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11114閱讀越讀

這是京樺你知道的(我怎麼變成宛嫺了?)

 

今天下午我和宛嫺各自參加不同的課輔班,我是去智凱哥的班級,裏頭的小朋友分別為一升二年級以及二升三年級。

 

在課程的一開始,智凱哥請小朋友們投票表決要先在教室午休還是直接到閱覽室去看書。出乎我意料的,每個小朋友都舉手表示要去閱覽室,我見風向是這樣,便舉手假裝自己也是他們的一群(有點超齡),智凱哥也很給面子的把我的人頭給算了進去,一行人於是浩浩蕩蕩的從三樓前往位在二樓的閱覽室。

 

閱覽室是個溫馨的空間,平時也歡迎親子一同在裡面共讀。裡面的陳設除了書架以及桌椅外,也有以木地板鋪成的空間讓大小朋友可以直接或坐或趴的在上頭看書。智凱哥賦予我一個任務,他告訴我說他正在推行讀書認證的活動,就是當小朋友們看完一本書時,大人們要考他們書中的內容,並再延伸幾個問題來問問他們,如果表現OK的話,就幫他們在讀書認證單上簽名以茲證明。

 

對平時不苟言笑、嚴肅的我來說,這真是一個嚴峻的考驗,但好在我兵來將擋、水來土擋,跟小朋友可說是談笑風生,歡笑聲不絕於耳。嗯…我只是開個小玩笑,小朋友們跟我感覺並沒有到十分親密,比較像是突然有個陌生大哥哥要來看他們有沒有認真讀書,因此表現得有些僵硬。下課時間這狀況有比較好些,小朋友們會來找我一起玩「鬼抓人」這類的遊戲(其實我不是很懂這遊戲到底是什麼…),也會有小朋友湊到我旁邊跟我說些我不太能理解的話(這時候我真的知道我們都回不去了…)。

 

智凱哥在他們遊戲的時間問我一些剛剛進行的活動的心得感想,他說這種活動是為了要讓他們擁有閱讀的習慣以及樂趣﹔面對一些閱讀能力並沒有那麼厲害的小朋友時,我們也要看見他們的努力,以正面鼓勵的方式去讓他們多點信心。來到良顯堂的孩子們或多或少在家庭上是相對弱勢的,在小的時候若沒有在學校或家庭中培養起讀書的習慣,那麼未來可以說在某些方向上是被斷了路的。讀書不一定是階級流動的唯一路徑,但至少在這裏,我看見智凱哥不希望他們的可能性被限縮的那顆關愛的心。

 

回到教室後,智凱哥給我一段跟小朋友自我介紹的時間,我開始感覺到有跟這群孩子們更靠近了點。要去看小企鵝的電影前,孩子們抄寫著聯絡簿,他們聯絡簿上都寫著「我要跟阿樺哥哥說…」,並且一個個要交給我批閱(其實只是看看他們要跟我說什麼,然後跟他們聊幾句)。輪到其中一個一整天都不太說話的小女生時,他給我一封他折的信紙,叫我打開來看,原來上面用鉛筆寫著他的名字。看著那帶著童稚的筆跡,我突然覺得有些捨不得﹔雖然未來離開時他們必定很快就會把我忘記,但我會記得那小手曾經因為我的出現而留下的那些字跡。

 

photo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蹲點台灣部落格
點台灣部落格
facebook粉絲團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