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00207浮生.溫柔

YO,這是宛嫺你知道的。

在良顯堂醒來的第一個早晨,是我們到達的第二天,前晚一夜好眠,精神飽滿的開始感覺信心大增,好奇早晨的廟口(他們都這麼稱呼這個地方)會是什麼光景,晚起的鳥兒京樺就先不管他。

走下樓梯經過一樓辦公室,已經人聲鼎沸,大家都朝氣十足的跟害羞的我打招呼,在這裡才第二天,多虧他們溫暖的招待,我似乎和在這裡活動的孩子一樣,漸漸的把這裡當成家。門前主廣場,有著少有人使用的籃球框,我們從來的第一天就想著,如果看到有人在用,是不是就能讓大家更喜歡打籃球?所以我們決定每天都來投投籃。附帶一提,機構裡最受歡迎的是電腦教室,但是能讓他們把這裡當網咖,社工們也覺得安全許多,我喜歡這裡以使用者心情去規劃的用心。

當工作人員已經開始為早上的電影活動忙進忙出,黃金拍~檔(終於)合體了,這也是我們今天跟的第一個基金會活動。進到二樓,裡面已經有許多小孩在打撞球、桌球、放映室裡也有許多小孩搬來自己的椅子就座,男生們很皮,女生們很乖XD

今天放映的是神采公路,也許這部片超出他們的興趣領域,所以後來有些小孩就坐不住,其中有個小孩約我去打撞球、磁浮球,不急著聊的深入,只想先與他們調到同一個頻道。不知道是因為不了解規則、還是心急,他常常用手把球推進洞裡,雖然一度想跟他講,但忍住了,知道該做多少前,不想去打擾他們自成一格的秩序。

活動結束後,和工作人員吃午餐,去的餐廳,暨南大學的捧油都說讚,還喝到新飲料-橄欖汁、自家種植炒水蓮。吃完飯後,基金會有兩個活動,我和京樺決定分頭進行,我跟著社工們去中正村家訪;京樺留下拍攝九歌劇團的活動,劇名叫擁抱,跟陳綢阿嬤的興趣相同,會不會對整趟旅程,是一個預示般的註腳呢。出發前先去舞台和京樺一起架器材,第一次看到九歌劇團(大約一分鐘的彩排),相當新鮮的經驗,其他的就只能藉由影片神遊了;許多小孩跟著媽媽、阿嬤來,我覺得很感動,可能離孩子的那段時光太久了,看到這樣的場景覺得是珍貴的。

 

photo

 

架好器材後,我和基金會,合計五條好漢擠上了載滿物資的貨車,往中正村出發,路很小又陡,厲害的世賢大哥操弄手排車於股掌間,雖然口中說著很久沒有上坡起步,車子也只是抖了一下就上去了。車內放著歌,同行的男女一點也不遜於原唱,不論主觀或客觀來說,那段在車內擠得半死,又盡情唱歌的車程,如果要用三個字總結 : 意、難、忘。

到了家訪對象家,我跟著進去了解狀況,我注意到文閣沒有進去,原先以為只是不想進去,想不到他後來跟我說,他怕太多人會給對方壓力,因為我沒來過,就讓我進去,對我來說,這是一種純粹的溫柔,對我、對家訪對象。才來第二天,我已經從他們身上學到好多。

這些人多半會面臨到同樣的問題:失業、入不敷出的工作、夜班工作、單親等,雖然在社會學研究中,從事非典型上班時間(朝九晚五)的工作,有其優點,並非完全不利,但小孩的接送就成了一大問題。社會的角落總是這樣,問題很多,解答很少。我想從「看見」開始做起,這也是我來蹲點的初衷-深入一地;至少,不會再認為那些只是遙不可及的故事

回來後,緊接著今天第四個活動,鎮立體育場外展,對於社工們的絕招又多了解一點,到街頭上做著和青少年們一樣的事(例如打球),聊天,讓他們知道有個地方可以去,但有經驗的他們不會急著說,也就是先從做朋友開始,不能一見面就說要結婚的概念。

 

photo

 

晚上是快樂的熱炒(不是店名喔),好吃到不行,飢餓的一票人當然又是一掃而空,充飽電的感覺。嗯,感覺每一天都更像埔里人一點。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蹲點台灣部落格
點台灣部落格
facebook粉絲團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