學,自學考試要到小城中報名、買書、聽課。每個週末我們都要騎著一小時的自行 車,來到小城,用心學習,中午湊付著自備的乾糧,下午上完課,乘著暮色騎著自行車回家。後來,小城中的集體授課,因某些原因停止了兒童奧米加3。我就一個人悶悶自學, 和相識的自學同學相互傳借自考的書籍和資料,每個夜晚我都在家裏的小飯桌前點燈鏖戰,每天落日我都在學校的教室裏死記硬背。家裏的庭院中留下我誦書的吟 哦,學校的楊樹下留下我默念的身影。就這樣斷斷續續堅持十年,完成了從專科到本科的自學。我知道我資質差,學的始終只是知識體系的皮毛,停止在表像,但那 段追夢的時光卻是快樂的,是那樣深刻的溫暖的烙在我記憶的深處。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冷靜地前行,不顧忌你是清醒混沌,還是珍惜蹉跎,執著地載著你飛行。
幾年前,我有幸到大連市教育學院參加科學學科培訓,才認識大連市教育學院,才得以一睹它的尊榮。原來它是一座五層高的淺釉色俄式建築,整體看上去呈 “山”形,它就像一位智慧哲人,沉靜內斂、古樸大方,掩映在周圍新式的高樓大廈中,靜靜地沉思,深深的積澱。我不由得對它心生出一股敬意。
走進去,就感覺到了莊嚴和凝重,來到一樓的大禮堂,這個大禮堂像一個沒有二層的電影院,能容納上千人,大連市各縣市區的小學科學教師都彙聚一堂,傾聽科學教研員隋老師深邃的學科指導,她的知識深度和現代教學理念,讓我嘆服。我專注地聽講,不時做著記錄。
帶著一種心情,又有兩次來到教育學院,是參加品 社學科教研,品社教研員林小紅老師斯文、雅致、嫺靜,像幽谷裏一朵靜靜綻放的百合,幽香,像山澗裏淙淙流淌的清泉,澄澈,我不禁被林老師動人的氣質所吸 引,更被她的細雨微風般的引領和主持所打動。喜愛她,也喜愛她的學科,更愛聽她娓娓輕談。每一次的市級培訓,都讓我受益匪淺 dermes 激光脫毛
這麼多年我一直自學自讀自悟,“眾裏尋他”,總是怏然惘然徒然索然。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