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060020賈桂琳:悲情女神一生

賈桂琳:悲情女神一生

賈桂琳·甘迺迪是曾經的美國第一夫人,也是永遠的,她獨特的氣質、高雅的舉止以及豐厚的知識底蘊影響了同時代的美國人。

 

美貌、知識、權勢、財富、睿智與個人修養,賈桂琳的一生擁有了女人所夢想的一切。她也憑藉生命中的兩次婚姻,美國前總統約翰.肯尼迪與希臘船王奧納西斯,登上了權力與財富的巔峰。

 

1929年7月28日,賈桂琳出生在紐約長島的東漢普頓。母親珍妮特.李(Janet Norton Lee Bouvier)是典型的上流社會女子,個性嚴謹,追求完美。父親傑克.布維爾是個出名的花花公子,愛好享樂,生活放蕩,揮金如土。夫妻兩人的個性南轅北轍。

 

賈桂琳的長相與父親極為相似,尤其是較黑的皮膚與較寬的眼距。她從小就與眾不同,1歲時就被媽媽放在馬背上開始學習騎馬,上幼兒園後就開始參加馬匹展覽會上的賽馬比賽,表露出強烈的爭強好勝的個性。

 

賈桂琳的父親傑克婚後也不改風流浪子的本性。母親與父親在一起時,總是伴隨著激烈的爭吵與漫罵。成長於這樣的家庭,賈桂琳從小就養成了叛逆的性格,非常有個性,只要是自己想要的東西,都會奮力去爭取。

 

她同時也養成了察言觀色的本領,能夠處變不驚地應對一切事情,無論發生多麼不愉快的事情,永遠都不會在臉上表現出來。賈桂琳的父母幾度分居後終於在1940年離異,姐妹倆跟隨母親共同生活,父親時不時會探望兩個女兒。

 

賈桂琳的母親珍妮特是一個極有野心的女人,出身於上流社會,本身也對財富與地位有著強烈的追求。1942年,她再嫁給聲名顯赫的標準石油公司的繼承人休.奧欽克羅斯。杰奎琳與妹妹也一起住進了繼父豪華氣派的哈姆密爾斯莊園。圖為賈桂琳與李融入到新的大家庭

 

母親的再嫁給杰奎琳姐妹帶來了更為優越的生活環境,杰奎琳喜歡上了芭蕾、詩歌、繪畫,逐漸培養出獨特優雅的氣質。1947年,賈桂琳從法明頓中學畢業,在未來志願一欄填上了“Not to be a Housewife”(不做家庭主婦),顯示出她不同尋常的抱負與野心。

 

雖然賈桂琳更為喜歡父親,但長時期與母親共同生活,母親的生活態度潛移默化地影響了她,那就是對金錢、榮譽以及地位的追求,這一價值觀的確立,對賈桂琳的一生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1947年9月,賈桂琳進入享有盛譽的瓦薩大學。賈桂琳的美貌很快給同學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另一方面,她學習輕鬆,但成績卻很突出與優異。雖然漂亮風趣,卻又不會搶盡風頭。雖然很年輕,但已經表現出大將之風。

 

瓦薩大學為賈桂琳帶來了多姿多彩的生活,但嚴格的校規也限制了她的各種自由。賈桂琳對成為“眾多女學生中的普通一分子”感到厭惡與疲倦。經過努力,她離開瓦薩大學,於1949年來到巴黎大學索本神學院。一年後,當賈桂琳想重回瓦薩時,瓦薩大學以她擅自離校為由而拒絕再次接收她。1950年,杰奎琳轉到了華盛頓大學,並於1951年,以法國文學學士學位畢業。

 

此時的賈桂琳開始與各式各樣的男人約會,與賈桂琳約會過的男人都對她的美貌難以忘懷,但她複雜的性格卻又讓人捉摸不透。她聰明卻又故作天真,內向卻又充滿幽默,高貴卻又羞澀靦腆,虛榮世故而又優雅得體。這樣複雜的個性使她顯得極為與眾不同。

 

由於繼父的關係,初出茅廬的賈桂琳得到了在《華盛頓先驅時報》任職的機會。在報社工作期間,賈桂琳於社交舞會上認識了約翰.赫斯蒂德,一個銀行家的後代。兩人很快墜入愛河並火速訂婚。

 

賈桂琳的未婚夫擁有做為丈夫的一切優點:正直、善良、可靠。賈桂琳需要的不只是這些,她與母親一樣,一個擁有權力與財富的男人才是她真正想要找的終生伴侶。22歲的杰奎琳果斷做出決定,與未婚夫分手。賈桂琳在分手信中以一句詩結尾:“被愛過然後失戀,總比根本沒人愛過強!”

 

賈桂琳進入報社不久後,在《查塔努加時報》記者查爾斯家舉行的晚宴上,邂逅了比她年長12歲的約翰.肯尼迪。情場老手肯尼迪對年輕漂亮的賈桂琳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兩人開始了斷斷續續的約會。當時肯尼迪已經開始在政壇展露頭角,正在競選馬薩諸賽州參議員。

 

賈桂琳身邊的朋友都告誡她,肯尼迪是一個花花公子,身邊女人不計其數。賈桂琳卻一笑置之,她已經感覺到肯尼迪就是自己需要的男人,他具有自己所看重的男人的權力與特質。

 

賈桂琳意識到,拋開肯尼迪的缺點與混亂的私生活不談,能與這樣一個男人結婚,必將改變自己的一生。

 

肯尼迪出生於波士頓一個聲名顯赫的大家族,畢業於哈佛大學,又是最年輕的議員,政治前途非常看好。賈桂琳知道,肯尼迪能夠幫助自己實現自己的抱復與野心,但同時也必須容忍他的一切缺點,做出一定的犧牲。

 

肯尼迪已經習慣了無拘無束的單身生活,開始時並無結婚之意。賈桂琳為了能與肯尼迪結合,也狠下了一番功夫,先從肯尼迪的父親入手,誇大了自己的血統出身,其實賈桂琳的愛爾蘭血統要多於法國血統。最終得到了肯尼迪家人的首肯。

 

經過一番角逐,兩人終於於1953年9月結婚。

 

經過一番角逐,兩人終於於1953年9月結婚。

 

經過一番角逐,兩人終於於1953年9月結婚。

 

經過一番角逐,兩人終於於1953年9月結婚。

 

婚後的肯尼迪不改風流本色,仍是到處留情的情場浪子,兩人的婚姻也在矛盾中一路走來。賈桂琳一直非常喜歡孩子並以能養育好孩子為榮,婚後賈桂琳曾經流產過一次,1957年女兒卡洛淋(Caroline Bouvier Kennedy)的出生給兩人帶來了無盡的喜悅。

 

深諳夫妻相處之道的賈桂琳曾經說過“婚姻成功的決竅在於妻子應該讓丈夫去幹他應該干、喜歡幹、幹得好的事情,那樣,妻子的滿足感也會隨之而來。”有著極大政治抱复的肯尼迪也開始為自己的總統之路做準備,賈桂琳在肯尼迪競選總統的過程中,一直幫丈夫站台吶喊。

 

她優雅的氣質與豐富的學識給民眾留下了良好的印象,為肯尼迪加分不少。肯尼迪於1960年在總統大選中獲勝,同年,兩人的兒子小約翰.肯尼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 Jr.)出生。

 

肯尼迪算得上是一位稱職的父親。

 

兒子小約翰出生

 

一家四口也曾經有過溫暖的時光

 

賈桂琳一直對肯尼迪混亂的男女關係視而不見,放任不管,甚至曾在肯尼迪生病時找來他曾經的情人,兩個在房內交談時,賈桂琳還躲到了屋外。兩人與其說是夫妻,倒不如說是並肩作戰的戰友

 

賈桂琳這樣有著更深層次追求的女人來說,保持長期穩定的婚姻關係就必須學會妥協,容忍丈夫花心的性格。與肯尼迪有著長期情人關係的瑪麗蓮.夢露去世後,賈桂琳曾說“她將成為永恆的傳奇。”圖為夢露在肯尼迪的生日會上獻唱

 

 

第一夫人賈桂琳入住白宮後,成立了“白宮藝術委員會,”對白宮進行了整修與重建,發掘出大量珍貴的文物,歷史意義深遠

 

賈桂琳通過各種方式募集到了資金,整個的裝修過程並未花國家一分錢。她親自​​撰寫了“白宮:一部歷史的指南,”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哥倫比亞廣播公司也錄製了宣傳展示白宮的紀錄片,使民眾第一次詳細地了解了白宮的歷史與建築風格。

 

賈桂琳親自為紀錄片用法語與西班牙語進行了解說,將該片推向海外。此舉也為賈桂琳贏得了極高的聲譽,種種的一切也讓肯尼迪對她刮目相看,兩人已經成為真正意義上的靈魂伴侶,合作夥伴。

 

世人第一次了解了白宮的全貌

 

賈桂琳與奧黛麗赫本的服裝品味非常相似,兩人都喜歡設計簡單,質料上乘的服飾,幾乎於同一時期都鍾情於紀梵希或是華倫天奴的設計。兩人在正式場合都穿著裁剪得體的套裝或連衣裙,平時都愛穿長褲+高領緊身毛衣+平底鞋。

 

賈桂琳出訪國外時,總是穿著卡西尼設計的簡潔大方的套裝,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很好地運用了服飾做為紐帶與語言,被稱為“霓裳外交。”圖為出訪加拿大時備受好評的紅色套裝

 

出訪印度

 

1963年11月,賈桂琳隨同肯尼迪來到德克薩斯州進行連任競選演講,美國南部的達拉斯城人潮洶湧,人們爭相湧向廣場聽總統的演講。總統夫婦的車隊一路前行,賈桂琳身穿CHANEL的粉紅色套裝,頭戴粉紅色帽子,向沿途的民眾揮手致意。突然的一聲槍響,肯尼迪緩緩倒下。

 

國家不可一日無總統,當時的副總統林登.約翰遜在飛機上宣誓就任美國總統,美國民眾通過電視轉播,看到了倍受愛戴的第一夫人賈桂琳穿著剛才那套已經是血跡斑斑的粉紅色套裝參加了新總統就任儀式,賈桂琳向民眾展現了她非凡的勇氣與鎮定自若的品格。

 

賈桂琳傾刻之間從權利與地位的巔峰跌落下來,一切也隨之煙消雲散。肯尼迪下葬時,賈桂琳把結婚戒指摘下來放到了肯尼迪身邊,這是一個妻子對丈夫最忠誠的儀式與告別。賈桂琳堅強的英雄形象深深地印在了民眾的心中,大家見證了一位偉大的母親與堅強的妻子。

 

告別了白宮,告別了卡西尼的高級定制套裝和白色手套。賈桂琳和兩個孩子回到了喬治城的家中,她對朋友說:“一切都已經結束,我只想消失於人群中,給自己放一個長假。”但民眾對這位前第一夫人的興趣不減,人們成群結隊地守在她的住所外,只為能遠遠地看她一眼。

 

1964年9月,賈桂琳搬到了位於曼哈頓東區第五大街的1040號公寓,與孩子們開始新的生活。還沒有從肯尼迪的離去的傷痛中走出來的賈桂琳曾對朋友說:“我現在唯一沒有完成的事就是照顧孩子們,我必須要確保他們健康地成長,我希望約翰能夠快樂地長大,成為一個好男孩。”

 

卡洛琳從小就較為懂事,學業成績一直都很好,是一個沉穩、有自製力的女孩。雖然賈桂琳並沒有重男輕女的思想,但卻一直對兒子小約翰寄予厚望,認為身為肯尼迪家庭的一份子應該成就一番事業。

 

約翰幼時較為內向害羞,有很強的依賴性,在他只有11歲時,賈桂琳使把他送到“勇敢者營地”去受訓,鍛煉果敢獨立的性格。約翰13歲時,又把他送到一個孤島上去學習獨立生活,野外求生的技能。

 

長大後,為了更進一步強化約翰困境中作戰的才能,賈桂琳又讓他參加和平隊赴危地馬拉從事地震救災工作。小約翰在母親的苦心栽培下,成長為一個自信、積極、理智、通達的青年。

 

此時的賈桂琳也開始籌建肯尼迪圖書館(John F. Kennedy Presidential Library & Museum),並採用了當時還沒有闖出名堂的華裔建築師貝聿銘的設計方案。這座設計新穎、造型大膽、技術高超的建築在當時引起轟動,是公認的美國建築史上的傑作之一,貝聿銘也從此聲名鵲起,躋身世界一流建築師的行列。

 

卡洛琳在圖書館落成禮上致辭

 

一切都已經過去,是時候忘掉傷痛,重新擁抱這個美麗的世界。1965年9月,賈桂琳舉辦了一場聚會,於肯尼迪遇刺後首次公開露面,也預示著她即將重新回歸社交界。

 

早在1963年,賈桂琳曾經接受希臘船王奧納西斯的邀請到希臘參觀遊覽,由於奧納西斯是一個聲名遠播的花花公子,肯尼迪當時還反對賈桂琳的出行。奧納西斯一路上一直對杰奎琳大獻殷勤,出手闊綽,並講述了自己由一個1小時工資25美分的電話員發展成為希臘船王的奮鬥史,給賈桂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奧納西斯當時與希臘著名歌唱家瑪麗亞.卡拉斯(Maria Callas)陷入熱戀,兩人保持了多年的情人關係,卡拉斯也為此與丈夫離婚。

 

肯尼迪去世後,奧納西斯第一時間來到賈桂琳身邊慰問,賈桂琳非常欣慰。到了1968年,兩人已經開始談婚論嫁。當時已經宣布競選下一界美國總統的肯尼迪的弟弟羅伯特.肯尼迪認為杰奎琳若真與奧納西斯結婚,會令肯尼迪家族的名譽受損,也會令自己失掉大部分的選票。賈桂琳答應羅伯特在大選之前,不提結婚的事情。

 

1968年6月初,羅伯特贏得了民主黨加利福尼亞預選的勝利。但肯尼迪家庭的悲劇又重演,6月5日羅伯特不幸遇刺。羅伯特的離去,也暫時割斷了賈桂琳與肯尼迪家族之間的紐帶,杰奎琳決定遠嫁希臘,開始新的生活。圖為賈桂琳與妹妹李為羅伯特守夜

 

1968年10月20日,賈桂琳與奧納西斯在希臘天蠍島的一個教堂內舉行了婚禮。這年奧納西斯62歲,賈桂琳39歲。賈桂琳的母親、妹妹和兩個孩子都參加了婚禮。婚禮當天的杰奎琳美麗而迷人,頭髮用象牙髮簪束起,新娘的蕾絲禮服由華倫天奴設計,典雅而高貴。

 

兩人也簽署了婚前協議:奧納西斯付給賈桂琳300萬美元,或存入杰奎琳私人帳戶,或換成免稅債券;奧納西斯給杰奎琳的兩個孩子設立每人100萬美元的信託基金,直到兩人21歲;賈桂琳若與奧納西斯離婚或是奧納西斯去世後,賈桂琳將獲得每年20萬美元的生活費。

 

賈桂琳再婚的消息使美國民眾大為震驚,他們不能接受心目中的女神嫁給一個身材矮小、名聲不佳的億萬富翁,大家都認為賈桂琳被一個希臘海盜拐跑了。全世界的媒體幾乎都在對賈桂琳冷嘲熱諷,同時也譴責奧納西斯。

 

婚後奧納西斯對賈桂琳也極為慷慨大方,常送昂貴的珠寶首飾給她。賈桂琳曾說過:“如果我要月亮,他也會為我摘下來。”同時奧納西斯對小約翰與卡洛琳也關愛有加,予取予求,也盡量花時間與他們共處。

 

但兩人性格與生活方式反差極大。賈桂琳喜歡閱讀,欣賞芭蕾舞表演,參觀美術館和博物館,但奧納西斯卻對藝術沒有半點興趣。雖貴為億萬富翁,但他的生活卻極為單調與簡樸。嫁給船王后,賈桂琳開始對金錢的揮霍無所顧忌,奧納西斯對賈桂琳的揮霍無度頗有微言,兩人逐漸開始產生裂痕。

 

雖然已經與奧納西斯結婚,但賈桂琳並沒有忘記肯尼迪。每年肯尼迪的各種紀念活動她都要帶著孩子參加,奧納西斯對此很是不滿。他的性格中其實有著較為殘酷的一面,雖然知道賈桂琳生性善良,喜愛動物,但他卻經常舉辦捕鯨活動。為了讓賈桂琳嫉妒,他也經常與老情人卡拉斯約會,以便杰奎琳在第二天的報紙上看到新聞。

 

奧納西斯的一對兒女始終不能接受繼母賈桂琳,而約翰與卡洛琳也不喜歡奧納西斯。奧納西斯認為杰奎琳只看重金錢,對自己漠不關心。他曾對兒子亞力山大說對自己的再婚感到後悔,甚至已經開始考慮離婚的問題。亞力山大高興的對妹妹克麗絲蒂娜說:“老頭終於醒悟了。”

 

但不幸的是亞力山大於1973年駕駛飛機失事,失去了繼承人的奧納西斯倍受打擊,認為是賈桂琳帶來了不幸,後悔沒能娶一個能為自己生育孩子的女人。他重新修改了遺囑,女兒克麗絲蒂娜成為最大的財產受益人。

 

賈桂琳與奧納西斯漸行漸遠,賈桂琳大半的時間都呆在紐約。1975年3月奧納西斯在巴黎逝世,只有女兒陪伴在身邊。在奧納西斯的葬禮結束後,賈桂琳向外界發表了聲明:“當我的生活充滿陰影的時候,是奧納西斯挽救了我。我將感激不盡,永生難忘!”圖為奧納西斯去世後賈桂琳趕去與克蒂絲蒂娜會合

 

由於奧納西斯生前修改了遺囑,賈桂琳所得無幾,因此她展開了與克麗絲蒂娜的遺產爭奪戰。經過長時期的爭執,克麗絲麗蒂最終同意一次性付給賈桂琳2600萬美元的巨款,從而結束了這場遺產拉鋸戰。克麗絲蒂娜繼承了10億美元的遺產,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

 

由於嫁給奧納西斯,賈桂琳不得不放棄了肯尼迪信託基金,但在70年代中期肯尼迪信託基金也增加到了2000萬美元,與奧納西斯的遺產不相上下,也許在世人看來,這不失為一個絕紗的諷刺。

 

在經過兩段婚姻後,賈桂琳也開始反思過去的生活,並最終做出決定,做一名職業女性。1975年,賈桂琳進入維金出版社(Viking Press)工作,職務是諮詢編輯。年薪為1萬美元,每週工作4天。

 

一直熱愛閱讀的賈桂琳馬上愛上了出版社的工作,她說:“書籍可以拓寬你的知識面,深化你的辨別力,每一本書都將你帶向不同的道路。”從第一夫人到船王夫人再到一名職業女性,賈桂琳終於開始過自己喜歡的生活,真正從絢爛歸於平淡。

 

即使已經年屆50,賈桂琳依然精力旺盛,體形健美。她晚年的情侶是與她同齡的莫里斯.坦帕爾斯曼,瑞士人,也是她的財務顧問,兩人極早就已經相識,興趣相投。賈桂琳從他的身上找到了平靜與安寧,這是從前兩次的婚姻中都沒能得到的東西,但她始終沒有再婚。

 

1994年5月9日,賈桂琳在深愛的家人的陪伴中平靜地離去,結束了精彩的一生。賈桂琳對自己的家人,孩子奉獻了無私的愛,她曾說過:“如果你連自己的孩子都撫養不好,我也不認為你能做好其它任何的事情。”母愛的天性何時也在她身邊,家人隨時都可以依賴她。

 

賈桂琳在她的每一個階段,都做了自我提升,她優雅、節制、勇氣十足地面對困境,拒絕放棄。面對人生的不幸,活得快樂並不容易,那需要自信與勇氣。她始終沒有因為名氣與財富迷失了自我,更未曾墜落,這需要相當強的自我修養與文化底蘊。

 

她所引導的潮流風格成為美國式的經典風格,高雅而時尚,樹立了一個時代的典範,這樣一位充滿活力,樂觀向上,勇敢堅強的傳奇女性的偉大影響力永遠也讓人難忘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