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01707蓮心無色,尋夢江南?

瘦馬,西風,僧廬。老樹,煙村,古道。喜歡清瘦的山水,喜歡那種清瘦山水裏孤寂的情懷。冰冷的雪,孤傲的梅,淡泊的菊,清幽的蘭,虛空的竹,熾烈的焰都能在我的性格裏,找到對應的地方。頗喜歡這句話:“不俗即仙骨,康泰領隊多情即佛心。”

其實只要有壹顆不俗的心,不管寫什麽內容,都會變得雅致。大俗大雅,只要心無塵,看世間所有事物,都纖塵不染。許多書,讀了也是白讀;許多話,說了也是白說。唯有自然,這本百讀不厭的書,無聲地告訴我們所有。其實,無言是最好的語言;無思,是最深邃的思想。常常想,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除了壹句“本來無壹物,何處惹塵埃”,還有什麽呢?朋友回答說:“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世間所有的道理只有兩個字:空色。世間所有的情感也只有兩個字:色空。康泰領隊兩個字包羅萬象,宇宙人生的真理盡在其中。凈土宗壹句“南無阿彌陀佛”,包含所有,凈化所有,也可以說是世界上最美麗的語言。

江南的煙,江南的雨。江南的詩情,江南的邂逅。總帶有那麽壹點浪漫與朦朧,朦朧的夜,朦朧的月,朦朧的心。很喜歡這種感覺,朦朦朧朧帶著淡淡的詩意,似有若無,如夢似幻。人生如夢,誰不在夢囈?夢中人,說夢中話,訴夢中情,敘夢中事。夢囈?夢囈?月朦朧,夜清淺,星飄渺。憑樓遠眺,相思起,愁腸結。清冷的風,吹過往事的街道,竹笛聲慢,簫聲咽,漫過光影變幻的湖面而來。

紅塵裏與妳相識,相知,是溫暖,也是感動。也許千年的等待,只為今生與妳擦肩時,靜靜回眸壹笑。人道是,愛過知情重,醉過知酒濃。打開塵封的歲月,窺探過去的日子。時光的經卷裏,康泰導遊飄出壹曲又壹曲《女人花》,不斷單曲循環,醉了無數紅塵過客。庭院裏的女人,花香透骨,肌膚如雪。在歲月深處修籬種菊,只等妳來,入夢,綻放,芳華。美麗與哀愁,塵緣與舊夢,隨風搖曳,隨風飄舞。女人如花花似夢,閑對西風,獨自愁,何人解花語?誰為妳淡掃蛾眉?誰溫柔拂去妳心底的憂傷與寂寞?誰與妳蕩壹葉輕舟,在煙雨江南,泅渡,泅渡。渡過紅塵淚,相思海……誰又與妳,並肩走過雨巷長廊,詩情淡雅,蓮心無色,尋夢江南?

月上西樓,伊人何處?只是壹杯清茶,壹曲舊歌;壹卷經書,壹點殘夢。誰在小樓輕吟:“夜色如紗,天如水。清冷月,入窗來。”天上人間愁無數,化成江南的雨,塞北的雪,大漠孤煙,秦時明月。妳自是冰心雪蕊,我亦是蓮開心中,撥開心中雲,可見萬裏天。

緣來緣去,緣如水,握不住,終成空。只有在這紅塵,淡淡風中,攜壹份溫暖前行,獨自踏上通往雲煙深處的禪徑。割舍所有的塵緣,康泰領隊忘記所有的舊夢,奏壹曲雲水禪心。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