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210830 誤診誤醫:許達夫為你揭開現代醫療真相 (好書推薦)

書名:誤診誤醫:許達夫為你揭開現代醫療真相
作者:許達夫
出版商:時報出版
出版日:101年3月2日

〈關 於作者〉許達夫/曾任林口長庚、臺南奇美、臺中中山醫學中心腦神經外科主任,嘉義聖馬爾定、臺中林新醫院醫療副院長、中華民國外科醫學會醫療品質委員會委 員。現任臺中林新醫院神經外科主治醫師、許醫師自然診所負責人。2006年12月1日成立許醫師自然診所,是全臺唯一一家由癌症醫師所開設的診所。 2008年3月成立癌友關懷聯誼會。


 前言/為臺灣的健康共同努力

 人生過得真快,回頭一看猛然一驚,一甲子已經過去了,再兩年就正式進入六十五歲老年人行列。老年人白髮蒼蒼,牙齒動搖,鮪魚肚、性無能一樣樣地出現。面對時光的無情,心有戚戚焉。

 身體雖在衰老,腦筋卻依然清楚,不甘生命就此打住。雖然沒有年輕時的體力,但心中仍然充滿一股熱情,自覺一生過得如此精采,如果讓它隨老化而消失,實在可惜。不如利用腦筋還靈光之時振筆立書,留下個人寶貴的遺產,以供後人參考。

 我生性叛逆,很難墨守成規,又是AO型直性子,感性與理性兼具,常有感而發,想什麼做什麼,敢言人所不敢言。過去常被人稱為「反骨」,意味著我常 唱反調,與眾不同。這種個性是我的優點,也是我的缺點。它讓我思想活潑,不拘小節;但也讓我理直氣壯,看人不順眼,時時與人衝突。我曾經被幾家醫學中心趕 出門,到小醫院當副院長後情況更糟,最後只好自行開業,自己管自己。從大醫院到小診所,從小醫師到診所院長,從臺灣頭到臺灣尾,三十多年累積的臨床經驗相 信無人能比。

 日前看到衛生署長楊志良先生在立法院被無理地修理,流下英雄淚;又看到一群醫院院長集體貪汙、一位醫師因檢體弄錯被誤診為攝護腺癌,到美國接受手 術,導致性無能及尿失禁,加上臺大移植愛滋器官的國際醜聞,這種種匪夷所思的事件強烈而赤裸裸地一再發生,激起我內心多年來之不滿與牢騷,一股勁要把幾十 年來白色象牙塔內的真相毫不保留地寫出來,讓普羅大眾清楚知道醫界的真實面貌。

 我是個有實戰經驗的臨床醫師,所言句句實話,所說各個真實。由於很多病例主角尚居高位,為不引發不必要之糾紛,只好隱瞞真實姓名。書名《誤診誤 醫》頗為聳動,所謂「誤」,並未全是人為錯誤,有一部分是來自無知與未知,也有一部分來自「命運的捉弄」。因人為錯誤而引起的誤診誤醫,套句刑法的老話: 「能注意、應注意而未注意」,是絕對可以避免與改正。書中提出的這些病例不在於指責任何人,而是做善意的批判,畢竟有批判才有進步機會。

 本書分兩大部分,第一部分從各個角度詳細說明臺灣醫學、醫療、醫院、醫護等的問題,因為這四大層面先出現狀況,才會發生誤診誤醫。第二部分就幾個 重要主題之病例說明誤診誤醫如何發生,當然,這些病例是依據我神經外科專業及個人臨床經驗與偏見所選,並未涵蓋所有醫療過程可能發生的誤診誤醫。

 事實上,真正發生的誤診誤醫絕對是千百倍以上。美國有一項調查,每年因為誤診誤醫而死亡的病例超過幾萬人,相關的醫療費用也高達千萬美金,急診處 的誤診誤醫比例更高達百分之四十以上。以美國如此強大、科技如此發達的國家,都發生如此嚴重的誤診誤醫,何況是其他國家如臺灣,情況更是難以想像。

 由於有些病例內容涉及醫療專業,如一些檢查影像,大家可以看得懂的部分,我會提供,太專業的,尤其是醫護同仁若想深入瞭解,只好請大家瀏覽我的網 站(www.nsshu.com)。書中所有病例都來自病家的片面說詞,難免有些偏頗,但我將以個人專業及病家提供之醫療資料,盡量做出公正的解說。

 發生誤診誤醫,不在謾罵與指責,而是期待包括政府部門、民意代表,醫療專業、病家民眾一起面對問題,善意、認真地分析與檢討以解決問題。因為解決一個小政策或小問題,就可以減少一個誤診誤醫,就可以挽救一條人命!

 臺灣年年選舉,黨派對決,政治汙染,使得資源嚴重浪費。在此期待各界有識之士能摒除偏見,開誠布公,共同為臺灣的健康而努力!

 健康Formosa,加油!

 許達夫


精選內容》誤診誤醫的真相

 

 癌症誤診:西醫的過分治療

 由於癌症成因未知,西醫治療是趕盡殺絕,斬草除根,連誅九族。有一則醫療笑話:一位著名的腫瘤科專家舉行記者會,宣稱他所用的化療藥可以完全殺光 癌細胞,因為他的病人死亡解剖後完全找不到癌細胞。記者問他說:「既然如此,病人為什麼死亡?」這位專家當場傻眼。中醫有一句名言:「去邪扶正」,西醫治 療只在去邪,不懂得扶正,最後是兩敗俱傷,同歸於盡。

 一位保險業務員乳房原位癌接受全乳切除及腋下淋巴郭清術,高達三十個淋巴腺被切除,病理報告正常沒有轉移,醫師當場恭喜病人,不到半年追蹤卻發現肺部轉移。淋巴腺猶如派出所,被破壞掉後免疫力下降,更有可能復發。

 一位旅居緬甸的商人平日應酬多,生活不正常,有一天自己摸到頸部一個硬塊,原先以為是感冒引起的淋巴腫,但是半年內逐漸腫大,他不放心,回臺灣接 受切片證實是轉移性腺癌。接著一連串檢查,包含最先進的正子影像與鼻腔切片,仍然找不出原發的癌症,醫師只好認定是鼻咽癌,建議他立即接受頭頸部大範圍放 療。來求診時我建議他先改變生活,力行我的雞尾酒療法,接受基因檢測,每三個月追蹤。

 我相當反對西醫的亂槍打鳥,任何治療都有傷害,除非病灶很明確,切忌胡亂治療。

 一位大學教授大腸息肉被切除後,病理報告顯示有癌細胞,病人接受第二次手術,切下三十公分乙狀結腸,整個檢體送病理檢查完全正常,但是術後病人一天排便十幾次,根本無法工作。事實上,第二次手術是不必要的。

 另一位病人曾是公司會計主任,退休不到一年發現腹脹,檢查是大腸瘜肉,切片後發現有癌細胞。醫師建議要做根除手術,我強烈建議要拒絕,但是病人害 怕,還是接受了手術。最後不幸感染,只好接受人工造口,而切下來的大腸組織根本沒有癌細胞,過了三個月再將造口接回去。不到一年先後接受三次腹腔手術,除 了整個人瘦成一圈之外,還造成排便不順,常常腹脹。

 儘管我苦口婆心地勸告,百分之九十五的病人依然選擇接受不必要而過分的治療,不少病人就在治療中發生感染等併發症而死亡。

 一位四十歲跆拳道教練體檢意外發現有甲狀腺癌,接受甲狀腺全切除,手術中醫師將頸部肌肉(胸鎖乳頭肌)切斷,導致病人頸部無法轉動。甲狀腺癌是良性的癌症,多半是意外發現,即使不治療也可以活十年以上。西醫過分治療常增加病人的痛苦,並加速癌症復發。

 一位五十歲銀行經理體檢發現攝護腺指數PSA不正常,經檢查及切片證實是早期攝護腺癌,接受攝護腺全切除,手術後導致性無能與尿失禁,需穿成人尿 布上班。攝護腺癌治療如果早期,只需服用荷爾蒙劑即可,較嚴重者可以選擇放射線治療,在美國已經很少選擇手術治療了。臺灣因為病人都是選擇泌尿外科醫師, 當然以手術為先。在北歐曾追蹤七百九十五位攝護腺癌病人長達十年,研究發現有手術與只觀察的病人其死亡率沒有差別,可見攝護腺癌症是良性的癌症,不需要過 分治療。

 一位胃癌病人手術中發現腫瘤已擴散到腹腔且有腹水,醫師依然做全胃切除,導至手術後病人一直嘔吐無法進食,需施打靜脈營養注射,三個月後因營養不良導致惡病體質,感染敗血症死亡。既然已轉移,只能做旁道手術讓病人得以進食,全胃切除非常不應該,只會加速病人惡化。

 一位B肝患者被發現右肝有幾顆肝癌,醫師認為可以手術,於是將病人右肝切除。不到兩個月,左肝又出現腫瘤,接著做血管栓塞,半年後出現黃疸,因肝衰竭死亡。術前評估未做好,術後病人又不知調養,最後是死亡一途。

 一位登山高手因口腔癌接受頸部根除手術(切除腫瘤、半邊牙齒、下巴,以及頸部所有淋巴腺及皮瓣移植),術後病人無法張口,無法進食。術後再接受放 療,不到兩個月嘴巴產生嚴重潰瘍,病人痛不欲生,最後自殺死亡。太多口腔癌病人因為接受西醫手術治療導致臉部變形,不能張口、進食,也無法吞嚥,說話困 難,最後都走上自殺一途。

 一位菜市場菜販接到衛生所通知免費接 受大便潛血檢查,發現有潛血,接著又接受大腸鏡檢查及切片發現有大腸癌,很快就住院接受大腸切除術及術後十二次化療。這位婦人是一位模範病人,完全依照醫 師安排治療將近一年,她以為應該痊癒了,沒想到過了兩個月追蹤檢查發現肝臟轉移,又接受十二次化療及標靶治療,一年後肺部轉移接受肺部手術。術後體力大 壞,食欲不振,經常咳嗽、失眠,不到兩年就感染敗血症死亡。

 一位汽車修理廠的老闆,平常在廠區忙來忙去,整天生活在廢氣之中,壓力很大,菸酒不離身,很少運動,喝RO逆滲透水,常常失眠,因為有B肝,會定 期檢查。二○○八年七月發現有肝腫瘤,立即住院檢查發現胰臟頭有二公分腫瘤,醫師認為是惡性,建議手術。同年九月來求診,我建議他先以內視鏡切片,如果證 實是胰臟癌再考慮手術。如果內視鏡無法做切片,則在做根除大手術之前,務必請醫師先切片送病理科做初步檢查(冰凍切片),如果是惡性再繼續做根除手術。而 且手術盡量做小,最好做局部腫瘤切除,千萬不要做根除手術。

 半年後我電話追問病情,她太太說已手術,一切順利,現在在休息中。我原先要恭喜他,怎知他太太很高興地告訴我醫師說是良性的,我一聽是良性腫瘤, 直呼您真倒楣,良性腫瘤竟然接受根除手術,這真是誤診誤醫又一例。我問她病人現在幾公斤,她說瘦了十幾公斤,我告訴她以後也胖不起來了,因為他無法得到營 養了。

 (更多精采內容,請詳見時報出版《誤診誤醫:許達夫為你揭開現代醫療真相》)


精選內容》天之驕子的醫師/專業無法取代

 醫師太專業了,不僅別的行業或部門無法取代,即使是同一科的人也很難來接替。外科手術進行時,臨時要另一位外科醫師來接替是很困難的,除非彼此事 先已經講好並討論過,否則在開刀房只有主刀醫師一人獨撐大局,其他人只是助手而已。記得二十年前當住院醫師時,曾參與一個腦部大手術,當時主刀是一位國際 知名的腦外科權威教授。一般手術是由助理醫師先下刀準備等候主任醫師來,當時手術進行順利,在快結束時這位教授接到院長來電說有重要人物來訪,希望他出 席,教授即囑咐第一助手接手。事後手術雖然如期完成,病人回病房後卻一直發燒不退,投以抗生素仍然無效。教授很懊惱,壓力很大(因為已收受大紅包),我於 是建議做一次術後腦斷層掃描,掃描後意外發現有一塊異物在傷口內,立即安排第二次手術。這塊異物竟然是一塊止血棉,是教授當初為了止血放進去的,但第一助 手卻忘記取出。

 過去十年來,至少有四、五十位三叉神經痛手術失敗的病例來找我接受第二次手術。由於前一次手術失敗導致解剖位置改變,讓我手術倍感困難,猶如要穿過發生山崩後的公路一樣危險。專業工作一旦失敗,要接手都相當困難。

 專業的另一面就是無知。醫師太忙了,無暇注意或學習其他行業,所以只會投資股票、買期貨、房地產、開店,失敗多成功少。有一次我問一位室內設計師最喜歡及最不喜歡的客戶是哪種人,他很快回答:「最喜歡酒家女,最不喜歡醫師。因為酒家女天天看到燈紅酒綠花花綠綠的世界,對色彩花樣經驗老到,而且出手大方。醫師視野狹窄,觀念閉塞又小氣。」真是一語道破。

 我常告訴癌友,不要問醫師吃什麼,因為醫學系沒有營養學分,除非醫師曾經下過功夫,否則完全不懂。當醫師是大菸槍時,會對病人說吸菸無所謂;當醫 師喜歡生魚片,就鼓勵病人吃生魚片。有的醫師堅決反對素食,化療時幾乎所有醫師都會要求病人要大魚大肉,因為魚肉才有營養;加護病房的病人更幾乎都在灌牛 奶,因為醫師認為牛奶營養高。

 人的營養獲得不是「吃什麼決定」,而是「人體決定」的。食物進入人體要經過吸收、燃燒與利用,沒有酵素如何消化,沒有益生菌如何分解食物?不能吸 收分解與利用就是廢物,廢物一多,病情就會惡化。可悲的是,這些醫師都不瞭解。更嚴重的是醫師竟然鼓勵病人喝運動飲料,因為其中含有豐富的礦物質,他們不 知道運動飲料添加了多少塑化劑、多少色素!

 無知還好,更可惡的是「無知又排斥」。幾乎所有醫師都罵我是醫界敗類、最壞的示範。他們無視於我不需要開刀就可以活下來的事實,而他們的病人卻一 個個死於併發症。生病之後,我不再擔任醫療副院長,醫院禮聘一位來自國家醫院的血液腫瘤科大醫師來接替我的職務,他一看到中藥或氣功就破口大罵,我幾次提 供很多科學論文給他參考,他不僅不理會,還把我的病人趕出院,我只好離開醫院自行開業。

臺灣的西醫與中醫幾乎是水火不容,就算是有科學根據的中草藥,西醫也無法接受。這是非常遺憾的事,西醫有西醫的優缺點,中醫也有優缺點,只要大家打開心胸,中西醫合作發展出整合醫學,對病人絕對是福音。

 恐懼而逃避、脆弱而無知

 醫師本是天之驕子,是社會菁英,工作環境危險,緊張刺激,充滿挑戰,也是唯一可以天天怒罵客戶的行業,同時又無人可以取代。這不是好現象,更不值 得羨慕,反而是危機。醫師當久了,既專業又無知,習以為常。在大醫院常常可以看到一些大牌醫師走路有風,一個門診幾百人,病人等了幾個鐘頭,進去卻只看幾 分鐘。在這幾分鐘內,醫師要做出診斷治療,病人要被恐嚇接受手術或化療。

 有位肝癌病人來向我求診,向我描述他去看某位名醫的過程,他口中的名醫曾經是我教過的實習醫師,現在是肝臟外科專家。「他的病人很多,我等了兩個 鐘頭,好不容易進去,不到兩分鐘他就說我得了肝癌,馬上住院明天開刀。我嚇得兩腳發軟,醫師又逼問:『要不要開刀?還在遲疑?護士,叫下一個病人!』我被 逼得站在牆角不知所措。要馬上答應、還是回去考慮?」

 醫師的權威讓人敬畏害怕,但是醫師不知道這樣的職業病也害了自己。一旦自己生病變成病人,猶如從天堂掉入地獄,加上本身的專業,深知生病的可怕和 治療的無效,其恐懼感比一般人高出幾百倍。而且醫師心態又是如此高傲不知變通,臉拉不下來,結果常常顯現其內心之脆弱而選擇逃避。

 六年前一位成功的開業醫匆匆忙忙被他太太攙扶到我診所,我看他一臉慘白快要休克,急忙送他到急診處,沿路從他褲腳一直有血流出。原來他大便出血已 經幾個月,一直以為是痔瘡不在意,兩天前在一家大腸直腸科診所接受直腸鏡檢查,發現直腸腫瘤且正在出血,嚇到快昏倒趕來找我。我安排住院檢查切片,證實是 直腸癌,安慰他放心,先接受放療並執行雞尾酒療法。但是第三天他就要求出院,出院前我再一次叮嚀要勇敢面對不要逃避,他很沮喪地回答說要回去考慮考慮。

 三個月後我電話追蹤,他太太說他人在埔里一家道場靜養及接受民俗療法,我再次警告他要馬上接受治療。半年再度電話追蹤時,他已經接受手術做人工造 口及化療,但是肝臟已有轉移,我希望他盡快回診。第二天他來了,瘦巴巴一付癌末病人的樣子,讓我嚇了一跳。我與他們夫婦詳談,希望他們在化療期間要心念轉 變勇敢面對,跟我一樣力行雞尾酒療法。他有氣無力,一臉死相,毫無鬥志。我已清楚他沒救了,果真又過半年追蹤,他太太說:「化療沒有用,現在只能躺在床 上。」不到兩年,這位成功的開業醫就往生了。逃避、恐懼、脆弱、無知、不斷治療、不斷惡化,當然是死路一條。

 當年我依個人興趣考上醫學系,七年求學中是我人生最高興的時候;接受神經外科住院醫師訓練六年,日夜顛倒非常辛苦,但我樂在其中;當了主治醫師後更是讓我人生發揮到淋漓盡致。如此緊張刺激過了二十年,我樂此不疲,不知辛勞為何物,卻種下罹患癌症的惡果。

 所幸我很熱愛生命,正面思考,勇往直前,終能化危機為轉機。如今不僅健康活過八年,更能轉行從事自然療法,守護癌友,每天抱定明確目標,過著充實感恩、感謝的生活。

 如果你問我人生重來要選擇什麼樣的生活,我會大聲對全世界的人說:「我要過許達夫的人生!」

當我知道自己罹患癌症時,反應跟多數人一樣,首先是不平:「怎麼會是我?」接著 是害怕:「我快死了!」許多癌症病人自認健康狀況一向不錯,又沒做過虧心事,還有很多夢想待完成,人生還來不及享受,聽到醫師的宣判實在不甘心,覺得上帝 太不公平了,於是充滿著「怨」,另一方面又對死神的逼近「怕」得不知所措、六神無主,結果病急亂投醫,不假思索立刻同意手術、化療、放療,恨不得立刻把腫 瘤切除,把癌細胞殺光光,以為可以因此得救,遠離死亡。


  我想了又想,我的癌症究竟是怎麼發生的?為什麼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呢?, 就連身為醫生的我也無法回答這兩個問題。當我確定罹患癌症後,有四十八小時腦筋是一片空白的,六神無主,茶飯不思,但當我清醒過來後,第一件事就是寫下遺 囑,之後就專心到醫院準備接受治療,這是我第一次面對死亡。寫好遺囑,向家人說清楚講明白,然後準備到醫院接受治療。記得那天要離家就醫時,親戚來接小孩 去幫忙照顧,看著活潑可愛的兩個小女兒提著行李上車,我竟有種與她們訣別的感覺(當下體會了與妻訣別書中,林覺民即將與最愛的家人生離死別的感受),深怕 以後沒有再見的機會了。女兒還回頭對我說:「爸爸,把病醫好趕快回來呀!」當下絕望的心情,相信很多癌症病人都曾經歷。住院期間我沒有躺在床上自暴自棄, 而是馬上找來各種癌症相關書籍,大量閱\讀,我發現竟然有如此多的抗癌鬥士,也有數不清的治療方式。等我知道愈多有關癌症的資訊時,我就愈放心,因為我覺 得前方未必是死路一條,選擇似乎還不少。

  
到醫院後,總共接受了28 次放射治療,放療前5 天與後5 天各接受一次化學藥物治療,加強放療效果。回到病床上,我開始回想以前的臨床經驗,最後豁然開朗,原來癌症只是一種慢性病而已,不會致人於死,人會死於癌症是因為自身免疫力降低之故, 而免疫力降低是來自於恐懼、沮喪、失眠、營養失調,以及治療的併發症等等。癌細胞原本是正常細胞,因為長期浸潤在有毒環境裡導致變性。有毒環境可能是飲 食、水、空氣等,因此防癌之道首在改善有毒的環境。化療、放療、手術都只是在治標而已,如果致癌環境不變,就算暫時殺死了癌細胞,遲早還是會復發的。


當時醫師希望我開刀,理由是手術可以切除絕大部分的癌細胞,而且根據和信醫院兩百多例之臨床經驗,手術後五 年存活率是八成;而不開刀的病人,一年內有九成會因復發而死亡。但我心想,開刀除了讓我生活不便(要用人工肛門)、破壞我的免疫力,又不保證絕對不復發, 加上癌症成因來自環境因素與個人體質,那為什麼我要開刀?當我決定不開刀時,所有親朋好友與和信醫師們為之震撼,他們不斷苦勸,但我心意已決。我不是盲目,更不是無知,而是經過深度思考之後才決定的。任何癌症病人要想活下去,必須要有深度的認知,要自己做出最好的決定。

  罹癌、治癌、抗癌是一條漫長而痛苦的路程,失敗者多,成功者少。但是比 起一些抗癌成功的鬥士,我可能沒那麼痛苦,因為我在最恰當的時機,做了最恰當的決定:不化療、不開刀,走上自然療法。自然療法又稱整合輔助療法,"結合主 流醫學治療與輔助及另類醫療並在安全性和有效性均能提供高品質的科學證據"。

  我認為自己是最有資格站出來分享抗癌經驗的人,因為我具有二十年臨床經 驗、至少動過一萬例腦部手術,對正統醫療、醫院內幕、醫師思維、治療效果,瞭若如掌;因為我四年前罹患第三期直腸癌,經歷過癌症病人的恐懼、無助,並面對 生死,對病人最瞭解;因為我罹癌之後,拒絕化療與手術,走上自然療法,如今不僅癌症得到控制,身體更好,。我四年來手機二十四小時開放,至少聽過二千位癌 症病患或家屬的經驗,看到很多失敗與痛苦,也驚訝於不少成功與喜悅;為此,我發大願終身奉獻給癌症病人,終身為社會大眾之健康奔走,終身為提倡自然療法而 努力。

  
所以,在中華癌病康復協會的協助下,這一年來持續在北中南部辦理多場的"發 大願,守護癌友"演講會,為的是把我個人抗癌經驗與諸位癌友分享,希望更多癌友可以和我一樣勇敢面對,正確選擇。在英美國家,越來越重視整合輔助醫療,尤 其是針對癌症等重大疾病。甚至英國國家衛生事業局-NHS,近年來也考慮在健保政策中將輔助醫療納入補助的項目,可見整合輔助醫療未來將是人類對抗疾病很 重要的一環。中草藥也是整合輔助醫療的項目之一,如何選擇正確中草藥也是我們必修的課程之一,它必須是有西醫科學數據驗證的(所謂科學,就是經的起不斷驗證);它也必須是無毒性,經由GMP藥廠製造的;它還必須是經過許多人的見證與實例。現在,我除了持續自然療法外,我自己每天早晚各喝一瓶10cc,它減輕了我許多痛苦。提升了我自身的免疫力,甚至有加速癌細胞凋亡的速度。

  
病人與家屬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不知該如何對醫療建議進行評估與回應。事情 往往來得太突然、聽不懂醫學名詞、也不敢對醫師提出質疑....,面對醫療決定,病人常常不知所措。事實上,醫學上的發展日新月異,醫者隨時都要有面臨更 多的未知挑戰而自我警惕的準備,所以如果醫師無法做出詳盡的說明,身為病患的你就該積極尋求第二意見,為自己尋求更好的醫療。有時這些意見有助於降低你對 疾病的焦慮、或是另闢一個診斷思考的方向,甚至可能是一個起死回生的機會。最後我分享我個人在整個抗癌過程中的心得,治癌正確觀念:
一、了解致癌原因:細胞長期在有毒環境,為求生存而發生突變致癌。因此罹癌之後要努力淨化身體,學習與癌共存。
二、治本之道:重新學習,作為身心修養。
三、癌症診斷必須百分百的確定。
四、天天練習梅門氣功,大量喝優質電解水。
五、堅持下去,永不退轉。
六、服用有科學依據的營養抗氧化產品。
七、勇敢面對,堅定信念,抗壓十足。
八、考慮自然療法。

許達夫醫師小檔案:
曾任:林口長庚、台南奇美、台中中山醫學中心腦神經外科主任、前嘉義聖馬爾定、台中林新醫院民醫療副院長、中華民國外科醫學會醫療品質委員會委員。
現任:台中林新醫院神經外科主治醫師、自然醫學診療中心負責人


轉載自 http://blog.udn.com/KNMMM7927/6185116

 



回應

請大家多多惠顧 營養美味的台灣水果~

祝福大家人生旅途愉快!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