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81654那個很靜謐的夜晚,我描眉搽粉

那個很靜謐的夜晚,我描眉搽粉,略染朱唇,盡管城市裏燈火通明,人聲鼎沸,天空被霓虹渲染無暇HRM 讀咩,出站口裏還是看到了多年不見的驚喜跟改變,如果說映襯我有多狼狽和悲催的話,妳應該就算我負面的隨意發泄,沒有太多的虛假的陌生的寒暄,有的只是妳靜靜的看著我的臉,我只是在躲避妳的目光,我心裏的羞澀還是被妳溫情的愛憐的瞳孔滿溢了出來,我努力的不讓自己變得焦灼和窘迫還有壹絲絲的歉意,對於妳這個連地鐵都不會坐的人似乎就把身家性命完全的交給我,我的空穴來風,我的肆意妄為都被默默的接受跟支持!

依稀還記得上個炎熱下跟發小坐在江邊賞景懷念還並不遙遠,如今確是和壹個堂堂男兒同處碧波蕩漾的江面,同享夜幕降臨下陰冷的江風,同賞夜裏襲來的冰冷露珠,粘在我的狂亂的發絲上Dream beauty pro 黑店,凝固成壹股壹股,望著妳想擁抱卻不敢擁抱的窘態,仿佛讓我嗅到了初戀的味道,苦澀卻甜蜜,江邊各種奇形怪狀的建築就這麽無聲的伴著我們,伴著我鏗鏘有力的高跟鞋的噠撻聲,伴著我喋喋不休的啰嗦聲,伴著我被寒冷吞噬的瑟瑟發抖牙齒打顫聲。

我覺得我是狼狽的也是幸運的,也聽著妳悉數自己這些年平淡無奇的生活,妳點完壹只又壹只煙,我看見了燃燒的煙霧跟江面升起的鉛灰色的霧渾然壹體,我也看見了煙灰被妳熟練的彈飛,然後回到地下,我還看見了被妳從頭吮吸到尾壹根煙消失的全過程,駝黃色的煙頭被無情的拋擲向垃圾桶裏,江旁的幾棵楊柳壹直垂到江面,好壹番蜻蜓點水,我想拉柳葉,做出蹦狀,跳了幾次可還是徒然,妳也不由分說靜靜的從我身後拉下來枝幹讓我夠著,那個時候我的心跳其實是加速的,我敢肯定沒有察覺,我們手肘都支撐在護欄之上看著江面如核桃狀的波紋,卻悲從心來了!

那個夜晚我們圍著江面饒了很多圈,為了禦寒,也為了欲望,那是我眾多難捱的夜晚之壹,沒有特別之處,要非得講出來的話,便是有妳陪伴在身邊,有妳聽我發泄,有妳可以給我依靠,室友告訴我這叫約會,這叫浪漫,可我覺得用“找虐”更準確。總而言之確是給了我壹個不同尋常的美麗夜晚,水裏面倒影著像幾何圖壹樣的五顏六色的燈筒,我竟大膽的連面對過往路人的鄙夷眼光都不屑壹顧了,面對形單影只的落寞也不以為然了,這不算勇氣,只因覺得有個人陪著壹起被訓斥被鄙夷,兩個依偎著的路人被露水包裹著,被濃霧掩蓋著,此生妳應該絕無僅有,望眼欲穿待著黎明,地平線太低,沒法兒看著紅日冉冉升起,這便是遺憾了Pretty renew 雅蘭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