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52226寫給紫兒

中秋過後,天氣開始轉涼。紫兒,你來這裡快一個月了。路邊,開滿奼紫嫣紅的野花,你的心情從絕望的低谷慢慢的回到了歡快的世界,看著前一篇博文,看著自己剛剛來的時候要死要活的心情,紫兒,你啞然一笑。那些關切的問候,讓你慢慢走出潮濕的雨天。歲月的眼睛,漸漸地老去,心中的水晶球,爬滿了陸陸續續的塵埃,那些透明的年少時光裡,嵌下的斑斕的夢想,泛著旖旎的微光。曾揣著悸動的心情,試圖寫一部青澀的小說,喜歡文字一如癡迷小時侯的一件玩具,文字似一潭誘人致命的湖水,讓你心甘情願地溺癡了進去。空氣裡浮動出塵埃的味道,你看到一些孤單的粒子在慢慢地滲透,滲透,於是,生活越來越像一部老舊的黑白電影,蔓延了空寂。附屬醫院門口時喧囂的大街,你用很長時間去適應那些汽笛聲,走在路上,你常常懷念麗江的清幽,懷念古城光滑的石板路,那些不緊不慢的生活,自由的穿著蘇格蘭風味的長裙。都市的柏油路很硬,踩不出自由的味道。這句話時許三多說的。那天,你和同事去市保健院聽一個人有關先天性畸形兒的講座,你爬到城市最高的地方,想起江涵的那句玩笑話“你在看什麼?”“我在看宇宙有沒有盡頭。”風漸漸起,漸漸冷,秋天低眉頷首珊珊而來。窗下,是你的容顏,沾染,一枕清霜。“花信來時,恨無人似花依舊,又成春瘦,折斷門前柳”……午後細碎的陽光。一點一點的透過樹影。溫柔的留下,一地斑駁的殘音。附屬醫院的手術室很大,第一次去的時候你迷了路,那靜靜的,劃皮膚的聲音,讓你感覺自己已經屏住了呼吸。每一間手術室裡面傳出的輕鬆的笑聲,讓你聆聽到生命的歡樂。在這裡,沒有悲傷,只有對生命的瞬間膜拜。

(繼續閱讀)

201304111032身心待何寄

清醒是個極為有用的東西,它能讓人按約定俗成的標準,理直氣壯地活在眾人面前。若同幾個說近不近,說遠不遠的朋友,隨便找一個話題漫無邊際地聊開去,你總能在這種狀態下,面對對方的辯駁與質疑,立於不敗之地。這些標準,經過幾千年的過濾與檢驗,雖然不外乎仁義道德,經濟學問一類,但當它齊唰唰的擺在桌面上,我敢保證,沒有哪個敢胡亂非議。我們從小到大,父母和老師所給予的叮囑和教育,都是基於這種標準下的乖孩子思想,但長大後才發現,有很多我們羨慕的東西,倒被壞孩子輕而易舉地得到了,而所謂的乖孩子,卻往往是打腫臉充門面的可憐角色,做了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苦主兒。人之初,性本善的觀點,恐怕是太過唯心了,也許只是一廂情願的完美臆想。我倒覺得,人的本心是極容易往壞裡靠攏的,因為在壞的世界中,羅列著豐富多彩的個人功能,從徹底的利己主義到自由奔放的慾念,大都符合人的天性,因而也更吸引人。比如懶惰總比勤奮來得容易,自私總比無私來得實用,享受總比承受來得舒服,毀滅總比創建來得痛快,濫情總比專情來得刺激,貪慾總比滅欲來得鮮活。這些所謂的壞,與清醒之心所抱持的好,原本是一個整體,但自從被我們的先賢哲人貼上標籤後,便將有機的人性撕裂開來,以黑白分明的方式呈現於世界,好讓所有人來監督,以便於進行歌頌與批判。在人性撕裂的過程中,必然會產生痛苦,世上還沒有一把刀,能夠像殺死一個人那般容易的來齊根斬斷形而上的精神。在好與壞的楚河漢界,便有數不清的靈魂掙扎其中,從而在抉擇之間迷茫不定。即使有幸爬上岸的,也總會向對面的彼岸頻頻張望,因為連他自己也分不清,那裡是否遺留了自己本不想捨棄,卻又不得不捨棄的東西。那些經過掙扎而捨棄的部分,對他來說或許是極想留下而又不敢碰觸的,心裡歡喜卻又不敢大聲宣佈的,私底下想來沒有錯,放在世人面前,卻又處處都錯的。他愛它們,卻必須恨,他捨它們,然而又不甘心。它們就像一隻鑽到衣服裡的蟲子,在眾人面前,他必須保持微笑,暗地裡卻不得不咬著牙,忍受它們帶來的痛癢。人要想活得輕鬆,或者說看起來輕鬆,人要想活得體面,或者說看起來體面,就必須越過這種痛苦進行一次抉擇。我們與其在撕而不斷,裂而不分的灰色地帶,做迷茫的糾結,倒不如面對這種抉擇,認真做一次抉擇前的選擇。我們有理由懷疑,不管是先秦的諸子百家,還是他們所推行的儒墨道法,乃至於西漢時期外來的佛法,大抵是沒有考慮到人性的細微紛繁,或者是自以為是地認為沒什

(繼續閱讀)

201206151438在海裡游泳為什麼要躲開水母?

  因為水母不善游泳,只能隨著浪潮四處漂流。水母的全身長有很多觸手,那些觸手上的刺細胞能放毒素,如果人被蜇了,輕則腫痛,重則死亡,所以,我們在海裡游泳一定要躲開水母。文章來源:梁伊然小阿米 - 十萬蟬聲作雨涼 - 想流浪的狗狗的BLOG - 口腔醫林 - Dadawa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5041122母親

母親經過上千里路程,坐火車的疲憊使我昏昏沉沉,我無力地拖著自己的身軀來到父母租住的房子。記得九年裡,父母在那搬了兩次“家”。但兩次的家都沒什麼很大的區別,破舊成了房屋的代名詞。我就像一隻大雁一樣,每當冬天裡的那個學期放寒假後,就會往南“飛”。所以我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候鳥”。這次卻不一樣,我畢業了。冬日裡的黃昏總是那樣的短暫,就像一位過客,匆匆地來,匆匆地去。時針才到五點,整個廣州已華燈初上。是父親開的門。在暗黃的燈光下,父親的臉膀顯得比以前更加的憔悴,身影顯得更加的消瘦。我的心猛的抽動了下,一股暖流湧向我的胸口,我極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感,極力的挽留眼眶裡直打轉的淚水,害怕給父親帶來驚嚇。父親見我來了,高興得像個小孩子一樣,向我問寒問暖。一陣寒暄後,我發現家裡的一切沒以前那樣的井然有序了,並且顯得幾分狼藉。這時我想起了母親。“爸,我媽呢?”我心切地問道。父親聽到我的話後,臉上的興奮逐漸的黯淡下來,似乎一片愁雲爬上了父親那飽經風霜的臉上,父親猶豫了一會兒,反而變得很乾脆的回答到:“你媽到隔壁的一家私人五金廠上班了,要六點才下班。”當時我簡直呆了,好像一個晴天霹靂,不偏不倚打在我的腦袋上空,只感覺一蒙。過了好些時間才回過神來。我立刻拿出手機看了時間,離母親下班時間還差一刻鐘,與此同時父親坐在逐漸亮起來的鎢絲燈下的一條矮矮的板凳上,緩緩的從褲袋裡拿出一包紅枚煙,從中抽出一根銜在嘴裡,順便從那半個人高的,朱紅色,漆卻掉了一大半凹凸不平的桌子上拿了個只剩下一點兒氣的打火機點燃了香煙。父親深深的吸了幾口,只見煙霧裊裊升起與一點紅光一顯顯的。這片煙霧與父親臉上的那片憂鬱的愁雲形成了相接,使我的視線更加地模糊了。“爸,我媽去那工作多久了,我媽她一向來身體不好,受得了嗎?”我迫不急待的問到。“你媽去了剛好一個半月了,你在學校的時候,你媽不願告訴你,是怕你擔心而耽誤了學習。那時候你忙於畢業,肯定很累,所以就沒告訴你。我也勸過你媽,你媽堅決要去,她說在家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還不如到廠裡做事,我執坳不過她所以就隨她了。”父親似乎早有準備的回答到。“可是我媽她的風濕病經常犯的呀,每當天氣變冷的時候,就會全身痛疼,

(繼續閱讀)

201204272045我記得我愛過…

窮小子愛上富家女,王子選中灰姑娘,這大概是全世界平凡男人和女人的終極夢想,因為地位的懸殊帶來的刺激猶如從天而降一張巨額彩票,而這張彩票正好砸中你的頭事實上,王子公主灰姑娘牧羊人的童話結局差不多都很悲慘,別以為他們真的“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現實中有活生生的例子擺著呢,平民女戴安娜嫁給王子查爾斯,一躍成為全英國最令人羨慕的王妃,她得到了王位,卻並沒有得到王子。她愛的也許只是他的榮耀和光環,而他愛的,則可能僅僅是她年輕和優美,不平等的愛帶來的差異無法忽視,戴安娜由極度不適過渡到瘋狂反抗,最最後的悲慘結局也許說明了一切。最愛的那個人未必適合我們,適合我們的人往往不被列入“被愛”名單,只因迷信太熟悉的地方無風景,太接近的人無火花,非要把自己架到火山上去迎接那危險而刺激的愛,最後的結局往往是悲劇。戀愛是一場浩大的淘沙過程,不適合的會被一一篩掉,剩下的差不多能過上幸福生活的大都是“平等”的人。比如說,身份相同,能一起出廳堂,一起下廚房,比如說,信仰相同,不會因為彼此的信條而爭論的臉紅脖子粗,再比如說口味相同,不至於你吃辣我吃酸,飯都吃不到一起去。總之,我的意思是,差異太多虐人虐己,必須要達到一定層面上的平等,感情才會比較順利,有人唱相愛容易相處難,大概說的就是這個觀點,相愛只關乎彼此的色相吸引,而相處則是性格與性格的相和程度,也就是我們說的平等。有時候愛會蒙蔽人的眼睛,你以為那個人是你的最愛,可那個人往往可能是最不適合你的,記住,任何形式的愛情都會隨時間熄滅,最終落實到生活中來。所以,拋棄那些不切實際的夢吧,有的人喜歡物質勝於一切,且看那些風光嫁入豪門的女明星們,哪一個是得意洋洋如魚得水美滿幸福?到處看人臉色,處處小心行事,生怕那個細節觸犯了“豪門規律”,有可能之前所以的努力都功虧一簣。“自由”變成奢侈的夢想,被生活五花大綁還有忍笑秀幸福的日子真的並不完美,還不如跟那個什麼都沒有,卻寵你愛你願意載你去遠方看夕陽的窮小子來的浪漫。別找“最愛”,只找相愛,就如同別總吃龍蝦,但可以選擇白米飯。前者雖然營養豐富,令人垂涎欲滴,可久食會上火甚至中毒,白米飯較平易近人,頓頓食它亦無害,就像我們的愛情。

(繼續閱讀)

201204222311為愛珍重

曾經以為,一切都可以在彩虹後風乾,可當雨不經意的飄落,當心輕輕的顫動,當記憶悄悄開啟,你那溫暖的微笑,涼涼的手心,字字真誠的話語鋪天蓋地的席捲了我的世界,無數次苦心修築的心壩,瞬間決堤……雖然,我知道天上的雨不是刻意為我而下,地上的花是有心人的耕耘。空中的風是自然界的產物,可我依舊隨雨粉淚盈盈,隨花歎息傷春,隨風思念濃濃……我不知道,那清涼晶瑩的雨中,可否有一滴是為我而下,那瑰麗的玫瑰中是否有一辯馨香屬於我,那柔柔的風中是否有一縷專程對我微笑……然而我知道,在每個思念的日子裡,我眸中的眷戀如雨兒般紛紛滑落,如溪水般源遠流長,如如繁星般點點璀璨;我心中的情思如花朵般燦爛,如清泉般明澈,如月華般溫柔;我的守望的意如大海般深厚,如高山般堅毅,如白雲藍天般純潔……不求天憐我孤獨,不求地念我影單,不求雨為我哭泣,不求風為我歎息,不求月為我吟唱,只願你能開心快樂的度過每一天,精神煥發的在你的世界馳騁,意氣風發的揮灑你的才華,燦爛絢麗的綻放你的青春,充心如意的書寫你的人生……雨悄悄的落了,心輕輕的顫了,我默默的收起滴滴相思淚,靜靜的在心裡拄起一座墳,把無悔的心雨埋藏……不管歲月怎樣變遷,不管雨中你是否還會想起那個為你揮灑一腔熱情,那個為你柔腸寸斷,那個為你日夜祝福,那個和你相約守望一生的人,那雙和你相牽的手,那雙不捨的眸……如果給我一個願望,我願用熾熱的心融化你心靈的冰,和你一起坐在藍藍的大海邊聽你講童年的趣事;和你一起蹬上長城把愛的誓言驗證;和你一起漫步沙哈拉尋找三毛的足跡;和你一起品味唐詩宋詞把愛的詩篇書寫;和你一起細數天上的星星把牛郎織女尋找;和你一起舉杯邀明月,天上人間永相隨……親愛的,不管身在何處,請為愛珍重!

(繼續閱讀)

201204100946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前段時間,電視劇《下一站幸福》火爆一時,吸引了無數觀眾的眼球,尤其是二十幾歲的青年人更是沉迷其中。23歲的我,也不例外。在工作之餘,我也在網上搜索電視劇《下一站幸福》來看。其中的一個片斷深深地吸引了我,五歲的小樂在與叔叔任光晞相處了幾天後,彼此之間產生了極深的感情。當叔叔任光晞坐著車要離開時,小樂掙脫梁慕橙的懷抱,一直跟著車子跑,並且還哭著喊道:「叔叔不要走,叔叔不要走……」    當我看到小樂那掛滿淚珠的臉龐時,我既為其中的情節深深地感動著,同時又十分欣賞小樂的表演天賦。但除此之外,我的腦海中卻出現了一個疑問:一個五歲的小孩子真的有那麼豐富的感情嗎?他真的懂得離別之情嗎?今年過年回家,當我看到侄兒那掛滿淚珠的臉龐時,心中豁然開朗,原來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那天早晨,天空飄著細雨,路面很濕滑。我在侄兒外婆家吃過早飯,便決定回家。臨走時,我拉著侄兒的手說:「以後要聽外公外婆的話,要認真讀書。」    他用不太清楚的話回答道:「我要聽外東(公)外婆的話。」    我輕輕地拍了拍他的小腦袋,望著他已長得有幾分英俊的臉龐,望著他已長高的身體,往事一點一點地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記得2005年的那天,當爸告訴我,嫂子給我生了一個侄兒時,我感到無比高興。放了假,便直奔醫院去看他。當時,他很胖,臉龐皺巴巴的,眼睛特別小,一張很小的嘴巴不時地蠕動著。在我的想像中,我總覺得小孩子的臉應該是水嫩水嫩的,平滑而略顯光澤。因此,他的長相跟我想像中的樣子大相逕庭。當時抱了抱他,便沒有多少記憶。    後來,沒過多久,我就外出打工,想起他時,就打電話給他。在電話裡,聽著他帶著稚音的話語,心裡總會感到些欣慰。  2008年過年回家時,我和哥、嫂一起去看他。那時,他已長大了,85厘米的身高,大大的眼睛,粉嫩的臉蛋。但他看到我們時,卻一下子躲在了他外公的身後,用一隻眼睛偷偷地看著我們。後來,在幾天的相處中,「姑姑」這個稱呼也許漸漸地深入他的腦海中。    今年,我去看他,還未走到他家,就聽見他叫「姑姑」,隨即就朝我跑了過來,跌倒在我的懷裡。我抱了抱他,發現他又長高了,大概有一米左右了。望著他清澈的眼神,我感歎: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他就長了這麼高了。  後來,在他外婆家跟他玩了幾天後,親情就住進了他的心裡,他越來越依賴我。這天早晨,我走出他外婆家時,他突然說: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