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東京被夜巴士放鴿子的旅人 @ 日本驚喜自助行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日本自助旅行手工相簿
  • 關鍵字
  •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200705180948在東京被夜巴士放鴿子的旅人

    趕著日本的賞櫻季,我們做了人生第一次日本自由行,從訂機票到購買JRPASS全部一手包辦,九天遊了六個世界文化遺產,直呼過隱。繁榮的東京郤讓我們第一次感受,不人性化的對待,帶著期待的心情等待搭最後一班JR夜間巴士前住名古屋,來到陌生地方總覺得早點到的好,因此先問站前服務員在哪兒搭車,他說時間未到在旁邊等,等時間接近又問,他說後面那班,但必須等前一班開車才上車,OK!沒問題日本就是有規距,說也奇怪,那不是我的車嗎?怎麼開走了,天啊!馬上告訴站前服務員攔住車,服務員說不行,車開動了不可以停下來,用無線電或行動電話連絡總可以吧!不行!司機沒有以上配備,聽完,起身衝回站內找站長給個交待,無奈他只能猛點頭說疏忽。這事要是發生在台灣我想應該不會讓我流浪在熱鬧的東京車站。白天人來人往的海浪潮郤在這時完全消失,剩下只有我們三人慌張尋找我們的下一站在那裡,聽說神田這站附近住宿較便宜,於是我們趕搭了最一班車到達,果真最後一班,五分鐘站內燈全暗,鐵捲門也放下。

    人海茫茫對於異鄉陌生感充滿無助,正當要在熟悉麥當勞渡過漫長的夜晚時,服務生說只能休息到凌晨三點,看板不是寫24小時嗎?什麼要整理,五點再營業,天啊!這時餘光中似乎有位年輕人對我說,他說可以幫我們嗎?原本一對惺忪的眼睛,頓時張開,他熱心帶我們去找便宜旅館,幾家都巳客滿,膠囊旅舘又只限男性,最後在川崎的建議下,我們決定去白木屋居酒屋吃宵夜過夜流浪的人不只是我們,不一樣的是別人把酒言歡,而我們的眼皮只差沒用牙籤來撐,累到極點。途中川崎聰聴我們用中文交談,突然蹦出一句中文:我是川崎聰,當下讓我有他鄉遇故知的感動,原來11歲時他曾住台北一兩年,並就讀日僑學校但中文巳忘了很多,他說在台灣時年紀小,常被台灣人照顧,他明白我們的處境,尤其是我們台灣人,他更希望能幫助我們,難怪充滿熱情,他也聊到,他忙到下班已經沒有車可回家,如果要搭計程車,車資9000日圓,因此,索性就去睡膠囊旅館便宜又方便,說著,他看我們累成這樣,他便告辭尋找他的膠囊旅館,隠約中聽到互道再見,但對於我們的貴人,我郤累到抬不起頭,昏睡中想像自己已經揮手道別。當我再醒來時已是凌晨5點,服務生正要買單打烊,整裝儀容我們要準備另一個行程的開始。

    旅途中腦袋慢慢恢復記憶,聽說他陪我們到四點多才離開,天啊!我們當時在做什麼呢?昏睡囉!人家上了一整天的班,陪我們到天亮,而我們郤連道別都沒有真不該。一次錯過車班的旅人,卻幸運遇到曾經對台灣充滿感謝的日本人,雖事隔多年他的回饋感恩的心卻依人存在,讓人倍感溫馨,很特別的一夜,正如我的好友說「自助旅行有趣就是你永遠不知下一個行程你會發生什麼事,碰到什麼人」...................謝謝你川崎!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