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50806耶誕夜

今天一邊做家事時,突然想聽她唱歌,點了一首又一首,
唱到「天黑黑」時躺進她懷裡我卻莫名流淚,
她嚇呆了,認定我壓力太大了,卯起來安慰我,
就別去上班了,她說,請假吧!有時候專心一件事就好了,
別給自己太大壓力。
 
後來我才說,今天A的女朋友和他一起回台灣,住在我家。
我也不想當個小心眼、排外的大姑,
但就是忍不住一直有個聲音問:「為什麼我不可以」
去年為了相同的事情我從除夕桌上逃下來,躲到奶奶房間哭;
今年奶奶不在了,我又可以躲到哪裡去?
 
V說,他們也沒逼你做你不想做的事,你怎麼可以逼他們。
(我想那“事”,可能指的是相親?回家住?)
對,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
但為什麼我就是難過?
可能因為他們不想做的事,是接受我這個人,真正的樣子吧!
所以我永遠都在證明,證明“即使”我這個樣子,
我也可以做得到、做得好、過得好,
我當然累,怎麼能不累?
 
她是唯一一個即使我胖、做錯事、生氣發怒,
她也會說,沒關係,妳可愛!
我想這不是指cute,而是「可(以)愛」、值得愛的意思。
我媽生了四個兄弟姊妹,我一直覺得我們是個大家庭;
但她阿嬤生了六個(還沒說完,不是在比數量多寡),
然後加上另一半,還有孫姪輩的另一半,
目前是二十個人。
 
我想我真的是有點執念的人,就像當初的免治馬桶。
在徐睿家第一次用到,覺得這東西冬天也太暖心了吧!
後來我父母家重新裝潢,裝了六個,
我一直吵著要多買一個,幫我裝到我家,
D怎麼就是不肯,他說,你可以回家住。
於是我繼續凍了兩三年的冷屁股⋯
一直掛在嘴上,很愛碎念那有多舒服、D多小氣;
跟她在一起的第一個生日,起床發現師傅在我家廁所安裝⋯
我大驚!
驚的不是她對我真好~(當然也有啦~哎呀)
更嚇到我的是,我竟然從沒想過我可以自己買!
 
天已亮、鬧鐘已響,
半夜哭醒又怎樣還是得出門上班。
還好現在她不會爬起來陪我,曾經這也可以是吵架的點,哈!
雖然我想翻來覆去她也還是沒睡好⋯
都已經40歲,還要維持這種小孩心態到什麼時候呢?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