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061750夏威夷的美麗玫瑰:Kaʻiulani 公主

 


 

通常作品只要冠上什麽「The Last」,都會給人某種惆悵的惋惜感。比如說什麼末代皇帝、末代武士等等,因為這個「末代」詞彙代表某種時代的終結、記憶的斷裂,還有那可能很短暫,但卻一去不復返的輝煌時光。

這篇文章介紹一位可能你我都不熟悉的人,她全名叫做 Victoria Kawekiu Lunalilo Kalaninuiahilapalapa Kaʻiulani Cleghorn(1875.10.16-1899.05.06)。別問我,我也不會唸;一般簡稱為「Princess Kaʻiulani」。她是夏威夷王國最後的公主,她見證了美國征服夏威夷群島,並把它納入自己疆域之中的過程,而她也獻出己身,作為反抗美國征服的最後力量,然後香消玉損。冠上什麼末代公主的名稱,實在適合不過。

Ka’iulani 公主不為人所知的原因是,她的一生從未成為統治者,更沒有什麼政治上的成就,如同悲劇人物般的宿命就註定她的一生難以被人所記憶,除了一些不捨的嘆息之外。Victoria Ka’iulani Cleghorn 於 1875 年生於夏威夷檀香山。母親是 Miriam Likelike(國王的妹妹),而父親是 Archibald Scott Cleghorn,一位蘇格蘭商人。因為國王 Kalakaua 和女王 Lili’uokalani 並無子嗣,所以公主 Ka’iulani 出生後就不久被認定為是將來夏威夷王國的女王。

她有著一段應該算是快樂的童年,詳細的情形我們並不知道,但至少身為王儲,吃穿無虞不必擔憂,而且她住的Waikiki的一處名為Ainahau的大別莊,家中經常有客人,各界人士也經常造訪,

如當時的一位作家詩人Robert Louis Stevenson 便記錄了與公主交往的經過,記錄下了她的詩句,而且還寫了第一首詩來紀念這位公主:「夏威夷的玫瑰」

但很快的命運之神便來捉弄。在公主六歲到十一歲時,她深愛的家庭教師、保母與母親都先後去世,並在十三歲左右被送到英國的寄宿學校去接受教育。這幾乎也是各國統治者的必經之路。

為了避免在國內製造困擾,年紀輕輕都會送到海外深造學習,就算是封閉的反西方國家北韓也是一樣。(對了,最近的新聞指出,北韓的年輕領導人金正恩試圖在北韓引進iPad,因為他在之前於海外的留學經驗中喜歡上了該產品)

公主被教育成為一位淑女,受到最良好教育,通常也代表最嚴格的要求。因為妳要肩負一國興亡榮辱。以前我們讀中國歷史時,有時候會覺得有些皇帝根本就是混蛋無能,但其實有一些例子是一種對於幼年教育的反抗。

中國君王教育中的道德訓條與綱目繁瑣的令人吃不消,我們相信有不少皇帝到了青春期後產生反抗意識而憎恨痛絕這套君王教育的禮數。但是他們又不能拒絕當皇帝,這時候一個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擺爛:一種深層且堅強的抗議,對於幼年強制灌輸的儒家道德與君王教育進行抵抗,然後所謂的「昏君」就產生了。

公主也是如此,而且她在青春時期,最愛的人接連過世,她一個人則身居海外忍受孤獨。九年之後,當她教育完成準備回國時,她的國家已經不在了。夏威夷已經不再是獨立的國家了。

1893 年在美國海軍的武力威脅之下,一群由英國、美國商人所組成的安全委員會要求罷黜女王 Lili’uokalani(Ka'iulani的阿姨),並把夏威夷併入美國,成為美國的一個州。這種事情在近代國家中屢見不鮮。強大的經濟與武力滲透進入國內政治,然後透過政變與武力威脅的方式來改變國家體制,相似的例子如沖繩王國併入日本帝國。在夏威夷也同樣,女王迫於壓力只能屈服,但她懇求美國能維持一定程度的夏威夷君主立憲制度,更希望美國能承認夏威夷政府的合法地位。

 

Ka’iulani公主的油畫 Poppies, 1890


當這件事發生時,Ka’iulani 公主仍然在英格蘭,這時她 17 歲。飄洋過海,未成年的公主為自己國家的人民來到了美國,請求美國政府能重新考慮恢復夏威夷的主權。當公主抵達美國時,根據當時的記錄,很快的給予記者很深的印象。當時的報紙描述她很有教養、優雅且充滿魅力,就像花朵一般。然後她發表演說:


七十年前,信仰偉大基督的美國子民不懼千里來到夏威夷,並給予了我們宗教與文明。但七十年後的今天,傳教士後代的幾個子女卻在你們的國會大廈中毀掉祖先父輩的偉業。我,一個弱小,沒有依靠的女孩,卻能站在這邊,為了我子民的利益。他們給了我勇氣與力量,雖然迄今我依舊聽到他們的啜泣聲。


Ka’iulani 公主從紐約抵達了華盛頓。在這裡她與總統與第一夫人見了面。根據其傳記作者 Sharon Linnea 的描述,公主獲得了廣大美國人民的喜愛,許多雜誌都報導了她的事蹟,更讓許多美國人了解到海外的現實與夏威夷當地的實際情況。當時的美國總統 Grover Cleveland 曾就下令要求國會重新思考合併夏威夷的議案,並派遣外交事務委員會的主席 James H. Blount 負責調查此事。幾個月後的報告顯示,侵佔夏威夷的那群人採取了不合法的手段,報告中並建議重新恢復女王的合法地位。



但是上述的期待並沒有落實,獲選的下一任總統 McKinley 是一個國家主義者,高唱領土合併論。不僅是夏威夷,1898 年前後美國還控制了古巴、透過美西戰爭佔領了菲律賓、關島和波多黎各,並合併了夏威夷,從此這個陽光沙灘的群島就成為聯邦的正式領土,美利堅的一州,下一次為人所熟知要到珍珠港。
在奔波徒勞後公主終於回到了故鄉,結束了長時間的海外飄泊。「離散」(diaspora)這個當今社會學熱門的術語,在當事人身上總是更顯淒涼。回到她熟悉的宮殿與莊園,渡過一段寧靜但無能為力的時光,然後迎接在夏威夷最後一次的升旗典禮。根據當時的公報史料,記錄了最後一次 Iolani 皇宫舉行的國歌儀式。
十六位當地的音樂家缺席,然後夏威夷的國旗緩緩降下,再也不復升起。演奏一直中斷,因為悲傷不能自己,無法繼續演奏。
當併入美國之後,當時的美國總統McKinley派遣代表團前來,當時公主在當時於Ainahau别苑舉行了盛大的宴會,讓最有教育程度的夏威夷人來此宴會與美國人接觸,讓美國人知道夏威夷並非野蠻土著,而是有教養的文明人,進而爭取夏威夷的投票權。
這樣的例子我們在日治時期的臺灣看到一樣的例子,臺灣士紳展現最好的一面與給來自日本的官員欣賞,進而爭取臺灣也應該與日本國內享受同樣的權利。(左圖是2009年的同名電影)
在傳記小說《公主Ka’iulani:一個國家的希望,一個民族的珍寶》中,作者內心細微的刻劃了這個故事。那是所有被殖民者,在迫於承認自身被殖民的無奈現實中,擺脫雙重歧視的無盡嘆息。
1899 年 1 月,Ka’iulani 公主在雨中生病,兩個月後的3月6日辭世,得年23歲。凋零的夏威夷玫瑰,太平洋珍珠上的末代公主,王朝末路令人唏噓,逝去江山猶記新亭對泣。
------


Index
發現風中奇緣:寶加康蒂的誓約之地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55223032
宅茲中國:很宅的中國,在世紀之交的想像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41544111 
馭星之人:滿天星星未必之希望之光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44120155
史上最環保的侵略者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42462734 

後記:之前我寫了〈發現風中奇緣:寶加康蒂的誓約之地〉,透過廣為熟知的故事,描述英國開墾新大陸時,與原始土著一段交織愛情與文明認識的插曲。當時便已經有這篇的構想。剛好昨天我在分站上面寫了〈2020:月球將成為美國第五十一州?現實或反環保議題〉,討論到美國總統候選人計畫在月球設立新殖民地的問題時,這一篇的內容又再度纏繞於腦海。



回應
Googles Ads
    沒有新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您的光臨,我的感謝!關於我的文章與作品,請在任一搜尋網頁上打RainReader,第一個結果便是,讀書和電玩的確譜織了我生命的絕大部分。

 Hello! Welcome to my blog (RainReader's Memory)! If you want to know me, Please search "RainReader" in google, I am a historian , but also known as Viedo/PC Gamer and Anime critic in Taiwan and China.(日本語のメッセージでも大丈夫)

Mail: miyutuyu@gmail.com


Web site:
http://blog.xuite.ne t/tuyu/MIYU
http://rain-reader.b logspot.com/
Twitter:
http://twitter.com/R ainReader
Plurk:
http://www.plurk.com /RainReader
MurMur:
http://murmur.tw/Rai nReader

Sincerely,

 


關鍵字
none