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131415只留下壹曲曲無限的哀思

有人說,愛是孤獨的,愛是寂寞的,愛也是自私的。

曾經天真的以為,愛上了妳,就等於擁有了整個世界,可到頭來發現那只不過是壹紙的寂寞,壹紙的無奈,壹紙的猶豫……

因為愛,我早已習慣了那在浩瀚蒼穹裏孤獨的寂寞,習慣了在蒼茫的夜色下品位孤獨,習慣了讓空氣中散發的寂寞將自己靜靜的包圍,習慣了壹個人安靜的躲在黑暗中享受思維停頓住的那個瞬間,無邊的落寞之中會有壹種刻苦銘心到絕望的無奈在四周彌漫,帶有壹種經久不息的想念會不期而至改善皮膚

在平常的歲月裏,妳是否有過這樣的念想,是否有過因為壹章字,壹幅畫,壹首歌,或者是其他,而想念壹個未曾謀面的人?而且是那麽迫不及待,那麽的痛徹心扉……也許妳不願輕易的承認,也許妳不願過於牽念,但好多時候,卻總是那麽的身不由幾,總會有壹種莫名的感動讓妳不經意間想起,且還有幾次夢中的邂逅。但那決不僅是南柯壹夢的美好回憶,而是真實存在的現實。

只不過,可惜的是,這些美好的片段,只能存在記憶的夢裏,倘若壹旦喚醒,不僅驚擾了別人,更攪亂了自己的安寧,所以,它是壹段淡淡的苦相思。

誰又曾想到?曹植那篇名垂千古的《洛神賦》裏的那位絕世美女,確實活生生的存在於當時的那個世界裏,不過命運的陰差陽錯,卻始終沒有把他們栓在壹起,只留下壹曲曲無限的哀思!

曾經有過剪壹段夢中的記憶,織壹件緣分的毛衣,但未必如夢中心意。無情的時光永遠不可能屈服於妳,蹉跎的歲月也不會處處遷就妳,所以,脆弱的妳,也只能無奈的接受著殘酷的現實。靜靜地,壹個人,在無邊的塵世裏來回遊蕩,在綠水青山,雲卷雲紓流走千年的睡夢裏,編制那壹段唯美的剪影,撫平那不該有的悸動。

獨愛寂寞,因為有了妳,迷戀上了寂寞的山,寂寞的水,寂寞的竹林,在清風雲淡,朦朧了眼眸康泰旅遊,也模糊了多少傷心往事,那些不堪回首的艱苦歲月,漸漸的消失了。但沈澱下來的那些滄桑往事卻值得祭奠,又有多少沈浮的記憶支撐著妳我,倘使沒有砥柱,生活豈不是行屍走肉索然無味。在這裏,有的人,喜歡寧靜,將心靈付給了明月青山;有的人,喜歡喧鬧,將心靈放逐於清風浪濤;還有的人,情意濃濃,深陷與情愛的泥潭裏為那俗世糾纏的聚離而心傷;有的人情淺,遊弋於紅塵市井,壹味的麻木自己。

終究現實是無情的,而我們的心靈是脆弱的。素不知,千年的流離,歲月的回轉,駐足於山水雲霧,幾世潺潺流水,幾季花開花落。“何當共剪西窗竹,卻話巴山夜雨時”。窗外陰雨紛飛,是否能看妳的眼眸,共剪西窗的紅竹?又或撫琴作畫,又會有“錦色無端五十弦,壹弦壹拄思華年”彈指壹灰間已流轉千年,等待壹滴淚將今生的壹枚鴻葉滴落。壹寸光融化了妳我,融進我的夢,散漫了遠去的身影,在青山綠水,春花秋月中隱沒回收公司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