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082228東京河口湖七日遊

玩回來一個月了,思緒沉澱,剩下的就是這些。

18 年前我去過一次日本,那時感覺台日交流還沒有那麼盛行。日本是個神奇國家,小到可以插卡和投幣的公用電話、吃瓦斯的計程車、整潔平坦的道路,大到夜宿船上、捷運、白頂的富士山都讓我讚嘆不已。這次去,神奇的感覺不見了。沒什麼東西可以讓我訝異,我甚至好幾次忘記我在國外。在台灣我已經習慣看到日文聽到日語,我也很習慣我看不懂聽不懂。

相對的,我開始注意日本人,這是什麼民族,日本人你為什麼不說話?為什麼叫賣的聲音如此親切響亮,私底下卻沉默不語?捷運裡面可以飲食,可是沒有人飲食,沒有人講話,每個人都在玩 iPhone 、看書、發呆,偶爾有人聊天,聲音小到像在圖書館偷講話。百貨公司沒有客人,店員乖乖罰站,同事之間沒有交談。中午吃飯時間,一堆人一個個獨自坐在路邊,吃著御飯糰,寧願餵鴿子也不願講話。週五晚上的餐館,終於吵些,但也僅約是台灣中午開著新聞台的音量。整個就是日劇的相反。回到台灣,文湖線的擁擠吵鬧,隔著街就可以聽到快炒店的談話聲,我才卸下心防。

日本人的服務是怎麼辦到的?為什麼那麼制式的服務,我卻會感到溫暖?那個笑容很職業,我也知道是硬撐出來的,可是我卻感到很舒服。為什麼在台灣我沒有看過?為什麼可以那麼恰如其分,不侵犯不打擾?

我不再相信日本是環保節能大國,日本人超浪費的。所有的廁所包含公廁都是免治馬桶,座墊都有通電,坐下去都是暖的,回台灣一坐下去我就笑了。下雨天,凡進室內,必套雨傘套,一出室外,雨傘套就丟掉,滿山滿谷的雨傘套。室外超冷,室內暖氣開超強,忽冷忽熱,日本人也習以為常,連大衣都不脫。拉麵必配冰水,室外溫度兩度也一樣。

沒有女人不化妝,七十八十了也化,甚至男人也化。比起來台灣人真是邋遢,但我寧願自在。

為什麼國道客運也可以準時,高速公路路肩上下車的設計很獨特,長達兩個小時的車程誤差只有兩分鐘實在太驚人了。

中國人好多,短期旅遊的中國人實在顯眼。日本人無法分辨我們是台灣人中國人,適度提示我們是台灣來的,眼神和緩起來。但長期居留日本的中國人沒這種感覺,我感覺不出他們是中國人,要開口才知道。

日本的物價不再高不可攀,開始發現許多東西與台灣略同,甚至比台灣便宜。沒什麼東西是台灣買不到的,只是價格的問題。

為什麼晚上十點整捷運站會湧現上班族人潮,這是怎麼一回事?是剛下班?還是玩樂回來?

東京河口湖七日遊 - Vexed 的相簿

回應
Google 站內搜尋
BloggerAds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