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6132146《馴悍記》:好一堂臣服的課





有部知名的百老匯音樂劇叫做《Kiss me, Kate!》這句「吻我吧,凱特」其實

是出自莎劇《馴悍記》,因為音樂劇裡的戲中戲就是《馴悍記》。去年夏天在

倫敦莎士比亞環形劇場觀賞了《馴悍記》和《亨利五世》。很巧的是,這兩齣

莎劇的女主角都叫做 Kate,都有一場吻戲。而去年英國皇室婚禮的女主角也是

Kate,也為全球觀眾演出了一幕即興的 Kiss me, Kate!皇室婚禮是水到渠成的

有情人終成眷屬;《亨利五世》是亨利五世以寡敵眾,戰勝法國後,向法國公主

Kate 求婚,道出一段讓所有女人都會融化地說 yes 的柔情告白,而以吻戲劃下

完美的句點。而《馴悍記》呢?那簡直就是動作片了。一路從求婚到婚禮,一路

從娘家到夫家,叫罵、打鬧、撕扯、拖拉,一直到凶悍的 Kate 終於開了竅,

學得了柔軟心,而在回娘家的路上,當夫婿 Petruchio 於大街上說「Kiss me,

Kate!」時,雖然大庭廣眾之下頗為靦腆,也乖乖的吻了他。





依莉莎白泰勒和理察波頓的《馴悍記》電影版仍是很經典。






倫敦莎士比亞環形劇場 2012 年《亨利五世》劇照。求婚一幕。






「吻我吧,威廉!」凱特說。






倫敦莎士比亞環形劇場 2012 年《馴悍記》劇照。

照片取自劇場網頁。














《馴悍記》男主角 Petruchio 雖是看在錢的份上追求這位悍婦,但他的「馴妻」

哲學也表現出他是一個很懂人性的聰明人。他第一次和 Kate 見面前,就用這段

獨白告訴觀眾他盤算好的應對方式:只看正面,不看負面;只說好話,不說壞話。

戲看到這兒,不禁莞爾。Petruchio 這位仁兄似乎在四百年前就熟讀了吸引力

法則的《秘密》。


Say that she rail, why then I'll tell her plain

如果她破口大罵,我就對她說

She sings as sweetly as a nightingale.

她的歌聲像夜鶯一樣美妙。

Say that she frown, I'll say she looks as clear

如果她皺眉,我就對她說

As morning roses newly wash'd with dew.

她的容貌像玫瑰沾著晨露。

Say she be mute and will not speak a word,

如果她一語不發,

Then I'll commend her volubility,

我就稱讚她口若懸河,

And say she uttereth piercing eloquence.

妙語如珠。

If she do bid me pack, I'll give her thanks,

如果她叫我滾蛋,我就向她致謝,

As though she bid me stay by her a week.

一如她邀請我留住一個禮拜。

If she deny to wed, I'll crave the day

如果她不願嫁給我,我就問她

When I shall ask the banns and when be married.

要選哪個好日子讓我前來迎娶。


雖然初次會面後,Kate 仍是強硬的兇悍下去,但 Petruchio 的美言她也都聽進

去了。她在全城男女老少的眼裡是個嚇死人的悍婦,但如今有一個人站在她面前

映照出她潛在的一個可能性:一個柔順體貼,更接近她本心的自己。我想,這是

她得以粉碎「我執」的第一槌吧。接下去,婚禮的延遲和羞辱,前往夫家長途跋

涉、饑渴交加的魔鬼訓練,一再的把 Kate 大喊「Not till I please myself!」

的那個固執蠻橫、似大實小的大寫 I,槌成一個謙和包容、似小實大的小寫 i。


現在快半百了,再來欣賞這齣「戰爭與和平」的夫妻戲,終於看到了更深邃的

哲理。這齣戲無需從「大男人主義」、「三從四德」、「女權思想」等角度來看,

劇中的男性和女性只是一個象徵,象徵控制的陽剛能量和象徵臣服的陰柔能量。

原本陽剛的 Kate 學得了臣服的生命智慧,她臣服的對象不是一個男人,一個

丈夫,而是和她本心無異的一個靈魂,一段得以學習成長的神聖關係。她是放下

小我,臣服於生命的流動,臣服於「道」,而感受到生命無時無刻的恩賜。







劇中有一場我最愛的戲,讓我明白是什麼讓 Kate 開了竅。Kate 一定發現了:

放下小我的意見、立場、掌控欲、堅持、虛假的自尊、想當對的那個人的頑固,

把這些通通放下了,其實她一點損失也沒有,反而找回了她本然的、讓愛自然

流動的真我。這場戲在第四幕第五景,婚後的 Kate 脾氣也被磨得差不多了,

有一回終於有機會可以回娘家,去參加她妹妹的婚禮。她和 Petruchio 以及

僕人一行人大白天的走在路上,Petruchio 突然說:「啊,今天的月亮多耀眼,

多溫暖啊!」 Kate 不禁反駁:「月亮?你是說太陽吧?」Petruchio 說:「我

說那是月亮!」Kate 說:「我知道那是太陽!」聽 Kate這麼一反駁,Petruchio

就立刻叫僕人拉馬,要大家打道回府了。Kate 當然不願意回家,於是她心平

氣和的說:「你要說那是月亮或是太陽都可以。你要說那是蠟燭也可以。你說

那是什麼,我就說是什麼。」Petruchio 竊喜的說:「我說那是月亮。」Kate 說:

「我知道那是月亮。」Petruchio 突然轉舵說:「妳說謊!那明明是太陽。」

這回,Kate 可不上當,她開竅了,而且她開始享受這個遊戲。她回答說:「啊,

沒錯,那是太陽。月亮和你的想法一樣很善變,所以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都

同意。」於是,一行人繼續前行。但更精采的還在後頭!他們遇見了一位老翁,

Petruchio 很無厘頭的對他說:「早安啊,溫柔的小姐,妳要去哪兒啊?」然後

轉頭對 Kate 說:「妳看過這麼美麗動人的小姐嗎?幫我上前去擁抱她,向她

問好吧!」Kate 真的是豁出去了。她走向老翁,溫柔的說了一番讚美的話,就

像老翁真的是一位美少女一樣。就在這時,Petruchio 又大喊:「Kate ,妳沒

瘋吧?這明明是位滿臉皺紋的老先生!」Kate 笑了起來,笑得那麼自若,自信,

自然,轉得很溜的說:「啊,真對不起,老先生,陽光太刺眼,我看錯了…」

然後老先生也笑了起來,稱讚 Kate 是位 merry mistress ,一位愉悅的女士。


原本可以是一場火爆的爭執,卻化成了一場幽默的遊戲。 Kate 懂得了無需把

一切看得那麼認真嚴肅,她懂得了幽默和愉悅。更清楚的是,她體會到放下自己

的意見立場,讓別人去當那個對的人,如果他執意要當對的人的話,她絲毫沒有

損失,因為她已經看穿並超越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的層次了,所謂對與錯其實是

一樣的,都只是一個選擇性的觀點罷了。


拜倫.凱蒂說過一句很妙的話,也帶給我莫大啟發:「如果你想幫別人做點什麼

好事的話,就讓他們當對的那個人吧。」我們都知道,有時候爭來爭去,證明來

證明去,只是爭一口氣罷了。在夫妻關係裡要體會、練習凱蒂那句話,機會真的

多到不行。我要當哪一個 Kate 呢?頑固好強的 Kate?還是幽默愉悅的 Kate?

拜倫.凱蒂還有一句好話:「你寧願要『對』?還是要『自由』?」《奇蹟課程》

的教導裡也有一句同樣的話:「Would you rather be right or happy?」我想,

《馴悍記》的 Kate 在這場戲裡為我們演出了最美妙的示範。







在日常生活練習覺知和放下的體悟中,發現如果我卡在一個不悅的念頭,無論

它是來自自身的小我或他人的小我,我一整個就變得很嚴肅認真起來。評斷、

責怪、分析、辯解,全是讓人臉部緊繃的嚴肅事。然而,一但我覺知到了那個

卡住,跳出來看這幕矇蔽我的幻相時,我就一整個又輕鬆愉悅起來了。就像聽見

一個聲音說:「何必認真呢?這是一場夢啊…」我們常說,笑看人生,笑看塵世。

的確如此,一但記得了這一切只是心智投射的幻相,笑容就回來了。《告別婆娑》

作者蓋瑞曾在訪談裡說:如果有人抓狂,很戲劇性的對你破口大罵,如果你覺知

到你是在「看電影」,你不會害怕、防衛或反擊,你只會噗嗤一聲笑出來。而我

知道這笑容是溫柔慈悲的。記得自己也有這樣的經驗。有人為了一件麻煩的日常

瑣事抓狂,大聲咒罵 (彷彿罵下去,壞掉的東西就會嚇得自動恢復正常),開始

摔東西,那時發現自己真的像在「看電影」,而且是喜劇。那個大罵的模樣像個

孩子,很誇張,很不必要,也真的很好笑。以往的我可能會馬上被這股負面能量

影響,畏懼、分離感、評斷,甚至自責愧疚都冒出來了。然而,如是輕鬆觀之,

一抹笑容就讓這幻相如是來去。這笑容是溫柔慈悲的,對自己溫柔慈悲,對別人

也溫柔慈悲,因為我放下了評斷。


《奇蹟課程》裡,耶穌也提到 gentle laughter。他說,我們可以一起把這塵世

幻相「笑」不見。可以在覺知的那一瞬間,以真寬恕的力量放下,而笑著醒過來。

這個溫柔的笑容就是說明了:塵世幻相的一切都無法奪走我內在神性和大我的

平靜、喜悅和愛。那是唯一真實。


《馴悍記》的 Kate 選擇了把這場戲演成幽默睿智的喜劇,而不是苦哈哈的受難

者悲劇。她選擇了臣服的超然、自由和喜悅。又想起拜倫.凱蒂說的:「我的

責任只是去愛。不論別人如何,外在情境如何,我只要做好自己的責任:去愛。

那是天底下最簡單的事。」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