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01212愛到末路

鬧分手是女人對付男人的手段之一,目的是為了能得到男人的挽留,而在等到真要說分手的時候,她們卻怎麼樣也下不了狠心,甚至要對男人低三下四的去挽留。為什麼會這麼做?她們的回答往往是說為了愛情!雖然每個人都有追求幸福愛情的權利,不過也正是因為愛情,所以當我們在用愛情為借口作出決定時,這樣的決定往往是低智商的,因為我們沒搞清楚自己的真實想法。我愛他呀,所以我不要離開他。不,這不是事實。事實是:你不敢離開他。你害怕失去了他,證明了自己的失敗,失去了他,以後你再沒有力氣愛別人。你習慣了跟他在一起,他的好與不好你都已無比熟悉,你害怕重新去適應新的人。你捨不得那些與他在一起的時間,猶如賭徒捨不得已經輸掉的籌碼,你害怕自己錯過了贏回來的機會。你不敢獨立生活,離開學校就與他同居,無論這人多麼差,至少有個男人做伴,你害怕一個人住。金屬籠子裡的小白鼠遭受電擊,它當然會馬上向外跑,門前是塊大玻璃,它跑得有多快,就撞得有多痛。如此重複,再重複,小白鼠放棄了逃跑的機會,即使撤掉那塊玻璃,它也會選擇在籠子裡忍受電擊,而不願意再去撞向那塊玻璃——它怕了,它怕這次的嘗試又是一次無用功,怕這次的逃離,又換來一次傷害,不如聽天由命吧。這個實驗求證的是一個名詞:“習得性無助”。那種無助,放棄,是從失敗中“習得”的,大部分的人會在玻璃門的前面放棄理想,安靜地在現實的牢籠裡度過一生。女人們也是一樣,在兩個人的相處中,“習得”的是無助,那些“我不敢”就是玻璃門,一次次把分手的打算反彈回來,最後忘記了自己本來有衝出籠子的力量。若是真的愛,你就不會害怕離開。若是真的愛,你會更知道改變的重要性。若是真的愛,首先你是一個獨立勇敢的人,才能付出和收穫真愛。時間和生活會教會我們看清楚內心的需要,你早已知道大家不會有結果,那麼就勇敢點,去面對分手的傷痛。傷痛是真實的,想像是虛幻的,你何必一次次在自己想像的玻璃門前停住腳步,為什麼不去面對真實?生命充滿荊棘,越是敏感脆弱的人,越是比別人加倍地需要信心和勇氣,有勇氣去愛上一個人,也有勇氣離開他。有信心去掌握自己的愛,也有信心修改決定。你對他的付出,已讓你深深自卑,你害怕去爭取更好的生活,害怕遇到更好的人。你害怕分手的痛,為了逃避那樣的痛苦,你寧願忍受瑣事細碎的

(繼續閱讀)

201206151346自動吸水筆為什麼能吸水?

在自動吸水的自來水筆尖裡,裹著一種用多孔塑料紙做的筆舌,它有像棉花一樣吸水的本領,所以,當鋼筆尖插進墨水瓶裡,墨水就被自動吸進筆膽裡去了。文章來源:寶兒殤無天天空之城 - 翼天使的眼淚BLOG - 嚮往…… - 馬瑞芳的BLOG - 自由的流浪 -

(繼續閱讀)

201205040935十年之惑

十年,一個歲月的符號。成長,一個漫長的過程。在此期間我一直以為自己尚在抓住青春的尾巴。卻不曾知在某日清晨醒來,看著父母滄桑的臉,突然意識到那曾經帶給我青春的人,亦青春不再。才發現曾經一直引以為傲的青春,在經歷顛沛無奈,流離輾轉多年之後,已燃燒殆盡。多年的求學生涯,到如今的求職經歷,歲月一直在驅趕著我前行,從學生到職員,從學校到職場,人生一直在經歷,角色在不停的轉換。而當年蝴蝶鞦韆的夢想支撐起的少年激情,早已泯滅在歲月當中。近日路過一所中學,我情不自禁駐足停留。看著那些滿臉稚氣的學生,一雙雙清澈的雙眼,在校園裡有說有笑,三五成群,在球場上揮汗如雨,揮灑激情。我深深地被震撼了,當年的我是否也和他們一樣?會為了一場球賽的輸贏而歡呼雀躍或黯然神傷?會為了一件品牌服裝而趨之如騖半夜排隊?會為了彰顯個性,將校服畫幾個NIKE logo,或將長褲剪成短褲?我曾經和他們如此相似,這裡的一切在我過去的生命裡是如此的熟悉,如今卻又不屬於我。那些過往的羨慕,如今卻成了我的不屑。而這些曾經的追求是否值得?那時的我與現在有十年的距離。依稀記得,在大學,一個寒冷的冬天,我每日清晨悄悄爬起,躲在一片隱蔽的樹林裡,瘋狂背著英語單詞,只為了通過一個四級考試。依稀記得,學校的那座天橋,每每晚自習後,在下雪的天氣,穿著厚厚的羽絨服,走在這條孤獨的橋面上,來來往往,留下一排排深深地足跡,只為了應付考試。依稀記得,在圖書館,我流連忘返,風雨無阻,只是為了瀏覽幾本喜歡的雜誌。依稀記得,在通過考試之後,會為了慶幸及格萬歲,幾個哥們出去喝酒慶祝,晝夜狂歡。那時的我與現在有八年的距離。這些又是否值得?依稀記得,在06年世界盃的那個夏季,我們組團去租房只為了每晚能看到球賽,在那將近一個月的時間裡,我創造了沒有錯過一場球賽的記錄。依稀記得,在07年的夏季,那時的歲月太瘋狂,宿舍集體翹課,是為了追求完美世界的網游等級。那時我與現在有四、五年的距離。而這些又是否值得?別告訴我這些不值得付出。別告訴我這些不值得犧牲。如今的我,會為了一份挑戰的工作放棄一份安逸的工作,會為了一份頗高的薪水放棄一份微薄的薪水,會為了自由放棄紀律,失去與得到在此難以界限,成熟卻生了根。而這些又是否值得?失去的過往該如何珍藏?而一旦放棄,又該如何重拾信心?看著鏡子裡的容顏,那歷經時光雕刻打磨面龐,雖稜角分明,卻又更顯憔悴,而這與如今的我又距離多

(繼續閱讀)

201204271913謝謝你

說到這裡,大家一定很好奇,謝謝你,可是要謝謝誰呢?父母?老師?朋友?都不是,我想謝謝一位同學,他的名字是什麼?別急別急,相信我說完這件事以後,你就可以猜出來了。那時,是三年級的下學期。我是一位轉校來的新生,沒有朋友,只是思念以前的學校,一直靜靜地被同學們拋棄到一個角落裡。在教室,沒有一個人主動進入我的世界,和我說話,在宿舍,沒有人對我說,徐業童,過來跟我們一起玩吧。但是直到有一天,那位同學衝破了我的世界,讓我懂得,原來也有人關心我。於是我就去主動接近了同學們,果然,我終於有了知心的好朋友,那就是一位和我一起轉過來的新生,她的內心和我一樣孤獨很自然地成了好朋友。但是讓我知道世界上那麼美好,還是那位男同學。我們彼不相識,我常常認錯他的名字,他也經常說錯我的名字。也許,他永遠不會知道,他那一舉動,改變了我自己。那天洗完澡後,我像往常一樣,趴在桌子上無精打采地畫面,他走過來,看著我畫畫。過了一會兒,他忍不住了,指著那群女生問:“為什麼不和她們一起玩?”我抬頭看了一眼他指的方向,一邊畫一邊回答:“因為沒人跟我玩。”“我可以跟你玩啊。”他說。我不由得心中一暖,像是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從來沒有人這樣對我說過。接著我們慢慢熟悉起來,他講了他的事,我也說了我自己。那個晚上,我打電話跟媽媽說:“媽媽,今天有人和我說話,我好快樂。”雖然有人和你說話並不是一件很值得快樂的事,但是對於那時的新生——我來說,卻讓我覺得很幸福。他的一句話改變了我,讓我知道了如何快樂地享受生活,那就是主動接近他的人。猜到了嗎?他就是我們班的堯日晨。「科技紫微」星座主題館 |Electionline campaign blog | Holovaty.com |心血管醫生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41521我在雲上想你

我在雲上想你。今天在火車上突然想起的一個句子。從前回到家鄉的時候每每要去文具店逛逛。看那些好看的信封,其中便有我在雲上想你的系列。韓式的插畫,煞是好看。像雲淡風輕、輕描淡寫的思念。然而卻又細水流長。我會一直想你,如今,我在雲上想你。就是那樣的。從昆明到大理的火車上突然想起高原反應,於是身體受了心理作用領悟了過來,開始頻繁的耳鳴頭暈。我趴在窗子上仰頭看天空。藍的天,白的雲。我想採一朵雲放進一個人的房間,下午的時候躺在上面看看書聽聽音樂,夜晚的時候抱著它睡,清晨的時候它早早地爬到天花板看著我賴床不肯起來。這有多好。我也想摘一朵最潔白的雲,夾進我最喜歡的書本裡,製成標本,放進我喜歡的信封裡,寄給喜歡的你。從開始出行已經有好幾天。最初難熬的站票已經丟得相當遠。只記得全身酸疼的坐在地板上,抱著碩大的背包迷糊地睡,一邊擔心物品安全一邊記掛還有幾個小時。我始終相信我的好運是遇到好的人。路途上一直有可以隨意聊天的人好度過難熬的空間促狹的火車時光。有位置坐的時候覺得自己像個人一樣生機勃勃,不斷哇哇驚歎,窗外吹來涼爽的風,下著一點雨,看山水無限風光。哇,好涼爽啊。哇,好舒服啊。哇,城市啊。我這樣說,對面的人在笑。有時這樣很好,很簡單。只是因為我們坐在這裡,我們一起看風景,一起吹風,偶爾說上幾句話。到了你的站,我們便微笑著再見。這樣多美好。嗯,有意思的事。也是有的。比如坐在狹小的地板上各自腰疼地談笑風生。比如一覺醒來旁邊什麼時候坐了一個基督徒,只看了一眼他手裡的聖經,他便開始向我講解,耶和華的兒子、雅歌的愛情頌讚、人類的罪惡、上帝的愛等等。比如前一晚笑別人掉的火車票多麼大頭蝦,檢票的時候發現那早已不見蹤跡的票是自己的。沒有錢補票的時候乘務員哥哥看我可憐只給補了三分一的路費,基督徒的和藹可親還要補貼我路費。又比如某時候突然出現的某個男子講起他剛從南昌的傳銷團伙裡逃出來,新鞋子都走破了,身無分文,險惡而氣憤的兒時玩伴。在火車上認識的人開始擔心我被人拐騙到傳銷團伙裡。我對他們微笑。覺得他們真可愛,這樣好。我想我還是多數時候運氣好的。如果沒有那些萍水相逢的人,我的旅途就沒那麼有意思了。一個人度過那漫長而難熬的火車時光,戒備而勞累。在昆明到大理的路上,看見一個山間小湖。一些牛,稀稀拉拉的吃草,下湖玩水,人們在草地上聊著天。對面的夫婦羨慕的語氣在說起人間天堂、只羨鴛鴦不羨仙的隱居生活。那個男子

(繼續閱讀)

201204222153我在雲上想你

我在雲上想你。今天在火車上突然想起的一個句子。從前回到家鄉的時候每每要去文具店逛逛。看那些好看的信封,其中便有我在雲上想你的系列。韓式的插畫,煞是好看。像雲淡風輕、輕描淡寫的思念。然而卻又細水流長。我會一直想你,如今,我在雲上想你。就是那樣的。從昆明到大理的火車上突然想起高原反應,於是身體受了心理作用領悟了過來,開始頻繁的耳鳴頭暈。我趴在窗子上仰頭看天空。藍的天,白的雲。我想採一朵雲放進一個人的房間,下午的時候躺在上面看看書聽聽音樂,夜晚的時候抱著它睡,清晨的時候它早早地爬到天花板看著我賴床不肯起來。這有多好。我也想摘一朵最潔白的雲,夾進我最喜歡的書本裡,製成標本,放進我喜歡的信封裡,寄給喜歡的你。從開始出行已經有好幾天。最初難熬的站票已經丟得相當遠。只記得全身酸疼的坐在地板上,抱著碩大的背包迷糊地睡,一邊擔心物品安全一邊記掛還有幾個小時。我始終相信我的好運是遇到好的人。路途上一直有可以隨意聊天的人好度過難熬的空間促狹的火車時光。有位置坐的時候覺得自己像個人一樣生機勃勃,不斷哇哇驚歎,窗外吹來涼爽的風,下著一點雨,看山水無限風光。哇,好涼爽啊。哇,好舒服啊。哇,城市啊。我這樣說,對面的人在笑。有時這樣很好,很簡單。只是因為我們坐在這裡,我們一起看風景,一起吹風,偶爾說上幾句話。到了你的站,我們便微笑著再見。這樣多美好。嗯,有意思的事。也是有的。比如坐在狹小的地板上各自腰疼地談笑風生。比如一覺醒來旁邊什麼時候坐了一個基督徒,只看了一眼他手裡的聖經,他便開始向我講解,耶和華的兒子、雅歌的愛情頌讚、人類的罪惡、上帝的愛等等。比如前一晚笑別人掉的火車票多麼大頭蝦,檢票的時候發現那早已不見蹤跡的票是自己的。沒有錢補票的時候乘務員哥哥看我可憐只給補了三分一的路費,基督徒的和藹可親還要補貼我路費。又比如某時候突然出現的某個男子講起他剛從南昌的傳銷團伙裡逃出來,新鞋子都走破了,身無分文,險惡而氣憤的兒時玩伴。在火車上認識的人開始擔心我被人拐騙到傳銷團伙裡。我對他們微笑。覺得他們真可愛,這樣好。我想我還是多數時候運氣好的。如果沒有那些萍水相逢的人,我的旅途就沒那麼有意思了。一個人度過那漫長而難熬的火車時光,戒備而勞累。在昆明到大理的路上,看見一個山間小湖。一些牛,稀稀拉拉的吃草,下湖玩水,人們在草地上聊著天。對面的夫婦羨慕的語氣在說起人間天堂、只羨鴛鴦不羨仙的隱居生活。那個男子

(繼續閱讀)

201204100342梵高的吊橋

《梵高的吊橋》是梵高的一幅名畫,其原型就是位於亞耳市區以南3公里處的一座吊橋。這座吊橋在1960年重新整修復原,雖然與最早的形態略有差異,但還是可以讓人立刻聯想到那幅梵高的名畫。橋旁也有一塊提示牌,提醒遊客這座普通橋樑的非凡之處。交通:在亞耳旅遊咨詢中心乘前往的巴士在下車,上車前一定要告訴司機是去遊覽梵高的吊橋,司機會在合適的地點停車並告訴遊客一些遊覽信息。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