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42249谷正文說:蔣孝文為何會得梅毒

谷正文說:蔣孝文為何會得梅毒

管仁健/軍統特務谷正文的回憶錄<牛鬼蛇人>

自今上登基至今這五年多來,政經局勢一日糟過一日,大家的生活都像走在無盡的隧道裡,始終找不到出口。這些前朝遺老與特權餘孽,又搞起懷念蔣經國,或是懷念孫運璿的懷舊爛戲。蔣經國從黨外時期至今,已經被人罵到爛了,但孫運璿因為是技術官僚出身,也不貪汙,因此似乎連綠營也沒什麼人罵過。

不過台灣有這麼多的技術官僚(尤其是外省人),為什麼只有孫運璿一人,能在兩蔣時代爬到這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關鍵就在於他與蔣經國、蔣孝文之間很特殊的秘密。以下情節出自軍統特務谷正文的回憶錄《牛鬼蛇人》。(就是上次提到
蔣孝武持槍捉嫂嫂徐乃錦姦情的那本書
蔣孝文年輕時就狂嫖爛賭,官邸侍衛都知道要投其所好。那時台北市還是省轄市,市長民選時總是黨外的吳三連、高玉樹當選,老蔣於是將官邸所在的士林區與北投區獨立成為陽明山管理局(層級比照縣市政府〉,至於局長,直接由官邸侍衛外放。
郭大同是官邸侍衛出身,轉任陽明山管理局局長。他為了安排蔣孝文四處尋芳,無須舟車勞頓,就找了當時台北最有名的三七仔「劉瘸子」(劉恩藻,1912年生,谷正文書裡說他叫劉文藻)劉瘸子原本與現今仍在美國逍遙的十大要犯王又曾,一起承包台北「軍中樂園」(後來改稱特約茶室),之後色情生意越做越大,在風月場所裡,大家都還尊稱他「劉三爺」。
劉瘸子是台灣媒介歌星賣淫的始祖,那年代台北市大家都還沒錢裝冷氣,夏夜裡都在淡水河邊與新店溪的岸邊散步消暑,有些商人腦筋動得快,就在河邊搭了竹棚與舞台,找些歌女來唱歌。劉瘸子在螢橋(舊三總)這裡,專門媒介歌手給這些露天歌廳,後來生意越做越大,連鄧麗君還沒去日本發展時,都曾是他的旗下歌手。
不過劉瘸子除了檯面上仲介歌手去歌廳賣唱抽成,私底下也仲介部分旗下歌手給達官貴人「埋暗管」排放「私人汙水」(但不是每個歌手都肯賣身,像鄧麗君就不可能)。郭大同為了巴結皇太孫,方便他尋花問柳,就把劉瘸子介紹給蔣孝文。
劉瘸子若只安排皇太孫狂嫖也就算了,竟然還帶去爛賭,一夜之間就輸了120萬。為了還賭債,蔣孝文只好向父親說;「郭局長要向台灣銀行借點錢。」蔣經國只說:「沒關係,但一定要還。」後來發現金額高達百萬,而且還是賭債,一氣之下就免了郭大同的職,並將劉瘸子送綠島管訓
蔣經國掌握情治系統,早知蔣孝文的嫖賭習性,卻因老蔣的溺愛而無計可施,於是就把蔣孝文交給當時擔任台電總經理的孫運璿「嚴加管教,歷練工作能力」。那年代軍方就像土匪一樣,連眷村居民都有樣學樣,即使台電給了軍營與眷舍比起一般百姓與商家已低到無法想像的折扣,但這些特殊用戶仍無恥的拒繳電費。
當時台電的總營業額裡,竟有三分之一被軍方搞成了呆帳,國軍與眷戶的無賴行徑,對日治時代就已經存在的台電公司,簡直就是催命符。
蔣孝文到台電後,孫運璿為了巴結皇太孫,就在官邸附近的中山北路五段,蓋了台電北區處,又在軍營與眷村甚多的桃園,蓋了辦公室,方便皇太孫催收北台灣各地的電費。果然欺善怕惡的軍營與眷村,一看是太子爺來收帳,全都乖乖地繳納。蔣孝文的業績一枝獨秀,讓兩蔣看了也很高興,以為孝文從此改邪歸正了。無奈蔣家少爺們因為家學淵源,大頭好改,小頭卻難歸。
台北市主任秘書楊濟華是軍統特務出身,原本擔任台北市警察局長,卸任後就暫離官場,與新光吳火獅一起搞了大台北瓦斯,成了紅頂商人。後來高玉樹選上市長,選舉時固然把國民黨罵到臭頭,但當選後很多政務還是必須與在中央執政的國民黨溝通妥協,所以主任秘書一職,必須交給與大內關係良好的人擔任,於是高玉樹找了自己能信任,官邸也能接受的楊濟華。
楊濟華為了巴結皇太孫,就比照郭大同的作法,由孫運璿引薦,讓菸酒公賣局長(前桃園縣長〉吳伯雄買單,介紹了比劉瘸子更高檔的國際級老鴇「何秀子」。由白景瑞執導,夏美華編劇的電影《何姨12金釵》,夏文汐扮演的女主角,就是她的故事(現在的台北市議員應曉薇,當時還很年輕,演何姨的女兒〉。
何秀子(原名何秀芳,1921 年生)是台灣風月史上最重要的人物。她出身富裕家庭,父親是新竹當地運輸公司的董事長,她又是獨生女兒,1939年從高等女校畢業,這在日治時代,已是罕見的高學歷女性。可惜她的婚姻不順,先與陳姓男子婚後,生下一個兒子就仳離,再嫁台灣省消費合作社總經理的周姓市議員,雖是姨太太,但夫妻鶼鰈情深,生了二子二女,不料周某卻在1956年5月病逝。
喪偶後的何秀芳性情大變,竟在中山北路二段剛落成的國賓飯店附近。開設「巧笢沙龍」,表面上是美容院,裡面裝潢設備卻超過兩百萬,光是牆上的兩幅裸體壁畫就花了四十多萬,豪奢程度毫不完全不輸給酒吧,客源則以消費得起的外籍人士與華僑為主。
何秀子本人英日國台四語都通,旗下應召女不但身材姿色一流,還要上教堂英文查經班,與其他中山區與北投區接待美軍的酒女,嘴裡一口可笑的洋涇濱英語完全不同,靠著「高級路線」有了藍海市場,因而揚名國際。
蔣孝文在楊濟華安排下結識了何秀子,過了一陣子的快樂時光,可惜樂極生悲,據谷正文的說法,皇太孫生病後,三總名醫如于秉錫、黃少洲等人都不敢說出實情,只有姜必寧說;「這種梅毒,目前仍然沒有特效藥可以治療,孝文的腦神經已受到侵蝕,現在除了靜養,等待特效藥發明之外,也只能給他一些止痛劑,減輕痛苦。」(摘錄原書文字〉
蔣經國知道了兒子的病情後大怒,不但免了楊濟華的職,還將他與何秀子旗下的12金釵等人,全都送往綠島管訓。根據1966年9月11日的各報的報導,早在一年前,台北市三分局(現在的中山分局〉,就已將何秀子登記為女流氓,但苦於沒有適當的管訓女性的場所、以致遲遲未能執行。
何秀子出獄後因心臟不好,1976年4月16日昏迷,送台大醫院診治兩個多月,仍在6月23日終於病逝。比1988年4月14日才死的蔣孝文,還早走了11年多。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