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寒冷而多事的三月,沒跟著賞櫻,也沒有看杜鵑,本以為就要任其結束,老天爺卻刻意的賞了一個空檔,讓我在午后的校園裡遇見雪花白的流蘇,那綠枝頭上的皎潔純白,靜靜地,洗滌了這淡淡三月裡的忙碌與焦慮。我想,這影像將會成為這個三月裡最深刻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