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42350青春的畫面

2018.6.16

 

如果要我為自己的青春選出一個代表畫面,那我應該會是 紅色司迪麥 吧?!(笑~)

青春,應該是最生意盎然的一段時期。但現在回想起來,竟覺得自己的青春歲月,就像紅色司迪麥這則意識流廣告,同樣令自己看得莫名奇妙,而不明所以。

印象所及,從腦海浮現而出的,是一連串與升學相關的畫面,像是 蘭園 裡最具代表性的建築物群:紅樓與曾得獎過的崇美樓;全校師生一起在操場大草坪上跳的晚舞;足可媲美專業的體育課:鉛球、鐵餅,跨欄 .... 等課程,至令都還令我難忘。當然更不能略過令我昏昏欲睡的各科課程,像是三民主義 .... 等。

不明白,自己的青春,究竟為何要與這些事物扯上關係?

那一天,似乎是因為班上同學太過吵嘈,使得教室下方校長室裡的校長,因為受不了我們產生的噪音,而上來對班上的同事訓斥了一頓。不記得校長對我們說了什麼,只記得校長講了一句," The higher the bamboo grows, the lower it bends. " 。考上蘭陽平原上唯一的女子高中,感覺卻像是進了一所軍校,只差不用操練體能。學校在當年的省聯學校裡,錄取分數是數一數二的低,校方與眾多老師們,為了要讓學生們在三年後的大學聯考時,都有學校可以讀,所以用盡了各種方法,無所不用其極,就是要讓學生能多唸點書。像是放學後開放教室與大會議室供學生讀書,可能是巴不得能趕緊逃離學校的壓迫,明明知道回家有太多的誘惑而無法認真讀書,但我就是不想留在學校,只想趕快回家。

明明我們就是最該有希望與活力的年輕人,卻被困在這座以「升學」為名義搭建的牢籠裡,除了讀書,其餘的一切事物都被剝奪了。若這段歲月能重新來過一次,或許我會選擇進入另一所學校就讀,去一所除了讀書外,還有其他發展空間:像是社團活動、人際關係 .... 等的校園就讀,讓自己年輕歲月更加的多姿多采。

好不容易擠上了大學的窄門,隨後遠赴他鄉至大學求學。卻發現大學生涯更完全不是我所想像的那一回事,說穿了,只是換了另一個校園,卻依然是聽著彷彿離我很遙遠,怎麼也聽不懂的課程,只為了追求一個我以為安穩的未來。

後來,我發現,我真的是大錯特錯。

離開大學校園,才是人生中一連串考驗的開始。在 23 歲之際,在不是發病的狀況之下,意外地被確診為馬凡氏症患者,讓我的人生全亂了套,卻也為我與眾不同的人生下半場,揭開了序幕。

青春的時期,我照著大人、照著社會的期望,用盡了幾乎是全部的心力,去換取一個自己都無法理解,虛無飄渺的未來。多年之後,才發現當年的自己太乖了,乖到無法去反抗去掙脫世俗套在我身上的框架。反倒是在這理應早該被社會定型的這會兒,才進入了後青春期,學著叛逆,試著去活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那有什麼關係?

過去的青春歲月,或許我已無力改變,徒留憤怒來追憶那些過去的時光;但未來卻猶未可知,一切仍持續進行中。

套句某位醫師文友所說的,

只要荷爾蒙還在的一天,都是青春期。」 😅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