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310319人生哪裡有得與失?

【緣起】在前天週二的晚上,我花了大約二十分鐘的時間在古亭給一群即將要上英文課的高三學生講了幾句心中想講的話,這跟前幾天發生的社會事件其實沒有太大的關連,但也只是有感而發,以下是我講話的內容的全文 (有點長),僅供參考:

=================================

各位孩子,不好意思耽擱你們一點時間,來這裡講一點跟課程無關的閒話,雖說是「閒話」,但我個人認為這是比任何教學課程都還重要的人生課程,可以當作是我個人跟各位分享的兩個個人經驗,聽聽也好、笑笑也好,來打發點時間也可。

第一個個人經驗,我要談的是「學業上的挫折」。

以我個人工作十幾年的經驗,我看過非常多有天分的孩子,但更讓我感動的是:我看過更多在這個過程中為目標付出一切努力的孩子。
我看過許多因為天分優異而自然地達到他們既定的第一目標的孩子;但事實上是:我看過更多也許天資沒這麼優異,而經過一番刻苦努力,最終也達到他們既定的第一目標的孩子,因此過程中的全心付出的努力非常的重要。

但是,更殘酷的事實是:我也看過更多,應該講比前兩者都還多不知更多,在過程中為了他們的目標付出一切努力,而最終並沒有達成他們既定的第一目標的孩子。

這些孩子的自身感受,以及我為他們的感受,都尤其痛苦 -- 因為我一路看著他們這麼努力、這麼拼,有的孩子甚至拼到生病,但最終卻因為諸多原因:有的是家庭、有的是準備的方法、最慘的是,有的是運氣 (比如說考試當天上吐下瀉) 而最終跟自己的目標失之交臂 -- 那種感覺,我相信,真的比什麼都從頭到尾沒付出都還讓人想罵聲「幹」。

我為這些孩子感到難過,但我並不可憐這些孩子,反而我很慶幸他們學到了寶貴的一課人生課程。

人生本來就不是一個你付出多少就理應獲得多少的遊戲,人生本就是有得、也有失,你們必須要接受這個事實 -- 難不成我苦追這女生七年,她就只能非得嫁給我不可,不能最後選擇嫁給我弟? (笑)

也許最終結果不如人意,但那又如何?「得」是一種人生經驗,「失」又何嘗不是一種寶貴的人生經驗呢?後者也許有時候嚐起來會比前者更甜,但這可能需要年紀來驗證了,現在年輕人大都聽不懂這句話。

即使是最後在學業上、在考試上沒有達到你們心目中的第一目標,那又怎樣呢?人生並沒有因此結束啊 -- 就是有人天生沒有台大命、沒有哈佛命、沒有劍橋命,但那也不代表這些人在社會上是廢人,不是嗎?台大或政大可能也有「台大 / 政大之狼」啊!
何不這麼想:能達到考試目標的第一志願是運,達不到是命 -- 我旁邊坐的那個死肥子明明英文一直比我爛,但指考英文作文比我多了十分,媽的,老天沒眼啊!(笑)

考試只是人生中的一個測試過程,不是自己能力的最終定案報告 -- 每個人除了學科能力還有許多生活上的能力需要出了社會才能驗證出來的 -- 坦然接受老天安排的結果,並且善用這個對你或我的特別安排才是重要的 -- 每個人目前會有什麼樣的遭遇,我一直相信,都是有其特殊意義的,並不是你注定命衰或命好,而是你被注定好要去接受特定的挑戰來讓自己變得更好,為何要否定之前付出的一切過程呢?那一仗不是打得很美好嗎,人生中不是曾經這麼地付出過嗎?這不夠嗎?

為何結局非得要是 happy ending 呢?

你們未來都還有幾十年要過,不戰到人生最後一秒,誰會是 battle hero 還未可知吧?

拿我個人的學業表現作例子,我高中學業極差唸了五年畢不了業,大學也是唸一間你們應該都看不太起的私立大學,但大學畢業後,我去考外國文學研究所時,考四間只有落榜一間 -- 成功大學考榜首,但台大落榜,不但落榜,而且跟最後最低的錄取分數差了 160 分 (總分 400 分),這樣我夠差嗎?
最後我選擇唸中正大學的研究所,但唸不到半年,因為大學的學妹女朋友劈腿交上其他男友,因此只好休學回來「監管她學業進展」(笑),還順便找了份看管大樓的「老伯」工作來「養家」,只因為工作時間自由。

這一年,我什麼書也沒唸,因為幾乎都在忙著「監管」(笑);轉眼又到了研究所考試的時候了,我的大學同學 (他在念中興外文研究所) 電話打來,跟我說:『去年我們兩個台大之戰都失利了,你差 160,我差 120,今年再去試看看運氣吧,怎樣?』
就去台北玩玩嘛,有何不可?反正都沒唸書,大不了總分 0 分又怎樣?因此,我們兩個就去了台北,找了一堆在台北唸書的大學同學,大家歡唱痛飲通宵,喝完都已經快早上了 -- 而考試八點就要開始了。

我幾乎是半昏迷地進入考場,每科都批哩啪啦地迅速掰完 (因為文學所考試全都是類似作文的申論題),而且我很確定「英國文學」這一科的四題申論題當中,我有兩題是根本連題目都完全看不懂的,但我也毫不介意地硬掰。
考完回來,我也有自知之明是上不了的,因此也去中正大學辦了復學 -- 但卻萬萬沒想到,最後放榜我卻莫名其妙地考上了台大外語文學所 -- 因此我只好又去中正辦第二次休學。(笑)

在座各位也許都覺得這是我幸運的「得」,但何嘗又不是我的「失」呢?

這就是我要講的第二個個人經驗。

上了台大之後,課業開始變得很繁忙,而我的學妹女友考上了高師大,兩人相隔台灣南北,只能靠電話及 MSN 聯絡 (當時沒有 Facebook 啦),這時我要「監管」她也根本不可能了。
到了研一下學期的時候,果然出事了:我女友她就整個人憑空消失了,而且還消失了一個月。
我跟她整個交往快五年中同居了四年,彼此老早都當作是夫妻看待,甚至都帶去見雙方父母親了,只差沒講明訂婚而已,因此就算她發生任何一絲小事,我也都該第一個知道才對。

我狂打電話詢問她的家人、她的朋友、她的同學,但完全沒有音訊,她就整個人間蒸發了 -- 那一個月,我瘦了整整十公斤,沒騙人 (可見在座許多自以為很瘦的人其實都還有再瘦的空間) (笑),整天以淚洗面。

後來一個月後,她主動跟我聯絡了,但卻是談分手。

我才得知:當我不在她身邊的時候,有個男生追求她。那位男生是知名上市公司的幹部,開著車載她去看電影、送她手機 (當時手機在台灣才剛出現而已)、買給她整套 SKII 的保養品;然後幫她休學,帶她出國玩了一個月 -- 對不起,以上這些我一樣都辦不到,我只是個騎著破爛 50cc 摩托車的窮學生 (而且連摩托車的油表都故障了,何時加油要自由心證)。

得知事實後,其實當時我有很多選擇:第一,我可以去砍那個搶人女友的白目男生,大不了我爛命一條去關而已。第二,我可以去潑我女友硫酸,反正我爛命一條犯法而已 (更何況她是背叛我第二次了)。第三,我可以選擇自殺,我畢竟是個 loser,在人生方面我什麼也沒有,連自己的女友都保不住,學業也差勁,年邁父母親也愧對,我早該自盡或自宮謝罪了。(笑)

但是,孩子,我選擇了第四條路:我選擇走開。
很多高中生以為自己懂得「愛情」,但其實,說穿了,你們只懂得「愛」,很少人懂得「情」。
你們要愛上一個人是多容易、多迅速的一件事,甚至看到超商的女店員一眼可能就瞬間「愛上」了;但你們懂得什麼是「情」嗎?「情」是需要多少溝通、包容、經歷才能維持下來的?
在座各位的父母親這幾十年來真的從來沒談過離婚?我真的不信,他們怎麼走過來的,他們的苦、他們的艱辛維持,你們看到了嗎?你們真的以為三個小孩的我從來沒跟師母談過離婚?

你們只是以為我付出多少愛情就該得到多少愛情的回饋,不是嗎?這是遊戲金幣兌換嗎?

但我剛剛講過了:人生只要付出就一定會獲得嗎?

我能做這決定也是非常痛苦、煎熬的過程,但我還是選擇了「我愛她」:我既然愛她,那麼我為何不能愛她所擇?我既然愛她,那我接受了她的過去,那為何我不能接受她的未來呢?即使是沒有我的未來。
我總覺得:人世間,每一段感情都是有其安排而存在的,就跟你上了哪間高中一樣 -- 重點不是你爽或不爽,也不是結局美不美好,重點是:你能不能坦然去接受人生的安排,並且將之化為繼續奮鬥的動力呢?

不管人生中經歷了多少段感情,短還是長,美好還是悲哀,那都是寶貴的人生經歷及回憶 -- 未來可以坐在搖椅上跟孫子講:『我曾經愛過 A、愛過 B、愛過 C...你奶奶已經到 Z 了』(笑);而不是跟孫子炫耀:『我潑過 A 硫酸、殺過 B 家的狗、砍了 C 的男朋友...』,孫子只怕會問你:『阿公,你啥時出來的啊?』(笑)

讓人生中充滿多點愛不會很難,愛別人也愛自己;心中充滿著恨,恨別人也恨自己,有這必要嗎?你只有今天要活嗎?

正因為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可能幸運,可能悲哀,所以明天才有其價值存在啊。

孩子,仔細想想:我是幸運地上了台大研究所,還是幸運地痛失女友?我到底是「得」還是「失」呢?沒有失去這位女友,我後來會娶得到現在的好老婆嗎?這難道也是種「得」?

人生沒有什麼得或是失,端看你們選擇看事情的角度。

大概在兩年前,我在桃園又遇見了我這位前女友,她開車在路上看到我,相隔十幾年了,她居然還能認出我。我們坐下來喝杯咖啡,聊聊近況,才知道她已經是桃園的高中英文老師了。
我給她看了我女兒的照片,她也給我看了她女兒的照片,真的是人事全非了。
臨走時,我隨口問了一句:『妳老公都還好吧?』
她回答:『只是還好,現在也是撐得很辛苦...』

同學,可見男人的價值不是取決於當下,而是取決於十幾年後啊!(笑)

也許在座許多男生都以為自己根本只是個超廢的死宅男,但你又怎麼知道十幾年後你不會在社會上成為棟梁或撼動別人的人呢?男人一定要靠努力來獲取明天的價值,而不是取決於當下的得與失。

在我後來上了台大外文所之後,修到了當初改我研究所考試的考卷的英國文學教授的課,我覺得我有義務跟他坦然承認:我當時考那科時真的是神智昏迷,但我很不解的是他為何當時英國文學這一科給了我 90 分的高分,讓我能夠考上。
他回去辦公室、調出考卷、重新看一遍之後,他對我講了一番我今生永難忘懷的話:『我看得出來,你這兩題根本都沒有準備,但是你面對無解的難題的切入及解釋的方式卻是非常地新奇,是我從來都沒見過的。其實,申論題根本沒有標準答案,很多題目出出來只是測試學生對於這個題目的臨場反應以及應對方式而已,而你的應對方式是我當時所佩服的。』

我也以這句曾經感動我的話送給各位:『人生的考試中並沒有標準答案,也沒有加分和扣分;你們能得幾分取決於你們對於發生的事情的反應及應對態度 -- 也許你會「得」,但也許你會「失」 -- 但「得」何嘗不會是「失」,「失」何嘗不會是「得」?「菩提本來就無樹」,不是嗎?』

快樂地看待人生中發生的任何事,樂觀地面對及努力處理好每件事而不要選擇逃避或否定它們。
你也許認為你正走在一條錯誤、痛苦的路上,但即便如此也要快樂地欣賞風景,因為這才是最美好的人生 -- 十幾年後,多痛苦的事再品嚐起來多少都有點棉花糖的滋味,不是嗎?你那曾經暗戀過而一句話也不敢跟她講的女孩,你怎知不會二十年後出現在夢中呢?

希望各位十幾年後還能記得老師對你們說的這些「閒話」。

========================================

以上這些話當中,八成以上,我都對這幾年歷屆高三或高四班學生或多或少講過了,大都是零星地,只是沒有這麼「系統地」整篇整理、講完整一個概念,所以許多我的學生應該看了都覺得有些橋段「非常熟悉」。

這不是評論某件特定的時事,別誤會了,純粹只是有感而發,只能說這班學生「幸運」,剛好吃完晚飯等上課有半小時的時間讓我扮演一下「主任」的角色喇叭一下,因為下次要我再對另一班學生講這麼長的話,應該時間、機會、精力都沒有了,因此記錄在此,因為真的不會再講了。

因為牽扯到我個人的經歷,因此請勿轉載,只是跟各位好朋友分享、討論一下淺見而已。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