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101225

家是什麼?冬天給你溫暖,夏天送你涼爽;春夏秋冬為你提供安全,一年四季使你感到舒坦。那裡有你的思念,也有思念你的;那裡是你的一切的歸宿,也是你的一切的開始。當你孤獨的時候,它是你的美好的回憶;當你失意的時候,它是你的最大的安慰。走出了家門,你可能什麼都不是,被別人主宰;進到了家裡,你就是真正的主人,自己主宰自己。……這就是家,一切美滿與幸福,一切希望與寄托,一切……永恆的地方!此文本於 二零零八年元月十二日下午於荊州沙市區租住宿舍床上寫,當時窗外寒風呼嘯,天空飄雨夾雪,行人縮體畏行。又時值近春節,遊子尚在外。生活的窘迫,前途的渺茫,促我思家之情油然而生,不禁出此感歎。今偶又讀來,感此時之人尚甚於彼時,故略作修改,重書於此,以表此時之心情。文章來源:《新京報》評論週刊

(繼續閱讀)

201206151352格查爾鳥為什麼被稱為自由鳥?

    因為格查爾鳥性情高潔,酷愛自由,不能用鳥籠飼養,否則,它寧可絕食而死,因此,稱格查爾鳥為自由鳥。 文章來源:周巨集 - 青青李子:世界是?的 - 閔良臣的BLOG - 天使在人間的BLOG - 如水的時光,請知道感恩 -

(繼續閱讀)

201205040950曾經美好過

為什麼人總是要在失去後才懂得珍惜?、我們每天都在抱怨著現在的日子不像以前那樣美好,現在的朋友不像以前那麼好,就連現在的女朋友都覺得以前的好。那以前的自己呢,總是不滿足。我們都懷念的過去,以前沒發現什麼的失去後才覺得美好。以前的你很任性,以前的你很能吃,以前的你很喜歡笑;以前的我很內向,以前的我很喜歡發呆,以前的我總是離不開你;以前的我們總是粘在一起恨不得變成一體,以前的我們每天打打鬧鬧的,以前的我們很開心。以前的以前···都已經成為了以前。其實以前的你有很多缺點,我們總是鬧矛盾。但現在的我卻什麼也想不起來。很奇怪的我只記得你的好,其實你一點也吥好。現在的我總是會想起以前的你,儘管不想去想。但心,似乎已經吥讓我控制了,就是想你,拚命的想。很多個夜睡不著,很多個語文課上會想起你。你就是有這種魔力,一種已經無法用科學來解釋的魔力。那麼那麼的神奇。以前所有不美好的回憶,回憶起來竟發現是這麼的這麼的美好。就是想你,想你的好,你的壞,想你的微笑,想你的生氣。我該怎麼辦??失去你以後讓我懂得了珍惜,珍惜所有人。珍惜他們的好,他們的壞。因為也許明天的明天將來的將來他就會突然吥見了,像你一樣,眼前的你下一秒就消失了。現在你已經吥屬於我了是嗎?我想是吧。我們就突然的離了那麼那麼的遠,明明是近在咫尺卻再也在對方的眼中看不見那熟悉的影子。其實想問你,你有沒有被寂寞打擾過?夜裡它會不會不讓你睡覺,他會不會時時的纏著你怎麼也趕不走?我有,以前以為寂寞來的時候只要想你就不會寂寞,現在才知道原來是因為想你才寂寞的。我很想很想過好現在的日子,很想很想跟現在的朋友玩。至少可以不那麼的在意你,現在的我們已經沒辦法回到過去,即使嘴上說沒變但真的沒變嗎?一點也沒變?自欺欺人罷了,你離開了一年,雖然也見面但少了那種熟悉的感覺。以前的我總是太依賴太依賴你,把你當成了我的天,現在沒了你,發現原來我還是可以生活下去,以前的我總是不懂得反抗,但放心現在的我動不動就發火,已經不在是那個只會躲在你身後的小梅了,我現在變了好多好多,真的。不知道現在的你還瞭解我嗎?會不會也變得我不瞭解了呢?我開始不敢確定,原來我對你也會有不自信的時候。以前我對你是多麼的自信,認為你是如此的瞭解我,我是如此的瞭解你。但現在的我們是否會像以前一樣,那麼的瞭解對方?曾經的那段日子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我

(繼續閱讀)

201204271925靜悄悄的崑崙山

崑崙山下,部隊營院一角的枯草叢中,亮亮地袒露看一個野兔窩。額角上有塊白印記的兔媽媽,帶著三個兒女旁若無人地生活著。日出而起,日落而歸。艷陽曝燥的中午,它們到太陽曬不到的不凍泉邊散步;大雪掃山的傍晚,它們躲開喧鬧到雪水河裡爽飲。偶爾也會看到老兔獨自離開營院,隨心所欲地走在 通往荒原的山徑上,走走停停,停停又走走。它是在默默體味著它們一家擁有一座山的快樂嗎?在距離野兔那塊自由天地的不遠處,駐著一個汽車連隊。百十個兵 在軍號聲中過著整齊劃一的生活。起床、早操、出車、開會、熄燈。兵和動物,相安無事。時間在崑崙山靜悄悄地流逝了半年。這天,一隻灰鴿子 不知從何處突然飛到軍營裡。它站zh在戰zh士們當年搭地窩子的殘牆上,尾巴一撅一撅地急叫著,似乎在呼喚什麼。灰鴿子肯定是長途跋涉而來,要不它為什麼灰頭土臉地顯得那麼疲憊?噢,它是沒有地方棲身,無家可歸呀!崑崙山從古至今 樹木不落根,鳥兒築巢 少依托。一連好些天,每到傍晚,外出的灰鴿子就飛回軍營,悄沒聲地 站zh在殘c牆上sh過夜,光天赤身,風雨不避。靜靜的軍營生活 因為添了一隻鳥兒而變得快樂,兵們自然也多了一份情趣,但同時也讓他們的心不安起來:無遮無掩的牆頭畢竟不是灰鴿子的久呆之地!一天深夜,陡地飄落起大雪,次日清晨,兵們看到 披著一身雪被的灰鴿子變成一個雪樁,呆立不動,他們實在心疼卻又不知 如何使它溫暖?兵們發現灰鴿子從殘牆上消失,是在半個月後,那天清晨 班長馬安良早早起床,照例端著一小碗蟲米,給灰鴿子送到殘牆下。他驚喜萬狀地看到灰鴿子從兔窩裡悠悠哉哉地走出來,抖抖翅膀飛上了牆頭。奇了,怪了!難道昨晚它鑽進兔窩過夜嗎?細心的馬班長,不聲不響地觀察了野兔與灰鴿子共棲一窩的和諧情形:兔們住在裡端,灰鴿子棲身洞口。兔的滿足是顯而易見的,它既大度地讓了步,又有了遮風擋寒的牆,何樂而不為!至於灰鴿子,能在走投無路時免費得到一個家,這已是求之不得的了,即使做出點犧牲也心安理得。兵們在緊張的軍事化生活之餘,絕對不會忘記 住在軍營一隅的夥伴。早z送它們出門,晚迎它們歸家,還會時不時地給它們送上一頓美味的晚餐。軍號照樣嘹亮,隊伍照樣整齊。高原軍營生活就這麼簡單,沒有額外的負擔,只有平靜的氛圍。靜靜的崑崙山,靜靜的軍營,靜靜的野兔和灰鴿!這天清晨,我看見高天下,一對翅膀在晨曦中閃亮,那是兵的黎明 在飛翔。我祝願:崑崙山 永遠靜下去,崑崙軍營 永

(繼續閱讀)

201204222215秋天的感懷

題記:近幾日,因為要準備上課的發言。一直在讀一些女性作家的婚戀小說。再加上作家寫作這些作品時的年紀與今日的我也相仿,在無形中竟產生了很多共鳴。可能有些東西儘管穿越時代,而內裡的滋味卻是相通的。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是容易迷亂而困惑的。我時常能感受到自己的無力與無用之感。心是時時被一些東西紮著。每日看似繁忙,又實際無多少意義與收穫。生活中很多可能看似微妙的小事,都能喚起我自身的感懷。我本就是輕易難有自信產生的人。儘管從小我是在父親異常的呵護與鼓勵中長大,可是仍然難逃我底子裡的自卑。尤其在那些自己認為努力為之又深怕失敗的事情那裡,就那麼輕易的被否定,讓我陷入深深的懷疑中,我能做好嗎?我多麼渴望有哪怕一丁點的事情來增強我的自信,可是,就是那一點,也被打碎。因為早就感知到備受傷害的苦痛,然而也時時怕去傷害他人,因為這無疑於在屠殺他人。每每我經常告訴自己要學會更加沉穩和理性,最好是喜怒不形於色。可是,時時,我是那麼的缺乏忍受力,經常會在喧囂中失態。我早知曉,如果一個人無知,一個人缺乏足夠的自信,最好的不引起麻煩的方式便是沉默。當我這顆害怕傷害他人的心遭遇一個對瑣事都敏感異常的人那裡,換來的只有自己的指責了。人生於世間,總是要必須學會被他人尊敬,被他人喜歡和認可。可是,這點子魅力與好感又從哪裡更好的獲得呢?也許人也是需要慢慢修煉方能成佛嗎?再過些時日便是家父一週年忌日。也許在這些特殊的日子總會不時喚起更多的傷感與回憶。經常有一種四顧茫然的失落感。一年來,時時會夢見父親又來到了我的身邊,那甜甜的微笑像是仍然縈繞在我身旁。從來都不可能想像到,一個人在青春盛年時,失去雙親後會變得怎樣的孤單與淒冷。我經常在家裡的每一個房間每一個角落去找尋父親的身影,也經常會在冥冥中覺得父親可能是出遠門了。他肯定還會再回來的。只有此時,才真正的理解到,家父一個人在孤獨中依靠自己努力的二十二年裡到底是經受了多少的心靈的苦痛。人生又有多少值得真正信任與堅信的呢!我在青春裡可能激起的那一點子單純與浪漫早已被殘酷的現實攔腰斬斷。剩餘的便是對家庭和現實保有的責任。所謂那些女性作家筆下苦苦探尋的真愛,果真能實現嗎?精神與肉體果真能實現靈肉統一嗎?在我看來,在這個時代,性與愛是必須截然分開來看。精神相通可能通往愛情和婚姻。而單純的肉體體驗通往的只有空虛與虛無。可是,以愛情為鋪墊的婚姻就一定能幸福嗎?戀人可以改換,

(繼續閱讀)

201204100830幸福之花

童年是人一生最幸福、最美的時候。因為那時的思想和感情像山裡的泉水一樣清明透亮。童年做過的那些事,也許有人會認為很傻,但現在會想起那時,仍然我沉浸在一片幸福的甜蜜之中。  撥開層層朦朧的記憶之紗,模糊的看見我三四歲的樣子。當時母親要被調到省城一家醫院工作,我死活不讓去,除非帶上我。這當然是不可能的。母親剛到那邊,一切都還不穩定,如果帶上我,母親如何能抽不出身來照顧年幼的我,另一方面母親也不方便。我那時只是哭,只是哭,哭得撕心裂肺,我想不出來還有什麼比哭更能表達我不願母親離開的痛苦。但經過協商後,母親同意我每個月去那裡玩五天。母親走了,流著淚走了。我帶著我那紅腫的眼睛,流著淚追了汽車好幾十米,被父親強行抱回了家。  沒有了母親在身邊的日子,一切都顯得沒有了生機。再明媚的陽光也還是那麼灰濛濛的。每一天我都是在孤獨、盼望之中度過的。思念吞噬了我每一處的神經。不知有多少個夜晚,我的淚打濕了懷中母親的照片。終於有一天,我來到了我思念已久的地方。我想利用好每一分鐘,和母親在一起。可是,母親要工作,根本沒有時間和我在一起。還好,母親住的房子正好對著她的辦公室。  在這陽光燦爛的五天裡,我除了睡覺和吃飯,其他時間都是坐在門前,用我那雙幼嫩的小手襯著下巴,癡癡的望著母親工作的身影。每天都是如此。有時候,母親往窗外看我,對我輕輕的一笑,我也給她了一個最甜蜜的笑。一切一切都是那麼默契。母親的笑是這世界最美、最溫柔的笑。剎時,空氣中充滿了幸福的小精靈,它們圍著我打轉,唱著那首《歡樂頌》,空氣也變得甜甜的。我貪婪地吮吸著空氣,那些淘氣的小傢伙在我身體中亂竄,把幸福帶到每一個角落。我心中有一種無以名之的幸福感、滿足感。真的,母親的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微笑,都讓我有一種莫名的激動和欣喜。有時甚至足以讓我興奮一個上午。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能使我如此的幸福……  很多年過去了,但童年朵朵幸福的小花,卻一直漂游在我生命的長河中。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