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49搞笑的女友打麻將

1、某外語學院兩女生聊天,一個說:“我們班裡才兩個男生!”另一個說:“那也比我們班強,我們班也是男生,可是他倆竟然好上了!”2、跟同事說:我電腦死機了,幫我查查一快遞到哪兒了?正要把單號告訴她,發現她打開百度知道,輸入:請問XX的快遞到哪了?內心:你丫跟百度對話的時候還挺有禮貌的。3、一名女顧客來店裡剪頭,她洗完了頭坐在凳子上,髮型師問她:“美女今天想怎麼做啊?”只聽她回答:“不燙頭髮,不染頭髮,不做營養,不辦會員卡,不買飾發品,只剪短,從現在開始咱倆誰先說話誰王八蛋,開始剪吧!”4、女友去打麻將,衣服兜裡放了個巧克力和手機,等上完廁所歸來,發現巧克力化了,粘在手機上了,邪惡的她出門對朋友說,手機掉進馬桶,剛撈出來,於是把占滿了黑色巧克力的手機掏出來,放在眾多牌友的鼻子旁,正當眾多牌友紛紛躲避表示同情的時候,女友邪惡的舔了下手機上的巧克力,眾人臉都綠了。

(繼續閱讀)

201304101509從不懂到懂再到懂徹心扉

當手指輕敲鍵盤的時刻,噠噠迴響的可能不在是一字一句了,清風拂過窗簾的那一刻,探測燈做了過路客,我仰望了一下才發現站在高處的街景燈明如此的奢華,就像夢一樣在鏡頭中漸漸的模糊直至圈點。寂寞的人在傾聽鳴笛,而鳴笛在迴盪寂寞,人生總是要經歷。從不懂到懂再到懂徹心扉,別人只會看到結果是什麼,只有自己注意了過程,不知年少的幾回把夢想當作最認真的付出,不知昨日何時把心靈寄托了出去,繁華演繹的世界又有誰會真正的在意你委託的決心呢?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收回來在寄出去!空缺是必然的,無言滄桑的面孔只能微笑,因為沒有尊嚴在去悲傷什麼。抽一支煙吧,不停的回龍,其實深吸入喉的那一刻你才會真正的明白什麼叫孤寂,其實最悲淒的不是什麼都沒有,而是擁有了突然又失去。其實我才明白得失沒什麼,對了才值得!哎,泡一杯茶吧,可能是香煙一縷的傾吐總是得有茶的陪伴才會顯得圓滿。回想著年輕時的灑脫,快樂其實都早已成了日記,曾經一路牽著你傻笑的朋友,昨日攜手卿我的戀人,今日最熟悉的陌生人,不是紅顏知己,便是行同陌路。《那些人旳名字, 有些我忘了, 有些我卻會永遠記得。正如, 有旳人曾經是無話不說,最後卻無話可說……》,人生你總是扮演著不同的角色,而每一個角色必須得全力以赴。呵呵,我笑了,老天總是喜歡在我的身上開玩笑,幽默不是我的天賦,玩笑過後把寂寞留給了我,而我最大的幽默就是認真了。如果毛主席在活著,我一定祈求他把流氓們全部槍決,可能這個世界才會真正的平靜下來!流年往返,可能是我的抉擇錯了,執著也是一種罪!哎!打開播放器,一首我的最愛“老男孩”!迷茫的青春已經逝去,年少的輕狂不在歸來,明天又將何方呢!殘月圈點的光耀也許只能點綴空缺的心靈吧!向前走吧,能讓自己活的瀟灑,就得向前抬高一步!下一站可能不是底站,下一站可能就是終點站。又是一陣風,挺冷的,深秋了吧!不知道楓樹林是否真的緩緩的在飄落,走在上面是否真的有沙沙聲!街頭前的樂隊還在亢奮的敲打著架子鼓嗎?樹林邊的情侶還會手牽手消失在楓林的紅黃中嗎?那群樂動的小伙還在瘋狂的打著托馬斯嗎?其實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手中沒有了多納愛夢的俏皮!也顯的冷清和殘缺。回過神,夜靜了,只有那過往的經典還在深唱著……花開花落又是一季,春天啊你在哪裡啊……那時陪伴我的人啊,

(繼續閱讀)

201206151403昆蟲為什麼要發聲?

  能夠發聲的昆蟲身上都有特殊的發音部位和發音器。昆蟲發聲的主要原因是交配。它們可以通過發聲傳遞信號。有時發出的聲音具有恫嚇意義,可以使自己免受敵人的侵襲。所以昆蟲要發聲。 文章來源:熊丙奇的BLOG - 隨緣 - I,隋洪波 - 印象地板沙龍 - 呂品田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71944表哥的生活

前幾天,突然接到四表哥的一個電話。他和大表嫂兩個人輪番給我講了幾分鐘,是說鄉里的工作隊去村裡罰款的事情。大表哥的兒子在沒有被允許的情況下抱養了一個男娃,四表哥的女兒也是在沒有安排生育計劃的情況下生了一個孩子。按道理說,大表哥的兒子自己生了一個女兒,再抱養一個孩子,屬於合法的二胎,只是沒有得到鄉里的允許;四表哥的女兒是入贅的上門女婿,雖然沒有領生育證,但卻是頭胎,也不應該重罰。可是,鄉里認定兩家都屬於超生,工作隊說都要繳3萬元罰款,一周內如果不能繳上罰款,就會把人抓到鄉里關起來,要扒掉房子,一切後果自負。表哥之所以給我打電話,是不久前我回家祭奠母親的時候商定的。我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舅舅家的幾個表哥了,當時,見到我這個在省裡做記者多年的表弟,他們說,他們都有沒有戶口的孩子,人口普查怎麼辦?來統計人口的時候是報還是不報?如果報了,鄉里來罰款可就慘了,他們沒有錢,而沒有錢肯定要扒房子。當時,我告訴他們,國家明令人口普查數據不作為行政處罰依據,國家說了會算數,不要害怕,如果鄉里來罰款,就給我打電話。我看到他們要了我的電話號碼之後,像拿到了尚方寶劍一樣信心滿懷。表哥說,對,咱表弟在省裡做記者,知道國家政策,咱不怕。現在,他們最害怕的情況真的發生了。因為從人口普查數據中瞭解到他們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的確鑿證據,工作隊真的去了他們的村子,真的要秋後算賬,真的要扒他們的房子了。四表哥打電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他說,鄉里來了兩卡車的人,各個手裡拿著工具,揚言要抓人。大表嫂甚至快哭出來了,她說,表弟你快給鄉里當官的打電話吧,不然我們就沒有命了。我能夠想像表哥表嫂給我打電話的表情,我是他們唯一的救命稻草,我是他們唯一的精神力量。因為我曾經告訴過他們,國家說話不會不算數,他們也正是聽信了我這個表弟的話,才斗膽在人口普查時說實話的。不然的話,人口普查時他們不報,依然像過去一樣隱瞞下去,鄉里也就不會知道,也就不會有什麼事情。事實上,村裡其它的人也都是這樣的,人家隱瞞的人口都沒有報,因為人家沒有一個自認為瞭解國家政策的親戚。我的母親只有兄妹兩人,我只有一個舅舅,他有四個兒子。文革時期,因為實在養不起四個兒子,15歲的三表哥餓死了。前年的時候,已經57歲的二表哥在我們家附近的高速公路工地打工,不小心被施工車輛撞死了,現在我只剩下了兩個表哥。三表哥死的時候我還不記事,但是,其他三位表哥卻與我有很深的感情

(繼續閱讀)

201204222229兩千元錢的愛

闊別家鄉十餘年,聽說我要回家探親,親戚們紛紛打電話,希望帶點新疆特產回去,有吃的有用的、也有穿的。可是姑姑讓我帶的東西,讓人很納悶:帶一雙42碼的軍用翻毛皮鞋給姑父,可姑父病逝已有五年了;而且姑父生前我曾郵過一雙41友的皮鞋,他回信說很合腳;理我奇怪的是姑姑竟然為這件前前後後打了三次電話,一再叮咚,鞋子一定要是42碼的。對於一個剛近老年就喪偶的親人,我不想把事情辦砸,就打電話問母親。母親不無傷感的說:“你姑父走的時候,你姑姑怕他在那邊冷,受凍,就連夜趕織了一雙厚厚的毛襪,那可是一針一線地織出來的,第二天,襪子織完了,頭髮也白了一半。可能是他穿厚毛襪走的,所以要穿大一號的鞋子才合腳吧。”其實姑姑這麼念著姑父,全家人都可以理解。姑父是姑姑的第二個丈夫,比姑姑小五歲。她嫁給他時,已經是青年喪夫,還帶著一兒一女,大的才3歲,小的才1歲。姑父家因為窮,娶不起媳婦。所以他娶了帶著一兒一女的姑姑,就像得了寶貝一樣。後來,他們又生了三個兒子、兩個女兒。日子清苦,但其樂融融。為了養活這個大家,姑父長年累月下井挑煤,不要命的透支身體。用自己的肩膀挑著全家的日子,維持這個艱苦的家。等到兒女們長大,他已經衰老,但他在姑姑面前卻是處處裝強。50多歲的人了,有時還瞞著姑姑一家人下井幹活。不幸來臨時,全家渾然不知。那年姑姑60歲。一次下完井回家吃飯時,姑父忽然身子滑向桌底下,不省人事。待送到醫院時,人已經斷了氣。醫生說,姑父是“過勞死”。可是在送往醫院的途中,姑父出現了“迴光返照”,把他最擔心的事辦完了才咽的氣。他拉著姑姑的手,流著眼淚說,“老婆子,我恐怕不行了,本來想在走之前,給你多留點養老錢防防,可我只為你準備了二千元錢,哎,有點少了。”回到老家,我特意陪著姑姑去看姑父。姑姑將那雙簇新的翻毛皮鞋點燃,一點一點地燒,用她那雙滿是皺紋的手,細心地撥著火,以使燒得更充分、更快。毛皮和橡膠燃燒而產生的刺鼻的味道發散在空氣中,令人窒息,姑姑全然不覺。最後,送給愛人的禮物,只剩下一點點灰,風一吹,便也灰飛煙滅,彷彿到了該去的地方。聽母親說,姑父給姑姑留的那兩千元錢,姑姑眾來沒有動過,一直珍藏著,只是姑父去世的忌日才打開,默默地看一天。兒女們都很孝順,農村的日子再窮,兒女們從沒有去打過這兩千元錢的主意。因

(繼續閱讀)

201204100848飛往天堂的螢火蟲

(1)  螢火蟲,螢火蟲滿天飛,飛來飛去飛不到,我的家,溫暖在那裡……(輕輕的音樂拉了故事開端)  光線在隨風晃來晃去,一個男孩子在那裡一動不動,衣服襤褸,眼鏡睜得大大的,好像有許多的事沒有做完,蒼蠅在他身上叮來叮去。  一個人走過來,他一身制服,說著:看又死了一個。  於是在他身上搜了一遍,只搜到一個鐵的盒子,他嘟嘟嘴不高興的說:窮鬼,什麼也沒有。  他起身放盒子扔向了遠處的草地上。  這時盒子蓋被摔開了,慢慢的漂出閃閃發光的東西,綠綠的,是螢火蟲。  (這時動人的音樂在一次響起,將看人的心撕碎了,眼淚流了下來)  啊!…啊!…螢火蟲滿天飛……  慢慢地只見螢火蟲匯成一個人影,一個穿花格子的小姑娘出現了,他喊著,哥哥,哥哥!  這時滿天飛舞著螢火蟲兒,綠綠的,和那紅色的光,黑色的夜交織成一股強大的氣流,將小女孩的頭髮也吹飛開去,不止是她的頭髮,還有她的裙角。  她向哥哥跑去,呼喊著哥哥的名字,正當她傷心的哭著,一個溫曖的聲音喊著,小雅,哥哥在這裡。  女孩回過頭去,看到哥哥在身後,她嘩的一聲哭了出來,撲向了哥哥的懷中。大聲的叫著,哥哥你也來了,我好想你呀!  哥哥笑了一笑,對小雅說:別哭,哥哥不是來陪你玩了嗎!  男孩從鐵盒子裡拿出一個糖果,給小雅吃,小雅這裡很高興,叫著糖果,糖果……  於是兩個孤魂在這麼美麗的螢火蟲包圍裡遊蕩,他們邊吃糖果,邊玩遊戲,可男孩子的思緒一下轉到生前的時空中,那一幕幕的往事如放電影一樣,又在度浮現……  (2)  伴著緩緩的音樂,時空轉到1年前的一個夏天,阿濟和小雅是生活在一個美麗的海港,她們無憂無慮過著快樂的生活,一邊嬉戲,一邊打水戰,望著藍藍的海,他們天真無邪的笑容多少令人陶醉。  媽媽喊他們吃飯了,他們還在嬉戲不願意回家,媽媽又大聲的喊著,於是他們回家了,看著一大鍋的米飯,他們吃的精精有味,即使沒有什麼菜,他們也如此開心的笑著。  可是一天有人給他們帶來消息說媽媽不能回家了,因為路上遇到了空襲,她不能回家了,小濟強忍著淚水不哭,他不想妹妹知道媽媽走了,因為她還小,她沒有媽媽會大聲的哭。  於是小濟就只有騙小雅說媽媽有事出去了,暫時不能回來,我們去大姑媽家吧!而且小琴姐姐等著和你做遊戲,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