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母守水人 -- 文海珍和徐美女 @ 合眾國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最新消息
  • 相簿
  • map
  • 投票機
  • 關鍵字
  • 佈告欄





  • Powered by Xuite
    200703301846天母守水人 -- 文海珍和徐美女


    左為文海珍,右為徐美女

     

    這一路走來,文海珍和徐美女這兩位草盟的核心人物,對公共事務從怯生生到侃侃而談,從溫柔美麗到必要時也可以堅定勇敢,從獨立個人到結合資源、深耕社區文化,從偶然的落腳天母到在天母落地生根,就是一個精彩的故事。

     



    陽明山是水源重地,以前有一支巡守隊伍,每天都要沿著水道巡守,看看水源重地是否安全,還有技術士要到現場察看水流量是否穩定等,負起水源保護的責任,少了這些堅守崗位的守水人,飲用水的安全就沒有保障。

    2001年起,天母地區社團「草山生態文史聯盟」(簡稱草盟,原名草山文史工作室),不但成功的推動草山水道列為古蹟,對於推廣草山水道系統更是不遺餘力,水道祭活動也成為天母地區代表性的活動,若因此而稱她們是現代草山水道的守水人,可說一點也不為過。

    草盟於2001年成立,6年來,不論是老幹是新枝,許多人都透過它為天母地區的環保努力,其中從頭參與、至今依然堅守崗位的,則數文海珍和徐美女,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水管路步道

    在草山水道75周年、水道祭5周年、他們投入草山社區活動6年的此時,回顧來時路,誰也沒有想到,參與社區活動,竟開始改變她們生命的寬度與廣度。

    這一路走來,文海珍和徐美女這兩位草盟的核心人物,對公共事務從怯生生到侃侃而談,從溫柔美麗到必要時也可以堅定勇敢,從獨立個人到結合資源、深耕社區文化,從偶然的落腳天母到在天母落地生根,就是一個精彩的故事。

    徐美女因為結婚從南部遷居天母,原本誰也不認識。醫生太太的她常笑自己是「婦道人家」,沒有上過班,沒有社會經驗。20013月,住家附近在挖馬路,工人說:「你不知道陽明山上要蓋房子嗎?」她和鄰居追查下才發現,台北市自來水處說要用陽明湧泉的水生產包裝水,其實是幌子,真正的是要為陽明山新建的五千戶大社區(即保變住六之六)找水源,但是在陡坡上大興土木,本來就不合法,也會危害到公共安全,不是嗎?


    循水道行到高處,天母遠近風景一覽無遺

     

    第一次出草

    鄰居們開會,又找了更多關心的人開會,文海珍也在這時候加入,美女記得,有一天晚上開會,文海珍正好有扶輪社的活動,她匆匆忙忙的穿著一身禮服趕來開會。316日,在市議員陳雪芬協調下,一群人集結在天母大榕樹下抗議水處的作為,參加的多半是居家婦女,單純的以為這件事情道理很清楚,又有民意代表出面,抗議完應該就沒事了。「沒想到一玩就玩到現在!」文海珍說。

    她們笑稱這歷史的一天,是她們「第一次出草」。

    然而要撼動公部門做出改變,豈是這麼容易?若是不想放棄,就只有堅持走下去。(台北市政府已因保變住六之六案被監察院糾正7次,但草盟還在努力擋住這件破壞水土的開發案。)

    巧的是,那時有好幾件環保議題都在鄰近地區發生,如北投纜車是否要興建、天母磺溪要加高堤防(後來知道是為了六之六做排水),原來要爭一個「理」字,他們並不孤單!

    草山的媽媽們圈子拉大了,磺溪守護組織的戴吾明、薩支興、郭中端、王慧珠都成為後來推動草山水道的夥伴和助力。六之六保變住演習會上,認識了在北投推動文史工作、台大城鄉所的研究生陳林頌、江建國。研究生教他們要記大事記,遇到事情要拍照存證 。比較熟悉社區活動的林玲玲、許寶秀也熱心參與。溫泉會館砍樹,有一個小姐來電投訴,電話裡哭的稀里嘩啦,她們從此認識了自然步道協會的張馨嬪。 


    每個參與過的人都重要

     「我們總是在不同階段,得到不同的人的幫助」,文海珍十分感謝,如果點起名來,那可是一條很長的名單。草山剛開始的時候,還曾有一位資深的環保人士看她們怕這怕那的,激/譏她們是「有錢太太沒事閒閒,搞什麼社運!」後來他們也成了夥伴。這些人,有的是完成階段性任務後較少出現,但更多人在關鍵時刻總是鼎力相助。徐美女和文海珍因此一直說,草山能有今天,每一個參與過的人都很重要。

    3月包裝水事件到513日正式成立草山生態文史聯盟,這兩個月的日子過的有如急行軍,美女說,因為覺得事情太緊迫了,這兩個月,參與的媽媽們每天都在講電話,壓力大到她睡不著。第一次參加公聽會,要在公開場合發言,更是緊張的不得了。

    既擔心又害怕的媽媽們要學的東西很多。她們開始埋首尺牘,學寫公文,懂法律的鄰居擬稿,媽媽們再求自己的孩子輸入電腦,終於有一天不堪等待和求人幫忙,徐美女被逼著學會使用電腦,中文輸入、e-mail、用powerpoint簡報現在都很順手。

    她們學習和政府部門打交道,在民意代表、社運人士指點下,她們學會去要關鍵的公文、審查會的會議記錄,又常有學有專精的人提供及時的幫助,如幫忙看公文,從中抓出毛病,再指出下一步。有一次,立委丁守中帶他們去見馬英九市長,馬英九還不想見,認為媽媽們不懂,只想和「專業人士」談話。他們就去找專業人士。王振華、喻肇青、劉益昌等學者都幫過很多忙。

    她們也是「不分藍綠」的實踐者,需要找民意代表時,絕對不受個人政治偏好的影響,而是各陣營的人都找,只要是關心議題、願意公正處理的,都會得到她們的尊敬和支持。但她們仍不免感慨,民意代表的折損相當厲害,有的民意代表在公聽會中聲援他們,事後就遭到壓力,有些只仗義執言過兩次就夭折了。

    婆婆媽媽的另類社運

    媽媽們的細心也到處可見。每次召開相關的環評委員會,她們常為環評委員準備簡報,每次一張A4大小的紙,強調案子的重點、影響,再把相關文件附在後面,這樣做不是因為環評委員不懂,文海珍說,委員一次會議要審好多個案子,時間又短,草盟為了達成目的,只要是有幫助的方法,她們都要用出來。婆婆媽媽的行事作風,就是如此。

    又如,城鄉所的研究生幫了草山很多忙,到了研究生論文口試時,還有媽媽到場加油,她們為口試委員準備了天母名店的壽司、蛋糕和水果。雖然說不上是「賄賂」或企圖影響老師,但是關心之情老師們也都感受到了。

    天母地區學校的反應也令媽媽們感動。她們主動跑遍天母地區中小學和社團,到處演講、做簡報來行銷草山水道,後來學校系統加入,士東國小吳英珍老師和天母國中蔡月美老師並且參與編撰水道教學手冊、培訓少年解說員,進一步讓草山水道成為天母的共同資產。去年草盟反對市政府拆除水道涼亭改建廁所、關心七段派出所前的老榕樹生病,就有許多民眾響應。

    回顧這一路走來,徐美女說:「我這輩子許多個第一次都在草盟發生。」如果沒有加入草盟,她不會去演行動劇、公開演講、學電腦、認識這麼多好朋友、認識公共議題和政治生態。當年向豆漿店借大水盆(模擬被剃頭的陽明山)、抗議時敲鍋鏟、三更半夜還在被研究生「教戰」的情景,還歷歷在目呢。

    徐美女一直以為自己的生命就是相夫教子,老了可能會去教插花(她是合格的花道老師),沒想到卻「插花」走上社運這一條路,老同學都很驚訝,還約她出來「喝咖啡」,擔心她「擋人財路」,提醒她要特別小心。徐美女說,其實她們是對政府施政表達意見,並不是直接和利害關係「對幹」,所以不必過於擔心,反倒是一路上得到許多人的幫助。

    文海珍原來的生活則可以用「美美的」來形容,閒時學畫、旅行、喝下午茶、試新衣、參加扶輪社活動和派對。開始草山的活動後,她勉力而為,本是大姐型人物的她,頭腦清楚,處事乾淨俐落,常常發揮居間協調和決斷的角色,處人處事的圓融和氣度,最令美女佩服。幸運的是,她們的孩子、先生都很支持她們貢獻公共事務。(但希望她們不要太累,要多保重。)

    比共匪還共匪當讚美

    她們也曾經和為六之六護航的人士有過一段精彩對話。當時草盟在環評會發言,被譏「專家為什麼要聽你們的?」還罵她們是因為想要3 億元沒要到,才到處作梗,罵她們「比共匪還要共匪」,文海珍說,這是一種讚美。

    她當場問:「是我們哪個人向你們要3億的?你把他指出來。」

    「沒有,那人不在現場。」

    「那好,我告訴你,你下次遇到他,請你一定要拍照、錄音,然後把他告到死。」

    媽媽們溫柔美麗,但是需要凶悍時也不會客氣。


    很多人不敢或不願意參與地方公共事務,或是擔心努力不能造成改變,文海珍說,其實最重要的是過程,所以參與的愈多,學到的愈多。徐美女則鼓勵對公共事務有興趣的人要主動進入團體,不要等人家來求你,在團體裡有意見就提出來,不要不敢講話,也不要以為自己只是坐在那裡聽,就表示沒有做事,她說:「其實光是出席,就是有意義的。」更可以從討論中學習。

    美女在家排行老么,她說,老么在家可以大聲說話,說錯了也不會被罵,是她敢講話的原因,但她也學到「喊爽」做不了事情,常叫自己要控制情緒。海珍排行老大,大姐個性也和美女搭配的很合適。

    許多社團兩三年就陣亡,沒錢也沒人。關於這一點,文海珍和徐美女的共識是,社團,其實「人」最重要,但也最難處理。在團體中,對無心帶刺的話語不要放在心上,對每個人的個性、行事作風要包容,不要太擔心錢的事情,只要有做事,經濟支援自然就會到位。

    草盟把力氣放在陽明山環境保護和守護水道上,6年來已經卓然有成。設想,如果每一個人「盯」(聚焦)著一件社區事務上努力,整個社區可以產生多大正面的力量?

    許多事情、名字隔一段時間就會被人遺忘,現在的社會名流、政治人物,能被記得多久?但是以徐美女、文海珍所代表的這一群天母守水人的故事,必定會一直在社區流傳。



    美女給海珍:希望你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最重要,我從你這裡學到圓融,喊爽是做不了事情,要忍耐。

    海珍給美女:感謝這一路走來,一直有你在身邊。要多肯定自己,因為你是最可愛的,但是要更抓重點,更包容。



    草山水道系統小檔案

    起建時間:日據時代1928年起建,1932年完成
    總經費:2,152,400餘日圓

    主要輸配管線長:19,599.04公尺

    系統最高地點:541.3公尺(第一水源)

    當時供水量:每天28,800公噸,供17萬人用水

    現在供水量:每天19,000噸,與翡翠水庫供水混合後,供天母高地及次高地區使用

    目前主管單位:台北自來水事業處陽明營業分處及陽明淨水廠

    草山水道系統為什麼重要?

    1、草山水道系統是日治時期全台單一水道工程中,唯一具備水力發電、水源條件及品質最佳的典範型水道工程。輸配管線總計長達19,599.04公尺,工程費用為2.152,400餘日圓。全系統於1932年完成。

    2、水源運輸過程中充分運用自然地形,設置三角埔發電所進行水力發電,且全程均以自然重力輸送水源,完全未設加壓泵浦,其工程智慧與藝術可供豐富教學研究。

    3、為日治時期全台單一水道系統中,供給能量最大者。依當年的規畫,草山供水計畫預計至1960年才會到達飽和狀態,是日治時期台北擴展現代化的重要城市設施基礎。

    4、草山水道系統的多數建物、設備均完整保存,具有保存、教育、研究、休憩、再利用,及發展文化產業的多元價值。

    5、草山水道系統古蹟群為一獨立水道之多類型建築構造物的完整組合,指定為古蹟,為國內首開「系統性文化資產保存」之先例,是台灣文化資產保存的重要里程碑,歷史與社會意義重大。

    6、草山水道系統是台北水道整體系統工程不可分割的重要構成,也是日治結束前台北城市自來水供配系統與全盤計畫的大成。城市水脈猶如人體供氧之動脈,草山水道系統見證了台北水道與城市水脈的歷史。

     

     

     

    2007水道祭4/14開跑|日誌首頁|人在做,人在看上一篇2007水道祭4/14開跑下一篇人在做,人在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