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42101戲劇越卓越,演員要做的就越少









兩年前在英國莎翁故居的皇家莎士比亞劇院 (Royal Shakespeare Company,

簡稱 RSC) 買了這套 DVD。於 RSC 執導四十多年的導演 John Barton 和

RSC 許多知名演員 (如 Judi Dench,Ben Kingley) 針對莎劇的語言、角色、

情緒拿捏等進行討論並示範演出。是很精采的 master class。雖然自己和

演出莎劇沾不上邊,但著實受益良多。比方說,演員在舞台上獨白時絕不是

自言自語。如果觀眾看到的是舞台上一個沉思的人喃喃自語,整個舞台的張力

和引力就散掉了。反之,獨白者必須看著觀眾,盡情地裸露內在的心緒,讓觀眾

全然融入獨白者的內心 (影片中亦表演了兩種方式來讓我們比較,這是最精采的

地方)。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情緒表達的拿捏。比方說,一個受重傷垂死的

人在斷氣前還要說一大段發人深省的感言。如果他很寫實地演出身心的痛楚,

呻吟、喘息或哭泣,必會影響他語言的表達,而減弱了與觀眾溝通的效果,也會

把觀眾的注意力從語言本身分散到情緒的演出上。而在莎劇裡,語言是最重要的

元素,莎劇語言本身就承載了感動人的特質和成份,莎劇語言本身就是情緒的

宣洩。而演員必須記得,他是承載並傳達這股文字情感力量的人;他必須把這些

語言內化成他自己的語言,而忠實地在舞台上發聲。


正如導演 John Barton 說的,探討「如何演出莎劇」不可能訴諸文字,必須

由活生生的演員來進行實驗性的練習和示範,我也很婉惜無法在此用拙筆形容

這些「戲劇課」有多精采。但我最想分享的是,無論導演或演員都贊同一件事:

莎士比亞的文字如此豐富有力,演員其實無需太用力或太刻意去「演」,只需

讓台詞自然而然地流出,情感、氣氛、事件,就會在舞台上自行發生… 影片中

一位男演員也指出:一位莎劇演員要懂得信任莎翁的文字,這些文字裡就涵蓋了

莎翁–這位原始導演和演員–所給予後輩演員的指示和引導。我聽完這番話,

拍案叫好之際,想起我在倫敦環形劇場買的那本《Will & Me》(莎劇導演

Dominic Dromgoole 著作) ,裡頭一段文字有異曲同工之妙:「The better

the play, the less you have to do. The more you do, the more you

spoil it.」(戲劇越卓越,演員要做的就越少。做的越多,就會越把戲搞砸。)

然後,他舉了一個很棒的例子來說明莎士比亞的文字力量:

O Romeo, Romeo. Wherefore art thou, Romeo?

(哦,羅密歐,羅密歐,為什麼你是羅密歐?)

茱麗葉於舞會後得知羅密歐是仇家子弟,當晚在陽台上發出了這句渴望與嘆息。

作者 Dromgoole 說,這一串一再強調的 O 和其他母音,光是把它唸出來就會

產生一種渴望嘆息的效果,發聲者的內在也會有那樣的情緒升起。真的嗎?來唸

一遍就知道了。作者還建議,試著別用渴望的語氣來唸唸看。嗯,是不是發現

就算最木頭的演員來唸這句,也不會差到哪兒去?


很有意思的是,在買《Will & Me》這本書之前,和女兒同遊莎翁故居。紀念品

店裡到處都是印著莎劇名言的商品。女兒一眼瞧見了這句 O 來 O 去的

「O Romeo, Romeo. Wherefore art thou, Romeo?」,輕聲朗讀起來,

笑了,忍不住再讀一次,沒想到就這樣上了癮,走出商店還一路不絕地重覆吟唸,

全然陶醉在少女茱麗葉的渴望情懷裡。這種文字的力量就是在我們還搞不清楚

是怎麼回事時,就已經被它全然蠱惑了。


「The better the play, the less you have to do.」導演 Dromgoole

在書中還提到,他有個導演朋友喜歡送給莎劇演員三句真言明咒 (mantra):

1. Find out who you are. 知道你是誰。

2. Learn your lines. 學你的台詞。

3. Get out of the way of the play. 別擋戲的路。


真是太妙了,尤其最後一句。而觀眾呢?有沒有可能同時是演者和觀者?把這

三句真言套用在人生舞台,亦是絕妙。知道真正的我是誰。學寧靜與愛的台詞。

還有,最重要的,別擋生命的路。嗯,別擋生命的路。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