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31006那曾經頹敗壹地的過往

夜的對白只剩壹片空落的雨聲,最後的壹句晚安丟失在了疼痛的從前百轉千回,記憶紛飛,唯,起身佇立憂暗窗前,獨看這夜之靜美,青春劃過,流年似水,掩映了那壹瞬華麗的燃燒,與跌墜。

——題記孔聖堂中學

“白天的時候,夜晚的時候;天晴的時候,下雨的時候;人多的時候,沒人的時候;開心的時候,不開心的時候;在熱的時候,和手上冰冷的時候,喧囂的時候,安靜的時候,沈重的時候,放松的時候;壓抑的時候,呼吸的時候,想念的時候,停留的時候,回憶的時候,空白的時候;

在屋頂,在窗前,在走道,在人潮湧動的街口,在微風中,在陽光下,在化不開的黑色裏,在冷漠變遷的世界,在呼嘯而過的青春,在荒蕪荏苒的時光,在旁人看不清的眼光中,在自己辯不白的心境裏,放開著,微笑著,疼痛著,我,壹個人唱歌。歌裏的從前,像葉隙裏斑駁的光線,恍惚了我們最初的遇見”。

“壹塵不染的純白,晶瑩剔透的羞澀,妳就像壹片從童話世界裏飄來的素雪,驀然落在我原本枯寂荒涼的世界。於是我內心裏的沈積,為妳煥出熾熱的華麗。原來妳就是我曾經相信著遲疑著,最後還是堅信的,壹生的等待。在驀然的時間,驀然的地點,我悠然為妳而來,穿過,茫茫人海。”於是“憂郁的壹頁當做枯葉劃過窗臺的眺望,心扉裏清甜的想念化開青春的正能量,那曾經頹敗壹地的過往,正沈澱成愛情花開的營養,收拾行囊,我朝著幸福的方向。”

青春的路途中,有的時候:壹個星期足以發生很多事情,又可以壹個月什麽都沒有發生,不得不承認的是我的生活改變了,那種無形的改變,是直抵內心的變遷脫髮問題。有些名字淡出了我灰蒙蒙的記憶,而妳正踏著恬靜的步伐,悠然走進我此刻悸動的生命裏,不急也不慢。肩膀處顫動著彼此的心與步的節奏,拼接成壹部完整或不完整的旋律壹路向前。

我開始懂得:“年華裏沒有所謂到得到和失去,青春的章節中孤單用燦爛的方式書寫著美麗,妳用妳的晶瑩透亮著妳的唯壹,於是,我亦是妳的唯壹。天空出現了清澈的蔚藍,平白無故的飄過些許的想念,重復到密密麻麻,有壹種孤單叫不孤單,思戀流連的晚,淺說壹句,寶貝晚安。”

我們分處兩地,妳在北,我在南。只有妳的名字,不斷出現在我清澈的生活,聆聽著妳溫軟的聲音,站在電話的兩邊,然後讓妳微笑著的樣子,占據我所有的想念。於是壹個人的時候,晚燈也可以照出不壹樣的明黃,人行道,60厘米的瓷磚線,低著頭,那麽認真的獨自壹步壹個微笑。

有的時候,男人要的戀愛就是可以為壹個人去做壹些傻傻的事,女人要的浪漫就是有壹個男人肯為她花時間去做傻事,所以他們都是傻瓜,他們會在不管喧囂還是寂靜裏,獨自壹個人傻笑,壹步壹線傻傻的笑康和堂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