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80354RR Note 81 :政大學生又醜又笨又不用功?



 

今天有記者來問我關於易智言導演狠批政大的事情。這個問題我可以回答,因為我與易導演同樣都屬於業、學界雙棲;開公司也在學校授課,而且都不為了鐘點費而教。

我看過易導演的作品,深覺他是兼具熱情與才華的創作者;但只有幾面之緣不算熟悉,故為何如此嚴厲批評政大,或許有一些公開貼文外的理由,對此不予置評;但就我自己的部分來回應,並對產、學界之間的聘任問題提供一點粗淺的看法。

 

我自己的模式

我們最初是在交大開設學程,後來在清華,也與幾間私立大學或科大有合作,由於我在所有學校都用一樣的標準,可以公開講沒問題。通常一開始都是先開設 1-2 門課,且維持至少二個學期來測試彼此的合作可能性。

如果雙方就學生需求、教學資源或未來願景無法達成進一步合作的話,就好聚好散。反正學校少開一門課,少聘一個兼任老師而已,雙方都沒有太大的損失。 若雙方都有意願進一步合作的話,可以就學程內容、師資和資源分配進行討論。例如我們可以提供多少資源,學校系所可以提供多少教室和學分數,議訂成果的展示與作品發行時產生利益或象徵資本的相關權利。

從易導演的發言來說,我推測他在政大的授課可能不是一個固定的課程或學程,所以才會發生這樣突然缺乏資金就不能上課的情況。

臺灣學界與業界銜接落差問題早已有之,大概三年前我在立法院公聽會就以學程想要聘任一位參與《EVA 劇場版》的原畫師,但因為學歷不夠導致聘任受阻的案例說明,當時教育部代表的官員就回應其實針對這一塊現在沒有學歷的限制;但事實上多年來我們打交道的結果,發現問題依舊出在制度面上,大概來說可以分為下列幾點:

 

人亡政息

系所的某位主管或大老找了一筆錢想要作某事,系務會議也通過了,大家一致贊成,但大概就是特定幾位老師在做,其他老師抱持著不多問、不干涉也不關我的事的心態, 一旦這位老師離開、出事或資源中斷,整個計畫就會突然中斷無以為繼,易導演的案例很可能就是這樣。

這個我有血淋淋的例子:二年前我辦御宅國際研討會時,先與某校某教授商議好,還親自去該校與其他教授晤談,基本上預算和執行都是由我方負責,學校方只需要提供場地和掛名,大家一起共享成果。

結果呢?該主事的教授突然在會前三個多月說他要調到政大去了,我非常急忙地問那國際研討會該怎麼辦?一開始他還說:「上次會議討論過了,其他老師都支持,應該沒問題吧?」怎麼可能沒問題,你丟一個爛攤子,其他老師根本不想接,當然合作告吹,距離只剩三個月,差點讓我開天窗。

故這種外來的業界合作案或活動,非常容易人走茶涼、人亡政息,成果不太能維持。

 

無評鑑、無點數、無人做

比較嚴重的問題是現行大學的教師升等或系所評鑑,大都無法採用業界的成果來認可,這更讓體制內的老師難以積極創新或是採用新的模式來教學。

例如聘任,上面雖然提到教育部已不要求需具備博士學位,但若沒有博士學位或是正教授數量過少,那評鑑的分數就會比較低,甚者國內博比不上國外名校博,自然導致學校對於學歷更加要求,或者潛規則不用土博。

其次,大多數的業界合作或創新案例都不能作為升等或評鑑的成果。例如我們學程學生曾經有得過一些劇本寫作或獨立遊戲的獎項,或者有學生以近乎零成本創造出超過百萬營收的作品,但放在理工掛帥的研究大學,一百萬又算什麼?

學生成果無法累積,老師不能拿這個成果來作為研究升等,結果就是一些可能有點機會的作品在黑夜中發出了短暫微弱的光芒,然後消失不見,我們繼續期待下一個光芒的出現,這不啻就是台灣 IP 經營的現狀。

年輕的老師努力在體制內拼命寫論文出書,管他有沒有人看,這題目有沒有用,總之先熬過升等再說。對於無點可集,沒法升等,還可能會捋虎鬚、觸龍麟的東西,還是少碰為妙,畢竟要拼進窄門教職,已經非常辛苦。

 

臺灣還是有許多老師在嘗試創意教學或是業界合作成功的案例, 不過以此案例而言 ,我個人倒是認為可以重新討論學界和業界之間合作的制度面。 例如大學應可根據其研究型、教學型或專業型等性質不同來放寬並採用不同的評鑑和聘任標準。

我記得以前有人提出現在工作教職如此難找,可否把「順利讓指導學生找到工作」當作評鑑點數的提議? 這或許不太可行,但若根據每年系所的預算設立一個比例標準,若自業界引入或自發創作之成果可以到達多少回饋比率時,是否也可視為一種被接受的量化指標?

世界私立名校均十分重視捐款回饋率,之前中山大學不也以臉書按讚數作為某人的錄取標準?這個數字比率與上限仍可討論,但我認為多元評鑑,跨(產官學)界深度互涉交流仍是未來必要趨勢。

最後,我也沒有什麼噁心的教育大愛,我認為:「學校是一個可以盡情練習失敗的場域」,對學生而言這樣的失敗練習越早開始越好;而對老師而言,學校是一個能不斷檢視並反省的場域,務實地說:相互學習,各取所需。

至於易導演說政大學生又醜又笨又不用功,大概只能勉強部分同意最後一項吧(笑)我說的不是專業科目或曲高和寡的藝術電影,而是現在學生即便對於主流商業電影、小說、電動或王道漫畫也都接觸的很少,注意力被大量稀釋,難以找到想像共同體,這點才是危機。

 

回應
Googles Ads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您的光臨,我的感謝!關於我的文章與作品,請在任一搜尋網頁上打RainReader,第一個結果便是,讀書和電玩的確譜織了我生命的絕大部分。

 Hello! Welcome to my blog (RainReader's Memory)! If you want to know me, Please search "RainReader" in google, I am a historian , but also known as Viedo/PC Gamer and Anime critic in Taiwan and China.(日本語のメッセージでも大丈夫)

Mail: miyutuyu@gmail.com


Web site:
http://blog.xuite.ne t/tuyu/MIYU
http://rain-reader.b logspot.com/
Twitter:
http://twitter.com/R ainReader
Plurk:
http://www.plurk.com /RainReader
MurMur:
http://murmur.tw/Rai nReader

Sincerely,

 


關鍵字
n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