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231035其實很心慌

就好像要準備開刀拿掉的體內的外來物一樣。

在我體內其實已經很久很久,
久到我已經習慣它的存在,
久到它已經和我的骨肉長在一起。

我知道拿掉它是對的,
卻無法預知拿掉它的後果。

也許會引發大出血,
....那我就要跟這世界說掰掰了~

可是唯有拿掉它,
才有痊癒的可能。

要不要賭?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